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天飛舞的塵土和沙石令卡瑞莎和弗羅拉的視野完全被遮蓋住,被迫要暫時中止戰鬥,抬起手臂來抵擋烈風與沙塵。只有梅森依然不動如山地趴伏在地面上,低垂著頭,讓臉部的表情隱藏在陰影中。可怕的嘶吼聲持續從他的喉間發出,情緒顯然還是很不穩定。
 
數分鐘過後,狂風終於停止肆虐咆哮,使一切重歸於平靜。卡瑞莎謹慎地放下抬起的手臂,還未搞清楚剛才發生的狀況,靈敏的雙耳已經捕捉到一陣平穩規律的腳步聲由遠而近響起。
 
循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卡瑞莎詫異地發現,正邁步朝她們走來的是戴維娜。此刻,她的面容毫無半分恐懼,雙目閃爍著異乎尋常的堅定、自信和冷靜,是卡瑞莎從未在她眼中見過的神態。
 
很快,戴維娜便來到兩人面前停住腳步,神情從容地朝弗羅拉舉起手掌,咬字清晰地從嘴裡唸出一句拉丁文。
 
「derelinques animam de pulchro.」
 




意想不到的是,一股神秘的魔法力量居然順從她的言語湧現。只見弗羅拉尚未來得及反應過來,身體已經被往後拉開,拋到半空中,猶如一顆流星般砸落到地上。
 
「我的上帝啊!」看見這副情景,卡瑞莎簡直震撼到難以置信,驚愕得瞪圓眼睛,看著戴維娜問道,「我沒有聽錯吧?戴維娜,妳……妳剛剛是在唸咒語嗎?」
 
緩緩爬起身的弗羅拉同樣震驚得啞口無言,儘管她不清楚這個女孩是什麼來頭,但奇怪的是,她身上明明沒有屬於女巫的氣息,那體內的魔法是從哪裡來的?
 
只不過,她現在沒有多餘的時間,去思考這些與她無關的事情。滿月已經來臨,她絕不允許任何人破壞事情的發展。
 
想到這裡,她的眼神倏地陰沉下來,朝著戴維娜抬起手,將手掌向著上空一甩。強勁的黑暗魔力宛若來勢洶洶的波濤般朝戴維娜襲來,使她整個人被甩飛出去,後腦勺「砰」一聲撞到樹幹上,身體繼而落地滾動幾圈後才停下來,額頭上出現一道淺淺的傷痕。
 




她既不是吸血鬼,也不是狼人,更從來沒有接受過戰鬥訓練,受到如此猛烈的攻擊,讓她覺得肺部的空氣全都被擠出去,渾身感到疼痛難耐。
 
「戴維娜!」
 
正當卡瑞莎準備出手攻擊弗羅拉之際,卻瞥見梅森一個閃身逃離地上的圓圈,朝著通往柏油路的方向跑走,速度敏捷得如同閃電劃過。
 
「該死的!」
 
眼看梅森轉眼間已經消失在視線範圍內,卡瑞莎不禁氣憤地低咒一句,卻無法挪動腳步追上去。縱使解決梅森的危機是很重要,她也不能因此而拋下戴維娜不管。雖然不曉得她怎麼會無緣無故懂得唸咒,但留下戴維娜獨自應付這個陰險的女巫,實在是太危險了。
 




「去追梅森,卡瑞莎。」戴維娜咬緊牙關,忍耐著痛楚從地上站起身,喘息著對她說道,「雖然我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但洛爾似乎將他的力量傳遞到我的身上。現在的我,能夠憑著自己的感覺施展魔法。」
 
聞言,卡瑞莎更顯驚詫,整個思緒陷入混亂之中。這沒有道理啊,就算一個巫師傳遞力量給人類,但如果她本身不是屬於巫族的話,根本不可能使用到對方的魔力。然而這一刻,她實在不能再花時間猜測當中的原因,只能放手一搏,表現出對戴維娜堅定的信心。
 
「既然這樣,這裡就交給妳了。」
 
語畢,卡瑞莎瞬即從原地消失,速度快得形同光影般,令弗羅拉根本來不及阻止,只能恨恨地咬牙,重新將視線轉向戴維娜。
 
看來,她要先想辦法解決掉眼前這個麻煩的女孩。
 
注意到弗羅拉的眼神帶著濃濃的殺氣,戴維娜雖然有些怯意,仍強迫自己鎮靜下來,決定憑著直覺出招,抬起右手,將蘊藏在體內的力量透過指尖釋放出來。一股具攻擊性的無形氣流馬上朝弗羅拉直衝過去,沒想到她的手一揮,魔法便化為一道黑色屏障,輕鬆地擋下迎面而來的攻擊。
 
她連眼皮都不眨一下,全神貫注地緊盯著戴維娜。後者尚未搞懂她的意圖,竟意外發現熾熱的火焰在腳下的地面蔓延而出,並自動圍成一個火圈,宛如牢籠般將她困在裡面。
 
面對這個情景,戴維娜霎時感到方寸大亂。事實上,剛剛一直有道聲音在引領她跨出每一步,提醒著她要如何釋出洛爾傳遞給她的魔法。然而這一刻,這道聲音卻消失得無影無蹤,自然會讓她徬徨失措。




 
恍然間,她想起洛爾在昏倒前對她說出的某句話——
 
跟隨妳的感覺行動。
 
於是她深呼吸,閉上眼睛,努力讓情緒平靜下來,革除腦中的所有雜念,專注地利用意念的力量試圖解除弗羅拉的魔法。

想不到這個辦法真的成功了。四周的火勢開始神奇地減弱,最終被完全熄滅。
 
弗羅拉見狀,不由微微吃驚,壓根兒沒有預想到,這位新來的小女巫會是這麼難搞,懊惱地在心裡咒罵一聲,情緒越發焦躁起來。她不能再耽誤時間,一定要盡快完成剛才的施咒儀式,不可以再讓這個女孩在這裡礙手礙腳。
 
「既然這樣,我就讓妳嘗嘗真正痛苦的滋味。」
 
弗羅拉的左手倏然抬起,五指屈曲成爪狀,然後快速向後一拉。戴維娜發覺自己的身體不聽使喚地移向她面前,毫無抗拒的餘地。迎視著她兇狠得像鯊魚的目光,戴維娜緊張地吞嚥著唾液,擺出一副故作鎮定的表情。下一秒,弗羅拉的五指猛地收緊,握成拳狀,口中飛快地誦念出一句咒語。
 




「perdere ea nervi et senties dolorem eius.」
 
伴隨咒語聲落下,一股尖銳的刺痛感瞬間在戴維娜的腦袋裡轟炸開來,猶如有無數條蟲子鑽進去,不斷啃噬著她的神經,痛得她抱頭在地上來回打滾,嘴裡發出歇斯底里的慘叫,額頭滲出密密麻麻的汗珠。她不曉得是什麼東西在影響她的腦部神經,只知道這種感覺痛苦得讓她幾乎要窒息。
 
她在心底瘋狂地尖叫著,渴望這股痛楚能夠盡快停止。可惜弗羅拉不肯如她所願,持續加快唸咒的速度,邪惡的混濁魔法就像進擊的毒蛇般狠狠撕咬著她全身,折磨得她難受至極。看著戴維娜面露痛色,弗羅拉的眼神溢滿狡黠,從鼻子裡發出一聲得意的冷哼,然後將手腕順時針一扭,前者隨即軟弱無力地癱倒在地上,意識被拖進無盡的黑暗中。
 
「愚蠢的女孩,到頭來還是不堪一擊。」
 
弗羅拉的嘴角咧開勝利的弧度,接著收回目光,不屑再理會這位手下敗將。她轉身走回剛才施咒的位置上,向著地上的圓圈伸出右掌,低沉地唸誦出早前的咒語。
 
受到魔法的驅使,地上的狼液繼續沿著血液的線條流動,直到它與血液完全連結在一起,整個圓圈驀然亮起一種淡紫色的光芒。隨著光芒熄滅,這個由狼液與血液結合而成的圓圈就這樣消失不見,連一點存在過的痕跡都沒有留下。
 
「只差一步,這場遊戲就可以順利結束了。」說出這句帶有深意的話語,她便頭也不回地從這裡離開,踏著平穩的步伐,朝卡瑞莎剛才消失的方向前進。
 
殊不知,在弗羅拉離開沒多久,竟然發生了一件奇異的事情——




 
星星點點的藍光忽然從戴維娜躺臥的地面憑空出現,並圍繞在她身邊不停轉動,像是要試圖喚醒她似的。不一會兒,陷入昏睡的戴維娜彷彿感應到它們的呼喚,手指微微動了動,開始慢慢恢復知覺。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