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了一日殺老師的教導之後,Developer他們又對這一層有多一分了解。彌沙試著用自己的能力去把熵劍變成不同的型態,發現熵劍的機能在變換型態之後仍然可以用到。

「為師在此告退啦‥啊,差點忘記了,這是校長交給呀希和呀緯的東西,他一很久之前就放在為師這裡等著你們來。」

殺老師把一副眼鏡交給了呀希,一個類似對講機的東西交給了呀緯。



「這些是什麼?」



「這是校長恭賀你們來到第六層的禮物,對你們來說可以說是一種武器,你們好好用吧。這個是”孤高glasses”,而你這個是心靈對講機,至於你們要怎樣用就是你們的自由了,為師真的要走了~再見~」殺老師一瞬間就離開了離職者休息室。

「呼~~終於可以下課了~~」黑鯨鬆了一口氣。

「嘩!!黑鯨!你的這件衫是不是在地下第十二層的潮流帶領部買的?」

「你怎會知道?」

「這副”孤高glasses”可以看到很多不同的資訊!他就像連上了資料庫一樣,看到對方的資料!」戴著眼鏡的呀希散發出一種知性的英氣。



「喔‥不過這也不可以算是一種武器吧‥啊‥‥啊!!這是什麼感覺!!很可怕!!!會有什麼發生!?」黑鯨突然感到四周也充滿著危險。

「原來是這樣用的‥‥」呀緯拿著心靈對講機說。

「你對我做了什麼!?」黑鯨緊張地說。

「沒什麼,只是把我的感覺跟你共享了。這就是這個對講機的功能吧‥‥好‥關掉。」呀緯對講機關掉之後,黑鯨就再沒有感到那種危險的感覺。

「你們這兩個‥‥怎樣說也不是武器,而是道具吧‥」被玩弄之後的黑鯨對著他們說。




「唔~~遲點再試試其他用途‥今日就先這樣吧‥我吃完飯就睡了,一直用能力‥我覺得很累‥彌沙,妳不會嗎?」

「我沒有感覺特別累‥‥‥」

「妳就好啦‥‥」

吃完晚飯之後,呀緯和呀希就先去睡覺,其他人過了不久之後也上床去睡。



第二日8時,學校的校鍾就響起了。不過這個不關他們事,因為他們上課的地點就是他們住的休息室。

「今天早上‥沒有四社競賽嗎?」彌沙問。




「四社競賽基本上每天也會舉行,不過時間就是隨機的。只要四社競賽開始,所有課堂也會暫停‥」呀緯說。

「今天也是殺老師來教我們嗎?」萊思一邊吃早餐一邊問。

叮噹~

門鍾響了,黑鯨知道又要開始上課就覺得痛苦,相反萊思就開心的立即去開門,但開了門之後就發現,門外的人是個跟萊思年齡和身高差不多的男孩。

「你好。我叫涅吉,我是你們今天的老師。請你們多多指教。」


「你是老師 !?」萊思指著眼前跟他差不多同齡的男孩子。

「嗯,我是負責教學生運用自己的氣和力量流動的老師,不過看來‥‥你們現在也未有這些需要‥‥」



「我們這裡只有呀緯,呀希和彌沙發現刊自己的能力,其他人還未知道自己的能力是什麼。」黑鯨因為不想上課而這樣跟涅吉說。

「這樣說‥‥也是,那我就先教呀緯他們怎樣控制自己的能力吧,其他人呢‥‥一會我教你們一些運用能力的理論和示範吧。」

黑鯨聽到自己之後也要上課‥‥疑不得立即有四社競賽開始。

結果他們上了一整個上午,呀緯他們明白到自己要怎樣控制自己的能力,彌沙其實是最需要學的那一個,因為她一不小心就會把熵劍變做其他武器,而現在彌沙明白到要怎樣控制自己的能力。


還未發現自己能力的黑鯨他們,就事先學習到控制吉和運用能力的理論。當然黑鯨他對著這個十多歲男孩子說的話也沒太多聽入耳。


到了下午吃過飯之後,黑鯨期待已久的四社競賽‥真的開始了。




叮咚~

「今天的四社競賽即將開始,請各位準備,很快就會公報今天的題目。」

Developer 他們立即去到附近的電視,看到今天的題目是‥‥





中型。運動場。求生。混戰。四社。





「來了來了~~中型比賽~」萊思興奮地說。

「中型比賽跟小型比賽有什麼不同?」Developer問。

「我只是聽說過,中型比賽的參賽人數是五個人,還有就是競賽的場地會較小型比賽巨大。」呀緯說著

「其實計分方法也有一點分別的。」還在的涅吉跟他們解釋:

「小型比賽中只有勝出的隊伍才有分,但在中型比賽中‥得到第一名的就可以得到20分,第二名的是10分,第三名的是5分,最後一名的是0分。不過現在有離職者隊‥即是你們的加入,我想第四名和最後一名也是得到0分的。即是說,如果你想得到分數就要入3甲。」


「喔‥‥那我們有6個人,這次參不參加?」

「求生戰‥‥即是會有人死的意思嗎?」黑鯨問。

「無錯,你們之前參加過的競賽中,應該有個規則是類似不可以對對方做成有生命威脅的攻擊。但到了中型的比賽中,這個就會比較放寬一點,有部分競賽 還是不可以對對方做成生命威脅,不過有部分競賽卻可以間接令人死亡。到了大型的比賽‥‥大部分也沒有這個規則。」涅吉對著其他人解釋。


「我們還要參加嗎‥這裡只有3個人有能力,我們還未有保護自己的能力‥‥」黑鯨擔心地說。

「那好吧‥‥這次我們就做一次觀眾吧‥‥」Developer 放棄了拿分數的一次機會,並不是他怕死,而是他在想‥‥就算自己出戰‥面對一班不知有什麼能力的人,自己5人很有可能拿不到任何分數。

「那我帶你們去運動場那邊吧。」涅吉友善地說。



去到運動場之後,運動場上的觀眾席上已經充滿了四社的人,整個氣氛跟之前的小型比賽完全不同。這個運動場就像一個標準運動場一樣大,developer 他們終於找到一個位去看這場競賽‥‥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