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噢,你是怎麼找到我們的?」他的出現令戴維娜略感驚詫,下意識地脫口而出。

「妳可能不會相信,但我能夠透過魔法感應到妳的位置⋯⋯」

話音未落,洛爾突然用手揪住自己的胸口,疼痛地哀叫出聲,再也無法站直身子,單膝跪到地面上,整個人像受傷的動物般蜷縮起來。他臉上佈滿顯而易見的痛苦,整張面容扭曲得幾乎變形。

「嘿,你還好嗎?」戴維娜連忙奔到洛爾身旁扶著他,面露擔憂地問道。

「是弗羅拉。」洛爾從齒縫間迸出話來,語氣中蘊含著深深的憤恨,「是她⋯⋯對我施下法術,倘若我今晚使用魔法的話,將會承受加倍的痛苦。」





「哼哼⋯⋯」盧西安俐落地躍身站起,從喉間發出一陣詭異的輕笑,以輕挑的眼神睨著洛爾,言語間毫不掩飾對他的諷刺,「我應該要稱讚你勇氣可嘉,還是該替你感到可悲?明知道需要承受這種痛苦,還是要來做這件蠢事。」

「我答應過某個人,一定要保護⋯⋯這個女孩的安全。」洛爾抬起陰冷的雙眸,狠狠地瞪視著他,一邊微微喘息著,一邊用堅定的語氣說道。

「等一下,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那個人是誰?」聞言,戴維娜感到一陣驚愕,疑惑不解地追問道。

「噢,夠了。我沒有多餘的時間聽你們猜啞謎。」盧西安蹙起眉頭,語帶不耐地切斷兩人的對話,「老實說,我實在很不喜歡你這種難纏的巫師,如果你來這裡是為求一死的話,我現在就可以成全你。」

當他準備閃身到洛爾面前的時候,一抹如疾風般的身形猝不及防地出現在他身後,用雙臂緊緊地勒住他的脖子,令他一時失去重心,直接往後仰倒在地。由於一切實在發生得太快、太突然,就連雷克斯和戴維娜都看得目瞪口呆,一時半刻反應不過來。





「小莎,趁現在!」

伴隨著傑瑞德高聲的話語落下,卡瑞莎那抹纖瘦的身影旋即從某個方向竄出,飛奔似地閃現到兩人的面前。只見她單手握著一根被截斷的尖銳樹枝,高高舉起,正要瞄準盧西安的胸口刺下去。殊不知對方的大掌一伸,牢牢地抓住她的手腕,制止住她的動作。卡瑞莎緊咬著牙關,借用另一隻手的力量,傾盡全身的力氣,將樹枝一寸一寸地朝他的胸口逼近。

盧西安的唇邊微微挑起,勾勒出一道令人心寒的奸笑。他抬起另一隻手,輕鬆地搶過她手中的樹枝,猛力地刺進她的左肩,整個動作一氣呵成,速度根本無法用肉眼捕捉。

隨著一團深紅的血跡從衣服布料滲出,劇烈的痛楚馬上自肩部傳來,令卡瑞莎忍不住痛呼出聲,重心不穩地跌在地上。

成功解決掉一個麻煩,盧西安迅捷地抬起手肘,往上擊撞傑瑞德的下巴,痛得他悶哼一聲,微微鬆開勒住他的手臂。盧西安毫不費力地掙脫他的箝制,從容不迫地站起身,抬手拍拍衣服上的灰塵,以一副居高臨下的姿態睥睨著他。





「我欣賞你的勇氣和偷襲技巧,可惜力量還不夠強大。」盧西安的聲音裡分明帶著濃厚的蔑意,嘲諷地嗤笑一聲,繼續說道,「萊特爾果然說得沒錯,進食動物血液來維持生命力的你,真是弱小得可憐。」

他擺明是刻意提起「萊特爾」這個名字來刺激傑瑞德。而事實上,他確實順利達到預期的目的——蘊藏在傑瑞德心底的恨意瞬間被他挑起,瞳孔猛烈緊縮起來,臉龐蒙上一層黑沉的陰霾。

「既然是你主動提起他的,也是時候要跟我們好好交代殺死他的理由。」

「我想你大概不知道,跟你們住在同一屋簷下的萊特爾,一直都有跟我保持聯絡吧?你覺得自己清楚在他轉化你之前,做過的每件事情嗎?包括——」盧西安意味深長地拖長尾音,嘴角擒起一抹詭譎難明的笑意,不急不慢地繼續把後半句說出來,「我們曾經是一同經歷生死的戰友?」

「傑瑞德,他只是想挑起你內心憤怒的情緒,千萬不要被他影響到。」卡瑞莎顯然覺察到盧西安的用意,急切地向他提醒道。

「別再跟我廢話,我只是要知道你殺死他的原因。」傑瑞德不耐地瞪著盧西安,語聲冰冷如霜,帶有濃烈的恨意。

「很簡單。」盧西安不甚在意地聳聳肩膀,輕佻隨意的語氣令傑瑞德心頭的火苗越燒越旺,一發不可收拾,「他已經替我拿到想要的東西,再沒有利用價值。」

傑瑞德再也壓抑不住滿腔的怒氣,猶如火箭般直奔到他面前,揮拳精準擊中他的嘴角。當他打算再度發動攻擊,盧西安已經搶先抓住他拳頭,並抬起右腳狠狠地踢向他的小腿脛骨,再用雙手將他的身體從地面提起來,不留餘力地往一旁甩出去。





傑瑞德頓時被摔得全身發痛,嘴裡發出輕微的痛呼聲,俊秀的臉孔扭曲成一團。看到這一幕,戴維娜的心臟驀地抽緊,擔憂的情緒在臉上顯露無遺,嘴唇都快被她給咬出血來。可惡啊!為什麼?為什麼她只能站在一旁看著他們作戰、看著他們受傷,自己卻不能為他們做點什麼?

「雷克斯,你還可以戰鬥吧?」卡瑞莎扭過頭望向他,聲音裡透著滿滿的焦灼。

「當然。」雷克斯保持著正經嚴肅的神態,語帶肯定地回答道。

就在兩人準備衝過去加入這場戰鬥,一陣「嗷——」從野獸喉間發出的嘶吼聲,以及沉穩有力的施咒聲清楚地鑽進他們的耳中,使他們前進的步伐倏地停住,不約而同地望向兩道聲音傳來的方向。

雷克斯警覺地瞇起眼眸,立刻提神戒備起來:「這是⋯⋯」

「沒猜錯的話,梅森和弗羅拉應該就在那邊。」卡瑞莎滿臉正色地說出心中的揣測。

「快要將近滿月,弗羅拉一定是趁著這個時間在施展某種魔法。」洛爾勉強地站起身來,語氣慎重地作出提醒,「聽著,我不管你們跟盧西安之間的私人恩怨,但這不是我們來這裡的重點,不能把所有時間全都耗費在他身上。」





「可我們不能只留下傑瑞德在這裡與他戰鬥。」雷克斯憂心忡忡地說道。

語畢,他將視線轉回到與盧西安展開激烈打鬥的傑瑞德身上,兩人交纏成一團拳腳的影子,快到令人看不清楚。下一秒,只見傑瑞德抬起手肘撃打盧西安的臉頰,然後一腳踼向他的胸口,使他踉蹌地往後滑退幾步。待站穩腳步,盧西安的眼神微微變暗,身體敏捷地飛躍而起,疾拳一揮,結結實實地擊中傑瑞德的右臉頰,直接把他揍倒在地,可見一縷鮮紅的血絲從他的嘴角滲出。

「你們都看到的,讓傑瑞德獨自對付他實在是太吃力了。」捕捉到好兄弟受傷的畫面,雷克斯的臉龐顯然浮現出憂色。

「這樣吧,由我過去阻止弗羅拉。雷克斯,這個老傢伙就交給你跟傑瑞德了。」卡瑞莎逕自作出決定,不等雷克斯開口回應,她已經將目光轉向洛爾,主動詢問道,「你也一起去嗎?」

「巫師之間的事,當然算我一個。」洛爾的回應沒有絲毫猶豫,神情表現得異常堅決。

「但你現在能走動嗎?」看見他的臉色略顯蒼白,全身冒著豆大般的冷汗,戴維娜不禁擔心起他來,「再說,要是你再施咒的話,你的身體會……」

「我自然有我的方法。但前提是,妳必須要跟過來。」洛爾艱難地嚥下一口唾沫,有些費力地說出意味不明的話語來,似乎內心另有盤算。

「啊?這……關我什麼事?」戴維娜聞言略感吃驚,摸不著頭腦地問道。





「嘿,沒時間讓你們交談了,我們現在就要動身離開。」由於時間緊迫,卡瑞莎不得不打斷兩人的對話,語調不自覺地急速起來,「戴維娜,如果洛爾沒有辦法獨自走動,只能靠妳扶著他了。」

「等一下,小莎!」

當卡瑞莎正欲轉身離開,雷克斯連忙開口叫住她,令她霎時止步,回身看他。

「切記要小心。」他的眼神裡晃動著一種她讀不懂的情緒,停頓幾秒後再度啟唇吐出四個字,「不要受傷。」

卡瑞莎不由怔住,微微張開嘴唇,但沒有發出半個音節,一股難以言喻的暖意悄然在心底緩緩流動起來。跟上次對付梅森的情況一模一樣,他又是在為她而擔心。混蛋雷克斯,為什麼非要在危急關頭,才會說這些令人心動的話?

考慮到當前的形勢,她不容許自己將內心那份喜悅表露出來,只是揚起眉毛,佯裝幽默地回應道:「拜託,你覺得上戰場,會有不流血的情況出現嗎?」

瀟灑地丟下這句話,卡瑞莎便轉過身,循著聲音的來源位置離去。戴維娜攙扶著洛爾,拖著蹣跚的步伐跟隨其後。





該死的,卡瑞莎。妳是把我的話當成開玩笑嗎?

雷克斯的嘴唇只是微微動了一下,沒有把這番話說出口,僅在心裡釋放著這份為她擔憂的情緒。

看著三人的身影漸漸走遠,雷克斯趕緊調整好情緒,收回目光,轉身跑去加入傑瑞德和盧西安的戰鬥之中。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