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出了升降機後,只是看到一個升降機大堂,數張沙發和數棵植物。我們左邊和右邊各有一道門。這時萊思就問我:

「你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嗎?」

「其實我們這些地下的職員,對地上的部門也不太了解。我只是知道地上第二層是生物研究部,而這一層到底是什麼部門我也不清楚。」

「與其說那麼多,不如先入其中一個門吧!」

彌沙一邊說,一邊走向著左邊的門。



「喂,等等呀,如果這裡有什麼陷阱的話怎麼辦‥‥」黑鯨本來想拉著彌沙,但她愈走愈快完全沒有理黑鯨。

「算吧,我們跟著她走吧。」我對黑鯨說。

彌沙和我們入了左邊的大門,而我們一進到去就大約想像到這裡是什麼部門。



該部門入面的四周圍也掛著不同的武器,由以前的青銅劍、鐵劍,以至大炮火槍,再去到激光劍和原子武器等等一應區全。萊思看到那麼多武器,興奮得想 走上前去仔細看的時候。我們面前出現了一個拿著一把手槍的大漢對著萊思和我們,彌沙害怕得第一個逃走,而黑鯨和我拉著萊思立刻跑回升降機的大堂。



「妳‥‥‥妳不是勇者嗎,為什麼第一個走。」黑鯨喘著氣問彌沙。

「你竟然不知道,如果勇者死掉的話,那場遊戲就很大機會GAME OVER了。」彌沙喘著氣地說。

「那邊‥‥應該是武器開發部吧,我曾經聽過我們這間公司有這個部門。」我說。

「那‥不如我們從右邊的門入去吧,或者不會遇到那個大漢。」黑鯨還在喘著氣。

「剛才那個男人拿著的是什麼?為什麼你們要跑回來?」天真的萊思問。



「那是手槍,如果被打到的話會很痛,會受重傷的。」我回答什麼也不懂的萊思。

就在我跟萊思對話時,彌沙又自己一個向著右面的門走過去。

「等等‥‥」黑鯨沒有氣的想叫停她。但當然再次沒有人理黑鯨,我們也跟著彌沙進入右面的門。

我們進入右邊的門,確實沒有看到那個拿著槍的大漢。但相反我們看到很多盾,裝甲,最奇怪的是看到一個按鈕,下面寫著保護屏。萊思又想衝上前看,但這次卻有另一個拿著盾的大漢檔在我們面前。

「你們是什麼人!?是不是對面派來的老鼠!」拿盾大漢怒氣沖沖地問我們。

「不不不!!我們跟對面完全沒有關係的。我們四人是申請離職者,所以來這個層數找負責人的。」黑鯨說。

那個拿盾大漢聽到我們不是對面派來後,我就看得出他拿盾的力度減弱了,不過他對我們仍有戒心。

「你們是來找負責人的!?」



「對對對。」

「他跟對面的負責人在開會,我帶你們到休息室等等吧。記住,你們不要亂碰四周的東西!」

「係‥‥‥‥」我們四人齊聲說。



我一邊跟著持盾大漢一邊行,一邊看四周的東西。

「這裡是‥‥武器開發部嗎?」我看著這裡四周的東西,怎樣想也跟剛才看到的不一樣。

「誰說我們是那班只懂武力的白痴一樣,我們這裡是防具開發部!!」



防具開發部?我真的從來未聽過我們公司有這個部門,但這裡確實是給人一種這樣的感覺。但開發防具又怎能貫徹世界末日的目的‥唔‥我不明白。



我們一直跟著他走,走過會議室的門前,我們聽到裡面在傳出對罵的聲音‥‥

「明明這些材料我們一早就訂了貨!你怎可以問也不問就把這些材料拿來用!!你懂不懂規矩!?」

「跟我說規距!?你們之前做測試時根本就對著我們這個部門來開火!如果我們不是有防衛場的話,早就給你們部炸掉了!!」

入面的對罵愈來愈大聲,說的話也愈來愈難聽‥‥

「其實你們要找的那兩個負責人也在會議室內開會,他們對罵可以說是家常便飯。」持盾大漢跟我說。

「既然他們也在詰裡,那我們直接入去不就是行了嗎?」彌沙二話不說就立刻進了會議室。




我心諗:「果然是一個自出自入的勇者呀。」

我們跟著彌沙走進會議室,見到一男一女正在爭吵,而他們見到我們入來的時候也十分錯愕,然後‥又開始對罵:

「早已經叫你管教一下你的職員,我們開會中途也走進來!!剛才還問我懂不懂規矩!」那個女的對著男的說。

「不要胡說!明明那班人就是你的職員,我的職員才不會那麼不懂禮貌!」


兩人停了一停,互相對望。

「不是你的職員嗎?」他們二人指著對方同步說出相同的話。



「那你們是誰?」這次他們指著我們了。

「嗯‥‥我們是‥‥」

「你們幹什麼自己走進來!!?」持盾大漢發現我們進來後就趕緊想把我們趕出去。

「我們是申請離職的人,來這裡是找這層的負責人。」彌沙無視現場氣氛的能力簡直一絕。



剛才還在互相對罵的一男一女,立刻裝出一個端莊的姿勢,扮作禮貌地說出:

「我就是負責人。」二人再次同步說出,不禁令我覺得他們其實是有心的。

「我才是!!!」 「我才是!!!」

「不‥其實你們兩位也是負責人。」持盾大漢說。

經過持盾大漢的解釋後,我們才知道,那個男的是武器開發部的負責人,而那個女的就是防具開發部的負責人。

即是說‥‥我們要得到兩個負責人的認可才可以上到另一層‥‥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