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他。」戴維娜的雙眸微微睜大,面露驚愕的神情。她用力地吞嚥著口水,語氣帶著微微的顫音,「我認得出他的聲音,在我的夢境裡。」

「人類?」盧西安挑起雙眉,頗覺有趣地從唇縫間吐出兩個字來。當他的視線掃射過來的時候,戴維娜下意識地向後縮了縮身子,面容洩漏出些許畏懼。只見他微瞇起眼眸,佯裝可惜地補上一句,「可惜血液帶有馬鞭草的味道。」

「你不覺得自己很窩囊嗎?做每件事都只會靠巫師的魔法。」無法走動的雷克斯只能站在原地,一臉憤恨地瞪著他,咬牙切齒地諷刺道,「不用說,這肯定是弗羅拉的傑作吧?你那位忠心得像一條狗的女巫。」

「但很明顯,我巫師的實力比起你們的巫師來得更強,不是嗎?」他的目光漫不經心地轉回雷克斯身上,不以為意的口吻帶著濃厚的挑釁意味,之後他發出幾聲低笑,毫不掩飾言語間的輕蔑,「你放心,我不打算讓我的巫師加入這場打鬥,畢竟她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話落,他伸出左手,將拇指和中指互磨擦,打了一個清脆的響指。下一刻,雷克斯發覺原本纏繞在腳上的無形壓力倏然消失不見。當他嘗試向前跨出一步,雙腳沒有再受到任何束縛,可以行動自如。雷克斯稍顯愕然,可盧西安絲毫不給他反應的時間,迅即閃現到他的背後,準備發動攻勢。





「雷克斯,小心!」

戴維娜的驚呼聲將他的注意力拉回來,可惜始終晚了一步——盧西安已經揪起他的後衣領,將他整個人提到半空中,接著毫不留情地摔到地上,令他痛得忍不住悶哼一聲。見到這副情景,戴維娜驚恐得伸手摀住嘴巴,眼中閃爍著擔憂的光芒。

當然,這招攻擊對雷克斯來說只是小意思。他敏捷地站起身,飛快地移動到盧西安的面前,握起右拳狠狠地朝他的面門揮過去,不料被對方單手接住。雷克斯不服氣地再揮出左拳,然而又被他用另一隻手擋住。盧西安的嘴角得意地翹起來,繼而抬起右腳,一腳猛力地踹向雷克斯的腹部,讓後者失去重心摔倒在地上。

眼看盧西安從地上跳躍起來,一拳朝他迎面砸過來,雷克斯慌忙往旁邊翻滾一圈,驚險地避開敵人的攻擊。他快速從地面躍起來,一個閃身來到盧西安面前,旋身使出一記飛腿,可恨被對方側身閃開了。

雷克斯將五指併攏,對準他的脖子橫擊出一記手刀,對方卻機警地向後閃開。他閃避的速度比雷克斯的動作還要快很多倍,後者使出的每招攻擊不是被他擋下,就是順利躲開,根本沒有對他造成半點傷害。





雷克斯憤憤地咬牙,拼盡全力朝他直衝過去,飛身將他撲倒在地,兩人在樹林的空地上翻滾了幾圈才停下來。雷克斯順勢把他壓倒在地上,一手揪住他的衣領,一手攥起拳頭,發狠地往他的臉頰連續揍兩拳,一縷鮮紅的血絲漸漸從他的嘴角溢出。

就在他揮出第三拳的時候,盧西安抬手接住他的拳頭,並迅速翻過身,將他反壓在地面上,單手掐住他的脖子,一拳重重地擊在他的肚子上。雷克斯疼得驀地悶哼出聲,下意識用手捂住腹部,眉頭緊緊地擰成一團。

盧西安輕鬆地站起來,用手背隨意地擦掉嘴邊的血液,並慢條斯理地整理著被弄皺的衣服,彷彿絲毫沒有把對方放在眼內。雷克斯喘息著從地上爬起身,雙手在身側緊握成拳頭,眼中流露出一種不服輸的光芒。瞬息間,他的身形已經晃到盧西安面前,雙手緊緊鎖住他的胳膊,用額頭猛力地撞上他的下巴,隨即響起清脆的「叩」一聲。

盧西安發出一聲低微的悶哼,雙臂隨即向外一揮,輕易就把雷克斯的手甩開,然後用左手掐住他的鎖骨,使勁地向前一推,將他的後背重重地撞擊到樹幹上。

「真佩服你的不知量力,明知道不可能打贏我,還要死撐到底。不過你不用擔心,我不會殺你的。」盧西安擺出一副優勝者的傲慢姿態,從容平淡的語氣盡是理所當然,「還有你另外兩位朋友也一樣,因為你們也應該要見證著我做的一切,為我們的血族所做的一切。」





「別搞笑了。」雷克斯從喉間發出一聲冷笑,面容掛滿不屑的神色,「我們是不可能站在你這邊的,我們只會一直破壞你的計劃,讓你永遠都不可能將那個噁心的吸血鬼老頭帶回這個世上。」

盧西安的臉色驟然陰暗得如同墨汁,直接將右手插入他的胸口,五指毫不留情地收緊,使力地揪住他的心臟,暗紅的血液不斷從他胸口處流淌而出。雷克斯幾乎沒有想到他會做出這個舉動,兩眼瞪得像銅鈴一樣,強烈的疼痛感令他禁不住痛喊出聲,額頭逐漸冒出細碎的冷汗。

「雷克斯!」戴維娜驚恐地呼喊出聲,隨後低聲地喃喃自語起來,語氣全是慌亂與焦急,「不……不……」

她慌張地到處張望著,試圖尋找任何東西對付眼前這個可怕的吸血鬼,內心焦急如焚。不能!她絕對不能讓他殺死雷克斯的。

在別無選擇之下,她只能隨手拾起地上一根樹枝,咬緊牙根,拔腿朝盧西安的後背直奔而去。不過她似乎忘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吸血鬼的聽力是異常靈敏的。

聽到身後傳來急速的腳步聲,盧西安當即將手從雷克斯的胸口處抽出來,身形一個晃動,立即閃到戴維娜的面前,速度快得完全無法用肉眼捕捉,令她霎時僵硬在原地,無法作出反應。他一手抓住她高舉的右手,使出的力度相當大,她感覺自己的手腕快要被他捏碎一樣,皮膚表面已經被抓出一道紅印。

「妳該不會天真的以為,用這種方法能傷害到我吧?」盧西安扯起一抹嘲諷的弧度,聲音帶著冰冷刺骨的寒意,「愚蠢的女孩。」





他一把掃開她手上的樹枝,單手扼住她的喉嚨,使她的呼吸變得越來越困難,產生一種窒息的難受感。戴維娜試圖用雙手扳開他的手指,使勁地掙扎起來,可令她絕望的是,她始終比不上吸血鬼強大的力氣。

對上他那抹兇狠無情的眼神,她雙眼溢滿無盡的懼意,身體發抖得非常厲害,猶如一頭將要任人宰割的動物,只能默默等待死亡的降臨,卻沒有力量作出任何抵抗。

雷克斯掙扎著從地上站起來,大口地大口地喘息著。他強忍著胸口處傳來的痛楚,身影如同疾風般衝到盧西安的身後。當他打算拽起對方的胳膊,將他拉開之時,卻猝不及防地被他用另一隻手鎖住咽喉——他的動作奇快,基本上連頭都沒有轉過來。

雷克斯死命地掙扎著,努力想扳開他的手,但由於胸口上的傷口尚未完全復原,他只能使出微弱的力氣,根本無法與盧西安相比。

「Fiat manus tua et vade.」

就在這個危急的關頭,一道低沉的唸咒嗓音和清晰的腳步聲突兀地從某個方向傳來。受到咒語的驅使下,盧西安不由自主地鬆開十根手指,雙肩像是被無形的力量向後拉扯一樣,整個身體往後拋出去,狼狽地摔倒在地面上。

戴維娜用手撫著喉嚨,呼哧呼哧地喘著大氣,試圖調順自己的呼吸。她和雷克斯順勢抬起眼眸,將視線投向腳步聲傳來的方向,發現朝他們走過來的是一位熟悉的光頭男人,那雙深褐色的眼睛閃動著幽深的光芒——





洛爾。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