夕陽慵懶西沉,令整片天空鋪滿橙紅的晚霞。一輛藍色吉普車沿著郊外寬闊的道路,一直駛到某幢歐陸式宅邸的花園前停下來。關上引擎,取出車鑰匙,傑瑞德和雷克斯率先推門下車,戴維娜則緊隨其後。
 
把車門關上,她緩緩轉過身來,將眼睛投放到聳立在不遠處那棟充滿復古韻味的宅邸上。還記得上次來這裡,是剛得悉傑瑞德他們是吸血鬼的身份,當時她對這一切還是感到很陌生、很害怕,雖然現在依然有相同的感覺,但起碼她已經選擇接受這些超自然生物存在的事實。
 
穿過幽靜的花園,他們三人踏上門廊前的台階,來到鑄造精美的棕色雕花大門前停下腳步。正當傑瑞德抬手準備按下門鈴,厚重的大門卻咔嚓一聲被打開來。映入眼簾是卡瑞莎那道纖麗的身影——她斜斜地靠在門框上,面露出苦悶的神色。
 
「感謝上帝,你們總算來了。」她努著嘴巴說道,「我快被我爸跟那個叫洛爾的巫師聊的話題悶得發瘋了。」
 
「門鈴都還沒按,你怎麼知道是我們來到?」雷克斯驚訝地眨眨眼睛,問道。
 




「她當然會知道。」傑瑞德把雙臂環在胸前,有意無意地掃了戴維娜一眼,解釋道,「你忘了?我們可是能感應到人類的氣息。」
 
「雷克斯,你是在人類世界混太久了吧?我想,我要開始懷疑你到底是不是吸血鬼了。」卡瑞莎瞇起眼眸打量著雷克斯,故意挖苦道,隨後將目光轉到戴維娜身上,唇畔揚起一抹淺淺的笑意,「很高興再次見到妳,戴維娜。」
 
說完,她收回視線,轉身回到屋裡去,只是打著呵欠對他們拋下一番交代的話語。
 
「進來吧,他們就在客廳裡。記得把門關上。」
 
「這女人……她算什麼意思?在嘲笑我嗎?」面對卡瑞莎刻意的嘲弄,雷克斯竟發覺毫無反駁的餘地,於是只能不滿地發著牢騷,「真是的,我到底怎麼會認識一個這麼不可愛的女人?」
 




「少在這裡說廢話,你也不見得很可愛。」傑瑞德毫不客氣地丟給他一個嫌棄的眼神,之後不再理會他,雙眼望向戴維娜,輕聲對她說道,「進去吧。」
 
「嗯。」
 
戴維娜回應一聲後,便抬起腳跨進門檻,大步地朝屋內走進去,而傑瑞德和雷克斯則跟隨在她身後。
 
她一邊順著廊道向前走,一邊左右張望,默默地欣賞著擺放在兩側的古董擺設和壁畫。這裡基本上沒有太大變化,只是牆壁上增添了一幅新購回來的水彩畫,四周的環境依舊充滿濃厚的文藝氣息。
 
當他們轉彎來到客廳,戴維娜看見沙發上正坐著兩道身影,一位是吉爾伯特先生——在他的眼睛看過來時,她禮貌性地朝他展露微笑。而坐在他對面是一位翹著二郎腿,悠閒地喝著泡茶的中年男人。她心裡猜想,他應該就是他們口中說的巫師,洛爾。
 




此時,洛爾放下手上的茶杯,緩緩抬起雙眸,恰巧對上戴維娜投射過來的視線。他將雙眸微微瞇起,以一種審視的目光掃視著她,那種意味不明的眼神彷彿是想要看穿她似的,令她不由感到緊張起來。
 
「我想,妳一定就是他們口中提到的戴維娜,對吧?」說話的同時,他慢悠悠地站起身,一步一步地走向她,頗覺有趣地說道,「我還是第一次聽到,會有人類牽涉到吸血鬼的事件裡。」
 
「那你覺得這是好事,還是壞事?」

戴維娜的問題幾乎是脫口而出,這個舉動讓她感到非常後悔。她顯然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問,只認為第一次與對方見面,不打招呼就問出這種奇怪的問題,是一件很沒有禮貌的事。但洛爾似乎沒有放在心上,臉上反而露出親切的笑意。
 
「好與壞都是要靠妳自己來判斷的。說實話,妳絕對有權利拒絕參與到這些事情當中,只是……」洛爾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下,挑起濃密的眉毛問道,「妳並沒有作出這樣的選擇,所以才會到這裡來,希望能知道弗羅拉是誰,不是嗎?」
 
「說真的,我很不喜歡這樣的開場白。」感覺到兩人的對話中籠罩著隱晦的味道,雷克斯忍不住小聲地嘀咕道。
 
雖然旁邊的傑瑞德並沒有出聲說些什麼,卻一直用極度不友善的目光望著洛爾,心裡總認為他來這裡是另有目的。
 
「我想,既然戴維娜已經來到,洛爾你應該可以開始施咒了吧?」為了消除這種尷尬的氣氛,吉爾伯特先生站起身來到他們身旁,試著提醒道。




 
「當然。」洛爾似笑非笑地回答道,然後往後退開幾步,向戴維娜做出一個請的手勢,「那麼請妳先躺到沙發上吧。」
 
儘管戴維娜感到有些迷惘,但還是聽從他的指示,徑直地走到沙發上躺下來,把雙手交疊在腹前。她深深吸了口氣,試圖舒緩心中緊張的情緒,眼睛注視著正朝她走過來的洛爾。
 
「我的家族有一種法術稱為連接術,它能夠讓巫師以第三者的方式進入對方的腦海裡。妳待會只需要一直回想著夢境的畫面,這樣我就能夠連接妳的大腦,看見相同的畫面。不過我需要提醒妳,這個過程或許會有點痛,像是有種刺痛的感覺,但妳必須要專注。」看見戴維娜點點頭表示明白,於是洛爾蹲下身,伸手握住她的手腕,語帶慎重地對她問道,「妳準備好了嗎?」
 
戴維娜用力地吞嚥著喉嚨,然後把眼睛緩緩閉上,回答道:「我準備好了。」
 
聽見她的回答,洛爾稍微加強握住她手腕的力度,接著輕輕閉上雙眼,緩啟嘴唇,口中喃喃地唸出一連串咒語。
 
「Capti domini in somnis clavibus apperire jam……」
 
隨著唸咒的速度持續加快,洛爾的眉頭不自覺地緊皺起來。戴維娜感覺到有一股強大的力量頃刻間湧進她的頭頂,令整個腦袋痛得像快要撕裂開來。
 




「啊——」她忍不住痛呼出聲,五官因為疼痛而擰成一團,可見晶瑩細密的汗珠不斷從她額頭滲出。

戴維娜開始想掙脫被洛爾握住的手,想從這種痛苦的感覺中脫離出來。
 
「老天!」看著戴維娜露出難受的表情,卡瑞莎不禁抬手捂著嘴巴,略顯擔憂地問道,「戴維娜不會有事的吧?她只是人類,能承受這麼強大的力量嗎?」
 
「不管怎樣,她都必須要靠自己來接受這股力量,」吉爾伯特先生的目光定定地落在戴維娜身上,低沉著聲音說道,「因為她必須要讓洛爾進入她的意識裡。」
 
「專注,戴維娜,集中想著夢境的情況。」洛爾的額角同樣滲出密密麻麻的冷汗,他吃力地從齒縫間擠出聲音來,「妳愈是反抗這種力量,我更沒有辦法進入妳的腦海。」
 
就在他話音落下的瞬間,一幕幕曾經在夢境中出現的畫面霎時從戴維娜的腦海間呈現出來——從那個不知名的吸血鬼殺掉萊特爾,再到弗羅拉的出現,並對那顆鑽石施下咒語,而這些片段同樣清晰地在洛爾的腦海中閃現。
 
下一秒,洛爾猛然地睜開眼睛來,慌忙鬆開戴維娜的手腕,步伐搖晃地站起身來,一抹錯愕的表情凝固在他的臉上。察覺到他神色出現異常的變化,傑瑞德感到奇怪不已,蹙眉緊盯著他,直到戴維娜發出一聲悶哼,他才把視線轉投到她身上。
 
戴維娜努力地睜開眼睛,依然感覺到頭部傳來輕微的痛楚,於是抬手捂住額頭,虛弱地低吟一聲。




 
「嘿,妳沒事吧?」卡瑞莎見狀,連忙閃身到戴維娜身旁,小心地扶著她坐起來。
 
「我沒事,謝謝。」她搖搖頭,禮貌地向卡瑞莎露出感激的微笑,隨後將目光投向洛爾,著急地詢問道,「怎麼樣?弗羅拉她到底是——」
 
「果然是奥斯汀家族。」洛爾還沒等她把話問完便回答道,令人意外的是,他臉色變得異常僵硬,語氣中隱藏著些微難以置信,「我還以為他們不會再出現,沒想到過了八百年,會再次聽到這個家族的名稱。」
 
「奥斯汀家族?那是一個什麼家族?」傑瑞德的藍眸染上幾分困惑,拋出一連串的疑問,「八百年又是什麼意思?」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