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過得很快,轉眼間便來到月圓來臨的前一個晚上。現值深夜時分,校園裡一片寂靜,微涼的清風透過窗戶吹進寢室,為空氣添上些許寒意。戴維娜側身躺在床上,雙手枕在臉頰下,面容恬靜安詳,看來已經徹底陷入熟睡中。
 
剎那間,她腦海裡莫名浮現出一幕未曾見過的場景,雙眉不自覺地緊皺起來。那是一個夜䦨人靜的晚上,天空懸掛著一輪皎潔圓亮的滿月,銀白色的光輝傾灑在筆直的高速公路上,照亮著一抹正從遠處邁步走來的高壯身影。
 
對方面目猙獰,擁有一雙幽藍色如鬼火般的眼睛,渾身全是毛茸茸的毛髮,耳朵又長又尖,看起來像一頭怪物。他從喉間發出宛如野獸般低沉的吼叫聲,展現出齜牙咧嘴的模樣,兩顆長而尖銳的獠牙從上嘴唇暴露而出。
 
她認得出來,那是變成狼人形態後的梅森。
 
突然,他像是來到某個人面前停住腳步,不帶表情地張開鋒利的狼爪,將右爪高高舉起,然後狠狠地向前揮下去。下個瞬間,一道淒厲刺耳的尖叫聲在她腦海裡清晰地回盪起來,殷紅的血液隨即飛濺出來,灑落到他可怕的臉龐上——
 




「不——不要啊——」
 
戴維娜被這幕栩栩如生的畫面給嚇得驚醒過來,驀地從床上彈坐起身,急促地喘息著,額頭上全是細密的冷汗。
 
睡在隔壁床的埃絲特也被她的驚叫聲給嚇醒,連忙半坐起身,打開旁邊的床頭燈,語聲緊張地問道:「嘿,發生什麼事了?」
 
「沒……沒事。」戴維娜用力地吞嚥著唾沫,竭力讓情緒鎮靜下來,「我……我只是在做噩夢。」
 
「噢,又是噩夢嗎?」埃絲特微蹙起眉頭,臉上不由露出擔憂的神情,「自從妳到這間學校以來,就一直被各種噩夢纏繞,上次妳還像夢遊似的,不停在紙上繪畫著圖案。妳是真的沒事嗎?要不要找醫生檢查一下?」
 




「不用啦,我沒事,真的。」戴維娜用異常肯定的語氣回應,試圖消除她內心的疑慮,嘴角勉強扯出一抹微笑,「不用擔心我,繼續睡吧。」
 
不等埃絲特再度開口,她已經蓋上被子,倒頭再往床上躺下去,將眼睛閉起來,裝作沒事般繼續睡覺。當聽到對方關掉床頭燈,躺回床上的聲音,她才重新睜開雙眼,心有餘悸地瞪著天花板。
 
事實上,她根本無法入睡。
 
現在只要閉上眼睛,梅森殺人的情景就會再次在她腦海中浮現而出,場面既恐怖又逼真。到底為什麼她會夢見梅森殺人的畫面?難道是在暗示她,梅森會在明天晚上跑去殺人嗎?
 
當腦中萌生出這個想法,一股強烈的不安感猛地襲上她的心頭,整個晚上都纏繞著她,直至天亮也未能消散。
 




⚜⚜⚜
 
「妳說,昨晚夢見梅森殺人的畫面?」
 
傑瑞德雙手抱胸,面向戴維娜站著,將她剛剛的話重新闡述一遍,神色顯得頗為凝重。
 
「嗯。那個畫面很真實,就像真的看見梅森在我面前殺人一樣。」回想起昨晚的夢境,她內心依然惴惴不安,神經一直處於緊繃的狀態。後來她像是想起什麼似的,表情頓時緊張起來,「你前兩天不是說,洛爾在梅森的手腕上看見一個印記,說那個印記具備某種啟動的效用,會在月圓之夜激發起梅森的情緒,讓他做出一些偏激的行為嗎?當中是不是包括殺人?」
 
「他確實說過有這樣的可能性,只是無法確定。洛爾當時說,當梅森的情緒被激發起來的時候,他將會貢獻出最珍重之人。毫無疑問,當中所指的「貢獻」,就是獻出對方的性命。只是我不明白,梅森要殺的人會是誰?」傑瑞德皺起眉毛,陷入到謹慎的思索中,「照道理不可能是海倫,畢竟她也是狼人,如果梅森試圖要攻擊她,她是絕對有能力反擊的。」
 
「你是真的覺得,梅森會做出殺人的行為嗎?」焦慮的情緒隨著這個念頭越發加劇,猶如一塊大石般狠狠壓住戴維娜的胸口。
 
「我也無法確定。要知道,情緒往往能夠牽動人的思緒,做出比平常更偏激的行為。要是梅森暴躁的情緒被激發起來,再加上今晚是月圓之夜,他的力量必定變得更加強大,恐怕事情的發展,未必如我們想像中那麼樂觀。」
 
傑瑞德的眉宇深鎖,臉龐浮現出無法掩飾的愁緒,看來今夜的布克頓鎮注定不會風平浪靜。想到這一點,他不由得擔心起戴維娜的安全,換上正經的神色看著她,慎重地再度啟口。




 
「我希望妳能答應我,今天留在學校裡,盡量不要到外面,尤其是樹林附近的地方。雷克斯已經跟我說好,他會整天待在學校裡,要是碰到什麼事,妳都可以去找他。」
 
「那你呢?你不在學校裡嗎?」
 
「艾登說過,每到月圓之夜,他們都會到森林的地下室將自己鎖起來,防止在滿月不受控制的時候,跑出去傷害人。我跟小莎已經說好,會跟洛爾在地下室附近守候著,要是發生任何特殊的狀況,我們都能夠即時知道,作出相應的對策。更何況——」傑瑞德別有深意地停頓了一下,深邃的眸底掠過幾絲複雜的暗光,「妳會在月圓前一個晚上夢見梅森殺人的情景,那就表示今晚肯定會有事發生,單靠洛爾的力量,未必能牽制住他。」
 
「這樣真的沒問題嗎?」戴維娜毫不猶豫地向他問出浮上心頭的憂慮,那雙碧綠的眼眸被濃厚的憂色給填滿,「卡瑞莎不是說過,你們被狼人咬傷會沒命嗎?倘若遇到梅森,要跟他進行近身戰鬥,那不是很冒險嗎?」
 
「我不否認被他們咬傷確實會致命,但不代表他們沒有弱點。」傑瑞德的語氣沉穩淡定,聽不出半點面對未知狀況的慌張,「妳有聽過附子草嗎?」
 
戴維娜迷茫地搖搖頭,試著猜測道:「是用來對付狼人的草藥嗎?」
 
「沒錯。它能夠灼傷狼人,甚至令他們變得麻痺無力,就跟馬鞭草會對我們造成傷害一樣。小莎向來有在庭院種植這種草藥,目的就是用來應對狼人的攻擊。只要把它製成液體或磨成粉末,再塗到利器上,刺進狼人的體內,就能夠對他們的行動力造成影響。要是我們真的遇到變身後的梅森,只要讓他的身體處於虛弱的狀態下,自然就無法抵抗洛爾的魔法。」
 




話雖如此,但事實上,傑瑞德並沒有十足的把握,沒有人能確定今晚會發生什麼事,甚至有可能會發生出乎他們意料之外的事情,他們會遇到怎樣的危險,根本就無法預測。可是他們沒有退縮的餘地,敵方的計劃可是會為人類和超自然世界帶來嚴重的禍害,他們是絕對不能袖手旁觀,眼睜睜看著梅森變成被用來獻祭的祭品。
 
再說,既然身為巫師的洛爾都主動站出來阻止事情的發生,他們自然不能當縮頭烏龜,讓對方獨自扛下這項危險的任務。
 
「如果我不是普通人類,有能力幫到你們就好。」聽著傑瑞德的話,戴維娜深深感受到自己的無能,微微垂下眼簾,聲音裡充滿著挫敗和不甘心,「明明知道將會有壞事情發生,卻只能擔當被人保護的角色,這種感覺真是糟糕透頂。」
 
「嘿,我不是說過,妳身上擁有一股不知名的力量,並不是普通人類那麼簡單嗎?」他伸手搭著她的右肩,雙眸專注地凝望著她,臉色變得出奇溫柔,「說實話,要不是因為妳的夢境,我們或許到現在都還不知道,盧西安和弗羅拉是想透過結界石和獻祭的力量,讓奧伯倫的靈魂重新回到他的身軀裡。更何況,妳昨晚夢見梅森殺人的情景,已經是給了我們一個很大的線索。」
 
「正是因為這樣,我才更擔心。」她意有所指的話語裡蘊含著滿滿的徬徨不安,抬手輕輕覆上他帶點冰涼的手背,憂心地看著他說道,「無論如何,記得萬事要小心,不要受傷。」
 
發現她眼瞳裡傾洩出為他擔憂的情緒,一股微妙的暖流忽地湧進他的心間,悄悄地衝擊著他冰封已久的心房。
 
「嗯。」傑瑞德堅定地點頭,緩緩啟唇出聲,「妳也是。」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