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我昨晚跟你們說,洛爾是透過戴維娜的血液找出梅森的位置吧?當時他提過,戴維娜是跟弗羅拉有連繫的人,因為她能夠夢見任何弗羅拉出現的畫面,所以她的血液能夠破解對方的魔法。根據他這個說法,說不定戴維娜也能夠破解對方施下的隱藏咒。」
 
「但結界石始終是一件物品,洛爾總不能透過定位咒,找出死物的位置吧?」卡瑞莎慎重地思索一番後,直接說出於心底升起的疑慮。
 
「所以我不清楚具體的實行方法。」傑瑞德暗自嘆息一聲,有些莫可奈何地說道,「現在洛爾在處理梅森的問題,結界石的事只能遲一步再說。」
       
就在他話音落下的瞬間,雷克斯感覺到口袋裡傳來一陣震動,於是下意識地把手機掏出來。沒有確認來電者是誰,他不假思索地滑動接聽鍵,將聽筒放到耳邊。
 
「哈囉,是誰?噢,是凱蒂啊。」聽見手機彼端傳來一道熟悉溫柔的女聲,雷克斯直接呼喊出她的名字,唇畔劃開喜悅的弧度。下一秒,他將手機從耳邊稍微移開,朝兩位好友擠擠眼睛,眉開顏笑地說道,「抱歉,我先去聊個電話。待會兒在車上等吧。」
 




語畢,他便加快步伐往前走,從傑瑞德和卡瑞莎身旁走開。
 
看著雷克斯嘴角含笑,漸漸遠去的背影,卡瑞莎心裡滿不是滋味。就算他故意走開,她還是聽得很清楚,那個叫凱蒂的女生約他周末去看電影,而且還故意挑選一齣恐怖片,意圖非常明顯。
 
最該死的是,雷克斯居然想都不想就答應,還跟對方聊得非常開心,害得她憋著一肚子悶氣。
 
卡瑞莎低頭看著自己的手背,上面的傷口已經癒合得七七八八,基本上看不出半分受過傷的痕迹。想起昨晚她被梅森抓傷後,雷克斯為她感到生氣和擔憂的模樣,說真的,她當時心裡確實產生一股難以言喻的欣喜,從來沒有想過他會這麼在乎她。
 
然而這一刻,她卻清楚明白,那純粹是出自於對朋友或家人的關心——儘管她不願相信只是僅僅如此而已。其實有時候,她還真搞不懂自己在他心目中的意義,是朋友?家人?還是有著其他的情感呢?
 




「打算一直都不告訴他嗎?」傑瑞德沉穩的聲線驀然響起,使沉浸於思緒中的她霎時回過神來,將目光轉投向他。捕捉到她眼底的迷惑,他不緊不慢地補充一句,「妳對他的感覺。」
 
聞言,她明顯愣了一下,微微張嘴卻無法說出話來,只能呆呆地盯著傑瑞德。她當然知道,他早就看穿她對雷克斯的心意,只是沒想到會問得那麼直接。
 
「告訴他,他會懂嗎?」她微微垂下眼睫,嘴角的笑意顯得苦澀又無奈,「你應該比我更清楚,其實雷克斯根本不曉得什麼是真正的愛,他從未為一個人愛得死去活來,大概每當跟女生分手的時候,他都覺得無所謂,反正可以再找下一個。而事實上,他會跟不同女生交往,也只是想獲得更多人的注意,獲得更多人的關愛。雷克斯渴望被愛,但永遠不是專注在一個人身上,這點我是很清楚的。」
 
「所以才說,妳是最了解他的人。」傑瑞德看著她的眼神變得出奇溫柔,蘊含著屬於哥哥對妹妹的關愛。
 
「或許吧,或許正正因為了解他,所以注定只能當他的朋友或親人。」儘管她佯裝出一副瀟灑的模樣,聲音依然有著無法掩飾的失落。但她並不希望讓低落的情緒影響自己,於是強行把它壓到心底,朝傑瑞德揚起眉毛,意有所指地問道,「那你呢?」
 




他微微皺眉,俊臉籠罩上一絲困惑,彷彿聽不懂她話中的意思。
 
「噢,別裝了,你知道我在說戴維娜的。」卡瑞莎朝他翻了個白眼,饒有深意地繼續說道,「瞧你昨晚那副焦急的模樣,換作誰都看得出你對她有意思吧。」
 
聽言,傑瑞德罕見地流露出慌亂的神情,臉色變得不自然起來。
 
「不,我只是……」
 
「想否認?」她一眼就看穿他的心思,擺出一副瞭然的模樣,「拜託,傑瑞德!我認識你多久了?你是騙不了我的。」
 
果然還是逃不過小莎的法眼。
 
他無奈地嘆息一聲,把眼簾低垂下來,讓她看不出他此刻的情緒。
 
「我不知道。」傑瑞德如實地對她吐露出藏於心底的感受,進退兩難的處境實在令感到他懊惱不已,「我不知道應該怎樣面對這種心情。」




 
老實說,他從未試過這麼在乎一個人,對於第一次產生這種奇異的感覺,幾乎讓他手足無措。對他來說,戴維娜確實是個很特別的女生,跟她相處的時候,他會覺得很舒服,不需要刻意掩飾自己。每當想起她的時候,心裡總會不自覺地升起一股莫名的暖意,就像綻放光芒的太陽般溫暖著他的胸口。
 
但只要想到她是人類,而他卻是吸血鬼的身份,就會令他產生一種矛盾複雜的情緒,不知道應該接受,還是排斥這種感覺。 
 
「傑瑞德,或許你沒有發覺,但在戴維娜面前,你總會表露無遺,將最真實的情緒釋放出來。其實你也應該很清楚的,她在影響著你每個情緒,牽動著你每種感受。要你現在捨棄對她的感情,你真的做得到嗎?你是吸血鬼,但不是神,我們是無法控制自己的情感。不是說你想隱藏這種感覺,它就會自動消失不見的。」
 
卡瑞莎以旁觀者的身份說出自己的看法,雖然她不能說,她確實清楚他心中的情感。但從認識他以來,她從未看見他對一個人動情,難得戴維娜是第一個,當然不希望他因為顧慮兩人的身份,而逃避自己真實的情感。
 
「憑女人向來很準確的直覺,我可以明確告訴你,戴維娜對你也有著相同的感覺。」她的眉毛俏皮地向上挑起,唇畔的弧度顯得有些意味深長,「至於要怎麼做,就要交給你自己來決定了。」
 
聽著她的話,他不由自主地回想起昨晚與戴維娜相處的畫面。當時她知道他黑暗的過去,不但沒有露出嫌惡或害怕的情緒,反而給予他關心,表現出對他百分百的信任。明明清楚他是吸血鬼,她卻沒有刻意防備他,更一次又一次地觸碰他內心最柔軟的部分,讓他無法在她面前掩飾最真實的情緒。
 
或許正是這個原因,才會令他漸漸對她產生無法擺脫的情感。
 




⚜⚜⚜
 
洛爾定定地站在家中的書櫃前,閉著眼睛,將右手的手掌抬起來,並從嘴裡喃喃地唸出一句咒語。
 
不一會兒,一本頗有厚度的深棕色皮革書籍自動從書架上飛出來。他立刻睜開雙眼,穩當地把它接住,然後急忙翻開書頁,從裡面翻找出與獻祭相關的資料,並專注地細閱起來。
 
復活儀式的獻祭(適用於超自然生物):施咒者在進入虛無結界後,將活祭品奉獻給靈魂被封鎖起來的超自然生物,讓他能夠借助祭品的力量,跨越兩邊的界線,重新回到現實世界中。
 
首先,施咒者會利用獻祭者的血液進行一種施咒儀式。一旦咒語見效,屬於詛咒的印記會自動在獻祭者的身上形成,並完全受制於施咒者之下。這個印記將會激發獻祭者某種情緒的波動,讓他/她將最珍重之人貢獻出來。完成這個過程後,獻祭者會成為一個忠誠的祭品,認定復活者為主人,視完成整個獻祭儀式為任務,並甘願為復活者獻上自己的性命。

 
洛爾的視線從書上移開,微微皺起眉宇,神色略顯沉重起來。顯然可見,梅森的情緒偏向衝動、憤怒以及躁狂。如果在月圓之夜當天,那個印記激發起他這三種情緒,相信會是一件很糟糕的事。就算使用魔法,恐怕也無法控制住他。而且——
 
上面還寫著,他將會獻出最珍重之人,那是什麼意思?對梅森來說,他最珍重的人會是誰?他女朋友海倫嗎?
 
正當他陷入苦思之際,震動的聲響忽然從口袋裡傳來。他馬上摸出手機,看見螢幕上顯示著「傑瑞德」三個字,毫不猶豫地用指尖滑動接聽鍵,將手機放到耳邊。




 
「我知道你想問我關於梅森的狀況,剛好我也有件事情要告訴你。」洛爾完全沒有給他說話的機會,率先開口,語氣相當正經嚴肅,「我想,我大概知道梅森在月圓之夜,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