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爾伯特夫人雙臂環胸,安靜地站在宅邸客廳的落地窗前,目光定定地遙望著遠方的山巒,眼神深沉複雜,令人難以揣摩她此刻的心思與想法。

「媽,妳剛剛說的到底是什麼意思?妳知道弗羅拉他們想要復活的人是誰?」

從他們走進室內到現在,吉爾伯特夫人始終保持沉默,沒有為她先前的話做出任何解釋。要知道長久的寂靜往往最折磨人心,而卡瑞莎實在無法繼續忍受,於是急不可耐地率先打破沉寂。

「魯珀特,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萊特爾在很多年前提過,曾經的血族是由某位領導者所統治的?他是純種的吸血鬼之一,一位生存了千年以上的古老吸血鬼。直到六百年前,他才被馬丁內斯的巫師家族用一把施咒的匕首,將他的靈魂封鎖到另一邊的世界裡,不讓他繼續在世上作惡。」吉爾伯特夫人沒有回答她的提問,只是緩緩轉身把視線投向丈夫,語調平淡無波地問道。

「記得,妳是說奧伯倫.道格拉斯吧?」聽見她提起血族久遠的歷史,吉爾伯特先生的神情陡然嚴肅幾分,連聲音都變得異常凝重,「萊特爾當時說過,他是一位很邪惡的吸血鬼,生性兇殘,性格也相當傲慢,要求所有吸血鬼無條件服從他的命令。而一直以來,他都希望組成一隊強大的吸血鬼軍隊,從而支配人類,將他們的世界完全變成吸血鬼的世界。」





卡瑞莎的眼瞳在她父母身上來回流轉,默默地聆聽著這些她從未曾聽聞的事情。她父母很少會將吸血鬼過往的歷史告訴她,一來認為她並不需要知道,二來是覺得他們不會接觸到那些古老的純種吸血鬼,根本沒有必要為這些事而煩惱,但事實證明,這是非常錯誤的想法。

「要知道吸血鬼不能生育,唯一擴大我們族群的方法只能靠不斷的轉化,將人類轉化成吸血鬼。奧伯倫是一位很有野心的吸血鬼,他一心只想擴大血族的勢力,控制人類的思想,讓人類成為吸血鬼的傀儡。」看見卡瑞莎臉色蒙上一層迷茫,於是她父親耐心地為她解釋著,「這些事情都是萊特爾告訴我們的,當然是在我們轉化成吸血鬼之後。因為他曾經跟一位古老的吸血鬼有過聯繫,才會如此瞭解這些事情。」

「所以妳認為他們是企圖復活奧伯倫?」卡瑞莎疑惑地把眼光轉向母親,語氣不甚肯定地問道,「那位生存了千年以上的吸血鬼?」

「暫時只是我的猜測而已,不排除他們想復活的是其他人。只是自古以來,有不少古老派的吸血鬼都試圖想要復活他,讓他重新成為血族界的主人。當然他們並沒有成功,要知道巫師的魔法不是那麼容易被破解的,尤其馬丁內斯算是在巫師界裡數一數二擁有強大魔法的家族。要不是八百年前奥斯汀家族創造了結界石這種黑暗的物品,我想世界上也不會找到任何喚醒他靈魂的方法,只因為結界石裡蘊藏著一股黑魔法的能量。

不過結界石一直以來都下落不明,直到現在才落在弗羅拉他們手上,也因為這個緣故,讓我不由得產生他們想讓奧伯倫回到世上的想法。」吉爾伯特夫人慎重地將心中的想法有條不紊地道出,可見她雙眉不自覺地擰起,一抹擔憂自眼底傾瀉而出,「我之前就在想,既然殺害萊特爾的吸血鬼是能夠吸食同族的血液,估計他也是屬於比較古老的吸血鬼。」





「但我不懂,為什麼他們都要費盡心思復活這麼邪惡的吸血鬼,讓他繼續成為我們血族的領袖?」卡瑞莎困惑地皺眉,不解地追問,「像我們現在這樣,自由自在地生活不是更好嗎?」

「小莎,妳要知道古老派的吸血鬼都不會這樣想,他們從來都認為血族應該像狼人一樣,有一個屬於自己的族群,應該透過族群來增強自己的戰鬥力,不應該像盤散沙一樣。狼人可以透過繼承或者打鬥成為族群裡面的頭領,也就是阿爾法狼。但吸血鬼不一樣,只有純種的吸血鬼才能成為領導人,而大部份吸血鬼都認為,只有在領導者的帶領之下,我們血族才能得以壯大下去。」

聽見父親微帶嘆息的解答,卡瑞莎不由得想起一個永恆的定律——「年紀越大的人,思想越是古板守舊」。老實說,來到現在這個年代,任誰都渴望能夠無拘無束地生活,誰還會願意接受極權者專制的統治?

對於這一點,她相信無論是人類還是正常的吸血鬼,都會抱持著相同的想法。

「假設他們要復活的是奧伯倫,那麼人類世界將會變得不堪設想。儘管在這世界上有一部份的吸血鬼是希望與人類和平共存,但如果他重新回到這個世界上,我們也只能無條件地聽命於他——」說到這裡,吉爾伯特夫人再次將視線投向窗外的遠方,不安的語氣中隱約摻雜著些微憂懼。良久,她才繼續開口把話說下去,「因為他能夠完全操控吸血鬼的思想,迫使我們完成他的命令,是一位擁有強勁力量的吸血鬼。」





卡瑞莎很少看見母親這麼擔憂一件事情,令她心情不由陷入一陣沉重,沒有再出聲發言。而吉爾伯特先生同樣靜默下來,只是若有所思地望著妻子的背影,眼神有些隱晦不明。

➰狼族階級➰

狼人的族群主要分為三個階層,分別是阿爾法狼、貝塔狼和歐米伽。

阿爾法狼是狼族當中最優秀,也是實力最強的一群。通常他們天生就是狼人,眼睛呈紅血色,擁有純正的血統。

排在第二層的是貝塔狼,他們的眼睛有些是金黃色的,有些則是幽藍色的,多數是被阿爾法狼咬傷而轉化的,論實力自然不及阿爾法狼強大。

而歐米伽則是排在最低層,也是實力最弱的狼人。他們多數是被貝塔狼咬傷而轉化,眼睛呈琥珀色。

每群狼族當中,只會有一頭阿爾法狼作為族群的領導者,狼人之間可以透過繼承或者打鬥成為族群裡面的頭領。換而言之,只要任何貝塔狼和歐米伽能夠打倒阿爾法狼,就可以取代後者的位置,成為族群的新領導者。

⚜️⚜️⚜️





明亮的自然光線透過玻璃窗傾灑進某間寬敞的教室內,埃絲特在課堂結束後仍獨自坐在裡面,雙目正專注地盯著桌上的筆記本電腦螢幕,纖細的手指「啪嗒啪嗒」在鍵盤上飛快地敲打著。

當看見螢幕上彈跳出一個顯示「成功遞交」的通知欄,她才如釋重負地鬆了口氣。眼角瞥見右下角的小時鐘跳到十二點整,剛好來到午飯時間,於是她在關機後快速闔上電腦,把它放進電腦包裡,然後從座位上站起來,準備動身前往飯堂與戴維娜會合。

就在她快要踏出門口的瞬間,一抹女性身影毫無預兆地從某側走過來,嚇得她心臟幾乎要跳出來,而對方略帶興味的嗓音同時躍進她耳廊。

「為什麼走得這麼急?我還需要找妳幫忙做個實驗的。」

待穩住心神,定睛一看,她才發現眼前是一位陌生的金髮黑瞳少女——

尤妮絲把雙臂交叉抱於胸前,正以高傲的姿態睥睨著她,意味深長的眼神分明是在盤算著某種詭計。

「什麼實驗?我不太聽得懂妳在說什麼。」埃絲特對她的話完全摸不著頭腦,眼底浮現出濃厚的迷惑,「再說,我又不認識妳。」





「妳不需要聽得懂。」尤妮絲唇角噙起玩味的笑意,那雙烏黑明亮的黑瞳一瞬不瞬地注視著她,字句緩慢清晰地自她唇瓣間溢出,「妳只需要按照我的話去做就可以。」

「呃.....」埃絲特完全無法理解她的自信,奇怪地皺眉,並以怪異的眼神打量著她,「我為什麼要聽妳說的話?」

「噢,真是該死。為什麼要讓我碰上這種狗屎般的事情?」發現精神控制沒有順利發揮效用,尤妮絲不顧儀態地直接蹦出髒話,聲音毫不掩飾煩躁的情緒,「妳們身體是有什麼特別構造嗎?怎麼可能連妳都不受精神控制的影響?」

她記得塞貝斯提過,精神控制可是對戴維娜毫無效用,但他並沒有聞到她血液有馬鞭草的味道,而這種情況竟然同樣出現在她朋友身上。

處理這種麻煩事,此刻的她只能用最乾脆直接的方式。

尤妮絲抬手,一把抓住她的頭髮,將她額頭猛力地撞向旁邊厚實的牆壁,整個動作乾淨俐落,沒有半點手下留情。突如其來受到強烈的衝擊,一股頭痛欲裂的噁心感伴隨昏沉的眩暈猛烈襲來,令埃絲特剎那間覺得天旋地轉,眼冒金星,最終眼皮不受控制地閉上,瞬間陷入昏厥的狀態。

要讓她昏倒,對於身為吸血鬼的尤妮絲來說簡直是輕易而舉。嘴角挑起得逞的弧度,她隨意地鬆手,讓埃絲特變得軟弱無力的身軀順勢倒在地上,可見大片青紫色的瘀血清晰地出現在她額頭上。

「真是抱歉,小甜心。我本來沒有打算用暴力的方式對待妳,但面對這種突發情況,也只能用特別的手段。」她單手叉腰,挺胸傲然地俯視著埃絲特,語氣裡盡是虛假的同情。





說完,尤妮絲轉身走到門邊,謹慎地來回張望著走廊兩側,滿意發現空無一人。要知道,她可是看準快接近中午的用膳時間,才會如此放心走進教學樓尋找這位目標人物。而在這之前,她也已經向學校的職員查詢過,知道這個樓層在午膳時段沒有安排任何課堂。也因如此,她這場精心策劃的遊戲,才能這麼順理成章地進行。

當然,現在還欠缺主人公的登場。

想到此處,她重新回到埃絲特身旁,從容地蹲下身,從她口袋裡翻出手機。利用她的指紋解鎖後,尤妮絲迅速從通訊錄中翻找某個人的號碼。當手指滑動到「戴維娜」這個名字,她唇角旋即掀起一抹狡黠的笑容。

就在三分鐘過後,正坐在飯堂裡等待好友出現的戴維娜收到一則來自陌生號碼發送過來的簡訊。按下查閱鍵,簡訊的內容完整地在螢幕上顯示出來:

『不想埃絲特.佩恩受傷,限妳五分鐘內趕到教學樓405室。要是發現妳帶同其他人過來,我會毫不猶豫對她動手。』

看完簡訊內容,戴維娜的心頭猛然劇震,整個大腦瞬間陷入空白,失去該有的思考能力。

後來,她強逼自己冷靜下來,用力深吸兩口氣。說不定這只是某人安排的惡作劇,她應該先打給埃絲特確認她的安全。





考慮到這個可能性,她忙不迭地翻開通訊錄,試圖撥打埃絲特的手機號碼。然而聽筒卻持續傳來「嘟嘟」的長響,等了好久都沒有接通,不管她重撥多少遍,結果都是一樣。

焦急和不安讓她整顆心登時懸在半空中,恐慌如同無數根冰冷的手指爬上背椎,令她顧不得考慮安全的因素,馬上推開座椅站起身,不假思索地離開飯堂,拔腿往教學樓的方向奔跑。

因為她的緣故,已經讓傑森遭遇到不測。她對上天發誓,絕不容許讓埃絲特成為下一個受害目標。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