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會是想找洛爾幫忙吧?」雷克斯似乎聽出傑瑞德話中的含義,目光馬上轉向他,眼裡盡是掩蓋不住的驚愕。

「洛爾?」當這個未曾聽聞的名字鑽進耳中,艾登微微皺起雙眉,清澈的黑瞳染上些許迷惘,忍不住啟唇詢問,「洛爾是誰?」

「一位不太討人喜歡的巫師。」傑瑞德隨意地聳聳肩膀,漫不經心地回答道。

⚜️⚜️⚜️

「噢,老兄,請告訴我,你是不是精神失常了?你打算找洛爾幫忙尋找那個狼人的下落?拜託,對方可是狼人,你無緣無故為什麼要管他們的事啊?還有,你怎麼能確定那個古裡怪氣的巫師會願意幫你這個忙?」





在回去宿舍的路上,雷克斯連珠炮似的抱怨個不停。他實在對於傑瑞德的「仗義」行徑感到非常費解,狼人的事幹他們什麼屁事啊?為什麼要去蹚這趟渾水?

讓他更為煩躁的是,旁邊的傑瑞德彷彿當他是個透明人一般,只顧低頭按著手機螢幕上的鍵盤,準備發送簡訊給卡瑞莎,並沒有理睬他或者回答他任何一條問題。

「嘿,你是認真的嗎?選擇無視我?」雷克斯見狀,乾脆停下腳步,口氣裡蘊含著濃烈的不滿。

「你不會真的覺得,我像是這麼愛多管閒事吧?」等待簡訊發送成功,傑瑞德才把手機收回褲袋裡,轉過身來面對他,眉宇間隱藏著些微不耐,「我會想到要找洛爾幫忙,僅僅是因為,我有理由懷疑那個狼人的失蹤與弗羅拉有關。」

「什麼?這是什麼意思?」雷克斯的表情瞬間被驚疑取代,緊鎖著雙眉問道。





「你不覺得整件事很奇怪嗎?一個狼人無緣無故變得像被操控一樣,意識完全被抽離,以致認不出身邊的人。而且剛剛那個女狼人不是還說,當她試圖要觸碰那個狼人的時候,出現了一道神秘的藍光阻止她,聽起來就像是一道魔法光芒似的。你說,世上除了巫師擁有這樣的能力,還會有其他人嗎?」傑瑞德把事情的種種疑點搬出來推敲,繼而提出最為合理的可能性。

「好,就當真的是巫師做的,也沒有證據證明一定是弗羅拉。說不定只是某個發神經的巫師,想找狼人來做個實驗。」雷克斯顯然對他的推斷有所保留,僅僅單憑魔法出現的跡象,就一口認定跟弗羅拉有關,未免有點過於誇張。

「還記得我說過,巫師要復活超自然生物,必須要同等利用超自然生物進行獻祭嗎?也就是說,吸血鬼、狼人、巫師等等都有可能是他們的目標。說實話,倘若不是因為戴維娜昨晚的夢境,我也不會產生這樣的懷疑。」

雷克斯聽言,摸著下巴認真地思索一番,很快便猜出他的言外之意,問道:「你認為戴維娜夢見那三具屍體裡,其中一具是屬於那個狼人的?」

「嗯,畢竟在戴維娜夢見那些畫面後,就傳來狼人失蹤的消息,確實有點巧合。」說到這裡,傑瑞德的眼底湧現出複雜難解的情緒。直到現在,他對於戴維娜夢知這種情況的原因依然毫無頭緒,難免會讓他感到有些煩心,「這也是為什麼,我需要靠洛爾找出他下落的原因。我必須要確認這件事,查清楚是不是弗羅拉的所作所為。」





就在話音落下的剎那間,傑瑞德感覺到褲袋裡傳來輕微的震動。他下意識地把手機掏出,看到螢幕上顯示著「卡瑞莎」三個字,毫不猶豫地滑動接聽鍵,將手機聽筒貼到耳邊。

「嘿,小莎?是不是拿到他的聯絡方法了?」他急不可耐地開口追問。

「在我給你之前,或許你應該先跟我好好交代,要找洛爾的原因。」卡瑞莎強硬的語氣裡帶著不容拒絕的意味。

傑瑞德悄悄地嘆了口氣,但沒有拒絕,並把所有相關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向卡瑞莎全盤托出,包括剛才發現的狼人失蹤事件,以及敵方將會進行祭祀儀式的事,完全沒有半點隱瞞。

「就算你的推斷正確,又怎麼能確定洛爾會願意幫忙?」當傑瑞德提到要找洛爾幫忙的時候,態度顯得非常淡定,絲毫沒有擔心對方會拒絕,於是卡瑞莎鄭重向他提醒道,「不要忘記,巫師從來只會置身事外,不希望招惹麻煩上身,尤其是對於吸血鬼和狼人的事。」

「小莎,妳知道我從來不會做沒有把握的事。要是我沒有籌碼在手,也不會主動找他幫忙。」由於事態緊急,他實在沒有時間詳細向她說明一切,聲音裡的急切之情非常明顯,「我向妳保證,後天回家的時候,我會向妳解釋一切,只是現在情況確實有點緊迫。」

「不必等到後天,你待會就可以告訴我。要我把他的電話號碼給你也可以,但條件是,我必須要參與到其中,這次你們絕對不能再撇下我,要我每天只能待在一旁,苦苦等著你們的消息,這種感覺絕對要將我逼瘋。」任誰都能聽出卡瑞莎言語間的抱怨成分,她絕對無法再承受默默等待消息的煎熬,於是決定跟傑瑞德來個條件交換,「成交?」

「好吧,我知道了。」既然她以他需要的東西作為籌碼,他也只能無可奈何地妥協。





在電話掛斷後兩分鐘,他手機傳來兩聲短暫的震動。發現是卡瑞莎發送過來的簡訊,他雙眼頓時一亮,手指連忙點開查閱鍵,一串陌生的電話號碼隨即映入眼簾。

傑瑞德不帶半分猶豫或考慮,直接撥打那串電話號碼,並把手機舉起貼到耳邊,沉穩的表情完全不洩露出任何心思。

⚜️⚜️⚜️

「嘎吱」,門扉推開的聲響自女生宿舍三樓傳來,剛剛洗完澡的戴維娜回到寢室,沒想到踏進門口,依然看見埃絲特雙手抱膝坐在床上,垂著頭,雙目定定地盯著發亮的手機螢幕,眉頭輕輕蹙起,擺出一副懊惱的模樣。

「我沒記錯的話,在我去洗澡前,妳已經目不轉睛地盯著手機,妳到底是在看手機,還是在發呆啊?」把門從身後關上,戴維娜用白色的乾毛巾擦拭著濕漉漉的髮絲,滿臉疑惑地問道。

「其實......」埃絲特把手機從床上拿起來,放到旁邊的矮櫃上,接著盤起雙腿而坐,以略微生澀的語氣向她坦承道,「在妳剛剛離開那段時間裡,我認識了一位跟妳同系但不同班的人。」

「所以——」戴維娜刻意拉長尾音,踏著大步來到她身旁坐下,笑盈盈地打趣道,「他是男生?」





「是男生沒錯啦。他是籃球隊的,個性親切隨和,說話也很幽默,我覺得跟他蠻投契的。」說出這番話時,埃絲特微微低著頭,唇角情不自禁地漾開嬌羞的淺笑,如同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蕾。很快,她清清嗓子,重整儀態,側目看著戴維娜,小心翼翼地徵詢對方的意見,「我們剛剛彼此交換了電話號碼,妳覺得我應該要主動聯絡他,還是坐著等他聯絡我啊?」

「噢,拜託,埃絲特,當然是妳主動聯絡他啊。妳不是向來都主動出擊的嗎?」戴維娜一眼便看穿她的心思,朝她揚起眉毛說道,「更何況,現在分明是妳先對他有意思。」

「才沒有,我只是想試著了解他而已。」雖然埃絲特口上在否認,嘴角上揚的弧度卻明顯加深幾分。

察覺到她臉上羞赧的表情,戴維娜心裡滿是寬慰。坦白說,若然埃絲特決定要發展一段新戀情,她自然很替對方感到開心。自從失去傑森,埃絲特總是變得缺乏安全感,也容易感到孤單寂寞。作為她的朋友,她是真心希望有一個愛她的人陪伴在她身邊,給予她需要的安全感,讓她能夠一直幸福快樂。

手機震動的蜂鳴聲忽然響起,令戴維娜霎時回過心神來。瞥見放在書桌上的手機不停震動著,某個讓她記掛的名字飛快地自腦海一閃而過——

傑瑞德。

想起他在數個小時前離開的畫面,她心頭不由一緊,迫不及待想衝過去查看來電者。

「埃絲特,妳等我一下。」





她急忙跳下床,快步走向自己的書桌,將毛巾隨意地放到一旁。看見螢幕果然顯示著「傑瑞德」的名字,她不假思索地拿起手機,滑動接聽鍵放到耳邊。

「嘿,傑瑞德。感謝上帝,終算讓我等到你的來電。」戴維娜重重地吁了口氣,語帶關心地問道,「沒有什麼事發生吧?」

「妳方便出來一下嗎?」傑瑞德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突如其來地反問一句。稍頓片刻,他平靜地補充道 ,「我現在在妳宿舍樓下。」

「啊?」她微微一愕,相隔幾秒才反應過來,略顯茫然地回答道,「當然沒問題。」

那不是她的錯覺,傑瑞德的聲音聽起來顯然頗為凝重,是剛才發生了什麼嚴重的事嗎?

不過她沒有想太多,隨手拿起掛在椅背上的灰色外套把它穿上,向埃絲特簡單交待一聲後,便離開寢室,快步奔下樓梯,朝著宿舍門口的方向走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