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克斯帶著戴維娜徹底遠離剛才的「戰鬥場地」後,才慢慢放緩步調,在一塊面積不大的空地上停下來。

吸血鬼的快速移動能力對戴維娜來說就像是坐雲霄飛車一般,速度快得讓人頭暈目眩,連半點喘息的時間都沒有。等站穩腳步後,她連忙抬手按住胸口,一邊喘氣,一邊調整呼吸。
 
「雷克斯,你應該要回去的。我們不能留下他們兩個單獨應付塞貝斯和尤妮絲。」戴維娜的語氣顯得急促而焦灼,不安和擔憂猶如狂濤巨浪般席捲她全身。
 
「然後呢?拋下妳一個人在這裡?噢,要是讓傑瑞德知道,你認為他會放過我嗎?再說,要不是答應他要保護妳的安全,妳認為我剛才會選擇離開而不是戰鬥嗎?」
 
雷克斯無奈地瞥她一眼,話語裡雖然沒有責怪的意思,卻隱隱帶著些許鬱悶。戴維娜知道這是她的責任,如果不是她執意要跟過來,他們根本就不需要顧慮她的安全。
 




「或許傑瑞德說得沒錯,我應該要安分留在學校裡的。」她微微垂下眼眸,聲音頓時弱了幾分。
 
聽出她語氣中的自責,雷克斯吐出微乎其微的嘆息聲,口吻明顯緩和下來:「嘿,現在可不是責備自己的時候。放心吧,他們一定能搞定那兩個麻煩鬼的。我們現在還要爭取時間找那個狼人的。」
 
「啊?」她猛然抬起雙眼,略感驚詫地問道,「只有我們兩個?」
 
「某程度來說,傑瑞德要我們先離開,另一個原因是不希望浪費時間。」雷克斯一改往日輕浮的態度,神態鄭重嚴肅起來,「雖然我還是有點不情願,但畢竟找出梅森,控制事情的發展,才是我們到這裡來要做的事情。」
 
「話雖如此,但在我們兩個當中,就只有你擁有戰鬥力。萬一遇上弗羅拉他們……」
 




說到這裡,戴維娜倏地住口,緩緩轉過頭望向身後的白樺樹,眼神泛起如迷霧般的茫然。
 
「怎麼了嗎?」察覺到她的臉色有些不對勁,雷克斯禁不住奇怪地問道。
 
戴維娜沒有開口回答,直接轉身邁開雙腳,踩著謹慎的步伐走向那棵白樺樹。來到樹底下,她幾乎是不由自主地伸出右手,輕輕地觸碰著厚實粗糙的樹身,一股難以言喻的感覺和力量瞬間在體內竄升起來,使她不禁打了個激靈。
 
就在這個時候,她清楚地聽見一種細碎的聲音驟然從樹幹裡傳來,於是下意識地側過頭,把耳朵湊上去,凝神地聆聽著裡頭的聲音。
 
嘶嘶……
 




那聽起來像是一種收音機收訊不良時發出的電流聲,不過只是持續了幾秒,很快便響起一陣旋律柔美動聽的音樂聲。
 
「噢,雷克斯,我……我好像聽到一些聲音。」她緊張地吞嚥著唾沫,神情略顯驚愕惶恐。
 
「什麼?妳說聽到聲音?呃……透過一棵樹?」聞言,雷克斯吃驚地瞪圓眼睛,面露詫異的表情,完全無法理解這種荒唐的話。
 
戴維娜沒有繼續停留在原地,憑著心中的直覺走到左前方的另一棵樹下,抬起手掌貼在樹幹上,然後將耳朵靠過去,屏息細聽著透過裡面傳遞過來的聲音——
 
「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 way up high, there’s a land that I heard of……」
 
聽到來自電影《綠野仙蹤》的歌曲《over the rainbow》,戴維娜的雙眼霎時瞪得滾圓,錯愕地倒抽一口氣,一陣沒由來的寒意迅速滲入她的骨髓,直達心底。老天在上!她怎麼會無緣無故聽到一首來自六十年代的歌曲?難不成是她感應到幽靈的存在,所以聽到他們在這個大晚上唱歌?
 
當她強迫自己鎮靜下來,試著再聽仔細一點,發現音樂當中夾雜著一些「沙沙」的雜訊聲,聽來像是從廣播裡頭傳來的聲音。直覺向她發出訊息,這種聲音的出現絕對不是毫無理由的,必定是蘊含著某種特別的深意——她知道,自己向來聽到的聲音都是如此。想到這一點,她決定鼓起勇氣,跟隨內心的感覺繼續往前走。
 
眼看她不打算掉頭走回來,雷克斯不由心頭一急,趕緊開口詢問:「喂,妳是要去哪裡?」




 
「我不知道。但我感覺到,這些聲音是在指引我去某個地方。我覺得我們應該要跟過去看看。」
 
戴維娜沒有轉頭回望他,口氣顯得確信而堅定,感覺意識非常清醒,並不像陷入迷濛的狀態。只見她走到不同的白樺樹下,重複著先前兩個動作——用手掌輕輕觸碰樹幹,然後將耳朵湊上去,傾聽那些不知名的聲音。
 
「嘿,妳不會是認真的吧?」
 
雷克斯張口結舌地瞪著她,聲音裡全然是難以置信。對於她這種莫名奇妙的行為,他有理由懷疑她不是中邪,就是精神錯亂,才會在這裡胡言亂語。
 
然而戴維娜壓根兒沒有停下腳步的打算,反而越走越遠,企圖沿著某個方向離開。雷克斯見狀,神情變得頗為急切,馬上利用快速移動跟上她的步伐,同時按捺不住心底的焦躁,爆出一句咒罵的話語來。
 
「該死的!傑瑞德,你怎麼就不能認識一個正正常常的人類?」
 
⚜️⚜️⚜️
 




「傑瑞德,你認識剛才那位獵人的嗎?」卡瑞莎跨著大步,跟隨傑瑞德走上一個斜坡,語帶疑惑地問道。
 
「她是我們學校附屬醫院的醫生。事件說來話長,等解決這件麻煩事後,我再詳細告訴妳吧。」
 
事實上,傑瑞德到現在還是猜不透瑪姬會出現在這裡的原因,心頭油然升起一陣疑惑。明明當天她在醫院已經很清楚表明自己的立場,那為什麼現在又要幫他們呢?
 
「無論如何,還是多虧她我們才能全身而退,中止那場無謂的打鬥。」卡瑞莎不甚在意地聳聳肩,沒有辦法看出她對獵人抱持的態度。她目光謹慎地打量著周遭,繼續說道,「幸好雷克斯沒有帶戴維娜走得很遠,我們還可以靠著氣味追蹤他們的位置。」
 
伴隨著她話音落下,傑瑞德感覺到褲袋裡傳來一陣震動。深怕是雷克斯打來的電話,他連忙將手機掏出來,低頭一看,發現螢幕上顯示的卻是「艾登」兩個字。他眉頭輕輕蹙起,對此感到有些奇怪,但這份猶豫並沒有持續很久,他很快便用拇指滑動接聽鍵,把話筒放到耳邊。
 
「我沒有想到你會在這個時間打給我。如果你是想知道梅森的狀況,我只能說聲抱歉,我們還沒有找到他。」
 
「一直沒有收到你的消息,這也是我預料中的事。」雖說如此,艾登的語氣卻難掩微微的失落,不過他並沒有被這種情緒影響,迅速拉回正題,「可這不是我打來的主要原因。」
 
傑瑞德明顯聽出艾登在用力地嚥著口水,而且喘息得十分厲害,好像在拚命地壓抑住內心某種洶湧的情緒。他下意識地抬頭望向掛在高空上的月亮——整個月亮逐漸形成一個完整的圓形,皎潔明亮,散發著銀色柔和的光輝。看來再過一個小時就會進入全月的狀態,難怪艾登的聲音聽起來會那麼難受。




 
「我剛剛跟海倫在翻看梅森的手機,看看能否找出任何有用的線索,卻讓我們意外地聽到一則留言。」
 
「留言?」傑瑞德疑惑地重複道。
 
「嗯,來自他父母的。他們在留言中提到今晚會回來布克頓鎮。雖然這件事可能沒有太大的關係,但要是梅森現在還在森林裡面,我怕他會碰到他的父母。」艾登直截了當地道出心中的憂慮。停頓幾秒後,他特意地補充一句,「在他進入狼人狂暴的狀態後。」
 
「你的意思是,他們現在還在前往布克頓鎮的公路上?」
 
「沒錯。留言在一個小時前發送過來的,他們說已經快到達小鎮的公路口。」
 
傑瑞德的腦袋快速地轉動起來,暗自將各種零碎的事件拼湊成完整的面貌。就在下一剎那,他的雙眸猛然瞪大,面容掠過幾分驚愕——戴維娜在今早向他提過的夢境霎時自腦海中浮現而出,同時讓他想起洛爾曾經提過,梅森需要獻出生命中最珍重的東西,才會成為一個忠誠的祭品。這麼說來,他要奉獻的人豈不就是……
 
「見鬼的。」傑瑞德低低地咒罵一聲,言語間洩漏出些微焦躁,「我竟然沒有想過是他的父母。」
 




「這是什麼意思?」聽出他的話裡帶有別的含義,艾登慌忙追問道。
 
「你還記得誰是戴維娜嗎?」他沒有回答,只是嚴肅地反問一句。
 
「我說她像靈媒的那個人類女孩?」
 
「沒錯,就是她。她的身份和能力有點特殊,你應該也很清楚。戴維娜昨晚夢見梅森在高速公路上殺人的情景,本來我一直猜不透他要殺的人是誰,但現在這樣看來,說不定就是他的父母。」
 
「等……等一下,」艾登的聲音瞬間變得慌亂和驚異,彷彿覺得他的話根本毫無道理,「你說這些有根據嗎?我的意思是,她的夢境可信嗎?不能只單憑一個夢境,就說梅森會殺他的父母吧?」
 
他的話音剛落,便傳來鐵鏈掉落在地上清脆的「咣啷」聲,繼而一陣急促的腳步聲自話筒彼端響起。
 
「嘿,海倫,冷靜一點。妳不能現在這樣離開的,滿月即將來臨……」
 
還沒有聽艾登把話說完,他已經將電話掛線,留下「嘟——嘟——」的機械語音。大概是那個海倫聽到這件事後,又要嚷著去找她那位寶貝男朋友吧,傑瑞德在心中暗暗猜想著。
 
「小莎,妳應該把我們的對話都聽得一清二楚了吧?」傑瑞德將手機重新塞回褲袋裡,轉身面向卡瑞莎,緊繃的臉龐看起來略為嚴肅,「那麼妳應該也猜到,梅森現在會在哪個位置。」
 
「這算是個對我們有利的消息。」卡瑞莎朝他點點頭,凝起神色回應道,「我們需要立刻通知雷克斯和戴維娜。」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