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絲特快速地環視周遭一圈,突地發現涼亭內的長椅已經坐滿人,僅剩餘她這邊的座位是空的,難怪對方會刻意上前詢問。
 
「噢,」她禮貌性地報以微笑,回答道,「當然可以。」
 
得到她的允許,他安靜地在她旁邊坐下,並端起手中的飲料,湊到嘴邊輕輕啜飲一口。大概是察覺到埃絲特落寞的心情,於是他側過臉望向她,主動開口攀談:「怎麼一個人坐在這邊?妳的朋友呢?」
 
「突然離開了,但沒有說明原因。」她聳聳肩,萬般無奈地表示道,發現對方同樣是單獨一人,好奇心頓時一湧而出,假裝隨便地問問,「那你呢?怎麼不跟你的朋友一起玩,獨自過來坐?」
 
「我跟籃球隊的隊友一起來的,但他們都玩得太瘋狂,不停起哄互相灌酒。我只好趁他們不注意的時候,偷偷溜走。」聽他重重地吐出一聲嘆息,面露為難的神情,相信要是剛才沒有順利走開,大概就會面臨被灌酒的尷尬處境。
 




如此聽起來,他應該不太鐘情喝酒,又或者酒量一般,埃絲特不由於心中暗暗猜想著。
 
不過他沒有持續被此事影響心情,轉而對她釋出友善親切的笑容,問道:「不介意的話,我們當作交個朋友,互相聊聊天吧?」
 
「要是不會耽誤到你時間,我很樂意。」
 
埃絲特本來就屬於外向直爽的性格,喜歡結識朋友,自然不會拒絕他的提議,爽快地答應下來。
 
「我是艾登。」他微微側身面向她,對她伸出一隻手,主動報上自己的名字。
 




「埃絲特。」她伸手回握,彎唇微笑道。
 
起初,兩人只是閒談日常的生活點滴,包括修讀的學系以及一般興趣喜好。到後來聊開了,艾登盡顯幽默一面,不時逗得埃絲特開懷大笑,讓她先前的苦悶全被一掃而空。雖然他們才剛剛認識,卻有著聊不盡的話題,感覺相當投契,令兩人間的氣氛變得輕鬆愜意起來。
 
⚜️⚜️⚜️
 
「嘿,傑瑞德!停下來,拜託。」
 
戴維娜一路追在他身後,高聲地呼喊著,但他始終沒有理會她,自顧自地繼續向前走。
 




「拜託,傑瑞德,我只是想幫你而已。」
 
當最後一句話飄進他耳邊,傑瑞德猛然止步,堆積在胸腔內的各種情緒霎時像海浪般洶湧翻騰。他馬上轉身,毫秒間晃動至戴維娜面前,微帶慍怒地朝著她嘶吼道:「幫我?妳要怎麼幫我,嗯?我現在只要靠近人類,都能聞到屬於他們血液的腥甜味,讓我想撕破他們的喉嚨,盡情喝下他們的血液。
 
不,妳錯了,其實所有一切都被尤妮絲說中了,她就像是可以看穿我的內心一樣。一直以來,我都認為自己可以控制得到,就算不吸食人血,都不會有任何問題。但實質上,只是我從來都沒有正視這個問題。對,我明白,我懂,不面對不代表不存在,而這種感覺,這種他媽的難受感覺快要把我給逼瘋,這樣可以了嗎?妳滿意了嗎?」
 
他此言一出,戴維娜整個人頓時愣住,彷彿被嚇到似的倒退幾步。她從來沒有看過傑瑞德這麼兇惡的一面,甚至覺得剛剛的人完全不像他,自然令她感到有些畏懼。
 
意識到方才的語氣過分偏激,傑瑞德連忙向她道歉,聲音驟然弱了下來:「抱歉,我只是對這個話題有些敏感,一時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
 
「不,說對不起的人是我才對。」她低垂著視線,用力吸一口氣,愧疚地自責道,「是我不應該逼你的,我又不是不知道你內心已經很痛苦。」 
 
傑瑞德深深地看她一眼,無奈地嘆了口氣。他抬手抹了一把臉,繼而轉身,邁步朝著旁邊某棵粗壯的大樹走去。他一邊走著,一邊輕聲對她問道:「既然雷克斯將我的事全都告訴妳,他肯定向妳提過,在我剛被轉化成吸血鬼的時候,曾經殺過不少人吧?」
 
「他是有向我提過,但不是事情的全部。」戴維娜踩著小碎步跟在他身後,開口回答。




 
來到樹蔭下,傑瑞德背靠著樹幹坐下來,左手隨意地擱在曲起的膝上,並抬起頭,用那雙湛藍得宛如海水般的眼睛看著她。
 
「有興趣知道我是怎麼變成吸血鬼嗎?」他以漫不經心的語調問道。
 
戴維娜走到他身旁坐下,望著他問道:「是因為被吸血鬼攻擊嗎?」
 
「差不多吧。」傑瑞德把視線從她身上轉開,抬頭仰望著浩瀚無際的夜空,聲音輕得恍如來自非常遙遠的地方,「事實上,我是被萊特爾先生轉化的。還記得當年的我,乘坐著馬車到我舅舅家的途中,殊不知在馬車夫停下來休息的時候,突然有一隻吸血鬼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吸盡馬車夫體內的血液。當我從馬車裡探頭而出,那個吸血鬼自然將目標轉移到我身上,他用尖牙撕破我的喉嚨,一口一口地喝著我的血液。很快,我便完全失去意識。
 
後來,是萊特爾先生將那頭吸血鬼殺掉,並讓我喝下他的血液。在我醒過來後,就發現自己變成了吸血鬼。萊特爾先生一直以來都是靠人血維持生命,所以他從來不覺得拿人類當作食物是一件殘忍的事,縱使吸盡他們的血液。也因為這樣,那時候的我並不曉得該怎樣控制自己,每到晚上就會到處覓食,殺死數不清的人類,現在想起來,也會覺得當時的自己很可怕。」
 
傑瑞德靜靜地訴說著過往的故事,表情看似雖平靜,聲音卻隱隱有些顫抖,從他擰緊的雙眉可以看出,這是一段既沉重又痛苦的回憶。
 
「我明明記得卡瑞莎說過,你只會喝動物血液的。」她微微皺起眉頭,語氣略顯困惑。
 




「那是後來的事。要知道變成吸血鬼,所有情感都會被放大,尤其在殺人後,那種愧疚與罪惡感自然會更加強烈,幾乎讓我接近崩潰。有一晚,當我在樹林裡吸食人血的時候,猛然醒覺過來,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事,看著地上血淋淋的屍體,我很害怕、很驚恐。那天晚上,我沒有回去萊特爾先生的住所,只是漫無目的地在樹林裡行走,一旦發現有人經過,我就會迅速躲到一旁,盡量不讓自己產生吸血的念頭。可是沒有人血充饑,我身體卻開始慢慢變得虛弱。
 
恰好那時候,我看見一頭野鹿正在樹林裡吃著雜草,當時的我十分饑餓,在沒有其他選擇下,我只好撲上去,利用尖牙撕開牠的皮毛,大口大口地喝著牠體內的血液。那時候我才發現,原來喝下動物血液也可以填充腹中的饑餓感。雖然剛開始是很難吞嚥下去,但習慣後就變好多了。自此之後,我就用動物血液取代人血當作食物。」傑瑞德緩緩閉上眼睛,困難地嚥下一口唾沫,把內心的情緒毫無保留地傾訴而出,「妳知道嗎?在我變成吸血鬼後的第一個感覺,並不是慶幸自己能繼續生存在這個世上,而是覺得自己變成了一頭怪物,一頭只會吸血的怪物。相信我吧,戴維娜,當有一天妳看見我吸血的模樣,妳也會感到恐懼的。」
 
「但變成吸血鬼並不是你的錯啊,傑瑞德。」戴維娜伸出溫暖的手掌搭著他的肩膀,柔聲安撫道,「我想,在你還是人類的時候,一定也沒有想過自己的人生會產生這麼巨大的變化,你心裡存有愧疚感,就代表你並沒有完全失去人性,還懂得分辨什麼是對與錯。」
 
傑瑞德沒有作聲,眼簾低垂下來,令她看不清他此刻的眼神。
 
「嘿,傑瑞德,請你看著我好嗎?」
 
聽言,他緩緩扭過頭,抬起那雙蘊含淡淡憂傷的眸子注視著她。她能看出,在他眼裡有一份難以言喻的倦意,一股心疼感自心底深處悄然升起。
 
「過往的你長期在壓抑著對人血的需求,導致當你看見人血的時候,只會想著逃避,這樣對要繼續生存在人類世界的你來說,只是一個循環性質的煎熬。或許你是時候要去面對它,接受這個對吸血鬼無可避免的需求,才能夠成功克服這一份埋藏在你心底的恐懼。」
 
「妳都不害怕的嗎?」聽著她說出開導性的話語,傑瑞德只能呆怔地看著她,從兩片唇瓣間擠出一句問話來。面對她鎮定的神態,他似乎感到難以理解,眼底劃過濃厚的疑惑,「知道我過往的事,知道我曾經殺過人,妳……為什麼可以一點都不害怕?」 




 
「我不是不害怕,只是希望嘗試去理解。」戴維娜無奈地對他咧嘴苦笑,語調中帶著些許感慨,「我承認一直以來都把你們當作是普通人,有時候都差點忘記你們是吸血鬼的身份,自然會對人血產生強烈的慾望,你們為了要生存,其實根本沒有其他選擇。只要你們不是以殺人作樂,喝人血什麼的,我也是可以理解。」
 
「而妳就這麼相信我嗎?知道我一定不會像以前那樣,殺死任何人或試圖傷害妳?」
 
「傑瑞德,你不是一個殺人狂,這點我是可以肯定的。在我剛認識你的那段期間,你不是有好幾次都在無意中看到人血嗎?但你都忍著沒有傷害任何人,證明你的理智是可以勝過你的慾望,所以我絕對相信你不會試圖去傷害任何人。」令他頗為意外的是,她眼底竟充滿著對他堅定的信心,臉上的笑意越發明亮起來,「你也應該要相信自己才對啊。」
 
「但有一樣東西,是理智無法勝過的。」
 
「是什麼?」
 
「感覺。」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