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o te ne sacerdotio fungaris mihi dare potentiam ad invenire locum dominus.」

洛爾的雙手凌空舉放在桌前,輕輕閉著眼睛,喃喃地唸著定位咒的咒語。只見一張布克頓鎮的地圖被放置在客廳的大理石餐桌上,上面顯示著鎮內多個地方以及街道名稱。兩滴暗紅色的血液和一根屬於梅森的短髮分佈在地圖的中央——除了傑瑞德,所有人都圍在餐桌前,神情貫注地觀察著地圖的變化。

伴隨著洛爾唸咒的速度逐漸加快,兩滴血液自然地融合起來形成一條路徑,在地圖上緩慢地移動著。然而,就在血流經過菲迪斯教堂,穿過莫爾瑪第五大街,快要接近森林的時候,地圖突然「碰」一聲生起火焰來,熊熊地燃燒著,讓所有人頓時驚得目瞪口呆。

洛爾立刻睜開雙眼,連忙改口唸出另一句咒語。隨著咒語見效,火焰瞬間熄滅,只見地圖被燒出一個洞來,空氣中瀰漫著一股燒焦的氣味。

「老天啊,剛剛是怎麼一回事?」海倫難以置信地瞪大眼睛,對於剛才的現象仍然感到非常驚愕。





「我懷疑,弗羅拉知道我在試圖追蹤梅森的位置,於是施法破壞我的定位咒。」洛爾面露凝重的神色,緩緩地解釋著,「縱使戴維娜與她有著某種聯繫,能夠對她的魔法造成某種程度的影響。但上次梅森是獨自一人,而這一次……」

「她就在梅森附近。」

傑瑞德輕啟薄唇,冷靜地接過洛爾的話。他此時正側身靠在一旁的牆壁上,雙手環胸,眼簾低垂著,令人看不清他眼中的情緒。

「沒錯。」洛爾快速地瞥他一眼,然後將視線重新落回被燒破的地圖上,用著平穩的口吻說道,「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既然地圖是在血流接近森林的時候起火,就表示梅森一定在森林的範圍內。只是布克頓鎮的森林面積不小,要在短時間內找一個人,恐怕不容易。」

「Ruinele bisericii、Mesteacăn alb、Pod de lemn、Cabana din lemn、Tunel subteran.」戴維娜突然莫名奇妙地用著另一種語言說話。當最後一個音節落下時,她的視線不偏不倚地落在洛爾身上,語氣略顯謹慎起來,「這些字有可能是線索嗎?」





「噢,妳是在說什麼語言啊?」卡瑞莎完全聽不懂她的話,微蹙起秀眉,用一種怪異的眼神看著她。

「那是羅馬尼亞語,屬於東羅曼的語言。剛剛那幾個字的意思是,教堂廢墟、白樺樹、木橋、木屋和地下通道。」洛爾不慌不忙地為她解答道。他的雙眸一瞬不瞬地盯著戴維娜,眼神顯得若有所思,「但我很好奇,妳懂得說出這幾個字的原因。」

「妳是不是又再聽到那些聲音?」傑瑞德離開倚靠的牆壁,邁開步伐走向戴維娜,語氣裡隱藏著不易察覺的憂慮。他認為只有這個理由,她才會無緣無故說出另一種語言來。

「嗯,就在剛剛洛爾施咒的時候。」戴維娜偏過頭,迎上他略帶關切的目光,神情顯得頗為複雜,「他們不斷在我耳邊重複這幾個字。只是沒想到這次,我居然會懂得說出來。」

「所以妳的身份是靈媒之類嗎?能夠聽懂靈魂的指示,跟他們進行交流?」





艾登本來就對戴維娜的身份感到相當好奇,試問一個正常的人類又怎麼會跟吸血鬼莫名扯上關係?剛才知道先前是透過她的血液找出梅森的下落,他已經覺得非常神奇。現在更知道她能夠聽到他們無法聽到的聲音,實在讓他禁不住吃了一驚。

「好了,我認為是時候停止這個話題。」聽見他們已經在談論著別的事情,海倫再也按捺不住內心的躁動,略帶急切地問道,「可以找人給我解釋一下現在是什麼狀況嗎?什麼教堂廢墟、白樺樹的,我們是要到這些地方找梅森嗎?」

「我認為那是一條路線。」洛爾將雙臂交叉抱在胸前,有條不紊地分析道,「只要在森林裡找到教堂廢墟,相信附近就是白樺樹生長的地方。沿著白樺樹的方向一直走就會看到一道木橋。只要穿過這道橋,自然就會看見一間木屋,而梅森就在木屋的地下通道裡。」  

「很好。既然我們有這些線索,那還等什麼?我們現在就應該動身去找梅森。」

「事實上,我不認為你們兩個也應該跟著一起去。要知道,現在已經是五點正,快接近太陽下山的時間。」

正當海倫轉身要離開之際,洛爾平板的聲音立刻從她背後響起,話語裡明顯帶有提醒的意味。

「現在距離月圓還有一段時間,我不認為有什麼問題。更何況梅森是我們族群的人,我跟艾登才是最應該去找他。」他的話顯然讓海倫感到不快,停步轉身盯著他,目光有種不友善的感覺,彷彿警告他別多管閒事。

「萬一到時候遇到什麼事,你們來不及在變身前趕到地下室鎖住自己,你們應該能想像到後果會有多嚴重。」洛爾繃起臉孔,擺出一副嚴肅的表情,慎重地說道。





「聽著,巫師,你沒有資格命令我該做什麼。梅森是我的男朋友,我必須要知道他現在是否安全。要是有人敢阻止我——」說到這裡,她「蹭」一聲將鋒利的狼爪顯露出來,並舉到洛爾面前,帶著威脅性的意味拋出下一句話來,「我會先殺了他。」

說完,她將利爪收回去,毅然決然地轉身離開。

「海倫!」艾登急忙對著她的背影喊道,但她沒有回頭或停下腳步,依然固執地走出房子。他內心不由著急起來,迅速轉回頭,對著傑瑞德等人說道,「我保證在月圓來到之前,我會把她帶到地下室裡,但我希望你們可以答應我,要是有梅森最新的消息,必須要即時通知我。」

「我答應你。」

回答他的人是傑瑞德——他幾乎沒有半點猶豫,這點讓艾登挺意想不到的。看到他眼中流露出滿滿的堅定,艾登知道自己能夠信任他,於是朝他微微頜首,轉身拔腿奔出大門,趕忙追上海倫的腳步。

「難怪那個狼女跟小狼人是一對,性格簡直一模一樣,都是那麼討人厭。」卡瑞莎噘起嘴巴,不爽地抱怨道。

「我們也出發找梅森吧。在森林裡的教堂廢墟一定不多,只要在網上搜尋一下就能找得到。」戴維娜的目光來回掃視著傑瑞德等人,聲音聽起來焦灼而急迫,「天快要黑了,我們必須要在滿月到來之前找到他。」





看見她對梅森的事表現得如此積極,傑瑞德似乎隱約猜到當中的理由,於是板起臉孔,正色地對她說道:「找梅森的事就交給我們就可以,妳現在應該跟雷克斯回到學校裡。」

「什麼?」戴維娜聞言雙眼圓睜,一臉訝異地看著他,完全沒有料到他會拒絕讓她參與他們的行動,語氣稍微激動起來,「不,我也跟你們一起去。」

「不可能,戴維娜。」傑瑞德搖頭表示反對,語氣和態度都堅決強硬,「妳早上答應過我的,要留在學校裡。」

「我知道,但是現在情況不一樣。梅森失蹤,我們到現在都還沒找到他,沒有人知道將會發生什麼事,我不可能只待在學校等待你們的消息。」
 
「妳也懂得說,我們無法知曉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妳更不應該冒這個風險。」

「傑瑞德,我知道你認為我只是個人類,沒有辦法在危急關頭保護自己。但既然我選擇接受你們的世界,你也是時候讓我面對,而不是一直受在保護之下。」戴維娜鼓起勇氣,將一直壓在心底的話盡數說出,聲音裡帶著前所未有的堅定,「更何況,就像洛爾所說,我跟弗羅拉是有著某種聯繫,說不定在某些時候,我也可以幫得上忙。」

「嘿,我希望你們知道,現在不是爭論的時候。」洛爾皺著臉,有些不耐地打斷他們的對話,語氣鄭重地作出提醒。接著,他把視線轉向傑瑞德,以一副就事論事的語調說道,「就某方面而言,我也認為她會有幫得上忙的地方。」

洛爾的表情一本正經,看來是真的同意讓她跟著一起來。於是,傑瑞德收回目光,重新投向戴維娜,發現她的眼神依然堅決得毫不動搖,縱然他心底不願意答允,最後也只能無奈地讓步妥協。





「好吧。」他伸手抹了一下臉,認真地對戴維娜說道,「但妳要答應我,如果我需要妳離開,妳必須立刻跟隨雷克斯離開,不能有半秒鐘的猶豫。」

「嘿,等一下。這跟我有什麼關係?」不等戴維娜回答,雷克斯率先不滿地開口,對於傑瑞德完全不尊重他的意願感到相當煩躁,「我早就表明對這件事不感興趣,為什麼我也要跟著一起去?我又不是她的保護使者!」

聽到最後四個字從他口中蹦出來,卡瑞莎不由噗哧一聲地笑出來,故意調侃道:「我倒覺得,保護使者這個頭銜蠻適合你的啊。」

語畢,她看似不經意地掃雷克斯一眼,然後假裝打個哈欠,轉身往玄關處走去,用閒適隨意的口氣丟下一句話。

「我在車上等你們,別讓我等太久。」

「如果你想讓羅拉知道,你上次跟那個凱蒂一起約會看電影的話,大可以不跟我們一起去的。」傑瑞德漫不經心地看著雷克斯,聳聳寬闊的肩膀說道,言語間帶著濃厚的威脅意味。之後,他那雙湛藍色的眼睛轉回戴維娜身上,聲音顯得溫和了幾分,「走吧。小莎可沒有太多的耐性。」

看著兩人徑自邁步走出房子,不再理會自己的意願,雷克斯頓時氣得說不出話來。他隨即將視線望向洛爾,希望對方能開口說句公道話,沒想到後者只是淡然地瞥他一眼,便動身跟隨他們離開,彷彿不認為他有選擇的權利。





被獨留在原地的雷克斯終於忍不住宣洩心頭的悶氣,生氣地朝著門口喊道:「喂,既然你們要我跟著一起去,現在撇下我算什麼意思?」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