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N周目?」萊思問黑鯨,但黑鯨的樣子十分驚訝,就像發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一樣。

「就是‥‥就是我們經歷了數次一樣的事,但我們完全不知道?那不可能吧‥‥明明我的記憶內就沒有印象,到底他們用了什麼方法,洗掉我們的記憶嗎?還是對我們的腦部直接進行干涉‥‥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緊張起來的黑鯨著又開始了他說不斷的說。

「即是說我們曾經來過這裡,用著相同的槍去找負責人?」萊思問,而黑鯨拼命的點著頭。



「你們說這些有什麼用?」一直沒有出聲的彌沙說。



「知道了又怎樣,我們到現在還不是不知道負責人的樣子嗎?」

「‥‥‥‥‥」

「那不如我們留一些線索給我們自己吧,如果我們又再一次挑戰這一層的話,有些線索不是更好嗎?」黑鯨說。

「啊!對了,你現在會這樣想,那之前的你也很大機會會這樣想,可能之前的我們真的留下了一些線索。」Developer興奮地說,同時心想自己只從數張相片和萊思的態度就推理到那麼多事,自己真的可能是一個天才。

「‥‥‥線索‥‥‥‥線索‥‥‥‥」黑鯨一邊碎碎唸‥「如果我要留線索的話‥‥」




「你肯定會留在這裡。」彌沙說。「因為這裡是我們一定會來的地方,而你的性格一定會留在這裡。」

「對了對了!!我們一起找吧!!」黑鯨恍然大悟。

四人開始在休息室裡左找右翻,他們找過遊戲室內的每一個角落,找個飯桌附近的地方,連飯桌底也找過,還是什麼線索也找不到。

「啊!!到底在那裡,到底在那裡!!為什麼找了那麼多地方也不甩任何線索,我到底是怎樣做事的,還是我把線索放了在其他地方?還是根本這是我第一次想過留線索這件事‥‥‥」

彌沙找了沖涼房很久,但還是沒有發現到什麼東西,身為女性的她特別易累,所以就到坐在床邊稍作休息。



「對!!是這裡了。」黑鯨看到彌沙坐在床上就大叫起來。

「我們一定會用的地方就是這裡,是床!!快找,一定是在這裡的!」

著急的黑鯨發了瘋地在床上又翻又找,結果又真的給他找到了一張紙。

「找到了!!這一定就是我之前留下來的線索!!!」

「那紙上寫了些什麼?」

「我就讀出來吧。」

「不要相信黑衣人所說的話,小心一間三面白牆的無人房間。這是我們最後畫的地圖,千萬別給他們發現這地圖。」黑鯨讀完了紙上的內容,短短的..沒有什麼令人震驚的消息...





「就是這樣了,沒有留下其他說話。」黑鯨望著還有期待之後有沒有什麼線索的萊思說。

「黑衣人?還有地圖在哪?」彌沙說。

「一定是在這個休息室內,我們再找找!!」黑鯨說。

他們四人又開始找那張地圖,等今次不論他們怎樣找,也找不到那張所謂的〈最後的地圖〉。

「為什麼‥為什麼會找不到地圖,難道根本就沒有地圖?還是這只是一個陷阱?一個謊言?為什麼會找不到呀!」心情的起落實在太快,加上黑鯨不相信已經來到N周目這些事,他的吟沉病又開始發作,不斷地說話‥‥但其他人早已經沒有在聽。

「會不會是‥‥給負責人發現了。紙上不是說千萬別給他們發現嗎?可能已經處理掉了‥‥你先冷靜點吧。」Developer說。

「啊‥唔‥‥‥有可能‥‥但‥‥‥」



「我們只要不進入三面白牆的無人房間就行了,我想這是之前的我們覺得最危險的事吧。」Developer打斷了黑鯨的話。

「即是說‥‥我們還是不知道負責人是什麼樣子?」萊思問。

「看來‥‥之前的我們也不知道他的樣子‥」Developer拿著紙看了看。

「你又知道?」彌沙問他。

「因為那張紙上的是我的筆跡‥‥我如果沒有寫,就肯定是不知道,我不會連這件最重要的事也不寫下,不過我有點在意那個黑衣人‥‥」

「就是開頭說,千萬不要相信他的那個黑衣人?」萊思問。

「嗯‥‥很有可能他就是負責人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