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至此,一股濃稠的憂傷感倏然擠壓在洛爾的胸口上,壓得他快要喘不過氣來。他用力地吸了吸鼻子,拚命地抑制著內心的悲傷。與此同時,清脆的門鈴聲突兀地響起,將他從傷感的情緒中拉回來。洛爾把相簿放置在沙發前的矮桌上,起身緩緩走向玄關處。

大門「咔噠」一聲打開,映入眼簾是傑瑞德那張毫無表情的臉孔——他雙手抱臂,目光有些陰鬱地瞪著洛爾。對於他的不請自來,洛爾表現出一副不歡迎的態度,臉色旋即暗沉下來。

「你最好給我一個讓你進來的理由。」他用銳利的視線回瞪著傑瑞德,口氣顯得不太高興。這是當然啦,哪會有人希望吸血鬼不停拜訪自己家?

「雖然我是有話要問你,但真正要找你的人不是我。」

語畢,傑瑞德識相地退到一旁,讓站在身後的戴維娜走上前來。
看到她出現在這裡,洛爾頗感意外,表情微微愣了一下。不過老實說,他早就該料到她會來找他——或者準確點來說,是來質問他。





見戴維娜一直抿著嘴唇沒有說話,面容始終掛著凝重的神色,洛爾大概已經猜到她到訪的理由,於是主動詢問,語氣極其正經:「讓我猜猜看,妳是因為知道自己的身份,才會特地來這裡找我的,對吧?」

戴維娜深深地吸了口氣,用鎮定的聲音應答道:「是你說過,要是我得悉事情的來龍去脈,你就會將知道的一切告訴我。我想,這應該算是一個讓我們進來的理由吧?」

「我明白了。」洛爾無奈地嘆息一聲,態度終於緩和下來,對兩人說道,「進來吧。」

他將門完全打開,側身讓戴維娜和傑瑞德順利走進屋子裡。兩人跨進門檻後,一直來到舒適寬敞的客廳裡。正在此時,戴維娜無意中發現被放在矮桌上的相簿,於是好奇地湊上前看了看。當視線掃射到其中一張合照時,她不禁微微吃了一驚——洛爾張開雙臂,從身後環抱著一位女子的腰身,動作非常親暱,她敢肯定兩人絕對是屬於情侶的關係。

但這正正是讓她感到驚訝的地方,畢竟洛爾向來都是獨來獨往,沒想到他原來早已經有愛人。





「她是我的妻子。」洛爾的聲音冷不防地從身後傳來,平靜的語氣中夾雜著淡淡哀傷,「不過在一年前離世了。」

「噢,我很抱歉,我不是故意偷看的。」意識到自己無禮的行為,戴維娜顯得有些慌亂,連忙帶著歉意說道,「我不知道她已經……」

「妳來找我,不是要討論我的事情。」洛爾驟然打斷她未盡的話語,裝作無關緊要般聳聳肩。他大步走上前闔上相簿,把它放到旁邊的實木抽屜上,並伸手示意兩人坐下,「坐吧。我相信我們談論的話題,可能要花上一段時間。」

不料當戴維娜在沙發上落坐時,一陣咕嚕的聲響很不爭氣地從她的胃部鑽出,迅速引來兩位男士的目光。她下意識地摸著空虛的肚子,表情變得極為尷尬,眼睛幾乎不敢直視他們。自從昨晚知道自己的身份,以及經過與母親那場沉重的對話,她的心情已經紊亂到極點,可以說毫無食慾,無奈最終還是敵不過肚子的抗議。

「剛才在回來的路上,我在咖啡廳裡買了幾個鬆餅。」洛爾一邊說,一邊走到廚房的餐桌前,打開上面一個印有咖啡杯圖案的牛皮紙袋,用餐紙從裡面拿出一塊香噴噴的格子鬆餅,然後走回戴維娜的面前遞給她,「吃一個吧。」





「謝謝。」

戴維娜禮貌地道謝接過。從鬆餅散發出來的香味不斷吸引著她,使她忍不住大口地咀嚼起來。奶油香甜的味道瞬間在舌尖蔓延開來,刺激著她的味蕾神經,令腹中的飢餓感漸漸不再強烈。

「對了,」看見她吃得津津有味,洛爾將視線轉向旁邊的傑瑞德,微微挑起嘴角,刻意嘲弄他一番,「我這裡可沒有提供動物血液。如果你感到飢餓的話,我不介意你現在就離開。」

「少囉嗦。你要是不想我待在這裡,就趕快進入正題。」傑瑞德面露不悅的神色,聲音淡漠而清冷。雖然他從昨夜已經沒有進食血液,但只要在沒有看到人血的情況下,他還是能夠忍耐,不至於失去理智。

看著兩人霎時間變得針鋒相對,讓戴維娜不由想起洛爾和母親都說過同樣的話——

*/「巫師向來不喜歡與吸血鬼來往」。*

從洛爾平日的態度來看,他確實對吸血鬼沒有半點好感,相信當初會主動聯絡吉爾伯特先生,純粹是因為某個特別的理由。而相反,她跟父親偏偏就是相當特殊的例子。她想,如果讓其他巫師知道自己做的決定——把吸血鬼當成朋友,大概都會指著罵她愚蠢。





「如果我希望知道昨晚在墓地大橋發生的情況,妳會介意告訴我嗎?」洛爾的聲音將她從游離的思緒中喚醒。他似乎沒有打算坐下來,只是定定地站在戴維娜面前,雙眸直視著她問道。

戴維娜當然沒有拒絕回答,並且把昨晚的事情經過一五一十地告訴他,當中更包括希賽兒提及到,盧西安和弗羅拉將有可能利用她的血液解開洞穴,找回奧伯倫的身軀,沒有遺漏任何一個細節。聽聞此事,洛爾的神情驀然轉為嚴肅,抿著嘴唇一語不發,像是陷入深思般。不單止是他,就連傑瑞德的臉色也變得有些難看,眉頭緊緊地蹙起來。由於戴維娜剛才沒有向她母親提起關於用血液解封洞穴一事,令他心裡禁不住湧起一股擔憂。

難怪他總覺得「馬丁內斯」這個家族名稱如此熟悉——在數星期前,他們到醫院尋找那位迪納塔萊女巫的時候,她明明就向雷克斯和小莎提過這個巫師家族,以及關於解封洞穴的方法。偏偏自己一直都沒有想起來,真該死。

縱使內心充斥著各種憂慮,但他知道現在不是為此事而煩惱的時候,於是立刻整頓思緒,冷冽的眸光筆直地投射到洛爾身上。

「向我們說實話,你早就知道戴維娜是屬於馬丁內斯家族的女巫,對吧?」傑瑞德直截了當地質問他,口氣中盡是不信任的意味,「為什麼要一直隱瞞我們?還有,當初你主動向我們提供幫助,到底有什麼目的?」

「無可否認,我確實知道她的身份。」洛爾有意無意地掃了他一眼,毫不隱瞞地坦承道,「不瞞你們說,當初我會主動來找你們,是因為她祖母的關係。」

「你認識我奶奶?」戴維娜略顯訝異地瞪大眼睛,問道。

「正確來說,妳祖母算是我的魔法導師。曾經的我試過因為魔法而失控,為其他人造成不少麻煩和意外。多虧妳祖母的幫忙,才讓我順利解決這個問題,她的確是一位很出色的女巫。」洛爾的口吻難得帶著幾分欣賞和佩服。他狀似不經意地用眼角瞥了戴維娜一眼,改用較為輕鬆的語調問道,「妳大概有好幾年沒有見過她了吧?」





「我媽說過,在我十歲那年祖父過世後,她就獨自移民到法國,很少再回來布克頓鎮。」提起祖母,戴維娜不禁露出緬懷過去的神情,嘴角漾開一抹淺淺的笑意,「儘管如此,我每年還是會收到她寄來的生日禮物。」

「我就是在法國認識她的,也是在那個時候從她口中知道關於妳跟妳父親的事情。」洛爾點點頭回應,語聲隱約帶著幾分感慨,「不過在兩個月前,她已經搬回來,最主要的理由是因為妳。我可以告訴妳的是,妳祖母從來不希望隱瞞妳的身份,認為那是屬於妳自己的選擇。可惜妳母親的態度非常堅決,而且妳當時年紀也小,讓她不得不答應妳母親,讓妳忘記身為女巫的身份。

在兩個月前,我們得悉關於妳夢見吸血鬼被殺的畫面,妳祖母認為那是一個讓妳找回身份的好時機——至少妳母親無法違抗自然的定律。當時她知道我家族擁有連接術這種獨特的法術,於是讓我過去向你們提供幫助。又或者說,是向她的親孫女提供幫助,也希望透過我作為中間人,讓她知道發生在妳身上的事。幸好後來妳的祖先讓妳聽見那些神秘的聲音,一步一步讓妳認清自己屬於女巫的身份。」

「也就是說,你一直在暗地裡向我奶奶報告我的狀況?」

「她只是在關心妳。」

「或許她應該直接來找我的。你不是說兩個月前她已經回來了嗎?那為什麼不親自來了解我的狀況?」戴維娜並不是故意要發脾氣,只是實在無法忍受被蒙在鼓裡的心情,一時控制不住情緒。

「有很多事情她都無法向妳說出口,尤其妳之前還沒清楚她的身份。就算她真的來找妳,妳又會告訴她關於夢境的事情嗎?」





戴維娜微微張開嘴,霎時無言以對。她承認,他的話不完全沒有道理。她從來不知道祖母是一位女巫,就算對方主動來找她,自己也不會向她透露任何關於超自然界的事。相反,洛爾當時表明自己是以巫師的身份前來幫忙,由他向祖母轉達自己的情況確實容易許多。

「我不能說相當清楚關於妳家族的事情,相信由妳祖母向妳解釋一切會比較合適。而無論妳是否願意接受女巫的身份,妳都應該去看看她的。有好幾次我去找她的時候,都碰見她在翻看著妳跟妳父親的照片。我想,她一定很想念妳。」

接下來是一段漫長的沉默,戴維娜只是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沒有對此作出回應。而無論是洛爾還是傑瑞德都沒有出聲打擾她,希望能給予她思考的空間。

過了半晌,她才緩緩啟唇,聲音透露出難掩的倦意:「我會去找她的,但不是今天。」

今天的她已經耗盡所有精力,感到頭昏腦脹,無法再接收更多的信息。現在的她只想回到學校宿舍,洗個熱水澡,然後躺在床上好好睡上一覺。至於其他事情⋯⋯

就等到明天再說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