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陣陣曖昧煽情的喘息聲在充斥著情慾氣息的房間裡瀰漫開來,由於室外的光線被窗簾嚴實地遮擋著,令房間的環境顯得頗為昏暗。放眼看去,一對男女正躺在柔軟的大床上纏綿地翻滾著——兩人全身赤裸,僅用被單遮蓋著下半身。

男人將女人固定在身下,並低著頭,用嘴唇一寸寸地親吻著她細嫩的肌膚,粗糙的大手恣意來回地撫摸著她柔軟的嬌軀。女人被他大膽挑逗的舉動惹得輕喘出聲,調皮的笑意漸漸自她唇角浮現,最後決定反被動為主動,翻身將身體壓在男人身上。

她先用手輕撫著他結實的胸膛,然後主動將飽滿的雙唇湊到他的唇瓣上,與他火熱地激吻起來。男人抬手將五指插入她順滑的髮絲中,牢牢地扣住她的後腦勺,張開嘴唇加深著吻的力度。

纏綿的熱吻持續一段時間後,女人依依不捨地離開他的嘴唇,然後伏趴在他的胸膛上,淺淺地輕笑出聲,說道:「嘿,我只能夠再多待十分鐘,不然等會兒上課就要遲到了。」

她一邊說著,一邊用手指挑逗性地描繪著他嘴唇的形狀,炙熱的氣息噴灑在他冰涼的唇上。





「遲到?」男人挑高眉毛,微微拉高聲調重複道,然後翻身再次將她壓在身下,磁性誘人的嗓音裡透著些許不滿的抱怨,「妳認為上課比我還重要?嗯?」

「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嗯……」

不等她把話說完,他微帶涼意的嘴唇已經吻上她的側頸,再沿著她的鎖骨一路親吻下去。女人舒服得閉上眼睛,微微喘息起來,忍不住拱起身子,向他獻上自己的身體,雙手忘情地插入他的髮間,顯露出陶醉享受的表情。

與此同時,男人的臉龐開始浮現出縷縷的血紋——她體內甘甜的血液在深深吸引著他,誘惑著他去品嚐。他恍然想起自己還沒享用早餐,既然昨晚已經滿足了她,那麼現在很應該輪到她來償還給他了吧。

想到這裡,他毫不猶豫地掀起嘴唇,露出兩顆鋒利的獠牙,抵在她溫熱的皮膚上磨蹭著。就在他準備合上嘴唇,利用尖牙刺破她的皮膚時,「咔嚓」一聲毫無預兆地從空氣中響起。





就在她被嚇得睜開雙眼的瞬間,他連忙將獠牙縮回去,低低地咒罵一聲。當兩人起身,探頭一看,發現映入眼簾是一位金髮黑眼的女人。尤妮絲正一言不發地站在門邊,用銳利的目光掃視著兩人,臉色陰沉得難看。

「噢,妳是誰啊?」女人反射性地拉高被單,緊張地遮蓋著自己的身體,滿臉不爽地問道。

「尤妮絲,拜託妳注意一點,這裡是我的房間。」塞貝斯緩緩坐起身來,冷眼瞪著尤妮絲,語氣裡蘊含著警告的意味。

「你認識她的嗎?」女人扭過頭,將視線轉移到他身上,不悅地鼓起腮幫子問道。

「別誤會,寶貝。」他回望著她,抬手溫柔地將她凌亂的髮絲勾到耳後,不緊不慢地解釋著,「我們頂多只是同居者,稱不上有半點關係,況且我對她毫無興趣。」





「把妳的衣服收拾好,給我從這裡滾出去。」尤妮絲倚著門框,雙臂交疊,目光死死地盯著那個女人,以淡漠的語聲吐出話來。

「呵,坐我身邊的男人都還沒趕我出去,妳有什麼資格趕我走?」女人鄙視地斜睨她一眼,不屑地冷哼一聲,壓根兒沒有把她放在眼裡。

「該死的婊子。」尤妮絲忍不住低聲咒罵,不願再浪費唇舌與她多言,乾脆晃動身形閃現到她的身前,用深沉的黑眸緊緊注視著她的瞳孔,咬字清晰地命令道,「我說,現在給我他媽的滾蛋,別再讓我說第二遍。」

對上那雙帶著催眠力量般的眼睛,女人的神情變得茫然呆滯。她就像是收到指令的機器人一樣,掀開被單走下床,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還是光著身子。只見她彎下腰,急忙收拾好地上的衣物後,便速速離開房間,目光沒有在兩人身上停留過一秒。

「有必要這樣嗎?」塞貝斯皺眉,略顯不高興地說道,「我都還沒開始享用她的血液,妳卻給我把她趕走?」

尤妮絲沒有對他的話作出回應,只是板起臉孔,以陰鬱的眼神瞪著他。不過對方明顯沒有放在心上,反倒饒有趣味地看著她,嘴角漾起若有似無的笑意。

「不打算轉過身嗎?我現在身上可是沒有穿任何衣服的,還是說——」他意味深長地拖長尾音,玩味的弧度越發加深,語帶戲謔地問道,「妳想看到我全身赤裸站在妳面前?」

尤妮絲的眼珠子往上翻了翻,毫不客氣地擺出嫌棄的表情。噢,拜託,她才沒有興趣,也沒有心情欣賞他引以為傲的身材。以免讓他的想法得逞,她只好迫不得已地轉身,背對著他,雙手傲然地環抱在胸前。





「還記得來這裡住之前,我們說過不能影響雙方的的生活吧?」尤妮絲的語氣冷硬平板,明顯帶著濃厚的不悅,「如果你要找人做愛,麻煩給我滾出去,不要在這裡影響到我。剛回來就聽見那個女人發浪的叫床聲,簡直讓我感到他媽的噁心。」

聽見她的話,塞貝斯臉上再度浮現出不正經的表情,並以閃電般的速度來到她身前。此刻的他已經穿上黑色緊身T恤和深色牛仔褲,雖然他的體格不算特別精壯,但在這身衣著配搭下,依然能隱隱突顯出他健朗的胸肌線條。

「這麼說來……」他伸手輕佻地勾起她的下巴,壞笑著問道,「妳的叫床聲會比較好聽嗎?」

「少來挑逗我,塞貝斯。」她一把拍掉他的手,面容盡是嫌惡的表情,「我沒有興趣當你的床伴。」

「我當然知道,」塞貝斯不甚在意地聳聳肩,眉毛向上揚起,擺出一副明瞭的模樣,「在全世界的男人裡,妳只會對傑瑞德一個感興趣,難道不是嗎?」

「是你說要查出傑瑞德與戴維娜結識的理由,可是到了現在,你又查到什麼出來?」聽見他提起傑瑞德,尤妮絲的臉色顯得有些微慍,語聲陰沉地質問道,「不要忘記,我當初答應來布克頓鎮是因為傑瑞德。要是知道你到這裡來不是做正經事的話,我情願單獨行動,還倒不至於浪費我的時間。」

語畢,她冷冷地瞥他一眼,接著旋身打算離開他的房間。





「剛剛那個女人是聖帕斯大學的學生。」正當她準備要邁開步伐之際,塞貝斯冷不防地啟唇出聲,相隔數秒再有意無意地補充一句,「修讀心理學系的。」

尤妮絲猛地停步,接著回過頭看他,面露不明所以的表情。

「那是什麼意思?」

「不懂嗎?」他眼睛帶著嘲弄的笑意,並裝模作樣地擺出樂意解釋的姿態,「戴維娜是修讀心理學系的,而她也是修讀心理學系的。妳也不是不知道,戴維娜身邊有傑瑞德和雷克斯兩位護花使者,如果我們去找她麻煩,妳認為他們不會從中阻撓嗎?要接近她的話,就必須要找一個讓他們毫無防備之心的人。」

「你的意思是,想利用剛剛那個女人接近戴維娜,讓她從戴維娜口中探出話來?」尤妮絲皺眉思索著他的話,語氣不甚確定。

「我已經對她進行精神控制,要她在學校裡監視著戴維娜的一舉一動,然後隨時向我匯報。」他眼底飛快掠過一絲狡黠,頗為得意地繼續說道,「這樣一來,我們能夠輕易掌握戴維娜和傑瑞德接下來的行動,二來我們也不需要現身,難道妳不認為這是個相當安全的方法嗎?」

「哼,故意安排一個寵物待在戴維娜身邊,你就那麼有信心,傑瑞德不會識破你的計劃嗎?」尤妮絲輕蔑地睥睨著他,似乎對計劃的成效有所保留。

「我不否認傑瑞德是聰明人,不過那個女人只是人類而已,傑瑞德向來對人類不會抱持高度的警戒心,這點我可是很清楚。更何況,我只是要她接近戴維娜,跟她做個朋友,又沒有要對方意圖傷害她,試問傑瑞德又怎麼會起疑心?」





在說話的同時,塞貝斯微微揚起自信的笑意,輕鬆的神情不見半分憂慮,可見他很有信心,一切都會在他掌握之中。

「對了,尤妮絲。」他意味深長地喊出她的名字,然後挑高一側眉毛,刻意放慢語速,調侃般地問道,「不知道我這樣,算不算是在做正經事呢?」

尤妮絲張張嘴,卻發現一時間無話可說,只能抿著嘴唇,硬生生地吞下這口悶氣。雖然看到她不服氣的樣子,實在讓塞貝斯感到有趣至極,但他並沒有再繼續逗弄她,反而邁開雙腿,直接繞過她,逕自走出房間。

「晚上去夜店的話,算我一個吧。今天的我,特別需要人類鮮血的滋潤。」

在離開房間前,他低低地笑了一聲,語氣歡愉地說出一番別具深意的話語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