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時分,樹林的枝葉翠綠茂密,到了秋冬卻只剩下禿枝寒樹,遍地都是枯黃的落葉。除了偶然有鳥兒在林間掠過的聲音外,並沒有傳來太多昆蟲的鳴叫聲,環境清幽寧靜。
 
此時此刻,傑瑞德和戴維娜正面對面地站在一片空曠的空地上,為接下來的打鬥訓練做熱身準備。由於這裡的樹木較為稀疏,周圍也沒有太多障礙物,能夠讓他們有足夠的行動空間和自由度。
 
戴維娜用髮圈將長髮束成高馬尾,臉上沒有了往日輕鬆的笑意,換上一副異常正經的神情,可見對於訓練打鬥一事非常認真,抱持著堅定不移的決心。
 
「現在用妳的拳頭攻擊我試試看。」傑瑞德雙臂環胸地看著她,悠然地開口。他的樣子看起來從容淡定,沒有顯露出半分戒備,似乎不打算擺出任何防禦姿勢。
 
聽見他的話,戴維娜點點頭表示理解,然後深深地吸一口氣,把垂在身側的右手捏成拳頭,拼盡全力地朝他直直揮出去。瞬息之間,傑瑞德厚實的手掌已經緊緊包著她的拳頭,輕易擋下她的攻擊。由於他的氣力相對比較大,她基本上連半點掙扎的機會都沒有。
 




「不行,速度太慢了,而且妳的姿勢也不正確。」他無奈地搖搖頭,直截了當地指出她的弱點,隨後鬆開手,放開她的拳頭,「看來妳真的沒有任何打架基礎。」
 
「你這樣說對我不公平,」戴維娜立刻皺起眉頭,禁不住抱怨起來,「在認識你們之前,我根本不可能跑去跟人打架吧。」
 
他聳聳肩,表示只是實話實說,並緩步走到她的身後,像個導師一樣提醒道:「出拳的時候,妳的雙腳要分開,左腳向前踏出,右腳跟微抬起來,膝蓋保持彎曲,要把重心放在兩腿之間。」
 
戴維娜依從他的指示,認真地調整自己的站姿。讓她意想不到的是,傑瑞德居然在她沒有任何心理準備時突然貼近她,從後托起她的雙臂,將她手肘的關節彎曲提高起來,糾正她的出拳姿勢。
 
「拳頭提起來之後,要與面頰保持平衡,拳心要向著自己。記住,當妳要出左拳的時候,右拳也是需要抬起來,放在靠近面頰的位置,防止對手突如其來的擊打。」
 




兩人現在的距離不到兩公分,近得連他說話時吐出冰涼的氣息都吹在她的脖子上,令她不由升起一股雞皮疙瘩的感覺,雙頰泛起淡淡的紅暈。尤其傑瑞德比她高出一個頭,當他的雙手抓住她的拳頭時,她幾乎是靠在他結實的胸膛上,心臟猛然跳得飛快,整個思緒全然飄到他身上,暗暗在猜測著他當下的心情。
 
「集中一點。」當耳朵捕捉到她心跳加速的聲音,他的嘴角幾不可察地勾起,語氣中略帶一絲戲謔,「還沒正式開始訓練,妳的心跳照道理不可能變得這麼快。」
 
「我……我只是……」她漲紅著臉想要解釋,卻始終想不出一個合適的理由。
 
幸好他早上喝了足夠的血液來充飢,不然感受著她流動速度變快的血液,他一定會忍不住想……
 
傑瑞德趕緊甩甩頭,知道自己不能繼續聯想下去,於是鬆開她,走回她的面前,向她招手示意:「再來一遍。」
 




戴維娜重重地吐了口氣,把心思拉回訓練上。她隨即舉起雙拳,眼眸緊緊鎖住傑瑞德,下一秒狠狠地朝他揮出一記左直拳,卻被他敏捷地向後躲開。她繼而揮出右拳,無奈只是打了個空。接下來,無論她揮出多少次拳頭,偏偏就是擊不中傑瑞德。在這種永無止境的進攻下,她已經耗費了大半的力氣,開始微微喘著粗氣。然而可恨的是,他明明就沒有使用快速移動,為什麼花了這麼多的力氣還是打不中他?
 
正當她依然將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正面進擊時,他毫無預警地朝她揮出一記側拳,出拳的速度快得猶如一陣疾風,正好擦過她的左臉頰,在打中她前停了下來。他的拳頭與她的耳朵僅相差零點一公分的距離,嚇得她猝然瞪大眼睛,身體僵直,不敢動彈分毫。
 
「天哪,傑瑞德,你嚇到我了。」她緊張地吞嚥著口水,顯然仍處於驚嚇的狀態,聲音微帶顫抖。
 
「別擔心,我絕對會在傷到妳之前停下來的。」傑瑞德緩緩收起拳頭,一臉語重心長地對她說道,「看到了嗎?出拳的速度。一味只想著攻擊,完全不考慮其他因素是沒有用的,只會白白浪費妳的體力。要知道,吸血鬼的速度可是比人類快很多,無法好好掌握速度的話,無論妳面對的是吸血鬼還是人類,都會是吃虧的那一個。」
 
「那要怎麼做?」戴維娜的呼吸逐漸平穩下來,頗為著急地追問道,「我要怎樣訓練速度?」
 
「很簡單。」他聳了一下肩膀,直截了當地回答,「不管我接下來對妳做出怎樣的攻擊,妳都要試著躲開。」
 
「等等,你說要我躲開你的攻擊?」戴維娜很快意會出他話中的含義,於是不滿地噘起嘴巴,忍不住抱怨起來,「我現在是來學打架的,你不是很應該教我怎麼進攻或防守才對嗎?」
 
「相信我吧,戴維娜。避開敵人的攻擊也是需要竅門的,同時也是訓練速度和力氣的最佳方法。」




 
眼看他揚起拳頭,就要朝自己揮過來,她迅速壓低身體,連忙抱頭避開。然而下一秒他又朝她攻過來,嚇得她急忙向後跳開。傑瑞德出擊的速度相當快,壓根兒不給她停下來喘息的機會,可見他真的沒有因為她是女生的身份而「手下留情」。
 
「除了要掌握速度,妳還要留意我的動作。」傑瑞德一邊繼續朝她揮舞拳頭,一邊善意地提醒道,「在戰鬥的時候,洞悉和破解對手的招式也是很重要的。」
 
一種頭暈目眩的感覺剎那間朝戴維娜襲來,開什麼玩笑?光是躲避他的攻擊已經夠吃力,她哪還有多餘的時間注意他使出的招式?
 
面對他接踵而至的攻擊,她只能不斷左閃右避,每次躲避的姿態都極為狼狽,有好幾次更差點被他打中,幸好他完全可以控制自己的速度和力度,能夠在擊中她前及時收住拳頭。戴維娜急促地喘息著,快要覺得自己沒有力氣。就在她不停閃躲後退時,身體不慎失去重心,一屁股重重地跌坐在地上,痛得她悶哼出聲來。
 
「知道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吧?」傑瑞德微微傾下身,主動朝她伸出左手。
 
「我從來就沒有想過,這會是一件輕鬆的事。」戴維娜鼓著腮幫子回答,並握住他伸過來的手,借助他的力緩緩站起身來。
 
「妳知道嗎?」他忍住嘴邊的笑意,聲音不自覺地柔軟了幾分,「現在的妳,讓我想起了以前的小莎。」
 




「卡瑞莎?為什麼?」戴維娜拍了拍身上的落葉和灰塵,有些疑惑地問道。
 
「以前的小莎對打鬥也是一竅不通,習慣了當上流的貴族小姐,認為打架是一件不符合禮儀的事。」傑瑞德的語氣透著罕見的懷念,讓她不禁有些好奇,當年的他是如何結識卡瑞莎一家,並且與他們展開共同生活的。「直到後來他們全家變成吸血鬼,不時遇到獵人的攻擊,讓吉爾伯特夫人意識到要掌握新的生存技巧,於是就讓我跟雷克斯教導她打鬥。」
 
「喔?」捕捉到重點字眼,戴維娜的唇角挑起意味深長的弧度,刻意提高音調問道,「雷克斯教她打鬥的話,她應該挺享受那個過程吧?」
 
「可惜的是,她當時對雷克斯還沒有產生那種強烈的感情。」
 
言畢,傑瑞德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她揮拳,根本沒時間再讓她問話。
 
隨著三十分鐘過去,戴維娜摔倒的次數已經多不勝數,加上長時間的訓練都快要累垮她。可她一直沒有提出放棄,反而更燃燒起她的鬥志。在接下來的時間裡,她開始能夠在閃躲的同時留意他出拳的動作,並且估計他將會使出怎樣的攻擊,逐漸掌握躲避的速度。
 
正在她意識到他快要出擊之際,決定搶先他一步,迅速站穩姿勢,朝他的臉頰使出一記右拳,不料手臂一下子被他緊緊抓住,接著一個俐落的反手扭轉,將她的雙臂牢牢地扣到背後,不管她如何扭身掙扎都徒勞無功。
 
「說了要先學會閃避的,就不能好好聽話嗎?」他高高揚起一邊眉毛,話語中洋溢著滿滿的自信,「還有,如果妳認為偷襲我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未免太小看我了。」




 
「所以卡瑞莎當時到底花了多少時間才學會打鬥的?」戴維娜不服氣地咕噥著。
 
「一個星期左右。」傑瑞德慢慢鬆開她的雙臂,輕描淡寫地回答道,「她就已經完全掌握所有技巧。」
 
「這麼快?」她不由吃驚地瞪大眼睛,轉身面向他,神情難以置信。
 
「小莎的學習能力本來就很強,加上當時她已經是吸血鬼的身份,無論是要練習速度還是高難度的打鬥動作,對她來說基本上都沒有太大的問題。」傑瑞德把雙手插進褲袋裡,回答得理所當然。他的目光徐徐轉落到她的身上,瞳中流轉著淡淡的柔光,「今天才是妳的第一堂課,只要妳願意的話,我每天都可以花時間教妳。」
 
「那你可要有心理準備,我在這方面可不是好學生,不保證又會在什麼時候對你進行偷襲的。」戴維娜朝他眉開眼笑,淘氣地向他開著玩笑。
 
隨著她的話語落下,爽朗而歡快的笑聲不由自主地從傑瑞德的口中逸出,看來是被她的話給逗樂了。聽見這陣既坦率又毫無保留的笑聲,戴維娜頓時感到愕然,雙眼呆呆地凝望著他。只見傑瑞德的嘴角直往上揚,咧開一抹燦爛好看的笑容,猶如冬日的陽光般溫暖迷人,一改以往面無表情的形象。
 
「噢,我好像是第一次看見你露出這樣的笑容。」她心頭一陣欣喜,聲音裡染上幾許愉悅的色彩,「我的意思是,發自內心地笑出來。」
 




「咳。」傑瑞德刻意地清清喉嚨,稍微斂起嘴角的笑意,視線快速地從她的身上移開,神態變得有些尷尬,「我只是……」
 
「沒關係的,傑瑞德。如果你真的把我當成是朋友,我倒希望你可以在我面前不必掩飾自己,展露出你最真實的一面。」戴維娜定定地注視著他的眼睛,滿臉真誠地說道,聲線輕柔得如同飄揚在空中的羽毛。
 
傑瑞德瞬間愣住了,只能怔怔地回望著她。老實說,如果不是從她口中說出來,他絲毫沒有察覺到自己不由自主地笑了出聲。就連在雷克斯和小莎面前,他也從未展露過這種自然而然的笑容,心底驀然驚覺,原來在不知不覺間,她已經慢慢改變了他。或許就像她所說,他早就不需要掩飾自己,也不需要把自己封鎖起來,只需要在她面前流露出最真實的情緒。
 
「傑瑞德……」戴維娜的呼喚聲將他從游離的思緒中拉回來。只見她用手在他眼前上下揮動,雙眉蹙起,語帶關心地問道,「你沒事吧?你的手機在響,沒有聽見嗎?」
 
聽言,他下意識地按了按口袋,才發現自己的手機在嗡嗡地震動著。取出來後,他發現來電者是卡瑞莎,於是毫不猶豫地滑動接聽鍵。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