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傑瑞德不尋常的離開,戴維娜心裡沒由來地升起一股擔憂。正當她準備邁開雙腿,想要追出去找他時,雷克斯快速閃現到她面前,阻止她繼續前進。

「戴維娜,我相信現在不是理會傑瑞德的時候,」雷克斯刻意將視線瞟向她身後的埃絲特,面容罕見浮現出凝重的神色,「妳的朋友......」

「噢,埃絲特。」

他的話讓她猛烈醒覺,急忙轉身拔腿奔到好友面前,意外發現她雙手已經被鬆綁。戴維娜當然猜到是雷克斯的幫忙,於是抬頭對他投以感激的眼神。

「放心吧,我剛剛已經檢查過她的脈搏,並沒有生命危險。我可以感覺到她體內的血液運行很順暢,大概只是暫時昏倒而已。」雷克斯一邊踱步走向她,一邊耐心地解釋著埃絲特的情況,「不過我建議帶她到學校的附屬醫院進行檢查比較安全。」





「可是她脖子的傷口......」對於他的提議,戴維娜顯得有所顧慮。送埃絲特到醫院檢查當然是最安全的做法,但萬一被人發現她脖子上有兩個不明的刺孔,他們又應該要怎麼解釋?

「她的傷口不算很深,可以說成是被狗或貓給咬傷,只要接觸的醫護人員體內沒有馬鞭草,我還是能輕易讓他們相信的。」

說完,他便坐言起行,用強健有力的臂彎將埃絲特橫抱起來,然後轉身,踩著矯健的步伐朝著門口走去。戴維娜見狀,趕緊拾起好友的個人物品,跟隨著雷克斯的腳步離開。

在前往學校醫院的路途上,戴維娜始終保持靜默,沉重的情緒持續盤踞在她心底,讓她根本沒有心情說話。要知道雷克斯向來不喜歡這種壓抑的氣氛,於是決定主動開口打破沉默。

「話說回來,妳之前有讓她喝過馬鞭草嗎?」想起尤妮絲剛才在她好友的血液中喝到馬鞭草,自然令他萌生起這個最有可能性的想法。





「沒有,我本來就沒有想過在學校裡會有吸血鬼想傷害埃絲特。 」

說到這裡,戴維娜愧疚地垂下眼簾,感到懊悔至極。傑森的意外明明應該要讓她吸取到教訓才對,可她居然沒有考慮到埃絲特也有可能遭受到同樣的危險,令一股濃烈的罪惡感油然升起,緊緊揪住她的心臟。

「可這不是很奇怪嗎?她身上的馬鞭草是怎麼回事?」他蹙起眉宇,面露大惑不解的表情。

「我不清楚,但我相信,大概是跟她喝的飲料有關。等她醒過來後,我會再問問她的。」

現在的她根本沒有心思去猜測埃絲特體內出現馬鞭草的原因,只希望能儘快確認對方沒事,讓她可以徹底安心。





慶幸的是,經過醫生一番檢查後,證實埃絲特只是出現輕微的腦震盪,身體並沒有任何大礙,只要留院觀察一晚,沒有發現其他後續的症狀就可以出院。

而等到埃絲特從醫院甦醒過來,窗外已經接近暮色,對於自己身處在醫院,她自然感到非常震驚,無奈完全想不起昏倒前發生的片段。關於這一點,戴維娜並不敢透露太多,多虧有雷克斯幫忙,隨便編出發現她昏倒的情況以及脖頸傷口形成的原因。向來心思單純的埃絲特自然沒有生起疑心,輕易便信以為真。

而為免謊言會被拆破,於是等到再晚一點,雷克斯試圖對她進行精神控制,刪改她在失去意識前的記憶。戴維娜沒有反對讓他這樣做,畢竟她不清楚埃絲特是否有跟尤妮絲碰過面,只有這樣做,才能確保她不會發現超自然界各種瘋狂的事情。

所幸的是,馬鞭草似乎已經排出她體外,令精神控制能夠順利發揮作用。來到這一刻,戴維娜才真真正正地鬆一口氣,然而那顆高高懸起的心始終沒有放下來。因為此刻,她依然還不清楚某個人的狀況——

傑瑞德。

自從下午離開後,他一直沒有與她聯絡,甚至沒有在學校裡看見他的身影,她當然有試過追問雷克斯,可他卻避而不答,選擇直接離開。

任誰都能察覺到這種異常的情況很不對勁,令原本試著壓抑的不安再次在她胸腔內翻攪起來。

到底傑瑞德是發生什麼事了?





⚜️⚜️⚜️

吉爾伯特先生沿著梯級步上二樓,徑直走向自己的臥室,發現房門半開著,他夫人正在把行李包裡的衣物拿出來,井井有條地整理著。他屈起指節輕輕敲門,投落在她身上的眼光頓時變得柔和起來。待她轉過頭,把視線掃射過來,他才提起緩慢的步伐走進去。

「在整理行李嗎?」他以略為輕鬆的語調問道。

「嗯,已經差不多了。」她對他綻放出淺淡的微笑,柔聲回答道。

「那個……」

看見丈夫的眼神閃爍不定,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她會意地一笑,馬上停下手上的動作,並把行李稍微推開,在床邊坐下來。

「看你的樣子,應該是有話要跟我說吧?」她語氣非常平緩,幾乎沒有絲毫起伏。





吉爾伯特先生沒有即時應答,只是慢慢走到她旁邊坐下來,猶豫好一陣子,才把盤踞在心裡的疑問說出來。

「為什麼在下午的時候,妳沒有把萊特爾的事說出來?」他直截了當地對她問道,繼而補充一句,「我指的是,他曾經也有過萌生復活奧伯倫的念頭。」

「你會這樣問,應該知道我主要是因為這個理由,才會懷疑弗羅拉他們想要復活的是奧伯倫。」他夫人對他的提問並不感到驚訝,彷彿早已預料到他會產生這個疑問,鎮定地解釋道,「一開始萊特爾也是認同那群古老吸血鬼的想法,認為復活奧伯倫才是對血族最好的選擇。不過當初他也只是說說而已,沒有什麼實質的行動,所以我當時沒有把這件事放在心上。但現在結界石卻是在他身上找到的,不排除他是想要在找到結界石之後,才實行這個計劃。萊特爾從來都是一個充滿著秘密的人,我們不是一開始就認識他,並不完全知道他的過去,確實很難會讓我不懷疑他。」

「既然如此,妳為什麼不把這件事也說出來?」他側過頭看她,平靜地繼續拋出心底的疑問,「難道妳認為小莎不應該知道這件事嗎?」

「你很清楚的,魯伯特。如果讓小莎知道此事,她一定會毫不猶豫告訴傑瑞德的。而如果傑瑞德知道萊特爾曾經有過這樣的念頭,肯定會認為他跟弗羅拉他們是一伙的,你覺得他到時候還會繼續調查下去嗎?」她臉色霎時凝重幾分,隨後深吸了口氣,有些無可奈何地繼續把話說出來,「況且,我們到現在還不能確定萊特爾擁有結界石的原因,我不認為這個時候讓孩子們知道是一件好事。」

吉爾伯特先生微微張嘴,似乎還想說些什麼,最後還是打消了念頭。無可否認,她的話並不完全沒有道理,儘管依然猜不透結界石出現在萊特爾身上的原因,可畢竟他們還不知道整件事的經過,說出來恐怕只會讓孩子們更加懷疑萊特爾的動機。

「雖然說,我是在懷疑萊特爾沒錯,但傑瑞德——」話到此處,他夫人驀然停頓下來,眸光閃爍著複雜的色彩,語氣裡隱含著淡淡的憂慮,「對於傑瑞德來說,萊特爾的存在很不一樣,當初是萊特爾轉化他,教導他如何成為吸血鬼的。你知道的,傑瑞德一直以來都很信任他,要是現在把這件事說出來,大概只會讓他胡思亂想,甚至對萊特爾感到失望。我相信,這也不會是你想要的結果,畢竟他也算是我們半個兒子。」

「好吧,我知道了。」他幽幽地嘆息一聲,像理解般點點頭,接著從身後的行李包裡拿出她尚未收拾的物品,說出老夫老妻間隱約式的甜言蜜語,「我來幫妳吧。既然妻子出遠門歸來,我也很應該要做回一個稱職的丈夫。」





聽聞此話,夫人不禁微微一笑,心頭浮起幾絲暖意。但想到萊特爾的事,她情緒始終難以放鬆下來。有時候她會想,倘若萊特爾沒有死,選擇向他們坦白所有事情,或許她就不會產生這些疑慮,尤其至今都還沒查明萊特爾被殺的原因——到底是因為他不願意交出結界石,導致那個吸血鬼產生殺他的念頭?還是當中另有內情呢?

她真的無法猜得透。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