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她顫抖著嘴唇問道。
 
「妳父親的性格一向重情重義,每當朋友有難,他一定會義不容辭幫忙。我想妳應該知道,巫師向來不喜歡與吸血鬼來往,總覺得他們是一種既邪惡又黑暗的生物,只會為世界帶來無窮無盡的危險。唯獨妳的父親偏偏不是這樣想,認為他們也有著善良的一面,還跟幾位吸血鬼成為了朋友。當年我認為自己應該尊重他的決定,沒有特別反對,可現在卻讓我悔恨無比。」提到這裡,羅莎琳的臉色陰沉起來,眼底滿滿都是怨恨,
 
「在十五年前,他其中一位吸血鬼朋友觸怒了一種叫報喪女妖(1)的生物,把他困在一個虛無的空間裡。要將他從報喪女妖手中救出來,需要靠巫師進行一個儀式。但親愛的,妳要知道巫師進行每種儀式都存在一定的風險,甚至有機會付出同等代價。為了尋找進行儀式的咒語,妳父親當時與那群吸血鬼一起翻找各種魔法書,後來讓那群吸血鬼率先找到。那時候,書上很清楚地寫明進行儀式的後果,結果他們就因為怕妳父親會不肯答應,於是將那一頁給撕了下來,才把魔法書交到他手上。最終,那位吸血鬼是被救了回來,但妳父親卻被報喪女妖的尖叫聲震碎靈魂而死去。」
 
得悉父親真正的死因,戴維娜不由露出哀戚的神情,整個胸口被一陣酸楚給填滿。她無法想像母親是花了多大的勇氣,承受著多大的痛苦,才能把事情的真相對她說出來。
 
「我曾經也想過,如果有一天妳無意中知道了這些真相,我該如何向妳解釋一切?」羅莎琳難掩悲痛的神色,聲音裡充滿絕望和沮喪,「可戴維娜,我的寶貝女兒,妳要我怎麼告訴你,妳父親是死在一個這麼無辜的情況下?妳要我怎麼告訴你,就因為他用身為巫師的力量幫助那群陰險的吸血鬼才會死去?妳要我怎麼……」
 




話到此處,她開始哽咽起來,再也無法說下去,眼淚如瀑布般從眼眶洶湧而出,最後忍不住用手摀住嘴巴,直接放聲大哭起來。
 
面對眼前的情景,戴維娜頓時感到不知所措,心裡慌亂不已。她從未看過母親這麼崩潰的一面——當然除了在舉行父親喪禮那天,她坐在教堂裡痛哭一整晚的場景,至今依然歷歷在目。
 
回想起那一幕畫面,一股濃濃的愧疚感霎時籠罩在她的心頭上。她痛恨自己如此殘忍,讓母親再次想起這段傷痛的回憶,甚至痛恨自己怪責母親不告訴她真相。她明明就應該知道,母親只是為了要保護她而已。
 
「噢,我真的非常抱歉,我不是故意想提起這件事,但我真的不知道……」戴維娜連忙張開雙臂擁抱著母親,一臉自責地說道,「真的很對不起。」
 
羅莎琳伏在她肩上哭泣,身體不停微微顫抖,悲哀的哭聲著實令人心碎。隔了一會兒,她的心情稍微平復一些,安靜地離開女兒的懷抱,快速用手背擦了擦臉上的淚水,聲音變得有些沙啞乾澀。
 




「妳在這裡等我一下,有一樣東西放了在我房間裡,我需要把它給妳的。」
 
語畢,她便轉身離開客廳,朝著樓梯的方向走去,身影逐漸消失在上樓的階梯中。當母親再次回來的時候,戴維娜看見她手上握著一個棕色的小木盒,盒子上雕刻著一些細緻精美的花紋,帶有一種古樸典雅的味道。就記憶所及,她從來沒有見過這個木盒,彷彿裡面隱藏著一個不曾揭曉的秘密似的。
 
「這是妳奶奶托我交給妳的東西。本來是打算在妳生日那天給妳的,但想到有可能是與巫族相關的東西,既然妳現在已經知道真相,我就先把它交到妳手上吧。」
 
戴維娜從母親手上接過木盒,仔細地打量了一番,指尖不由自主地觸摸著冰涼的銅鎖扣。儘管心底升起幾分好奇,她卻沒有即時把它打開來。
 
「聽妳奶奶說,妳現在正與一群吸血鬼來往,那是事實嗎?」
 




聞言,戴維娜渾身不禁微微一顫。雖然不清楚為何祖母會知道這件事,可重點是,她分明聽出母親語氣中隱含著不悅的味道。當然啦,戴維娜絕對能理解她討厭吸血鬼的心情,只是她實在不希望因為這一點,就跟傑瑞德他們斷絕來往。或許……
 
她可以試著說服母親同意吧。
 
「呃,這件事說來有點複雜,一時間我也難以解釋。但我能向妳保證,他們幾個是絕對不會傷害或試圖陷害我的,妳不必擔心……」
 
「戴維娜,難道妳還不懂嗎?」羅莎琳當即打斷她未盡的話語,聲音比平日高亢尖銳,情緒變得異常激動,「那不是他們會不會傷害妳的問題,而是跟這種黑暗的生物接觸,只會讓你陷入未知的危險,妳父親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他以為自己很了解那群吸血鬼,甚至把他們當成朋友,可到頭來呢?他還不是被那群吸血鬼給害死。」
 
要知道母親向來屬於善解人意的類型,很少會產生如此激烈的情緒。現在從她眼裡只能看到濃濃的恨意,可見父親的事,讓她從骨子裡憎恨吸血鬼,甚至巴不得親手殺死他們。
 
想起傑瑞德他們幾個,戴維娜內心難免忐忑不安,不由替他們開口發聲道:「但他們幾個從未有過傷害我的念頭,甚至可以說只想保護我,妳不能就因為這件事而對他們存有偏見。」
 
「妳認為我對他們存有偏見?」羅莎琳稍微瞪大眼眸,語氣裡略帶訝異的成分。對於女兒的指責,她覺得受到前所未有的傷害,猶如胸口被狠狠地劃下一刀,一臉痛心疾首地質問道,「噢,親愛的,那個人是妳爸爸,難道他被吸血鬼所害,妳一點都不覺得難過,替他感到生氣的嗎?」
 
「我不是這樣的意思。」




 
戴維娜立即著急地否認道,其後又覺得自己無言以對,最後只能發出一聲微乎其微的嘆息。
 
「如果妳希望聯絡妳奶奶,知道關於巫師家族的事,甚至取回妳的魔法,妳是絕對有權利這樣做的。」羅莎琳用力地深吸一口氣,盡量讓自己的情緒冷靜下來,聲音裡透出幾許哀求的意味,「只是無論如何,我絕對不能答應讓妳跟吸血鬼來往。聽我說,別再跟他們碰面,就當是我求求妳,好嗎?我已經因為這群該死的吸血鬼失去了我的丈夫,我不能再因為他們而失去妳,妳能明白嗎?」
 
戴維娜沒有作出任何回應,臉上明顯露出為難的神色。她知道無論現在說什麼,母親的態度依然是非常堅決,也避免在這個時候再刺激她。站在她的角度,是絕對有充分的理由反對自己與吸血鬼接觸,畢竟父親的死跟這種生物有著間接的關係,自然會讓她產生害怕的情緒。
 
雖然戴維娜不敢肯定,自己往後會不會陷入危險當中,但就像昨晚希賽兒所說,打從她接觸吸血鬼開始,已經註定不可能從事件中抽身而出。更何況,說不定當初能夠夢見萊特爾的死因,也是與她的身份有著莫大關聯。
 
傑瑞德他們幾個可是她的朋友,既然現在得悉自己是女巫的身份,當然要好好利用這種力量向他們提供幫助,加上另一方面——
 
她必須承認,傑瑞德在她心裡佔有一個極其重要的份量。要以後再不跟他見面,她絕對無法答應,更不可能做得到。
 
----------------------------------
 




(1) 報喪女妖(Banshee)是一種能預知死亡的靈異生物,她們的存在就是為了尋找屍體。每當她們遇到人類的屍體,就會吸收他們生前擁有的各種情緒,讓死者能放下所有牽掛,回歸到平靜的樂土。報喪女妖發出的尖叫聲淒厲無比,是一種具殺傷力的武器,就算不死也必受重傷。不過,由於她們秉持「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則,不會隨便作出攻擊的行為。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