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的顏色由灰暗逐漸變成魚肚白,一輪旭日從東邊的天際徐徐升起,象徵著黑夜的結束。很快,第一縷晨光便穿透薄薄的雲層射向大地,令原本陰森黑暗的布克頓森林開始變得明亮,每寸地方都充滿朝氣與生機。
 
站在一般人的角度來看,這無疑是個美好的早晨。相反,對於昨夜經歷了一場戰鬥的「他們」來說,只有無盡的疲累,完全沒有精神享受這份美好。
 
「傑瑞德!傑瑞德,醒醒啊!」
 
傑瑞德在朦朧中,隱約聽到一道急切的聲線在呼喚著自己,眉頭輕輕皺了一下,竭力將沉重的眼皮撐開來。模糊的視線開始聚焦,所有影像漸漸清晰地在他視網膜上呈現,總算讓他看清眼前人的輪廓。
 
是卡瑞莎,那張精緻的臉孔如被放大鏡折射般映入他的眼簾。只見她雙眉緊蹙成一團,棕色的眸子裡透露出幾許擔憂。
 




「小莎……」他聲音有些微弱地吐出兩個字,接著用手肘撐起上半身,從地上坐起來。
 
「噢,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與此同時,躺在他不遠處的雷克斯也慢慢清醒過來,伸手扶著腦袋坐起身,下意識地掃視著兩旁的樹林,本能地生出些許警覺。
 
「呼,你們都醒過來真是太好了。」確保兩人都平安沒事,卡瑞莎總算安心地吁了口氣,表情稍微放鬆了一點。
 
「昨晚到底是……」雷克斯費力地回想著最後的記憶,神色略顯迷茫,「我記得昨晚無緣無故聽到一陣震耳欲聾的尖叫聲響起,之後就失去了意識,對於接下來發生的事全無印象。」
 




「我跟你們的情況一模一樣,昨晚被那道尖叫聲折騰到昏過去。」卡瑞莎把雙手叉在腰間,無奈地聳肩回應。提起昨晚的事,她的眉毛皺得更緊,轉為一副正經的模樣,「但最奇怪的是,當我醒過來的時候,已經不見其他人的蹤影,只有我一個躺在地上。」
 
「那其他人呢?」傑瑞德明顯感覺到事情的不對勁,疑惑地追問道,「昨晚梅森的父母是不是有出現?」
 
「他們是出現了,還被自己的兒子嚇到面容失色。」憶起昨晚梅森以狼人的形態出現在他父母面前的畫面,卡瑞莎的言語間毫不掩飾譏諷之意。不過她當然知道,這不是一件該拿來開玩笑的事,馬上改為嚴謹的口吻繼續說道,「只是當梅森試圖要攻擊他們的時候,那道尖叫聲就突然響起,讓他痛苦得抱頭倒地。」
 
「所以是尖叫聲制止了他的舉動?」雷克斯的目光在兩人身上來回流轉,試著用合理的觀點推測道,「那我們可以理解為,梅森的父母並沒有死嗎?如果沒有在這裡發現他們的屍體,也就是說他們已經順利回到布克頓鎮了?」
 
正當傑瑞德打算開口回應時,褲袋裡傳來的震動聲響卻硬生生打斷了他。掏出手機,他發現是一條由艾登傳送過來的簡訊,快速地掃視了一下內容,大致已經瞭解他們不在這裡的原因。
 




「小莎,艾登昨晚是否來過這裡?」
 
「嗯。老實說,看到他出現我也蠻驚訝的。明明他是狼人,但昨晚完全沒有受到月圓力量的影響,變得失控或暴躁,甚至還能夠保持理智,試著將梅森喚醒過來。」想起那一幕,卡瑞莎依然感到難以置信,覺得這個情況異乎尋常。後來細想了一下,記得自己還未向他提起關於艾登的事,於是困惑地眨著眼睛,對他問道,「不對,你怎麼知道這件事的?」
 
「我剛剛收到他的簡訊,提到海倫等月圓結束後,跟幾位狼人跑到這裡來找他和梅森。當發現兩人昏倒在地上,便直接把他們帶回去。」傑瑞德把手機塞回褲袋,語氣毫無半分情緒的波動,「他說自己也是剛醒來沒多久。」
 
「呵,怪不得只剩下我一個人躺在那裡,真是一群討厭的狼人。」卡瑞莎撇著嘴,滿臉不快地說道。好吧,雖然說吸血鬼和狼人的關係不算友好,他們不向自己伸出援手也是很正常的。但不知道為什麼,卡瑞莎就是覺得特別不爽,畢竟他們才是解決昨晚危機的重點人物,可那群狼人居然就這樣拋下他們不管,未免太可惡了吧。
 
「我看不僅僅是狼人,就連獵人都自己走掉,只留下一堆木子彈給我們。」雷克斯彎腰拾起地上一枚由木材製成的子彈,語帶諷刺地說道。接著,他將目光投回卡瑞莎身上,不甚在意地問出一句,「妳醒過來後,大概也沒有看到他們吧?」
 
她只是搖搖頭,沒有開口應答,意思已經非常明顯。
 
「那戴維娜呢?她在哪裡?」
 
不用想也知道追問戴維娜下落的人是誰。事實上,在傑瑞德清醒過來後,第一時間想起的就是戴維娜,只是卡瑞莎遲遲沒有提到她的狀況,實在令他按捺不住內心的焦急,情緒罕見地緊張起來。




 
「傑瑞德,雖然很抱歉,但我真的不清楚,在我醒過來後根本沒有看到戴維娜的蹤影。我有試過打給她,只是沒有人接聽。來找你們之前,我已經在附近繞過一圈,卻完全聞不到她的氣味。」卡瑞莎無能為力地搖搖頭,有些懊惱地回答道。在停頓的幾秒間,她的表情越發嚴肅,聲音一下子凝重了不少,「不過既然現在提到她,我認為有必要把昨晚發生的事情告訴你們。我跟弗羅拉昨晚進行戰鬥的時候,戴維娜毫無預兆地走過來唸出一句咒語,利用魔法向弗羅拉發動攻擊。後來她說,是洛爾將魔力傳了給她,但這正正是奇怪的地方。一位巫師將自己的魔力傳遞給人類,從而讓後者能夠施展法術,你們覺得有可能發生嗎?」
 
「眾神哪,」聽聞此言,雷克斯驚愕地倒吸一口氣,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神情充滿震驚,「我幾乎無法想像戴維娜施展法術的畫面,身為人類的她不可能擁有這樣的能力吧。」
 
「所以才會忽然出現昨晚的尖叫聲……」
 
傑瑞德低聲地喃喃道,一抹複雜的情緒自他眼底掠過。他昨晚分明認得出是戴維娜的聲音,只是當時實在想不透,為什麼她能夠發出威力如此強勁的尖叫聲,現在總算掌握到導致這個行為出現的原因。然而對他來說,這些統統都不重要,重點是——
 
「無論如何,我們必須要知道她現在的位置。」他眉頭深鎖起來,語氣裡有著難掩的焦灼,「既然是我答應讓她跟過來,就有責任確保她的安全。」
 
察覺到深深的自責隱藏在他的話語中,卡瑞莎和雷克斯只能面面相覷,嘴巴微微開啟,卻不曉得要如何回應。昨晚他們都受到尖叫聲的影響,喪失意識昏倒過去,對於戴維娜的情況或行蹤根本沒有頭緒,就算要找她,也沒有一個確實的方向。
 
「我估計,她大概是受到牽引,被帶到需要去的地方。」
 




就在兩人為此陷入苦惱之際,一道低沉熟悉的嗓音冷不防地從某個方向傳來,口吻帶著幾分確信的意味。聞聲,三人不約而同地轉頭望向來者,驚訝地看見洛爾正一邊用手扶著樹幹,一邊緩步地朝他們走過來。他臉上的氣息比昨晚好了許多,看來身上的痛楚已經全部消失,精神和體力都恢復得七七八八。
 
「天哪,你昨晚是到哪裡去了?」卡瑞莎三步併作兩步地迎上前,連珠炮似地丟出滿腹的疑問,「在我看到戴維娜走出來後,就沒有再看到你。她說你把自身的魔力傳了給她,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她怎麼會無緣無故懂得使用魔法的?」
 
昨晚可是戴維娜親口說洛爾將身上的力量給了她,才會做出一連串不可思議的行為。既然他現在就出現在他們的面前,她當然要向他問個清楚明白。
 
「昨晚我的體力本來就變得很虛弱,無法運用魔法與弗羅拉抗衡,於是才把心一橫,將自己的力量傳給戴維娜。但這個舉動讓我的體力完全透支,整個人無力地昏倒過去。」從剛才到現在,洛爾一直保持凝重的神色,緊皺的眉頭沒有鬆開半分,可見事情並沒有他們想像中那麼簡單,「至於戴維娜能夠使用魔法的原因,大概就要等她給你們解釋清楚。」
 
「那就給我說清楚她到底在哪裡?不要在這裡給我裝神秘。」傑瑞德的聲調隨著問題尖銳起來,神情顯得焦躁萬分。
 
「她最有機會被帶去的地方,你難道會不清楚嗎?」洛爾始終沒有正面回答他的問題,只是語帶相關地說道,彷彿是認為他肯定會知道答案。
 
墓地大橋——這四個字很自然從傑瑞德的腦海中浮現而出,那雙藍色眼眸驀然緊縮。根據上次的經驗,戴維娜就是跟隨那些不知名的聲音,毫無意識地走到那個鬼地方。當初他們會來到這裡,也是透過她聽到的聲音而獲得線索的。說不定,她昨晚並不是根據自己的意識做出種種不尋常的行為,而是被那些聲音或某種力量給控制住。要是那些力量是對她不利的話,那她現在的處境不是很危險嗎?
 
想到這裡,他心頭不由一緊,沒有辦法再冷靜思考,轉身便拔腿離開。雖然他不知道要從哪裡走到墓地大橋,但也不能在這裡光等她回來,要是她出了事的話該怎麼辦?




 
「嘿,傑瑞德,你要去哪裡?」雷克斯趕緊朝著他的背影問道。
 
「我必須要找到她。」
 
他沒有停下腳步,也沒有回頭望好友一眼,只是堅定地表達著他的決心。
 
話雖如此,可傑瑞德始終不熟悉這個森林的路徑,只能靠捕捉到的聲音以及聞到的氣味摸索著前進的方向。無奈的是,通往墓地大橋的路徑只有一條,他足足繞了十幾個圈,花了差不多半個小時才踏上那條小路。隨著熟悉的景物逐漸進入眼簾,傑瑞德腳下的步伐開始加快起來,不一會兒便順利來到那座由石塊砌成的拱橋前。
 
憑著吸血鬼敏銳的視覺能力,他的眼睛清楚捕捉到一位披著棕色長髮的女孩正躺在對面的墓園草地上。
 
他絕對不會認錯,這個身影是屬於……
 
「戴維娜!」利用瞬間移動,傑瑞德一眨眼便來到她的身旁,迅速蹲下身子,動手搖著她的肩膀,著急地呼喊道,「戴維娜,醒醒啊!」
 




她像是聽到他的呼喚,長長的睫毛微微顫動了幾下,緩緩睜開迷濛的眼睛,嘴裡輕聲地呼喊著他的名字:「傑瑞德……」
 
「噢,感謝上帝。」不等她坐起身,傑瑞德已經抓起她的手腕,一把將她拉進自己的懷裡,心裡不禁感到一陣寬慰,聲音變得有些粗啞,「妳沒事真是太好了。」
 
他不自覺地收緊雙臂,抱得她更緊了些。而同一時間,戴維娜的思緒漸漸清醒過來,當她意識到傑瑞德的舉動時,頓時感到手足無措,只能怔怔地任由他抱著,雙手握成拳頭放在地面上。雖然身為吸血鬼的他體溫相對比較冰冷,但被他這麼用力抱在懷裡,她胸口卻莫名劃過一絲暖意,感受到一股厚實的安全感。
 
片刻後,他終於鬆開戴維娜,雙手搭在她的肩膀上,眼眸上下仔細地打量著她,語氣蘊含著關切的意味:「沒有哪裡受傷吧?」
 
戴維娜只是搖搖頭,沉默不語,面露沉重憂鬱的表情。憑著個人直覺,傑瑞德很確定她昨晚是遇到一些很不尋常的事情。儘管她表明自己沒事,他依然很擔心她的狀況,急切想搞清楚她昨晚經歷的事情。
 
「可以告訴我,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嗎?妳怎麼會來了這裡?還有昨晚妳……」
 
「傑瑞德,我保證會向你解釋所有事情,只是現在……」說到這裡,戴維娜稍微停頓下來,顫巍巍地吸了一口氣,接著抬起眼眸,與他的目光相接,語氣裡是前所未有的堅定,「我希望你能載我回家一趟。我必須要找我媽,現在就要。」
 
聞言,傑瑞德不禁愣怔了一下,對於她突如其來的決定略感詫異,但他只是皺了皺眉,沒有拒絕她的要求。正確來說,他並沒有拒絕的理由。畢竟他向來都尊重她做的每一個決定。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