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彌沙就算怎樣去要求萊思把莉莉亞叫出來也好,莉莉亞也沒有出現。大家也覺得這可能是要在某個條件下才可以發動的能力‥

而之後的那數天,離職者隊在不同的比賽也有十分出色的表現,武戰方面有彌沙和沒有戰力但用直覺解決很多突發事情的呀緯。文戰方面有Developer和呀希這兩個本身就極聰明,再加上一個很到人的精神情緒,另一個可以看到不同人和物件的數據,令他們在文戰方面十分出色。

萊思,他之後也有出過比賽,但是‥‥就是沒有再把莉莉亞叫出來。他自己也不太明白到底要怎樣才可以把她叫出來。而黑鯨‥‥‥他到現時還未知道自己 的能力是什麼,雖然說他有的能力是支援系,但黑鯨自己還是十分在意‥‥他試過出場比賽,但最後又是要其他人幫他執手尾‥他的能力還是沒有展示出來。

「呼~我們又勝了一場~現在我們有多少分?」剛完成小型比賽的呀緯問呀希。

「現在‥‥我們勝出了8場小型比賽,每場5分的話,也已經有了40分。離我們到100分的差不遠了。」



「其實要達成這層的要求也只是時間的問題吧,只要我們事事小心,不作死的話就不會死。」Developer說。


他們在回去休息室的路上,突然被3個人截停了。

「停下!!你們就是離職者隊吧!?」一個穿著紅衣,氣勢十分強的男人說。

「一定是吧,我們剛剛不是在看他們的比賽嗎?」一個穿著藍衣,妖艷的女人說。

「我們要跟你們私鬥!!」穿著綠色背心,頭戴草帽的男子說。



被突然出來的三人嚇了一跳的黑鯨立即問他們:「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要跟我們私鬥?」


「我是霸王!」紅衣男說。
「而我是靜。」藍衣女說。
「我叫草帽露j!」草帽男子說。

「我們是紅藍綠社的副社長!社長跟我們說!你們來了這裡之後實在是太囂張了!!」



「我們囂張?我們做了什麼事?」黑鯨有點不解地問。

「問答無用!!我們要跟你們私鬥!!」


「看來有人要私鬥,剛好我在這裡經過,我就來做這次私鬥的公證人吧。」有個老師剛好路過見到有人要私鬥就過了來。

「唔,私鬥的內容‥‥‥就這樣吧,你們跟我過來。」那個老師帶著他們行到一個地方。

「多媒體室?」彌沙見到課室門上有個寫著多媒體室牌子。

「無錯,是一個十分有趣的私鬥。你們私鬥的內容‥‥叫什麼名字好呢‥‥‥有了!就叫作恐懼教室吧!」


「恐懼教室!?」呀希和呀緯聽到這個名字也嚇了一跳。




「無錯,離職者隊派一個人出來做代表。比賽內容就是用這個眼罩和耳機吧,它們會在你腦中搜尋出你最害怕,最不想面對的東西。你們要鬥的‥就是要鬥忍耐時間,最後一個把眼罩和耳機除下的就勝利了。」

「‥‥‥我們派誰出戰?」黑鯨問,但同時他露出一個十分不想出賽的表情。Developer望一望其他人的精神情況,他看得出呀希和呀緯也十分擔 心,畢竟他們曾經遇過不同的恐怖事情,如果再要他們遇一次‥‥他們可以很容易崩潰。同樣地,他不希望萊思出賽。至於彌沙‥‥也看得出她不太想出賽。

「唉‥那我去吧。」Developer說。



「好!那離職者隊,你們勝出私鬥的話有什麼想要?」

「‥‥我要你們把社長的能力告訴我們。」

「那三位副社長的要求是什麼呢?」



「我要他們明天一整日跪在學校的飯堂!」

「雙方也提出了他們的要求了!好,請各參加者戴上眼罩和耳機。恐懼教室!開始!」

我最不想面對,最害怕的東西?哈,我活了多年也未想過自己會有這些東西,就等我看看它會給我看什麼景象。



Developer把眼罩和耳機戴上後,就靜靜地座在椅上。

「你們看,他們在做什麼?」黑鯨指著另外那三位副社長。

當其他人望向那三位副社長的時候,他們已經戴上了眼罩和耳機坐在椅上,但藍社的副社長,那個妖艷的靜..卻把手放在另外兩位副社長的手上‥‥



「他們為什麼要把手拖在一起?」萊思問。

「唔‥‥‥」

同時‥Developer他看到了一些‥景象‥


「‥為什麼一直是黑色的‥壞了嗎‥」

Developer一開始沒有看到任何影像,只是從耳機聽到一班人在大叫‥但他不知道那些人說的是什麼語言。過了一會‥他才看到一點光‥

「這光‥‥嘩!很刺眼!!!」那道光愈來愈強,眼睛一時適應不到而閉上眼,慢慢‥‥他把眼睛睜開‥才發現那道強光原來不只是光,而是火!


Developer一直看著眼前的火,但他一點也不覺得害怕。過了一會,眼罩又變了黑色,他再一次什麼也看不到‥‥




「這個人我要!」

耳機傳出了一個他聽得懂的聲音,然後‥‥眼罩突然出現一個男人的樣子!

我是認識這個人的!!!!


「啊!!!」Developer發出了慘叫,黑鯨他們看到他這樣也擔心起來。

Developer整個人嚇得把眼罩除下!整個人全身在打震,還出了一點冷汗。


之於另外那三位副社長,他們還是完全沒有受到影響,靜靜地座在椅上。不過Developer他根本就沒有看到‥‥

「有結果了!這次的的鬥結果是由三社副社長那邊勝出的!按照對方的要求,請離職者隊的各位明天一整日跪在飯堂,即使是四社競賽也不許參加!」


「Developer!你沒有事吧!?」黑鯨立即關心還是出著冷汗的Developer。

「沒‥‥沒有事‥‥我‥我‥我沒有事‥」

「你到底看到了什麼?」彌沙問

「‥‥‥我不知道‥但‥那個男人‥‥‥我應該是認識的!」


這時,副社長們對著Developer他們說。

「哈哈!!不堪一撃!!」
「那你們明天記得去飯堂吧~我們也會來看你的~~」
「我期待下一次跟你們再決鬥~!」

說完這幾句說話之後,他們就離開了現場‥只剩下害怕得發抖的Developer和其他同伴‥‥

「你到底看到了什麼?」

吃完飯後,黑鯨襯著跟Developer單獨相處的時候問他。

「‥‥‥」

「我也是第一次見到你這樣害怕的樣子,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我‥見到一個男人。我的記憶中明明沒有他‥但我覺得自己認識那個男人‥」

「那個男人是怎樣的?」

「唔‥‥我不知道可以怎樣形容他,但我肯定見過他的‥‥不過我就是醒不起來!」

「等等!!你這種情況‥‥不就是‥‥‥」黑鯨有點擔心地說。

「嗯‥‥我也知道,是被人改變記憶那種後遺症吧。」

「我們之前在工作時也看過不少類似的情況,難道你也給人‥‥」

「‥‥我不知道‥即使有人真的改了我的記憶,我也不會知道那個人是誰‥」

「‥‥‥‥‥‥」黑鯨若有所思,好像在想到底什麼人會去改Developer的記億。


「不要再想了,我真的沒有事‥‥我們還是想想明天的事吧,要一整天跪在飯堂‥‥」

「啊~~我不想做這些掉臉的事!!」




「喂‥‥為什麼這裡一個人也沒有?」

鏡頭一轉,已經是第二日的早上,他們遵守了私鬥的賭注,要一整天跪在學校飯堂‥但奇怪的事‥飯堂竟然只有小貓三四隻,而且來的人也是買外賣然後立即離開,他們一眼也沒有望向Developer。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這間學校的飯堂本來就沒有人來?」Developer說。


「不要亂說!!」穿著圍群的一個中年女人從飯堂內的廚房走了出來,看她的樣子應該就是飯堂的負責人之類的存在。

「我們這間飯堂一直也大受到學生歡迎的!」

「那為什麼到現在還是沒有什麼人?」

「唉‥聽來買外賣的同學仔說,現在化學室那邊正在進行一場激烈的四社競賽,大家也不想錯過,所以就少人來這裡‥不過我肯定,四社競賽完了之後一會有人來的!」

中年女人說完次後就返回廚房,而Developer他們就繼續跪著‥‥



到了夜晚‥還是沒有什麼人來‥‥

「為什麼到了現在還沒有人來‥?」

「這是因為,那場四社競賽還未完‥‥」中年女人除下了圍裙拿著手袋走出來跟他們說。

「下!?到底是什麼比賽要花一整天?」呀緯問。

「好像是發明比賽‥‥唉,我也不知道詳情,總之你們今天就很好運,沒有什麼人來,我現在要走了,你們也快走吧,不要阻我鎖門。」



Developer一行人回到自己的休息室後,他們立即訓在床上,原來跪一整天所需的體力比他們想像中多。而他們也沒有發現,桌上其實有一封信‥信上寫住「今天沒有參加四社競賽,離職者隊被扣5分。」

到他們發現這封信的時候, 已經是第二朝的朝早了‥‥‥



「什麼!?我們被扣5分?」黑鯨拿著信大聲呼叫。

「不要緊不要緊‥‥我們現在還有45分,只要勝出11場小型比賽就滿分了‥」

「是這樣簡單就好了‥‥如果現在出現中型或大型比賽就糟‥‥」

正當黑鯨擔心出現中型或大型比賽時‥‥外門傳來四社競賽開始的鐘聲。

叮咚~

「四社競賽那麼早就出現了嗎?」

「我們快點去看看今天是什麼題目吧。」

Developer他們去到電視機前,看到了今天的題目是‥


中型。校園。搶旗。問答賽。四社。



搶旗和問答賽他們之前也有參與過,但‥‥這次的比賽是兩者混合在一起?而且還要是中型比賽?


「啊!!真的出現了中型比賽,這幾天也是小型比賽,我已經覺得很有可以這幾天內會出現中型或以上的比賽,想不到真的出現了!!」黑鯨緊張地說。


「不用怕‥‥‥反正要5個人,如果你怕的話,不出賽也可以。」彌沙對黑鯨說。

「不是說我怕‥‥而是我現在還不知道自己的能力是什麼,我怕拖累你們。」

「所以我就跟你說‥如果你怕的話就不要出賽。」

「兩位冷靜一點,你們看不到嗎?舉行的地點是校園‥‥那即是我們要在那裡集合?」呀希問。

「啊。忘記跟你們說,如果地點是校園的話,就要去校園的大門前集合,即是你們搭升降機上來的那個地方。」

「那我們先去那邊,然後再決定誰出賽吧。」Developer說‥


當他們一行人去到校園大門前,已經看到其他社的人在聚集,當中亦有不少曾經見過的人。例如,藍社的不言苟笑,無彎轉和牛嚼牡丹。綠社的,變身蛋旦,森林大火鳥和燃撚匪匪。紅社的‥只有上一場中型比賽中出現的陽光男,至於黃社‥有小龍, 瑪達和無數寒暑努力。

這時‥‥黑椒牛丸河又出來跟大家說:

「歡迎大家~~我是你們今天的主持人,黑椒牛丸河。今天舉行的是中型校園搶旗問答賽。先跟大家說明一下,這場的比賽範圍將會涉及大部分校園範圍,請各位小心一點。事不宜遲,我先跟各位講解一次這場比賽的規則。首先,每社派出5位參賽者,然後選一位出來做答題者。

我們會在這裡向答題者們發問,然後答題者決定了答案之後就跟自己的隊員說,之後另外的4位隊員就要在校園去找寫上正確答案的旗子。每隊只可以拿一枝旗,每題有30分鐘解答時間,在拿到兩支旗的情況下,最後拿到的旗將視為答案。

總共發問4題,在頭3題也拿不到任何分數的將會失去資格。

簡單來說,就是這樣了‥現在為各位介紹一下參賽者的能力,只要不參賽的各位才會聽到這段說話。

藍社:
不言苟笑:複製對方能力。
無彎轉:強迫對方直行,不可轉彎。
牛嚼牡丹:設置多工能陷阱。


綠社:
變身蛋旦:變身成任何動物,人物,死物。
森林大火鳥:噴火 (識飛)
燃撚匪匪:範圍分解。



紅社:
陽光男:???


黃社:
小龍: 絕望病, 令對手感到絕望(對樂觀和蠢人無效)
瑪達: 傀儡戲(某種情況下無效)
無數寒暑努力: 令對方經歷高考的可怕(對極聰明和年長的人無效)


離職者隊:
彌沙:武器變形
呀希:數據眼
呀緯:直覺

其他人的能力,我們現時還沒有數據,可能各位會在這場比賽中看到更多的能力,請各位期待~」黑椒牛丸河說完次後,Developer望著萊思, Developer自己因從未對外說過自己的能力,所以黑椒牛丸河不知道也不出奇,但為什麼‥‥為什麼黑椒牛丸河會說萊思的能力還未有數據?萊思不是在其 他人面前發動過自己的能力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