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轎車一路沿著寛敞的柏油公路緩緩行駛著,當順利繞過前面一條彎道,洛爾忽然減慢車速,將車輛停泊在側面的道路旁。只見他從口袋裡翻出手機,快速地從通訊錄中點選某個人名,然後按下撥通鍵,把聽筒靠放到耳邊。

默默等待幾聲冰冷的系統提示音響起,電話很快便被接通。

「是我。」還沒等對方開口說話,洛爾已經迫不及待說出剛剛獲得的資訊,「妳果然猜得沒錯,那個叫弗羅拉的巫師確實是屬於奥斯汀家族的,這點到現在都讓我覺得難以置信,畢竟這幾百年來已經再沒有聽到他們的消息。」

「奥斯汀家族的行蹤自古以來都非常神秘,自從八百年前的事發生後,他們就被趕出巫師界,之後所有巫師典籍再也沒有記錄他們的事蹟。而在八百年後,卻突然有一個叫弗羅拉的女巫跟一個吸血鬼莫名扯上關係,倒是挑起我的好奇心,想知道這八百年來奥斯汀家族到底經歷過什麼事。」手機彼端傳來的是一道年邁有力的女性嗓音,她語氣裡倒沒有半分驚訝,態度表現得非常很淡然,「你都跟戴維娜說了嗎?」

「我已經向她表明,要是她把所有事情搞清楚的話,我會告訴她一切的答案。」





「這個傻女孩......」她不禁幽幽嘆息一聲,喃喃低語道,語聲中蘊含著某種複雜的情緒,「還沒搞清楚所有狀況,就糊裡糊塗的混到一群吸血鬼當中。」

「但這樣做好嗎?」洛爾的眉頭微微皺起,言語間似乎有些憂慮,「妳不是說過,她絕對不希望讓這位女孩與吸血鬼扯上半點關係嗎?」

「我當然尊重她的意願,但並不代表她能夠干涉這個女孩的選擇。既然是戴維娜自願接觸這群吸血鬼,那她也沒有權力去干涉這個決定。」

「我明白的。」洛爾像理解般點點頭,接著低頭思索片刻,不確定地拋出一個提問,「那妳會著手調查弗羅拉的事嗎?」

「事實上,我認為弗羅拉的事是其次,那個吸血鬼的身份才是重點。」話到此處,女人的語氣驟變凝重起來,簡略地進行分析,「弗羅拉很明顯是在幫這個吸血鬼做事,他想要利用結界石讓弗羅拉穿越到另一邊結界,從而復活某個人。只是……我不明白弗羅拉為什麼會願意幫助一個吸血鬼,而他們想復活的又到底是誰。」





「妳的意思是……」洛爾猶豫地停頓一下,語氣中夾雜著迷惘和疑惑,「想插手吸血鬼的事?」

「噢,當然不是,沒有巫師會想插手吸血鬼的事的,洛爾。」他的誤解令她禁不住輕笑出聲,稍微收斂笑意,她以從容淡定的態度繼續解釋,「我只是想暗中調查清楚整件事而已。你要知道,萬一他們進行的復活儀式會影響到世界運行,我們是不能袖手旁觀的。畢竟這件事不僅僅牽涉到吸血鬼那麼簡單。但你必須要記住一點,在戴維娜還沒清楚知道所有事情之前,你絕對不能向她透露那個真相。」

「我知道了。」

⚜️⚜️⚜️

夜晚的森林幽深寂寥,充斥著陰森詭異的氣息。沿路來到密林深處,穿過一座低矮狹窄的木橋,有一間風格簡樸的獨棟木屋座落於湖畔旁。此刻,一位身穿黑袍的神秘男人來到窗前,抬頭仰望著天上彎彎的月亮,眼神顯得若有所思。一隻皮毛蓬鬆柔軟的黑猫慵懶地躺在他臂彎上,正閉眼安靜地休息著。





由於房屋沒有亮燈,只能靠月光灑落下來的銀光,隱約看見男人的臉部輪廓——

在側梳的粗糙黑色短髮下,是一張尖削乾淨的臉龐,兩側頰骨處明顯有些凹陷。他上半邊臉被深色的面具遮蓋住,僅露出一雙深不見底的黑瞳,渾身散發著令人捉摸不透的神秘感。

在他身後不遠處的長桌上,並列擺放著六根處於燃燒狀態的白蠟燭,橙紅的火光將同樣放置在桌上一顆碩大的鑽石照耀得閃閃發亮。一位頂著爆炸卷短髮、膚色黝黑的女人正站在桌前,舉起手中的金屬碗,小心翼翼地將裡面暗紅色的血液圍繞著鑽石四周倒在桌面上,組成一個圓圈。

完成後,她放下金屬盤,伸出右掌貼在鑽石的表面層上,然後緩緩閉上雙眼,嘴裡開始喃喃唸出拉丁文咒語。

「ostende mihi faciem imaginis peccatis nostris in passione dominus。」

伴隨著咒語聲落下,蠟燭的火焰陡然升高起來,燃燒得更為猛烈,可見一團黑色的煙霧逐漸在鑽石內部集結起來,繼而湧上平滑的表面層,傳進女人的掌心,令一幕來自久遠年代的畫面在她腦海裡顯現出來。

四位身穿古舊服飾的巫師手牽著手圍成圓圈站著,他們緊閉著雙眼,口中鏗鏘有力地唸著一致性的咒語。被他們包圍在圓圈內,是一位露著尖銳獠牙的男性吸血鬼。他正跪倒在地上,仰頭發出痛苦的嚎叫聲,可見胸口處被插著一把匕首。它的刀柄呈古樸的棕色,雕刻著繁複古樸的花紋,其中的薔薇標誌最為顯著,似乎帶有某種獨特的意義。

腦海的畫面來到此處被突然切斷,取而代之是一片無盡的黑暗。發現鑽石的力量沒有辦法再提供更多畫面,女人只能無可奈何地睜開雙眼,將放在鑽石表面層的手鬆開,那團黑色煙霧隨之消散不見。





「妳看到什麼了嗎?」意識到身後的火焰悄悄減弱下來,身穿黑袍的男人緩緩轉身看著她,並從唇縫間逸出一個名字,「弗羅拉。」

「一把匕首。」弗羅拉應答的語氣沉穩有力,每一個音節落下都清晰無比,「他當時是被一把刻有薔薇標誌的匕首給封印,要將他的靈魂帶回來,我們需要這把匕首。」

「那妳知道這把匕首現在在什麼地方嗎?」

「當時那群巫師為了避免魔法失效,並沒有將匕首從他身上拔出,只是用藤蔓將他的身軀捆綁起來,並關在一個棺材裡,然後找了一個洞穴把它封印起來。不過我還需要點時間,才能確定那個洞穴的位置。」

「那得到那把匕首後,又要怎麼做?」

「整個儀式需要三種超自然生物以作獻祭,分別是吸血鬼、狼人和巫師。但絕對不能是新生,因為他們的力量並不夠強大。在我踏進另一邊世界,帶他的靈魂穿越過來的時候,需要用那把匕首將他們逐一殺掉。之後,他們的血液會自動融合起來,圍繞在鑽石四周,讓他能夠從中獲得足夠的力量,穿過兩邊的界線,順利回到他身軀裡。只有這樣,整個儀式才算完成。」弗羅拉的神情沒有絲毫波動,聲音聽起來只是在平鋪直敘,不帶半分情緒。

「要集齊吸血鬼、狼人和巫師的力量嗎?如此看來,事情將會變得很有趣。」他收起投放在她身上的目光,轉移到靜靜躺於他懷裡的黑貓上,眼神別具深意,「你說對嗎,梅格?」





那隻叫梅格的黑猫像是回應他發出一聲喵叫,睜開那雙如綠寶石般漂亮的瞳孔回望他。男人狀似滿意地輕柔撫摸著牠的頭,唇瓣漸漸拉開一抹令人心寒的詭異弧度。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