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山,終於來到了最後這一局了。其實這少少的50億我跟本就不在乎,我只是要勝到你!!」

當我們看過紙條寫什麼之後,橫屋突然走過來跟秋山說出些不合乎他性格的事,秋山還回答他,他又繼續說:

「我要跟你賭多一件事!如果我嬴到你的話‥‥我要你跪在我的面前!」

對著這樣的橫屋,秋山冷冷地說:

「好,不過如果我們嬴到你的話,我要你把之前騙他們的錢再加上補償金一共30億給我們。」



「哈哈哈哈~好!這場賭局就這樣成立了!」




「話是這樣說‥‥我們連什麼是佔中也不知道‥‥」

回到小房間的黑鯨望著呀希‥‥希望他可以解釋什麼是佔中。

「我也不太清楚‥‥我那時的香港雖然已經在說佔中這件事‥不過佔中是什麼我也不太清楚。」



「不要緊,我們去查查吧。」


(佔中的前因和詳細的事我不在這裡詳說,希望各位自己去理解什麼是佔中和為什麼有人要去佔中。)


「真的奇怪‥‥他們要反抗政府,卻把自己整盤計劃說給政府聽‥那又怎樣給政府做成壓力‥?」

「你看看他們差不多說了成年也不去做,就知道其實這是一件搞不成的事‥‥說了那麼久也是考慮,預演等等。」



「為什麼一定要選星期日去佔中呢?」

「因為大家不用工作吧‥‥」

「‥‥‥‥這豈不是工作重要過佔中嗎?」


沒有人答我出黑鯨這個問題,因為大家也不太明白,香港人對工作的「熱誠」是有多大。對香港人來說,工作被一切來得重要。如果稍為想一想的話,其實這可能跟社會的問題有關‥‥

「你們想想‥‥在香港要賺到錢買一個居住的地方是十分困難,所以大家才會努力工作賺錢‥‥」

「為什麼在香港生活會那麼困難?」

「樓價貴,店舖租金又貴,所以令到吃一餐飯也十分貴。政府又不打擊樓價‥」



「等等‥‥那豈不是所有事的源頭也是源於政府嗎?工作努力是治標的方法,但如果不冶本的話‥‥‥‥」

「你可以這樣說‥‥」呀希無奈地說。

正當他們在討論到底香港人是不是太短視時,秋山突然說:

「我要出去一下。」然後他就離開了小房間。

其他的人以為自己是不是說得太多跟目的無關的事,而令他有點生氣。不過福永卻說:「他是這樣的,不要理他‥我們去高登看看他們怎樣說吧。」黑鯨說。

「你們還記得吧,這次我們不只是要在高登帶去輿論,而是整個香港!呀希,你知道香港還有什麼網站是被較多人上和能帶起輿論的?」Developer 問。

「唔‥‥就我所知,這個‥這個‥還有這個‥這個也是‥‥最多人上的大約就是這幾個了。」



「好!我們就在這些地方開POST 支持佔中!」福永對著其他人說。




很快就到了第一日的結束‥‥又是負責人公報達成率的時間‥

「大家好,是不是很心急呢~到底全個香港對於你們所做的事支不支持呢~~好~現在開始公報!首先是‥‥秋山組,達成率是‥14.2%!而橫屋組是‥‥10.6%!兩組的達成率十分接近!你們要加油了~~~明天再見~~」


「‥‥‥‥奇怪奇怪‥‥為什麼我們兩組的達成率會那麼低‥」

「其實不出奇,香港人太多是政治冷感,對佔中一事是什麼也不太清楚,更別說他們會支持佔中‥‥」

這時橫屋又走過來‥‥






「嘿嘿嘿‥‥你們知不知道這個遊戲最差的情況是什麼‥‥就是給其他組知道自己的目標‥嘿嘿~我知道了你們的題目了‥是不是『支持佔中』呢~」

「你!?為什麼你會知道的!??」

「呵呵~有時‥‥錢真的是很有用的東西。」橫屋說完這句之後就離開了。


「我們之中‥‥有誰是背叛者嗎?」回到小房間的黑鯨問。

「不‥‥我們知道要做什麼之後,就沒有再出過小房間‥‥除了‥‥‥」developer 望著秋山‥‥



秋山望著其他人的眼神‥

「對這件事‥我確實是有點負任‥‥」


「秋山,真的是你嗎?」

「‥‥‥‥我把我們要做的事告訴給山田組的山田聽‥‥我之前見過他們,希望他們能幫我們對抗一下橫屋‥‥但我想不到的是他們原來給橫屋收買了‥‥」

「‥‥‥‥‥‥‥」福永望著秋山然後說了句:「唉~現在給他知道了也沒有辦法,我們努力宣傳佔中吧。」


呀希負責在網上解釋為什麼要佔中,不佔中會有什麼後果之類。

福永和黑鯨就負責「反佔中」,以曲線方或令其他人討厭反佔中。

Developer 就負責去直接說反佔中的人的一些壞話,而秋山就負責去阻止橫屋的攻擊。


事情到了第三日,突然之間‥‥發生了一件事‥‥


「你們看看!!這些是什麼!?」

「突然之間,香港某個反佔中的團體就以『反暴力』作口號去反佔中。同時又有『有票,真係唔要?』這個廣告去令到市民不去佔中‥‥而這些絕對不是橫屋一個人就做到的事‥‥最有可能的‥‥是他為一些不想發生佔中的人提出計謀‥‥」

「哈哈哈哈~想不到他真的會去做這件事,這樣我們也有點勝算‥」秋山見到橫屋這樣做就大笑了。

全部人也不明白為什麼橫屋借助在香港權力大的人去宣導反佔中,卻會令到自己有勝算‥到了第四日‥‥反佔中的支持率高於支持佔中。不過秋山他沒有像其他人一樣焦急,只是等待一個時機‥‥



到了第五日‥‥‥

橫屋帶著山田組的人,在下午時突然來到了秋山的小房間前‥把他們叫了出去。

「過了今晚,我肯定反佔中的人會較支持佔中的人多。哈哈,想不到香港人真的那麼蠢,竟然會給簡單的文字誤導。」

「‥‥‥‥你要說的就是這些?」秋山問。

「我真的十分期待你跪在我面前呀!哈哈哈哈~」



第五日的晚上結算‥果然跟橫屋說的一樣,反佔中的人多過佔中的人很多‥‥其他人也開始焦急了‥

「秋山‥‥真的沒有事嗎?」

「放心吧‥‥我們要等待‥‥」

到底秋山所說的等待是等待什麼呢?沒有人知道‥‥

到了第六日‥‥


「我們的反佔中遊行活動有x十萬人參與,而反佔中簽名運動我們收集到過百萬的簽名。」

這是一句由一位反佔中團體的負責人公報出來的數字,而秋山一看到這個香港的新聞就跟其他人說:

「機會來了!我們要把形勢扭轉過來!」

「‥‥但我們要怎樣做?」

「靠這個人說的話‥‥‥」

「下!?」



到了第六日的結算‥‥秋山那一組的支持率沒有太大的變化,還是維持在15%,不過到宣佈橫屋的達成率時‥‥

「橫屋組‥達成率是15.5%,唉呀,明明作晚的支持率還是20%,為什麼會突然急跌了4.5%呢~呵呵呵~明日就是這場遊戲最後的一日,希望各位好好想清到底要怎樣做~再見~~」


橫屋聽到自己的支持率暴跌到跟秋山差不多時,整個人也嚇到呆了。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這次‥秋山跟Developer他們慢慢行到橫屋前。

「你已經跌了入陷阱了。」(秋山的經典台詞之一)

「你‥‥你這是什麼意思?」

「有沒有聽過一句明言:不怕神一般的對手,只怕豬一般的隊友。嘿嘿嘿嘿‥‥」秋山慢慢從口袋裡拿出了5張總值25億的支票。

「這5張支票就是你給山田組的支票吧‥」

「‥‥‥山田!難道你們!?」


「呵~無錯,在你接觸他們之後,我也嘗試接觸他們。我也知道你跟他們說有延長戰的事‥我跟他們說,這是你的謊言之後,就教他們如何在這場遊戲中賺錢。只要他們放棄第三局遊戲的話,你一定會用錢收買他們‥‥呵呵~想不到你會拿那麼多錢給他們~」

「豈有此理!!」

「之後的事你也知道了吧,我把自己的隊伍的目標告知山田,然後刻意告訴你是為朋得到你的信任。之後山田吧反佔中組織負責人的資料告訴給你也是我們的意思。你最錯的‥就是你太相信那個組織負責人。他的發言就是你令們失敗的主因!!」

橫屋一瞬間想起了自己跟山田組聯絡的事,又想起了山田組跟自己提議去找反佔中負責人獻計一事‥‥所有事也在秋山預計之中嗎?


「還剩下一日‥你就好好去努力吧,XXXXX。」XXXXX就是橫屋在高登的名字,秋山靠著呀希的幫手,終於找出了橫屋組所有成員的網名。


回到自己的小房間後,秋山就跟Developer 說:

「希望你不介意吧,之前我答應了山田組的人,會額外給他們每人一億‥即是說,你們只有45億的收入。」

「你們不要嗎!?」Developer十分驚訝原來秋山是想把所有在遊戲中得到的錢也給自己。

「不‥‥本來我就不是為錢才參加的。」

Developer沒有再問下去,只是保險地問秋山一句:

「明天我們會嬴吧‥‥?」

「一定無問題的。那個組織話事人的發言實在太過‥‥‥令到香港人對反佔中的好感大減‥‥再者只剩下一天,就算對方有什麼動作也好,我還有最後一手未用‥」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