淋浴在滿月清冷的光輝下,梅森感覺到體內一股龐大的力量被完全釋放出來,渾身散發著危險的野性氣息。他的眼神變得狂暴凶戾,整張臉充滿懾人的殺意,兩排牙齒緊緊地咬在一起,低沉的嘶吼聲此起彼落,仿如一頭即將展開殺戮的猛獸。他似乎已經鎖定目的地,一直急速地向前狂奔,在繁雜的樹叢間不斷穿梭,不出數分鐘便順利地跑出樹林,來到寬廣的柏油路面上。

他的視線自然而然地投射到公路的其中一端——離開布克頓鎮的方向。看著這條遙遙望不到盡頭的柏油公路,他的雙腳彷彿受到某種不明力量的牽引,不受控制地邁開步伐,朝著這條路線一直向前行走。殊不知剛踏出幾步,卡瑞莎的身影宛如疾風般閃現到他的面前,阻擋他前進的路線。

對於喪失理智的梅森來說,任何阻礙他行事的都是敵人,一雙陰鷲的雙眸陡然泛起仇視的寒光。他的臉色越發猙獰恐怖,垂在身側的手緊緊攥成拳頭,手背上的青筋突突暴起,可見情緒已經陷入暴怒失控的狀態,隨時準備對她發動攻擊。
 
「這樣看來,又是我們兩個之間的對決了。」卡瑞莎立即擺出一副迎戰的姿勢,凌厲的眼神帶著警惕與防備,絲毫不敢掉以輕心。
 
梅森懶得跟她浪費唇舌,一個箭步衝上前,疾速地向她劈出一記手刀。卡瑞莎趕緊壓低身體躲開,然後抬起左腳,猛力地踢向他的腹部,將他踹開一段距離。梅森站穩身子後,再度朝她攻過來,抬腿使出一記凌厲的迴旋踢,不偏不倚地踢中她的腦袋。
 




不得不承認,受到滿月狀態的影響,狼人的力量果然變得格外強勁,他攻擊的速度比上一次對戰的時候還要快很多,而且力度也相對更重。眼看一記厚實的拳頭快要朝著自己砸過來,卡瑞莎機靈地晃動身影,移形換位地繞到梅森的身後。他還沒來得及轉身,她已經迅捷地抬腳踢向他的小腿外側,讓他一時站立不穩,膝蓋彎曲起來。
 
卡瑞莎趁著這個時機乘勢而上,敏捷地來到他的面前,伸出手肘勒住他的脖子,另一隻手將他的頭給壓下來,並抬起膝蓋兇狠地頂撞他的肚子。沒料到梅森卻猛然伸手抓住她的手臂,順勢給她一個俐落的過肩摔,把她狠狠地摔倒在地,疼得發出一聲低沉的悶哼。
 
梅森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撲到卡瑞莎身上,瘋狂地朝她齜牙咧嘴。她急忙用雙手抓住他的頭顱,猛力地用頭撞上他的鼻樑,爆出沉悶的撞擊聲。爾後,她將雙手按在他胸口上用力推出去,使他整個身軀向後飛起,狼狽地墜落到地上。
 
卡瑞莎驚險地鬆一口氣,連忙翻身躍起,身形急速地直衝到梅森的面前。才剛站穩腳步的他根本來不及閃避,一記重拳就這樣猛擊到他的右臉頰上。梅森當然也不甘示弱,氣勢洶洶地揮出有力的一拳,可惜被卡瑞莎眼疾手快地接住拳頭,並順勢抓住他的胳膊。
 
她本想將他摔倒在地,然而他接下來的舉動壓卻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他乘勢飛身躍起,雙腳往旁邊的樹幹上一蹬,藉助它的反彈之力,凌空使出一記左橫踢,整個動作流暢俐落,完全殺卡瑞莎一個措手不及,下巴被他的飛腿給重重踢中,整個人向後倒飛,摔落到地面上。
 
梅森雙腳著地後,一手掐住卡瑞莎的脖頸,單手將她整個人從地面上提起來,然後再往地上用力砸下去。卡瑞莎整個背脊被他砸得生疼,嘴裡忍不住發出痛呼聲,精緻的五官緊擰成一團,連連咳嗽了幾聲,幾絲鮮血沿著嘴角緩緩流淌下來。
 
她吃力地掙扎著,想從地上爬起身來,但梅森卻縱身一躍,猝不及防地撲到她身上,雙手緊緊掐住她的脖子。就在千鈞一髮的危機時刻,「咻」一聲倏地響起,一枚木製的子彈呈直線型飛行,毫無偏差地射中梅森的左肩膀。他身上的衣服馬上出現破損,被子彈射中的皮肉發出如烈火灼燒般的滋滋聲響,傷口處更冒出陣陣的白煙,痛得他翻身倒地,嘴裡發出疼痛的嘶吼聲。

卡瑞莎急忙地從地上坐起來,當見到梅森受傷的情況,表情略顯愕然,嘴裡下意識地吐出三個字:「附子草?」

她迅速地轉過頭,將視線掃向剛才子彈射出的方向,發現一位穿著韖皮夾克的男人站在左邊道路旁的樹林上,右手舉起一把烏黑的轉輪手槍,槍口正正對準梅森的位置,鋒銳的眼神顯得犀利無比。他的外貌看起來大概只有三十齣頭,淺褐色的短髮下是一雙綻藍色的眼睛,下巴留著些許鬍渣。今晚的他沒有戴上眼鏡,身上少了一份古板的味道,反而增添一份穩重謹慎的感覺。





是葛蘭教授。

他不假思索地瞄準梅森的右腳再開兩槍,子彈準確無誤地射中他的大腿,散發出陣陣熾熱的白煙,使他禁不住再度發出痛苦的呻吟。待確定梅森身上的傷口沒有在短時間內復原,難以從地上爬起身來,葛蘭教授才安心地吁了口氣,緩緩放下手槍,將目光稍微轉向卡瑞莎。

卡瑞莎用手肘撐著地面,晃悠悠地站起身,迷茫的眼神裡夾雜著幾分警戒,問道:「你是誰?為什麼會……」

「如果妳記性夠好,應該記得在一個小時前,有一位女獵人過來幫你們擊退兩位麻煩的吸血鬼吧?」葛蘭教授聳聳肩,從容不迫地向她問道。

卡瑞莎頓時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原來他是剛才那位吸血鬼獵人的同伴,難怪槍法會如此精準。只是,到現在她還是不懂為何獵人會前來幫助他們,他們不是應該跟吸血鬼勢不兩立才對嗎?

不過,她還沒來得及想明白這一點,葛蘭教授的話已經將她的思緒扯回來。

「我沒有想過今晚需要對付狼人,塗在子彈上的附子草液體是傑瑞德給我的。」他意有所指地瞥一眼手中的槍,保持著嚴肅的面容補充道,「在五分鐘之前,我跟瑪姬加入到他們的戰營裡。在戰鬥的途中,傑瑞德把一瓶附子草液體交到我的手上,說現在情勢危急,要我趕來這裡幫忙對付一位狼人。」

「那他們那邊的情況現在怎麼樣?」卡瑞莎急不可耐地追問他,語調裡蘊藏著焦灼的憂慮。





「我只能說,那是一場苦戰。雖然我們接觸過不少吸血鬼,但從來沒有遇過力量這麼強大的品種。我看得出來,妳兩位朋友已經耗費了不少體力,要是再繼續打下去的話,情況恐怕不樂觀。」

卡瑞莎聞言,心頭不由一陣緊縮,雙眉憂心地蹙起,死死地抿著唇瓣,一言不發,顯然擔心著傑瑞德和雷克斯的狀況。

「我知道妳在擔心妳的朋友,但我有必要提醒妳,我不擅長對付狼人。所以妳最好告訴我,剛剛那小子給我的東西,能夠對他造成某種程度的傷害。」葛蘭教授把心思放回梅森身上,語氣和眼神都變得謹慎起來。

「附子草向來都是狼人的弱點。雖然不至於會殺死他,但一定能達到讓他變得虛弱的效果。」

說完,她順勢將視線轉向梅森,不料奇特的事情就在這剎那間發生。梅森正咬緊牙關緩緩站起身——他居然趁著兩人剛剛交談的時候,用爪子直接將大腿內的子彈掏出來。卡瑞莎注意到他手腕上的印記發出不太顯眼的微弱光芒,一種不好的預感在她心底油然生出,這個印記仿如在釋出某種危險的信號。

梅森忍耐著痛楚,利用兩根利爪把嵌進左肩的子彈順利挑出來,接著隨意地扔在地面上,可見傷口轉眼間已經快速地癒合起來。意識到情況不妙,葛蘭教授迅即舉起手槍,食指扣緊板機,瞄準他的胸口補上一槍,想不到射出來的子彈卻被梅森一手接住。縱使灼熱的白煙不斷從他掌心冒出,他的面容依然相當鎮定,似乎沒有絲毫疼痛的感覺,這種情況簡直令人難以置信。

「噢,老天在上!這是不可能的。」卡瑞莎徹底被這一幕驚駭得呆住,那雙棕色的眼眸霎時瞪得老大,整個腦袋在嗡嗡作響,霎時間無法理解眼前的狀況。





「按照一般的情況來說,當然是不可能。」

卡瑞莎尚未從震驚中反應過來,便聽見一道帶著輕蔑意味的女性嗓音從身後傳來。她對於這份毫不掩飾的狂妄和自信並不感到陌生,心頭不禁微微一震,略顯僵硬地轉頭望向來者。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