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的布克頓鎮沉睡在冷澈的月光下,漆黑的街道上空蕩蕩的,沒有半個人影,偶然會有流浪貓狗在街上四處流蕩,製造出一些細微的聲響。位於莫爾瑪第五大街的住宅基本上全都已經關燈,只剩下一間私人公寓的燈光依然亮著,可見屋主暫時尚未有睡覺的打算。
 
在公寓寬敞舒適的客廳裡,塞貝斯正獨自坐在一張布質沙發椅上,身體微微前傾,手肘擱在膝蓋上,修長的指尖滑動著手機屏幕,點開出一條簡訊來。只見他眉頭深鎖,眼眸緊盯著上面的文字,神情令人捉摸不透。
 
「傑瑞德等人將會於晚上出現在布克頓森林的白樺林一帶,這是個對付他們的好機會,相信你們一定不會錯過。」
 
手機的簡訊上顯示著這段意味非明確的文字,但就算塞貝斯想破頭,也始終猜不透傳送簡訊給他的人會是誰,更不懂對方為何會有他的手機號碼。他試著釐清自己的思緒,把不同事件拼湊起來,反覆地思前想後,驀然憶起前陣子在小鎮上發生了一連串吸血鬼殺人事件,難不成會是……
 
正當他的腦海萌生出這個念頭時,一陣輕盈的腳步聲冷不防地自身後響起,使他從雜亂的思緒中回過神來。將視線掃過去,看見尤妮絲踏著輕鬆的步調走過來,在他旁邊的另一張沙發椅上坐下,姿態優雅地翹起二郎腿,手中握著一隻載著紅色液體的高腳杯。塞貝斯清楚聞到空氣中飄散著一股腥甜的氣味,不斷刺激著他的嗜血神經,自然知道她喝的並不是紅酒。
 




尤妮絲只是安靜地坐在沙發上,細味品嚐著杯中香甜的血液,沒打算開口與他進行交談,讓後者覺得頗為無趣,乾脆收起手機,雙眼直勾勾地注視著她,嘴角咧開一抹怪異的笑意。
 
「別以為用這種勾引人的眼神看著我,我就會你產生興趣。」察覺到那雙緊鎖住她的目光添上幾分興味,她立即皺起眉頭,露出厭惡的神色。
 
「太陽是從西邊升起了嗎?今晚我害妳無故被獵人攻擊,可妳居然沒有向我破口大罵。」他將身子往後靠在椅背上,懶洋洋地揚起眉毛,佯裝好奇地問道。
 
「哼,與獵人相比,我更不爽給卡瑞莎那個臭婊子在我臉上踹了兩腳。」想起當時的畫面,一種被羞辱的感覺頓時湧上尤妮絲的心頭,讓她氣得牙癢癢的,雙眼燃燒著熊熊怒火,「早知道結果會變成這樣,我當時就應該直接殺掉戴維娜,乾脆讓事情一了百了。」
 
「要是妳當時殺死她,事情就不會再向著有趣的方向發展。」塞貝斯緩緩開啓雙唇,意味深長地丟出一句話來。
 




「你這是什麼意思?」尤妮絲明顯被他的話激怒了,臉色瞬間陰沉如墨,帶著恨意的聲音近乎咬牙切齒,「不要告訴我,為了要讓事情保持趣味性,你會出手阻止我殺死她。」
 
「噢,妳完全誤會我的意思了,她的死活根本與我無關。」塞貝斯馬上舉起雙手,表示自己沒有冒犯她的意思,那雙如豹般精銳的眼眸閃動著饒富興味的光芒,「我只是單純認為,戴維娜‧貝拉米的身份並沒有那麼簡單。他們會在月圓晚上帶著一位人類去找狼人,單單是這個行動就已經很奇怪。難道他們不怕讓她去送死嗎?再說,身為人類的她總是跟一群吸血鬼走在一塊,如果假設她是擁有某種特殊的身份,事情才會顯得合理。」
 
「你懷疑,她不是人類?」她稍微收斂怒氣,困惑地蹙眉問道。
 
「在這個世界上,就只有非人類的生物才會對精神控制免疫。這就說得通,為什麼我當初使用精神控制的時候,會無法對她造成影響。」他的神情看起來篤定自信,彷彿認為自己的想法絕對不會有錯。
 
「既然你覺得自己有那麼聰明,那想到是誰發那條簡訊給你嗎?」尤妮絲並沒有否定這個可能性,顯然是認同他的說法,但她是絕對不會把這一點表露出來——
 




看到他那副得瑟的模樣,會令她生起想揍人的衝動。
 
「怎麼了?那麼迫不急待想知道是誰要對付妳心愛的傑瑞德嗎?哈,可就算讓妳知道又怎麼樣?」塞貝斯的眉毛刻意挑得老高,語帶諷刺地回應她的提問,促狹意味非常濃厚,「尤妮絲,我敢打賭妳並不會挺身而出保護他,因為妳跟我都是同一種人,會把自己的性命看得比其他人更重要。」
 
尤妮絲動了動嘴唇,卻發現無法出言反駁。她向來都爽快承認自己喜歡傑瑞德,可倘若現在問她,他的性命是否比她的更重要,她竟然連一個字都答不出來。要她為了傑瑞德犧牲自己的性命,她能做得到嗎?她可以為了他,放棄繼續生存的機會嗎?
 
單單這兩條問題已經令她苦惱不堪,不禁在心底狠狠詛咒旁邊這個男人一萬遍:他媽的塞貝斯,為什麼非要提到這種讓她覺得沉重的話題?
 
「叮咚」。
 
響亮的門鈴聲突兀響起,打破了此刻沉靜的氛圍。兩人異常有默契地交換一個眼神,接著同時從沙發椅上站起身,以快得如光影般的速度閃現到門口前。塞貝斯二話不說地轉開門鎖,本來以為外面會站著某位不明來歷的陌生人,殊不知門扉開啟後,根本沒有發現任何人的蹤影,只是看見一個白色的信封被人刻意擺放在門前的地上,上面並沒有寫上收件人的姓名。
 
尤妮絲彎腰撿起信封,動作俐落地拆開,取出裡面摺疊的信紙,仔細地閱讀起當中的內容。塞貝斯連忙把頭湊過去,看見在偏黃的信紙上清晰地寫著兩行字體端正的文字:
 
「明天晚上八點,德斯餐廳的空中花園。




誠意邀請你們成為我的同盟。」
 
當視線捕捉到「同盟」兩個字,尤妮絲的心頭劇震,馬上抬頭望向塞貝斯。只見他閉緊嘴唇,沒有出聲發表自己的想法,陷入深思的表情冷靜而不摻雜半點情緒 。
 
直到他的腦海裡浮現出某個可能性,唇角才漸漸掀起一抹不易顯見的弧度。看來,敵人的敵人終於要拉攏他們加入陣營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