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盧西安來找妳,是因為知道妳是迪納塔萊家族的女巫,希望從妳身上探出水晶吊墜的下落,再由妳替他們施咒,解開封印洞穴的咒語,讓他們順利找回奧伯倫的身軀。」雷克斯的身子仰靠到椅背上,雙手交叉環在胸前,將對方的話重新組織及闡述一遍,「我沒有理解錯誤吧?」
 
得悉盧西安計劃要將奧伯倫帶回現實世界,他們並沒有感到格外驚訝,畢竟吉爾伯特夫人早就猜想到這一點。
 
「單靠水晶吊墜的力量,他們是絕對無法解開封印的咒語。」艾芙琳以鄭重其事的語氣作出補充,「當時,是馬丁內斯家族的巫師利用自身的血液施下咒語,將奧伯倫的身軀封印在洞穴中。要解開咒語,除了要藉助水晶吊墜的力量,還需要利用他們的血液來進行解封。」
 
「妳剛剛提到,在巫師協會四個家族當中,現在就只剩下你們和馬丁內斯家族,這是什麼意思?」卡瑞莎雙眉微鎖,困惑不解地提出疑問。
 
「那是巫師界的歷史,算是一個很冗長的故事。我只能說,所有超自然生物本來都不是存在於人類世界中,而是生活在一個由魔法創造出來的空間裡。」艾芙琳的聲音忽然間變得遙遠沉重,腦海中不禁浮想起過往的種種歷史事件——當然不是她親身經歷過,而是從不同的巫師典籍中知道這些古老的歷史。
 




「在五百年前發生過一場大戰,主導者是吸血鬼,因為他們渴望獲得人類的鮮血,想逃離巫師的空間,企圖破壞界線踏進人類世界。當巫族知道他們的念頭後,自然合力阻止他們的計劃,但最後始終不成功,吸血鬼破壞了巫師創造出來的空間,讓所有超自然生物不得已在人類世界中生存。而嘉德納家族和福斯特家族就是在這場戰爭中滅亡,巫師協會也因此而瓦解。」
 
聽聞此言,雷克斯和卡瑞莎不由露出震驚的神色。雖然他們並不了解吸血鬼過往的歷史,但對於巫師和吸血鬼曾經發動過戰爭,確實感到難以置信。
 
「不過在巫師典籍中,並沒有提到這兩個家族的水晶吊墜下落,有可能是隨著他們的滅亡而消失,也有可能還存留在世上某個角落。」艾芙琳緊鎖著眉心,繼續向他們說出掌握的資訊,「但即使盧西安找到這兩個吊墜,沒有他們家族的巫師替他施咒,他和弗羅拉是絕對無法啟動吊墜的力量。」
 
「那馬丁內斯家族呢?」卡瑞莎的瞳孔深處浮現出一抹疑惑,謹慎地探問道,「既然你們家族跟他們當初都是巫師協會的成員,難道現在沒有與他們有任何交集或來往嗎?」
 
「如果你們想從我身上獲取任何關於他們家族的消息,我恐怕沒有辦法幫到你們。」談到馬丁內斯家族的行蹤,艾芙琳也顯得束手無策,語氣蘊含著些許無奈,「自從巫師協會瓦解後,我們家族再沒有與他們有任何聯繫。據我父母所說,馬丁內斯家族的行蹤向來難以捉摸,他們會混雜到人類當中,利用法術隱藏身上的巫師氣息,不希望讓任何人找到他們。說不定,你們在外面看到的某個護士或醫生,都有可能是這個家族的巫師,只是你們不會知道。」
 




「我們可以得到妳的承諾嗎?」雷克斯突如其來地拋出這條問題來。只見他從陪病椅上站起身,以嚴肅凝重的神情看著艾芙琳,字字清晰明確地補充道,「不要讓盧西安得到你們家族的水晶吊墜。妳應該很清楚,萬一讓他們成功將奧伯倫帶回世上,人類的世界將會變得不堪設想。你們巫師是應該維持世界的平衡,而不是破壞,對吧?」
 
「哈,難道你認為我會跟你們吸血鬼狼狽為奸嗎?我們生存在世上,並不是為了幫你們做事的。」
 
儘管她的言語裡充滿著諷刺的意味,可他們並沒有介意,畢竟她從一開始就清楚表明不喜歡吸血鬼。不過現在得到她肯定的答覆,他們也總算稍微放下心來,只要能確保盧西安無法輕易取得水晶吊墜,他們就可以爭取時間擬定對策。
 
將日光戒指重新套回指上,他們便離開病房,打算撥電話給傑瑞德和戴維娜,詢問兩人現時身處的位置。殊不知剛走出門口,一抹熟悉高䠷的身影隨即映入他們的眼簾——傑瑞德雙臂抱胸,倚靠在隔壁病房外的牆壁上,雙目緊盯著地板,彷彿正陷入某種沉思當中。
 
當瞥見兩人從病房走出來,他才緩緩抬起頭,將視線投放到他們身上。
 




「傑瑞德?你怎麼在外面沒有進來啊?」卡瑞莎的臉龐掠過一絲訝異,顯然沒有想到他會在外面等候著。接著她快速地左右張望,卻沒有看到另一抹嬌小的身影,於是疑惑地問道,「戴維娜呢?」
 
「她在這裡碰到她母親,說要回家裡一趟。」他挺直背脊,聳了聳一邊的肩膀,輕描淡寫地回應道。
 
「喔?那你怎麼不跟著一起去?」雷克斯的唇角咧開玩味的弧度,故意調侃道。當接收到對方那道凌厲的眼神,他連忙斂起笑臉,換上較為正經的面孔問道,「不用說,你肯定將我們剛剛的對話全都聽進去了,對吧?打算分享你的對策嗎?」
 
傑瑞德沒有馬上回答,只是斜眼瞥了一下他們剛剛離開的病房,似乎有所顧忌。接著,他轉身邁開步伐,沿著走廊向前行走,不帶情緒地拋下一句話。
 
「邊走邊說吧。」
 
雷克斯和卡瑞莎當然能理解他的舉動。他們才剛認識那位來自迪納塔萊家族的女巫,所謂防人之心不可無,自然不希望讓她聽見他們的談話內容。於是,他們快速跟上傑瑞德的步伐,漸漸遠離她所屬的病房。
 
「既然要解開洞穴的封印,必須要利用水晶吊墜的力量和馬丁內斯家族的血液。那很明顯,他們下一步的行動,就是要找出這個家族的巫師。」雷克斯認真地分析著剛才取得的情報,語氣堅定地說道,「我們需要阻止他們的計劃。」
 
「可那個女巫不是也說,根本無法掌握這個家族的行蹤嗎?我們可以怎樣找到他們?」卡瑞莎的雙眉糾結成一團,表情略顯苦惱。




 
「不一定要大費周章把他們找出來。我們可以透過吉爾伯特先生,甚至是洛爾,將敵方要復活奧伯倫的消息散播出去。這樣一來,就能夠讓各地巫師知道他們的計劃,二來也容易傳到馬丁內斯家族的耳中,讓他們加以防範。」傑瑞德依舊保持平靜的面容,有條不紊地說出心中的想法。
 
「所以說到底,我們還是要靠巫師的支援?」卡瑞莎不滿地撅著嘴問道。倒不是說她討厭接受巫師的協助,只是他們向來最瞧不起吸血鬼,現在卻事事要依靠他們,自然會讓她感到有些不快。
 
「小莎,妳需要知道,我們現在要應付的不僅僅是一個活得比我們久的吸血鬼,還有一個會使用黑魔法的女巫,單靠我們幾個的力量是沒有辦法解決這件事的。有更多巫師站在我們這邊未嘗不是好事,說不定還能增添我們的勝算。」
 
老實說,如果情況在他們控制的能力範圍內,傑瑞德也不會願意跟巫師有頻繁的交集,但現在事情明顯趨向複雜化,站在理性的角度來想,他們都需要暫時放下成見,互相合作解決眼前的問題。
 
「哼,如果那兩個陰險的傢伙不是暗中行動,而是光明正大地走出來,我們就可以跟他們來一場狠狠的決鬥。」雷克斯憤恨地磨著牙,擺出一副不爽的嘴臉。
 
「找到他們只是遲早的事。畢竟——」說到這裡,傑瑞德有意地停頓下來,藍眸陡然蒙上一層暗沉的陰鬱,冰冷的嗓音裡有著無法抑制的慍意,「他們必須要向我們交代清楚,殺害萊特爾先生的原因。」
 
「你說找到他們是遲早的事,那是什麼意思?」卡瑞莎壓根兒猜不透他這番話的涵義,眼底浮現出濃厚的迷茫,「難道你有方法追蹤他們的位置?」
 




「事實上,我還無法確定。」傑瑞德的眉毛微蹙,毫不隱瞞地向他們說出自己的猜測,「但我懷疑,戴維娜或許能幫我們找出結界石的下落。只要找到那顆鑽石,我們自然就能掌握他們藏身的地方。」
  
「什麼?這怎麼可能?」他此言一出,卡瑞莎面露驚詫的神色,不明所以地追問道,「根據戴維娜夢到的畫面,弗羅拉不是已經施下咒語,將結界石的位置隱藏起來了嗎?她又怎麼可能找到結界石?」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