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出這兩個字,傑瑞德微微側過頭,一瞬不瞬地凝望著她,眼底罕見地流轉著柔和的波光,與昔日總是在壓抑情緒的他變得很不一樣。

當迎上那雙如海水般清澈的藍眼睛,戴維娜不禁呼吸一窒,心臟驀地漏跳一拍。她承認自己是對他有感覺的,卻從來沒想過會是這麼強烈。

她張了張嘴,卻無法說出話來,只是怔怔地回望著他。沒想到下一刻,傑瑞德竟情不自禁地朝她臉龐慢慢靠近,大幅度地拉近彼此間的距離。戴維娜的兩頰頓時泛紅,立刻緊張地閉上雙眼,一邊聆聽著心臟傳來擂鼓般的跳動聲,一邊安靜地等待著即將在她雙唇上落下的吻。

殊不知,一道悠長刺耳的嚎叫聲劃破寧靜的夜空,毫無阻隔地傳進傑瑞德的耳裡。他猛地抽開原本在靠近戴維娜的身子,霍然從地上站起身,轉頭將視線飄向前方某個位置。

似乎察覺到異狀,戴維娜下意識地睜開雙眼,發現傑瑞德正背對著她站著,渾身散發出警戒的氣息,自然令她產生奇怪的情緒,趕快從地上站起來,神色略顯困惑。





「是發生什麼事嗎?」

「是狼人的嚎叫聲。」傑瑞德微瞇著雙眸,可見一抹犀利的鋒芒自他眼底迸射而出。

「那是什麼意思?」他此言一出,戴維娜霎時杏眼圓瞪,面露震驚的表情,「你是說,在這裡聽到狼人的嚎叫聲?」

「我也不清楚,聲音是從學校對面的樹林傳來。」傑瑞德沒有回頭望她,目光依然緊鎖著前方,心底湧現出濃重的警惕。下一秒,他終於轉身面向她,語氣鄭重地說道,「我會過去看看,妳先回去埃絲特那邊,不要到處亂跑。」

「我可以跟你一起去的。」





「這樣不安全,我無法掌握那邊的情況,要是發生什麼事,妳會有危險的。」傑瑞德堅定地搖頭拒絕,神情裡隱藏著不易察覺的憂慮,「聽我說,先回去吧。」 

「好吧。但你能答應我,回來後打通電話給我嗎?」戴維娜緊皺雙眉,眸中盈滿止不住的擔憂,「我只是想確保你沒事。」

她的請求不禁令他感到些微吃驚,從來沒想過她會擔心他的安危,胸腔莫名湧起幾絲微妙的情感,但他很快便把它給壓下去。

現在可是處理正事要緊。

「我答應妳。」他點點頭,對她承諾道。





言畢,傑瑞德以快得幾乎看不清的速度從她面前消失。

想起剛才他提及的狼嚎聲,她心中的忐忑不安越發濃烈起來,彷彿對於未知的一切感到相當惶惑。

她完全無法猜測,到底在這個小鎮上,還存在著多少這些神秘的超自然生物,同時也不敢想像,自己決定要踏進的那個世界到底有多麼瘋狂。

若然她選擇奮身參與其中,到底將會面臨多少難以預測的危機?

另一邊廂,艾登同樣以靈敏的聽覺,捕捉到自不遠處傳來嘹亮而有力的狼嚎聲,瞳孔倏然收縮,急忙站起身,把視線轉向身後的樹林深處,神情驚詫無比。

「你怎麼了?」埃絲特被他突如其來的舉動給嚇了一跳,有些愕然地問道。

「抱歉,我突然想起有些事要辦,可能要先走,既然我們交換了電話號碼,就改天再聊吧。」

放下手中的塑膠杯,他馬上拔開雙腿往前狂奔,匆忙離開涼亭,身影鑽進熙攘喧鬧的人群中。





「嘿,等……等一下!」

儘管清楚聽到埃絲特在身後叫住他,但他沒有理會,只顧急速在人群中穿梭,向著聲音的來源處往前狂奔。

他心裡很清楚,這個聲音是代表著族人對他的呼喚。由於事發突然,他必須要趕去找對方,搞清楚發生的狀況。

⚜️⚜️⚜️

傑瑞德循著空氣中飄散的狼人氣味,憑藉快速移動的技能來到學校對面的樹林,恰好發現雷克斯正倚著前面一棵老松樹站著,雙手交叉抱在胸前,擺出一副慵懶的姿態。

「你的速度似乎有點慢。」他朝傑瑞德揚起眉毛,刻意拉高聲調說道,唇角翹起明顯的得意弧度。

「我還以為,你只顧著跟女生搭訕,不會有閒情逸致過來惹麻煩上身。」傑瑞德眨眼間閃現至他身前,口氣帶著濃厚的調侃意味。





「沒辦法啊,誰叫我特別愛多管閒事?」他雙手向上一攤,笑瞇瞇地回應道。

傑瑞德無奈地翻了個白眼,正當他準備繞過對方,繼續搜索狼人的蹤影時,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突然間從附近某處傳來。傑瑞德迅速豎起雙耳,仔細地分辨著聲音源頭,那雙凌厲的目光最終鎖定某個方向。

「這邊。」
 
說完,他毫不猶豫地轉身,依循著聲音朝目的地前進。雷克斯連忙收起散漫的態度,趕緊邁開步伐,緊跟在他身後。

⚜️⚜️⚜️

一輪皎潔的半月從破碎的雲層中探頭而出,朦朧的柔光傾灑而下,為大地披上一層淡黃的薄紗。此時此刻,一位看起來像高中生年紀的短髮少女正站在樹林裡某塊寬闊的坡地上。身穿紅藍格子襯衫和牛仔短褲的她,緩緩抬起明亮的黑眸,定定地注視著懸掛在夜幕中銀白色的月光,瞳底隱隱閃爍著擔憂的色彩。

「海倫。」

聽見急切的腳步聲,伴隨著那聲呼喚自身後響起,她忙不迭轉過頭,視線望向正朝她奔跑過來的那抹身影上。只見艾登敏捷地從地面躍起,避開前面一塊長滿青苔的大石頭,然後邁著大步來到她身邊。





「能找到你真好。」看到艾登的出現,海倫重重地鬆一口氣,微帶歉意地說著,「抱歉用這種方法讓你過來,因為你的手機一直沒有人接聽。」

「我剛剛去參加學校的篝火晚會,把手機放在宿舍沒有帶出來。」艾登抬手撓撓後腦勺,簡略地解釋道。察覺出海倫眼中的焦灼,他旋即換上凝重的表情問道,「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梅森失蹤了。」

她的話宛如一記晴天霹靂,在艾登腦海裡轟然炸開,整個人頓時僵在原地。

「妳說什麼?」

「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他本來邀請我昨晚到他家進行約會,因為他家人剛好去了外地旅遊。可當我抵達他的居宅時,發現他家門並沒有鎖上,裡面被弄得亂七八糟的。」海倫深深地吸一口氣,強迫自己鎮靜下來,並把事件的發生經過完整闡述一遍,

「我在家裡找不到他,於是打他手機,卻聽到他的手機鈴聲從外面傳來,最後讓我在附近的花園發現他。我追上他的步伐,走在他旁邊,他卻像完全看不到我似的,整個人變得很不正常。我發現他的眼睛變成黑色,眼神顯得空洞呆滯。最不可思議的是,當我試圖伸手觸碰他的時候,有一道藍光將我彈飛到地面,令我陷入短暫的昏厥。而在我醒過來後,已經不見梅森的蹤影。」





「妳說是一道藍光?」捕捉到重點字眼,艾登神色一凜,疑惑地重複道。

「沒錯,那是我從來沒有見過的,像是一股隱形的強大力量。」提起那道詭異的藍光,海倫同樣覺得相當古怪,可對她來說,這是一件無關緊要的事,不該浪費時間在這鬼東西上,「那並不是重點,重點是梅森整個人彷彿徹底消失一般,他的手機持續沒有人接聽,我問過他身邊所有人,卻沒有人知道他的蹤跡。我實在沒有其他辦法,才會過來找你幫忙。」

海倫的臉龐籠罩著一層沉重的憂色,不安的情緒不斷加劇,並縈繞在她心頭揮之不去。

「再過幾天就是月圓之夜,要是沒有人陪在他身邊,我怕他到時候會失控,不知道做出什麼事來。你也知道,他脾氣向來很不穩定,特別在月圓之夜這種力量增強的日子,他更加會無法自我控制。倘若不盡快找到他,我實在不敢想像事情會變得多麼糟糕。」

艾登明白事態的嚴重性,神情驟然繃緊,慎重地向她問道:「梅森失蹤的事,你有沒有讓文森特知道?」

「文森特從頭到尾只關心他的權力和地位,哪會管我們的生死?」海倫不禁嗤之以鼻,言語中的譏諷意味非常明顯,「名義上他是我們狼群的首領,實質上,他只是仗著自己是阿爾法狼來壯大他的勢力,從來沒有關心過我們的需要。你認為像他這種自私的人,會願意花時間或者動用任何資源幫我找梅森嗎?我相信這個答案,你應該比我更清楚吧,艾登。」

「我明白妳的意思。聽著,現在距離月圓之夜還有一段日子,表示我們還有時間。」艾登把雙手搭在她肩上,輕柔的語聲充滿著安撫人心的力量,「我會想想辦法的。妳不要太擔心,先回家吧,太晚妳父母會擔心的。」

海倫緊咬著下唇,抬手覆上他的手背,脆弱的眼神中蘊含著某種迫切的懇求:「那就拜託你了,艾登。」

接著,她身影快速閃動,瞬息間如鬼魅般消失得無影無蹤。想起海倫在離開前那抹黯然的眼神,艾登深深地嘆了口氣,心情如同被灌鉛般的沉重。不過他沒有被這份情緒給持續困擾,重新整頓好思緒後,將視線精準地瞥向某個陰暗角落,雙眸投射出像獵鷹般銳利的光芒。

「出來吧,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們躲在這裡。狼人可是也有敏銳的聽力的。」

他此話一落,兩抹身材高挑的男性身影從粗壯的樹幹後緩緩走出來——傑瑞德的面容清冷,不帶半點感情,絕對是一副標準的撲克臉。雷克斯則是一臉戒備地死盯著艾登,目光非常不友善,顯然對他充滿著敵意。

「難道你們不知道,偷聽是很沒品的嗎?」艾登毫不掩飾眼中的鄙夷,似乎是瞧不起他們這種鬼祟的行為。

「你的表情看起來一點都不驚訝,是因為早就知道我們的身份,對吧?」傑瑞德挑高一邊眉毛,確信無疑地推斷道。

艾登隨意地聳著一邊肩膀,不甚在意地回應他:「有一次,我無意中聽到你們之間的對話,隱約猜到你們真正的身份。只是我認為,站在我們雙方的立場來說,沒有必要公開透露彼此的身份。」

「既然你知道我們的身份,我就不需要浪費時間。」傑瑞德也懶得轉彎抹角,索性單刀直入切進正題,「剛才那個女狼人說的狀況,你不覺得很奇怪嗎?」

「看來我需要明確表明一點,雖然我不討厭你們,也沒有興趣把你們當作敵人,但不代表我們的事需要由你們吸血鬼來插手。」艾登眼底劃過似利刃般鋒利的寒光,聲音驟然變得冷冽陰沉,警告意味十足。

對於傑瑞德越界的行為,艾登明顯感到相當不快。他是絕對不願意跟他們討論或分享有關狼族的話題,於是冷漠地旋身,準備要離開。

「如果我說,或許我知道那個梅森失蹤的原因,又或者我知道可以用什麼方法找到他此刻的位置呢?」傑瑞德雙目緊鎖著他的背影,頗具深意地拋出這番話來。

艾登的身體微微一震,猛地煞住步伐,毫不猶豫地轉頭,愕然問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