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後的數天‥‥他們每一日也前去解決一條支線,他們不是不想盡快解決所有支線‥‥不過呀緯一天比一天虛弱,所花的時間也一天比一天長‥‥就算有足夠的時間去處理另一條支線也好,呀緯也沒有這個體力。呀希看到呀緯這樣也愈來愈擔心‥‥

「你絕對是有事瞞著我‥‥」呀希對著剛完成天界支線的呀緯說‥

「沒有事‥‥我沒有事‥‥完成了所以支線了‥‥只差最後一步就到終點了‥‥我的直覺是這樣告訴我‥‥我們一定要回到自己的世界‥‥」

呀希聽到他這樣說後,什麼也沒有說‥‥只是扶著他慢慢回到床邊,看著呀緯睡後就跟Developer他們說‥‥

「出到去外面的世界後‥‥我們真的可以回去自己的香港?」



「絕對可以的,就算我幫不到你,那個黑衣人也可以找到一個安全的香港給你們‥‥」Developer說。

「‥‥‥‥‥」

呀希來到這個公司那一刻,他就注定要幫Developer他們,如果Developer他們失敗‥‥也對呀緯他們兩人一點好處也沒有,為了自己,為了他們,現在也只好幫他們‥‥




又過了一天,他們再一次回到下半部的故事,而現在,整個房間已經一個人也沒有‥‥
 
「呵呵呵~~~」,房間內突然出現了一把聲音‥‥那個把不同世界的人聚集起來的老頭看到所有「人」也回到屬於自己的世界去阻止戰爭,然後那個老頭拿起了電話‥‥



「是時候到我們做點事了。」那個老頭說完電話後就轉頭望著你,=large無錯。是你,真的是你,不用再看了,你直接跟那個老頭說吧。


「你好,你們終於走到這裡了。」那個老頭並不是之前的影像,而是實實在在存在的人!他左手拿著電話,右手拿著一張類似證的東西,然後問Developer他們:

「現在開始就由我直接給你們選擇吧!你想拿起我左手的電話聽‥‥還是看我右手拿著的證?」

「那邊也行‥‥‥」呀緯對著那個老頭說‥‥



老頭聽到他這樣說眉頭一皺.......

「反正你手上那兩個也不影響到故事的發展吧…」呀緯對著老頭說..

「但他剛才不是在跟電話內的人說要做些什麼事嗎?」黑鯨問。

呀緯沒有回答,只是望著那個老頭‥‥而那個老頭就用一個十分懷疑的眼神望著呀緯。

「為什麼你會知道‥‥」

「是直覺告訴我的。」

「直覺嗎‥‥呵呵~難怪你們可以走到這一步。無錯,我右手的證件是我的工作證,我左手的電話只是在跟我的秘書對話,跟這個故事內容無關。」老頭把雙手的東西放回自己的褲袋後再說:

「歡迎~歡迎你們來到這層,這層是「娛樂場」,專門想出各種提供人類娛樂的方法,從而令人類墮落‥‥我們旗下有很多分部門,例如,毒品研製部,遊戲開發部等等。而我就是這一層的負責人,我姓任,各位可以叫我任先生,各位玩我們這隻在測試中的新遊戲‥‥感覺好何呢?」



「開什麼心!你那個故事又長又悶,每次也要由頭開始,我也看得就快發癲了!」彌沙說。

「沒有儲存點是我們這個新遊戲的特色,所以我們在這點是不會修改的。」

「終點在哪?」呀緯打斷了其他人本來想對眼前這位叫任先生的提問,直接問了最重要的事。

「終點‥‥你們只要跟著我行就行了,不過中途當然會給你們不同的選擇。」

「快點吧‥‥‥」呀緯氣弱如絲地說。

「好‥‥那請大家跟我來吧。」任先生行近房間裡的火爐旁,然後不知對火爐說了些什麼,那個火爐就在其他人的眼中慢慢變成一道門‥‥

「各位請跟著我。」



他們跟著任先生走到另一個房間,房間有著不同的擺設,那些也是真實的存在,不像過住一樣的只是立體影像。然後任先生就站在中央跟他們說:

「你們想知道故事的真相,還是故事內阻止戰爭的方法?」

當然是真相吧,雖然Developer的心是這樣想,不過他還是等待呀緯用直覺的選擇‥‥

「‥‥‥‥」呀緯沒有出聲,呀希一直扶著他,如果不扶他就像會隨時暈倒一樣‥‥過了一會,呀緯才慢慢說出‥「阻止戰爭的方法」。


「既然你們想知道阻止戰爭的方法,那就跟我來吧。」

任先生帶著其他人走去右面那道門,然後又說:

「你們覺得故事內的人類應不應該完全消失?左面是應該,右面是不應該。」



「你們覺得愛德華的想法有沒有錯?左面是有,右面是無。」

「你們覺得天使還是惡魔更像人類?左面是天使,右面是惡魔。」

「你們覺得機械人的做法有沒有問題?左面是有,右面是沒有。」

「你們覺得魔法師那種有力量但消極的態度是自取滅亡的嗎?左面是是,右邊是否。」

任先生就像是在問Developer他們對故事內人物的了解,不過這些在呀緯面前也不是什麼問題。


「你們玩了那麼久,應該也知道這個故事有一個組織,我的問題是‥‥你覺得那個組織是有善意還是惡意?左邊是善意,右邊是惡意。」

‥‥‥‥‥




這個問題的答案我就不在這邊說,就當又是用了呀緯的直覺來解決吧。


最後‥‥‥他們站在一個圓形的房間,內裡有數道門,而只有其中兩道門是不同顏色的。

「你們之前玩不同支線的結尾時,也不知道支線的真正結局,只是知道放入道具前的情況。你們想不想知道不同支線的結尾是怎樣?」

‥‥‥‥

「不想知!」呀緯在其他人還有想的時候已經搶答了。

「好好好‥‥看來你真的很急‥‥那我就給你最後的選擇吧。」


「在你們之中,如果要放棄一個人留在這裡,你們會選擇哪一個?」

「等等!!!你說什麼最後的選擇?這個故事還有很多伏線還未解!天界上的博物館內那個跟主角一樣的人是誰!?不是還有一條過去的支線嗎?為什麼我們在上半部完全找不到!!」

「喔~原來你們也有注意到,還注意到有過去這條支線‥‥無錯,我就跟你保證,這個故事內是有過去世界這條支線,不過‥‥你們不是這麼容易就可以入到那個支線。」

「難道是‥‥彩蛋?」黑鯨對著任先生說。

「什麼是彩蛋!?」彌沙問。

「是‥‥是指製造遊戲的人,特意放置的娛樂用隱藏功能或隱藏訊息(取自WIKI)。」

任先生聽到Developer這樣說,只是點著頭‥‥

「不過我不會把那個支線的入口告訴你們,我只會說‥‥確實是在上半部的故事內,而且我還放了不少其他的彩蛋,不過我想你們也沒有發現吧。嘿嘿嘿嘿‥‥」

被任先生說中,他們根不就不知道這個故事有其他隱藏的東西‥‥而他們望著虛弱的呀緯,也不好意思問他到底知不知道隱藏物品的事‥‥

「好了~你們要做決定了,如果要放棄一個同伴留在這裡,你們會選擇哪一個?」任先生再一次說出最後的選擇內容。

這時他們又想起一開始的規則‥‥
「你們要分開走也完全沒有問題,不過至少要有兩人去到終點。」


要兩個人去到終點的意思‥‥就是兩人中要有一個人留在這個地方嗎?

Developer他們心入面也想著同樣的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