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克斯跟隨著戴維娜穿梭在林間,沿著某條路徑緩緩地前進。到目前為止,他們至少已經掠過二十棵白樺樹,戴維娜不時停下腳步,伸出手掌觸碰樹幹,探索從裡頭傳來的聲音。
 
雷克斯當然試過模仿她的動作,將耳朵湊到樹幹前,但根本沒有聽到任何聲音。明明他是吸血鬼,聽覺應該比她更靈敏,怎麼可能他反而會聽不到她聽到的聲音呢?
 
看見戴維娜此刻正站在前面某棵樹的底下,雙手扶著樹幹,全神貫注地細聽著那些莫名其妙的聲音,雷克斯將雙臂環抱胸前,略感納悶地問道:「能請妳告訴我,妳現在又聽到什麼聲音嗎?」
 
「一種汽車輪胎與地面磨擦的聲音。」她不慌不忙地開口回答,口氣異常認真,絲毫沒有在開玩笑的意思。
 
她的回答依然讓雷克斯感到很不可思議,完全不懂她是怎麼聽到這種聲音的。但他實在沒有時間再這樣跟她耗下去,他們可是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辦。
 




「好了,戴維娜。」他一眨眼的功夫來到她身旁,換上正經八百的表情說道,「聽著,或許妳認為這些聲音是帶有某種意思,但我不認為我們要繼續浪費時間……」
 
手機震動的「嗡嗡」聲驟然從褲袋裡鑽出來,令雷克斯說到一半的話硬生生被截斷。他有些不耐地將手機掏出,發現來電者是傑瑞德,於是毫不遲疑地滑動接聽鍵,把聽筒放到耳邊。
 
「你們現在的位置在哪裡?」他尚未來得及說話,手機彼端已經傳來傑瑞德頗為焦灼的聲線。
 
「我認為你需要更正這個問題。」雷克斯斜眼瞪著戴維娜,刻意加重語氣表示自己不滿和煩躁,「應該是戴維娜要帶我去哪裡。」
 
「什麼意思?」
 




「我本來是打算繼續去找梅森的,她卻突然說能夠透過白樺樹聽到一些奇奇怪怪的聲音,於是跟著這些聲音一路走。可到現在為止,根本沒有發現半點有用的線索。」
 
「她有說聽到什麼嗎?」傑瑞德急切地追問起來,言語間難掩些微緊張。
 
「一開頭就說聽到電台廣播的音樂聲,後來又說聽到一個男人跟著節奏哼音樂和踩著油門踏板的聲音,現在更說聽到汽車在道路上行駛的聲音。」雷克斯一邊回想著她提過的各種聲響,一邊皺著眉頭回答道。
 
「是公路。」捕捉到「汽車」兩個字眼,傑瑞德突然靈機一觸,馬上說出於腦海裡浮現的想法,「我猜,她要去的地方是通往小鎮的公路。」
 
「什麼?」雷克斯的雙眉皺得更深,大惑不解地問道,「她為什麼要去哪裡?」
 




「還記得我早上向你提過,戴維娜昨晚夢到梅森在公路上殺人的畫面嗎?艾登剛剛打給我,說梅森的父母正在回來布克頓鎮的路途上。我懷疑,梅森是要準備殺他的父母。」傑瑞德開口替他解惑,急迫而嚴肅的語氣反映出事態的嚴重性。
 
「噢,那會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這個消息讓雷克斯感到無比震驚,雙眼霎時瞪得滾圓。
 
「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戴維娜能感應到那個方向,但只要跟著她走,相信肯定不會有錯。」傑瑞德的聲音顯得確信無疑,對戴維娜獨特的感應能力非常有信心,「我跟小莎已經跟隨你們的氣味趕過來,我們在那邊會合吧。」
 
「好吧,我明白了。」
 
當雷克斯切斷通訊,準備把手機放回褲袋裡,耳邊卻忽然傳來一聲驚呼。他迅即抬頭望去,只見戴維娜驚慌失措地後退一步,抬手摀住嘴巴,面露惶恐的神情。
 
「嘿,發生什麼事了?」他微蹙眉毛,語帶關切地問道。
 
「我剛剛聽到一種……笨重的腳步聲,還有……」戴維娜僵硬地扭過頭望他,聲音因為慌張而帶著些微顫抖,「一陣像是野獸發出的低吼聲。」
 
「是梅森。」雷克斯不假思索地說出直覺性的想法,語氣忽地正色起來,「戴維娜,我需要妳繼續跟著聽到的聲音前進。我想,這些聲音指引妳去的地方,有可能是跟梅森有關的。」




 
戴維娜朝他點點頭表示明白,一種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使縈繞在她心頭的恐慌不斷加劇。
 
意識到情況危急,兩人開始加快前進的步伐,絲毫不敢慢下來。而戴維娜透過樹幹聽到的聲音也漸漸出現一些變化——
 
先是一陣混亂的打鬥聲以及沉悶的撞擊聲,繼而聽到一陣急促的煞車聲響起,然後是車門「咔噠」打開的聲音,緊接著傳來一陣長而洪亮的嘶吼聲。直到最後,一道淒厲的慘叫聲在戴維娜的耳邊迴盪不已,聲音尖銳得令她的耳膜陣陣發痛——
 
而同一時間,他們兩個已經不知不覺地走出樹林,出現在眼前的是一條筆直平坦的柏油公路。望向對面是樹林的另一端,長滿密集的草叢和高大挺直的樹木。這裡的環境寂靜無聲,沒有看見任何車輛經過的蹤影,也沒有蟲鳴鳥叫的聲響。
 
「就是這裡。」戴維娜小心翼翼地環視著四周,表情有些警覺起來,「我沒有再感應到任何聲音。」
 
「我確切感覺到,這裡有一股吸血鬼的氣息,但絕對不是屬於傑瑞德和小莎的。」
 
雷克斯的臉龐緊繃得非常厲害,雙眼溢滿戒備的敵意。他毫不猶豫地邁開修長的雙腿,打算踏上柏油路面。
 




「等一下,雷克斯。」
 
戴維娜趕忙開口叫住他,後者旋即停步,不明所以地回頭望向她。她緊張地嚥了嚥口水,強行壓下內心那股濃烈的不安,盡量讓自己的語調保持流暢穩定。
 
「我不知道怎麼解釋,但我有種很可怕的預感。我最後聽到的聲音,是一種非常刺耳的尖叫聲,我覺得事情並沒有想像中那麼簡單。」
 
「這件事從一開始就不簡單,所以我們才要來阻止事情繼續發生。不是嗎?」
 
說完,雷克斯便轉回身去,繼續邁步前行。殊不知他才剛踏出一步,卻發現雙腳突然動彈不得,像是被強力膠黏住在地上一樣。不管他多麼拚命想挪動步伐,都只是徒勞無功。
 
「搞什麼鬼?」他不禁開始煩躁起來。
 
「你們能夠找到這邊來,確實讓我很意想不到。」
 
就在此時,一道淡漠而沙啞的嗓音冷不防地從某個方向飄來,當中還夾雜著幾聲意味不明的輕笑。雷克斯和戴維娜隨即抬頭望去,發現對面高聳的草叢處在微微晃動起來,傳來窸窸窣窣的磨擦聲,不久後便看見一抹高大的男人身影緩緩地從裡頭走出來。他有著一頭黑色整齊的短髮,以一副灰黑色的面具遮蓋著半邊臉龐,長形尖削的臉型略顯凹陷。




 
「很可惜就算你們來到這裡,也不能改變什麼。」他嘴角滑開一抹嘲諷的笑意,語氣從容地從唇間吐出話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