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的雲層漸漸散開,讓快要滿圓的月亮顯露出來,在高空散發著柔和的光輝,照耀整個布克頓鎮的森林。傑瑞德他們沿著空曠平坦的白樺林一路往前走,四周除了光禿禿的白樺樹外,並沒有其他的景物映入視線範圍,絲毫沒有找到木橋的蹤影。
 
「難道只有我覺得奇怪嗎?我們已經走了十分鐘,但根本沒有任何發現。」雷克斯邊走邊到處張望,對於這個現象感到無比怪異。
 
「確實有點古怪。我們一路走來,幾乎沒有看到其他路徑,這裡就像是沒有盡頭一樣。」聽見他的話,卡瑞莎不禁皺起眉頭,講出心中的疑惑。
 
這時,走在前頭的傑瑞德忽然停下腳步,瞇起銳利的藍色眼眸,小心翼翼地打量著四周,神情充滿對未知危險的警覺。
 
「怎麼了,傑瑞德?」走在他旁邊的戴維娜跟著停下來,不明所以地問道。
 




「雷克斯、小莎,你們感覺到嗎?」他沒有轉頭望向他們,只是謹慎地啟唇問道。
 
「嗯。吸血鬼的氣息。」卡瑞莎警惕地察看著周圍的動靜,擺出進入戒備的狀態。
 
「而且非常強烈。」雷克斯立刻收起吊兒郎當的態度,換上正經的表情補充一句。
 
就在他的話音剛落,三位吸血鬼同時感覺到某種東西正以流星般的速度從後面飛射過來,於是迅速帶著戴維娜閃到一旁躲開,下一秒便看見一根被截斷的長樹枝掉落到地面上,假如他們移動的速度再慢一秒,很有可能就會被這根樹枝插在身上。
 
「嗯哼,我必須要承認,你們確實擁有靈敏的身手。」
 




聽見一道略帶玩味的聲音從身後傳來,他們立即將注意力投射過去,發現塞貝斯正懶洋洋地倚靠著一顆白樺樹的樹幹,挑起雙眉看著他們,眼裡閃爍著興味盎然的光芒。
 
「是你?」看見他出現在眼前,傑瑞德略感詫異,隨即瞇起雙眸,眼神犀利地盯著他,冷聲問道,「你怎麼會在這裡?」
 
「如果我說是來參與你們的行動,你會滿意這個理由嗎?」他有些誇張地聳聳肩膀,用漫不經心的語調反問道。
 
「聽著,塞貝斯,我們現在沒時間,更沒有心情陪你在這裡胡鬧。」卡瑞莎一改往常友善的態度,神情冷硬地瞪著他,不帶半點情感地警告道。
 
「這可不是對舊相識該說的話啊,卡瑞莎。」
 




塞貝斯的身形如疾風般閃動,眨眼間便竄到他們的面前。他揚起一邊嘴角,露出耐人尋味的笑容。
 
「有人傳簡訊給我,說你們將會出現在這裡。老實說,我都搞不清楚這個人的用意。不過現在看到你們聚首一堂,相信今晚肯定有重大的事情要發生,對吧?」
 
三位吸血鬼心照不宣地交換著眼神,很有默契地產生同一個想法。通知塞貝斯的,相信不是弗羅拉就是盧西安,看來敵方是完全掌握他們的行蹤,存心要阻撓他們找到梅森。
 
「我知道你們現在要去找一個叫梅森的狼人。雖然我是不清楚你們為什麼會跟狼人扯上關係,也不懂為何要在滿月這個晚上自投羅網。但這麼刺激的遊戲反而挑起我的興致,讓我非常渴望加入你們的行動。」他把雙手插進牛仔褲的口袋裡,口吻隨意地問道,「你們認為怎麼樣?」
 
「麻煩你搞清楚,塞貝斯。」雷克斯淡漠地斜睨他一眼,毫不掩飾眼中的鄙夷,「現在的你並不是我們的同伴。」 
 
「我明白的。」塞貝斯把雙臂環抱在胸前,表現出一副早就瞭然的模樣,「你們向來都是受硬不受軟。」
 
隨著一個響亮的口哨聲從他口中吹出,一道模糊的黑色身影猝不及防地從某個方向竄出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來到傑瑞德的身後,雙手緊緊抓住他的後肩,用力向後一扯,直接將他扔在地上。接著,這個人一把擒住戴維娜的胳膊,把她往後拉近,並抬起冰涼的手從後面掐住她的脖子,嚇得她渾身動彈不得。
 
「戴維娜!」高聲呼喊的是卡瑞莎,語聲聽起來既緊張又焦灼。




 
傑瑞德迅即從地上彈起來,當看見戴維娜正被尤妮絲挾持著,心頭猛然一緊,全身緊繃得像拉緊的琴弦一樣。尤其是,他留意到尤妮絲正用一種不懷好意的目光打量著她,更讓他不敢輕舉妄動。
 
「嗨,小甜心。我們又見面了。」當尤妮絲張開嘴唇時,可以看見兩顆鋒利的獠牙已經展露出來,閃爍著森白的寒光,「每次看到妳,妳體內香甜的血液都深深吸引著我,讓我無比渴望撕破妳的喉嚨,將妳的血液喝得一滴不剩。」
 
「如果我是妳的話,絕對不會這樣做。」戴維娜用力地吞嚥一下緊張的喉嚨,假裝鎮定地回應道。
 
「噢,我當然不會。經過上次的經驗,我相信妳的血液裡一定混有馬鞭草。」尤妮絲的聲音裡夾雜著咯咯的笑聲,然後將嘴唇湊到她的耳際,緩慢而清晰地說出帶著恐嚇性的話語,「但小甜心,我希望妳清楚一點,我絕對可以在短短一秒鐘的時間內,將妳整個心臟掏出來,然後隨意地扔在地上。怎麼樣?妳會喜歡這種殘忍的死法嗎?」
 
「你沒有必要這樣做吧?」雷克斯的視線從戴維娜身上移開,重新投向塞貝斯,沉著聲音質問道。
 
「這可不能怪我啊。」塞貝斯得意地挑起雙眉,笑容宛若狐狸般狡黠,語氣輕佻浮誇,絲毫沒有收手的打算,「是你們先拒絕我的好意。」 
 
「這是我們幾個之間的事,從頭到尾都跟戴維娜無關,你要對付的對象不應該是她。」傑瑞德微慍地瞪視他,俊逸的臉龐變得陰鬱難看,聲音冷冽如霜。
 




「我真想知道,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這麼關心人類?在我記憶中的傑瑞德,對人類的事情從來都是不聞不問的。」看見傑瑞德極力想保護這個女孩的安全,尤妮絲的嫉妒情緒如浪潮般席捲而至,視線隨即轉向他,語帶尖酸刻薄的銳氣問道,「到底這個婊子有什麼特別的地方,讓你這麼在意她那條卑賤的生命?」
 
是時候了!
 
趁著尤妮絲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傑瑞德身上,戴維娜決定把心一橫,緊咬著牙關,猛力地往後仰頭。尤妮絲自然沒有時間閃躲,「咯」一聲被她的後腦杓撞中鼻子。
 
「啊!」尤妮絲吃痛地悶哼一聲,不得不鬆開她,捂住被撞痛的鼻子。
 
雷克斯和卡瑞莎沒料到戴維娜會做出如此帥氣的反擊舉動,不約而同地露出驚異和欣賞的表情。傑瑞德顯然察覺到塞貝斯想衝上前抓住戴維娜,於是搶先他一步,快速移動到她身前,小心地將她護在自己身後。
 
「做得好,戴維娜。」傑瑞德用眼角的餘光瞄她一眼,忍不住讚賞她剛剛的行為,隨後帶著關心的口吻問道,「沒受傷吧?」
 
「我沒事。」她伸手撫著自己的脖子,搖頭回答。
 
尤妮絲雙眼發狠地瞪著戴維娜,眸子裡翻騰著無盡的憎恨與怒意,從齒縫間迸出咒罵的話語:「操你媽的,該死的賤婊子!」




 
看到她快速移動身影,打算衝過去找戴維娜算帳,卡瑞莎霍然閃到她的面前,阻擋住她的去路,那張美麗的臉孔上帶著鄙視的冷漠表情。
 
「挑選人類當妳的對手,不覺得很卑鄙嗎?」
 
說罷,卡瑞莎便高高躍起一記鞭腿,一腳掃在她光滑的臉蛋上。尤妮絲立即伸手捂住發痛的臉頰,心頭的憤怒燃燒得更為旺盛。她齜牙咧嘴,展露出吸血鬼猙獰可怖的面容,將攻擊的目標轉移至卡瑞莎,以旋風般的速度向著她直衝過去,揮出一記凌厲的手刀,精準地擊中她的下巴。
 
眼看尤妮絲舉起拳頭,徑直地朝自己的臉揮過來,卡瑞莎迅捷地伏低身體,輕鬆地避開她的攻勢。
 
看見兩位女生已經展開激烈的打鬥,塞貝斯也決定主動出擊,趁著雷克斯分神的片刻,直接繞過他,閃到傑瑞德面前,不假思索地朝他揮出一拳。雖然他是比較有興趣找戴維娜麻煩,但他很清楚要實行這一點,必須要先解決掉這個傢伙。
 
「雷克斯,先帶戴維娜離開。我跟小莎解決他們兩個後就會跟上來。」傑瑞德急忙彎下身,一邊躲避著塞貝斯的拳頭,一邊對雷克斯說道。
 
「你在跟我開玩笑嗎?」雷克斯猛地睜大眼睛,不敢置信地呆瞪著他,「你要我留你們兩個在這裡打鬥,然後自己一個離開?」
 




「不要忘記你答應過我的事。」傑瑞德不斷向後滑退,閃避著塞貝斯一記接一記迎面而來的拳擊。
 
「天殺的,傑瑞德。你這個只顧女人的傢伙。」雷克斯不爽地喃喃抱怨起來,儘管表現出不滿的神情,但他還是願意顧及戴維娜的安全,剎那間來到她的身旁,緊緊地抓住她的手腕,頗為急切地說道,「嘿,不管怎樣,我們先離開吧。」
 
「等一下……」
 
戴維娜還未來得及把話說完,雷克斯已經動身,利用快速閃移的能力,帶著她一併離開這個即將陷入混戰的位置。下一秒,兩人的身影徹底消失得無影無蹤。
 
「讓一個人類參與你們的行動,都不願意讓我加入,你不覺得很過分嗎?」
 
塞貝斯不留餘力地再度揮拳,企圖擊向傑瑞德的腹部,不過被後者機警地向後跳開。
 
「你這麼積極想幫忙,我應該要擺出感動想哭的模樣嗎?」
 
傑瑞德故作幽默地諷刺他一番,迅即揚起拳頭,猛力地揍向他的下顎。塞貝斯忍不住悶哼一聲,身子踉蹌地後退幾步。
 
「嗯哼,是打算動真格了嗎?」待重新站穩步伐,他抬起手背,隨意地擦拭了一下嘴角的血液,輕笑著問道。
 
塞貝斯一個箭步來到他的身前,單手扼住他的脖子,急速地向前猛推,瞬間將他的後背撞到厚實的樹幹上。傑瑞德還沒來得及反應,已經被他結實的拳頭擊中胸口,痛得整張臉皺成一團。塞貝斯順勢用雙手抓起他的衣領,將他整個人往地上拋出去。
 
傑瑞德飛快從地上躍起,縱身跳到塞貝斯面前。看見對方的拳頭快要砸過來,傑瑞德眼疾手快地抓住他的手臂,使出一記俐落的過肩摔,毫不留情地將他重重摔落在地。
 
連番被對手發動的攻勢擊倒,塞貝斯的勝負欲熊熊燃燒起來。他立即翻身站起,以閃電般的速度晃動到傑瑞德身後,利用強而有力的臂彎緊緊地鎖住他的頸部。傑瑞德緊咬著牙,奮力地扭動身體,後來發現掙扎只是徒勞無功,乾脆曲起手肘,用力往後頂向他的腹部,令他痛得彎下腰,臂彎的力度稍微減弱。
 
傑瑞德輕易便脫離他的箝制,轉身抓住他的肩膀,提起左膝蓋,猛烈地持續重擊他的小腹,痛得他完全無法站直身子,一時間毫無反擊的餘地。傑瑞德看準這個時機乘勢而上,強悍的拳頭忽而向左,忽而向右地朝著他臉頰打下去,直接把他揍倒在地上。
 
另一邊廂,女生們的搏鬥也變得相當激烈,幾乎毫無喘息的空間。卡瑞莎機敏地將上半身往後仰,順利避開尤妮絲掃過來的飛腿。待重新站直身體,她提起左腳瞄準尤妮絲的小腿踢下去,令她痛得彎曲膝蓋,難以站直。
 
就在卡瑞莎正要全力擊出一拳時,尤妮絲馬上挺起身,抬手擋下她的拳頭,之後順勢抓住她的手腕用力一扭,「喀啦」的關節脫臼聲清脆地在空氣中響起。卡瑞莎疼痛地悶哼出聲,面容痛苦地扭曲起來。
 
尤妮絲自然把握機會乘勝追擊,抓住她的衣領,抬腳踢向她的腰腹,再將她的身體提起來甩出去,狠狠地砸到地面上。她壓根兒不給卡瑞莎喘息的機會,一個瞬移來到她旁邊,準備提起套在腳上的高跟鞋殘忍地踩在她的胸口上。幸好卡瑞莎及時翻身滾到一邊去,驚險地躲過對方的攻擊。
 
她敏捷地從地上跳起身來,直衝到尤妮絲的面前,對準她的喉頭施以一記手刀,可惜被對方壓低身體躲開。卡瑞莎不甘心地咬緊牙根,再施展一個凌空的迴旋踼,準確無誤地踹中尤妮絲的左臉頰。
 
「妳這個狗養娘的臭婊子!」隨著火辣的疼痛感傳來,尤妮絲胸腔的怒意霎時間攀升到極點,雙眼迸射出如鯊魚般兇惡的光芒,「這已經是妳第二次踢我這張漂亮的臉孔了!」
 
伴隨話音落下,她來勢洶洶地衝著卡瑞莎撲過去,將對方推倒並壓在地上。尤妮絲先狠狠地回敬她一拳,轟中她雪白的臉蛋,然後雙手像大鐵鉗一樣,使勁地掐住她的脖子。卡瑞莎拚命地掙扎,使出吃奶般的力氣扳開她的雙手,頭頂猛力地向前一撞,毫無誤差地擊中她的額頭。趁著她吃痛地喊叫出聲,卡瑞莎馬上抬腳踹開她。
 
只見尤妮絲的身軀登時被甩飛出幾米遠,後背硬生生地砸落到地上。她咬牙切齒地爬起身,兇狠的表情蘊藏著深深的不忿。殊不知當她要準備反擊時,兩枚木製的子彈毫無預警地從某個方向飛射過來,一枚刺中她的手臂,另一枚則刺中塞貝斯的大腿。
 
他們的皮肉迅速被燒灼起來,滋滋地冒出白煙,一股劇烈的痛楚同時間從傷口處襲來。毫無疑問,子彈外層被沾上了馬鞭草。
 
兩人痛得皺起臉龐,從嘴裡發出疼痛的喊叫聲。當他們試圖將木子彈從傷口中掏出來,神秘人卻繼續在暗中朝他們連續發動射擊。
 
傑瑞德和卡瑞莎頓時停止進行攻擊,面面相覷,對於眼前的狀況略感詫異。直到一陣踩著乾草的腳步聲從不遠處傳來,他們才回過神來,提高警覺地擺出作戰的姿勢,目光謹慎地望向來者。
 
傑瑞德一眼便認出這道淡定從容的身影,雙眸不由微微瞪大——瑪姫,那位吸血鬼獵人。她手上正拿著一把重型的狙擊步槍,踏著小心翼翼的步伐朝他們走近,雙目凌厲如箭。今天的她穿上一身輕便的勁裝,秀麗的長髮沒有束起來,鬆鬆蓬蓬披散在雙肩上,與在醫院工作時的造型大為不同。
 
「噢,老天,妳怎麼會……」
 
傑瑞德難以置信地呆瞪著她的身影,臉上盡是無法掩飾的驚訝——
 
她的出現著實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現在不是好奇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的時候。」她的聲音平板單調,不帶半點情緒,「放心吧。我跟他會掩護你們,趕緊離開去做你們要做的事。」
 
「他?」傑瑞德的表情閃過些許迷茫,緩緩重複著這個字。
 
順利將子彈掏出來,塞貝斯和尤妮絲身上的傷口逐漸復原,疼痛感隨之而消散。他們怒目切齒地瞪著瑪姬,正要動身上前攻擊她之際,數枚木子彈卻突如其來地從右邊發射過來。兩人在閃躲的時候再度被擊中,痛苦地嚎叫起來。不過發動射擊的人從頭到尾都只是瞄準二人,傑瑞德和卡瑞莎並沒有受到半點傷害。
 
「還等什麼?快點離開!」瑪姬連忙朝傑瑞德喊道,語氣裡透著不容置疑的迫切。
 
傑瑞德急忙將視線投向卡瑞莎,朝她肯定地頷首。後者隨即意會到他的意思,在點頭回應後,身體飛快地向著某個方向移動,與他一同消失在原地,從戰陣中抽身而退。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