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帕斯大學的圖書館是一座巴洛克式的建築物,穿過教學樓後,再經過一條空曠的林蔭小徑便能抵達。整座圖書館總共分為三個樓層,裡面除了收藏大量各式各樣的書籍外,每一層都設有會議室、研討室以及電腦室,為學生提供多元化的學習環境。
 
若是平日上課的日子,總會有很多學生到圖書館裡借閱參考書,或者三五成群聚在一起討論作業。但來到週末,氣氛就顯得有點冷清,僅僅看到三男兩女坐在裡面安靜地翻閱著書籍。
 
戴維娜正坐在某個高大書櫃前的實木長桌上,神情專注地敲打著筆記本電腦的鍵盤。只見她在谷歌首頁上搜尋著「狼人傳說」、「滿月變身」等等的字眼。
 
打開一個又一個網站,她仔細地瀏覽著每種關於狼人變身的傳說。雖然每個網站敘述的故事各有不同,卻傳遞著一個相同的訊息——「狼人在滿月時,將會得到無比強大的力量,同時性格會變得兇殘暴戾,容易產生殺戮的念頭」。
 
意識到這一點,難以形容的恐懼驀然竄過戴維娜全身,尤其現在距離月圓到來已經越來越近,那股忐忑不安的感覺自然越發濃厚。畢竟在夢中,梅森舉起利爪殺人的畫面仍然歷歷在目,久久在她腦海裡揮之不去。
 




不管如何翻來覆去地尋思,她還是不明白為什麼會夢見梅森殺人的情景。到底是要提示她挽救這一切,還是只是想告訴她,這是一個無法改變的結局?就像電影《絕命終結站》的劇情,即使主角能夠預知各種死亡的來臨,卻始終無力挽救將會發生的事情。
 
「戴維娜?」
 
正當她被紛亂的思緒困擾時,一道清脆悅耳的聲音傳入她耳中,喚回她惆悵的心神。
 
戴維娜聞聲抬頭,發現迎面走來是一位身材高瘦、長相貌美的女生。她叫凱莉,是戴維娜在心理學系的同班同學,因為擁有甜美的外表,得到不少男性的追求。據說她父親在英國是一位具權威性的心理醫生,因為家族的關係而決定修讀心理學系。
 
事實上,戴維娜跟她並不相熟,從開學到現在,她們的關係只算是點頭之交。奇怪的是,凱莉卻在一星期前,總是有意無意地走過來跟她聊天,而且圍繞的話題都是跟傑瑞德有關。直覺告訴戴維娜,她大概是對傑瑞德有意思,因此想試探他們的關係,同時向她探問傑瑞德的事情。
 




「噢,凱莉。」儘管心知肚明她走過來攀談的原因,戴維娜依然露出禮貌性的笑容,用輕鬆閒適的語調說道,「沒想到會在這裡碰到妳。」
 
「因為快要交社會學的專題作業,我打算利用週末的時間來翻找參考書。」凱莉隨意地聳聳肩,邁著輕快的步調走到戴維娜面前,拉開她對面的椅子坐下,把抱在胸前厚重的書本放到桌面上,笑意盈盈地問道,「妳怎麼一個人坐在這裡?傑瑞德沒有跟妳一起來嗎?」
 
戴維娜緩緩闔上筆記本電腦,謹慎地思索著接下來要說的話。單單今晚是滿月這點已經夠讓她煩心,她實在沒有多餘的精神去應付傑瑞德的追求者。
 
思及到此,她決定要趁這個機會跟對方一五一十說清楚。
 
「那個,凱莉,其實我沒有妳想像中那麼了解傑瑞德,如果妳是對他感興趣,想要追求他的話,或許真的找錯對象了。」
 




凱莉聞言感到一陣愕然,嘴邊的笑容瞬然僵住。不過她很快便整頓好情緒,恢復剛才明朗的笑顏,說道︰「但妳又不是不知道,他向來給人一種難以親近的感覺,除了妳之外,根本都不跟其他人交流,我也只能向妳詢問關於他的事情,不是嗎?不過這樣說來真奇怪,既然你們沒有在交往,那關係怎麼會這麼好?你們是很早之前就認識嗎?是青梅竹馬?還是高中同學?」
 
戴維娜霎時被她問得不知所措,微微張嘴卻無法出聲回應。慶幸下一秒,一道略顯玩味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及時將她從困境中解救出來。
 
「倘若他們是青梅竹馬,我又怎麼可能會不知道?」
 
順著聲音的來源望去,她看見雷克斯正沿著中間的通道慢慢走過來,俊俏的臉龐掛著懶洋洋的笑容。他今天穿著藍色針織毛衣和牛仔褲,額前的劉海用髮油往後梳起,造型簡單清爽,從遠處已經可以聞到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古龍水香味。
 
「嗨,我叫雷克斯。傑瑞德可是我稱兄道弟的朋友,妳若是對他的事情感興趣,應該來找我才對。」來到兩位女士的身旁,他用雙手撐著桌子邊緣,微微俯下身,那雙淺褐色的眼眸猶如鎖定獵物般直勾勾地盯著凱莉,嘴角挑開一抹魅力十足的弧度,「方便把妳的電話號碼給我嗎?我們可以找個時間約出來,一起喝杯飲料,然後再慢慢聊。」
 
「聽起來是個很令人心動的提議,但很抱歉,我不會隨便把電話號碼給陌生人的。」一般女生面對雷克斯的熱情通常都無法招架,但凱莉卻面帶微笑,冷靜而淡定地拒絕他的邀請,接著從座位上站起來,拿起桌上的書本往懷裡塞,友善地向戴維娜道別,「我們下次再聊吧。」
 
說完,她便轉身離開,完全沒有再多看雷克斯一眼,彷彿已經無視他的存在。
 
「妳覺得我的魅力會比不上傑瑞德嗎?」對於第一次被女生拒絕,雷克斯徹底感到錯愕茫然,挫敗的感覺令他深深受到打擊,「她居然當著妳的面前,拒絕給我電話號碼,真是很傷我的自尊心。」




 
「在我想挪揄你一番之前,應該要跟你說聲謝謝的。」戴維娜重重地鬆一口氣,並朝他投以一抹感激的眼神,「她總是不停問我關於傑瑞德的事情,我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既然妳這麼不想讓她煩著妳,要不要考慮幫我要她的電話號碼,讓我可以跟她慢慢培養感情,把注意力轉到我身上?」雷克斯直接坐到她對面的椅子上,笑瞇瞇地向她提出這個「一舉兩得」的方法。
 
「噢,真是的。你到這裡來是要找我,還是要來泡妞的?」戴維娜無奈地朝他翻白眼,沒好氣地問道。
 
「怎麼只有妳在這裡?」雷克斯慵懶地後仰靠到椅背上,悠閒地翹起二郎腿,口氣散漫隨意,「妳那位親切可愛的朋友呢?」
 
「你說埃絲特?她今天回家享受天倫之樂了。」戴維娜將手肘撐在桌上,以手背托著腮幫子,看著他問道,「那你又為什麼要留在學校裡?我還以為你會跟傑瑞德一起出去的。」
 
「才不要,他現在是要管月亮之子的事,我可沒有興趣跟那群毛茸茸的家伙扯上半點關係。」雷克斯雙手抱胸,擺出一副不爽的嘴臉,看起來非常不喜歡狼人,「反正我已經答應傑瑞德,要留在這裡保護妳的安全。」
 
「嘿,你們是把我當成三歲小孩嗎?」他此話一出,戴維娜顯得有些氣惱,不滿的情緒猛地湧上心頭,語氣略帶幾分抱怨,「我是成年人來的,絕對有能力保護自己。儘管要面對的不是普通人,但他們也不是沒有弱點。就像傑瑞德剛剛告訴我,附子草是能夠傷害他們的。就算只有我一個人,也可以利用這個弱點來對付他們,不要總是說什麼保護不保護的。」
 




「就當那是他們的弱點,但妳認為妳移動的速度能比他們快嗎?妳確定能在他們攻擊你之前,讓他們倒地不起嗎?」雷克斯的表情驟轉嚴肅,收起原先不正經的態度,一臉凝重地說道,「別忘記,今晚可是月圓之夜,而且這件事情很不一樣,妳應該很清楚的。聽傑瑞德說,妳昨晚夢見梅森殺人的畫面,那就證明今晚會發生的事絕對不簡單。我們現在可是面對著未知的危險,並不是鬧著玩的。」
 
儘管戴維娜很想開口反駁,卻頓時發現啞口無言。她當然非常清楚,無論是狼人還是吸血鬼都肯定跑得比她快,況且她又沒有實戰的經驗,說自己能單獨對付狼人,也不過是聲腔作勢罷了。再說,雷克斯確實說出一個重點來——
 
狼人的力量在月圓的時候是最強盛的,人類在這個時間碰上他們,不就是等於去送死嗎?
 
突然間,兩種不同頻率的手機震動聲響起來,將戴維娜從懊惱的思緒中喚回來。她和雷克斯不約而同地從口袋裡翻出手機,看見螢幕上顯示著一條來自傑瑞德的簡訊。
 
快速閱讀內容後,戴維娜的雙眼微微瞪大,露出頗為震驚的神情。相反,雷克斯雖然也感到有些驚訝,表情卻顯得較為鎮定。當注意到戴維娜的表情變化,他心中已經猜出個大概來。
 
「我猜,我們都收到同一條簡訊,對吧?」
 
她的目光從手機螢幕上移開,驚愕地望向雷克斯,從嘴唇裡擠出三個字來:「梅森他……」
 
「失蹤了。」他順著她的話接下去,眸色變得隱晦不明。




 
兩人此刻的心思全都放在梅森失蹤的事情上,絲毫沒有察覺到在桌底下,有一枚像豆子般細小的電子元件正閃爍著微弱的紅光,把他們剛才的對話透過無線電波,一字不漏地被某人盡收耳底。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