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陽西下?這次又要我們去哪?這說回來,為什麼黑鯨你會知道這個人型骸骨在說話?」彌沙問。

「我本來也不知道,不過我剛才找線索時突然跌倒在地上,之後我的耳朵剛好貼著玻璃箱,所以我才聽到人班骸骨說的話‥雖然我還是不知道夕陽西下是什麼意思‥‥會不會是指西方的運動場?你不覺得運動場跟夕陽西下的感覺很配合嗎?」黑鯨說。

「雖然我覺得不關事,但姑且去看一眼吧。」developer的說話中帶有一點鄙視的語氣。



雖然大家心入面也覺得運動場跟「夕陽西下」這句不關事,但結果還是跟著黑鯨的提議去了運動場。



「好了,來到運動場這裡了,姑且找一找吧。」developer望著眼前這個大型的運動場,要找一個提示‥真的是大海撈針。不過萊思來到這個大型的運動場後,就立即在跑道上亂跑,這時的他才像一個小孩子一樣。

其他人也開始在運動場找找,從跑道上,草地上,更衣室內,觀眾席上€,樓梯間等等等等,他們也找過了,但是就是找不到所謂的提示。這時彌沙就跟其他人說:「會不會‥根本就不是在這裡,我們已經花了30分鍾了,上午也差不多完了。」

提議來這裡的黑鯨,當然是找得最落力的人,他在短短30分鐘內找了整個運動場的草地‥‥他疲倦得坐在觀眾席的椅上‥‥


「嘩!」黑鯨剛座下去就立即彈上在,就好像椅上有釘一樣。

「什麼事?」



「這些椅為什麼會那麼熱!?這簡直熱得可以用來煎牛扒!」黑鯨指著剛才座下去的椅子。而呀希就把手放在最接近自己的椅子上,但卻沒有黑鯨所說的熱力。

「下!?只是暖了一點,根本就不到熱的地步吧。」

「我是說真的!你試試摸這張!」黑鯨指著剛才那張椅。呀希上前一摸‥‥真的如黑鯨所說,椅子真的熱得可以用來煎牛扒。

「這張椅是用金屬做的!難怪會這麼熱!」那張燙手的椅子,在外觀上跟旁邊用膠做的椅子沒有分別,不過只要一摸下去就會發現,那張椅子是用金屬來做的!而剛好現在是「人做太陽」照射得最猛烈的時間,所以才會那麼燙手。

「為什麼會有部份椅子是用金屬做的‥?難道‥‥」呀希說到這裡,大家也明白到‥這可能就是一個提示。



「附近有沒有一些可以拿來標記的東西!?」developer立即問。

「有!」黑鯨立即拿出腰間的七色槍,裝上了染色子彈,這種子彈本來就是拿來標記和追蹤用,然後黑鯨立即向著椅子開了一槍,整張椅子就變成了散發著微光的螢光黃色。

他們不斷地找那些金屬椅子,然後叫黑鯨來把他上色,時間又過了三十分鐘‥‥終於最後一張也染上了色‥‥

所有人回到運動場的草地上去看到底那些染上色的椅子會出現什麼訊息‥



「W‥‥A‥‥S‥‥T‥E?WASTE?」呀緯把看到的字一個一個地說出來。

「垃圾嗎?」突然他們後面前現一把熟悉的聲音‥‥




Developer轉頭一看,看到了藍社那兩個人,而靜的手還拖著兩個黃社的人‥‥

「你們什麼時候來到的!?」

「就是你們在找椅子的時候,我們襯著你們不為意時來到這裡。」徐庶笑說著。而呀緯一再次對他們突然出現在身後感到不解,但這次他們散發著明顥的危險氣息,為什麼剛來會發現不到?

「很困惑吧~為什麼會察覺不到我們呢~」這次輪到靜說,很明題她這是她所為。

「是不是妳的能力?」呀緯對著眼前的靜問,而靜只是說了句:「無錯,不過我的能力不止是這樣喔~」她把手伸向呀緯,呀緯再一次感受到強烈的危機感而後退。

「我想到要去那個地方了,我們走吧。」黃社的「真相帝」札弗說。

「喂!等等!」Developer想阻止他的時候,突然看到黃社的另一個人七月七日晴散發著一陣氣,而那種氣極速地擴散到場上,Developer就算看得到也避不開。





一剎拿間,運動場刮起了一陣沙風暴‥‥

Developer他們被沙風暴吹得連走也走不動,不過他知道這一定是精神上的攻擊,現在的一切也是幻覺,但‥‥沙風暴上對他們的傷害實在是太真實了‥

「彌沙!!阻止他們!」Developer用力地大叫。

彌沙聽到了之後,立即拿出了熵劍,把熵劍變成了一把在刃的長鞭,向著隱約還看到的札弗和七月七日晴揮動。札弗其實在之前的比賽中已經看過整個武器變型的過程,他說了一句說話:

「固體在沒有足夠的外力或能量施加之前,是不會變形的。」=x-small(作者:我自己9吹既)


只是短短一句說話,彌沙聽得似懂非懂,但她的那把長鞭卻慢慢變回一把劍的形態。之後無論她想把劍變成任何形狀也做不到,只可以眼白白地望著對方離開。



過了大約十分鐘後,沙塵暴才慢慢停下‥‥

「這真的是精神攻擊?那為什麼我的手臂上有被沙弄傷的傷痕!」黑鯨說。

「為什麼‥‥我的能力會用不到‥」彌沙望著自己的熵劍。

仔細看著在場的人,每一個人也有不同程度的損傷,當中最嚴重的是彌沙而受傷最輕的是Developer‥



「不要說這些先,我們要快一點去下一個地點!」呀緯緊張地說。

「WASTE‥你知道是要去什麼地方嗎?」Developer問。

「我們這間學校有4個垃圾場,只要我們快過其他組去到正確的垃圾場就行了。」



「那‥‥你的直覺有沒有告訴你去那一個垃圾場?」Developer問。

「沒有‥‥」

「你可以告訴我‥那些垃圾場在哪嗎?」呀希問。

「簡單來說‥東南西北各有一個。如果我的直覺沒有錯的話,西和南的垃圾場有危險‥」經過兩次的失敗,呀緯開始懷疑自己的直覺‥

「那我們去東吧‥‥」黑鯨說。

「點解呢?」萊思問。

「因為之前的提示是夕陽西下‥所以我覺得對應的是東面‥」黑鯨望著Developer說。如果是之前Developer會鄙視地說一句「去看看吧。」,但這次他沒有用那種語氣,而是有信心地說「去吧!」。

他們到了東面的垃圾場,除了看到大量的垃圾之外‥還有大量的垃圾袋‥

「不會是要我們在這些垃圾山中找提示吧‥」彌沙指著眼前的垃圾山說。

「等等‥‥呀緯,這些是什麼?」呀希指著垃圾場中的一些「通道」。

「只要把垃圾送入去通道,垃圾就會沿著通道掉到去焚化爐‥有什麼問題嗎?」

「唔‥‥你們先去垃圾山中找線索,我有一點事要做。」呀希說完之後,就在每一個通道口前望一望。而Developer他們開始去垃圾山中找線索‥

過了一段時間之後,呀希突然說:「是這個了!」,其他人以為他找到了線索就立即停手,然後走去呀希身邊。呀希立即躲在呀緯身後,因為其他人身上也有著腐臭的氣味。本來呀緯想說‥「我不是也很臭嗎?」不過他最後決定不說,因為他知道呀希會怎樣答他。之後,呀希慢慢說‥

「這條通道‥是在2天前才建造的,而其他的通道也有幾百年的歷史。」

「你意思是‥‥」

「我覺得‥這條通道不是去焚化爐,而是去一個特別的地方‥‥」

「‥‥‥‥」全部人也沒有說話,因為大家也覺得如果要用生命去下注‥實在太危險了‥

「不用怕,我看過了,其他的通道的長度也有1~2KM,不過這條通道只有100米,一定去不到焚化爐的‥」呀希說。

大家稍為有一點安心,但還是不敢下去通道‥‥



「黑鯨!你去吧!!」Developer雙手搭在黑鯨的肩上跟他說。其他人立即望著黑鯨‥

「為什麼是我!!?」黑鯨緊張地問。

「因為你一定會無事的!!」

其他人開始起哄,讚成Developer這個毫無根據的說法‥


「‥‥有人要來了,我感到很強的危機感有迫近!!快點下去!!」呀緯突然間對黑鯨說,而垃圾場只有一個出入口‥‥

「真的只有下去了嗎‥‥」黑鯨望著眼前的通道,那種通往未知地方的感覺令黑鯨十分不安‥

「快點!!他們入來了!!黑鯨!拿著這個心靈對講機跳下去,我會知道你是不是安全的!」呀緯一邊緊張地望著垃圾場的門口,一邊把自己的心靈對講機硬推給黑鯨。

「啊!!!我去了!!!!!!」黑鯨一下子跳入去那個通道內。而垃圾場的門‥遲遲未開‥

「你不是說有人來嗎?」萊思問。

「假的‥‥但有危機感迫近是真的,不過還未那麼快到‥」呀緯說。

「黑鯨他怎樣?」Developer問。

「他現在很驚慌‥‥應該還未死‥‥唔‥等等‥他的驚慌消失了‥應該是去到了一個安全的地方‥」呀緯說。

「那我們也跳下去吧‥‥」呀希說。

「嗯,要快點了,外面的危機感愈來愈大了‥」呀緯說完次後就跳了下去,其他人也跟著他跳‥‥

在漆黑的通道內,他們像現滑梯一樣沿著通道滑落‥‥很快‥‥漆黑的通道內就出現了一道光在他們眼前。



「啊!!!!!」

他們掉到去某一間房中‥就像漫畫中的情節一樣,呀緯他們全都壓在黑鯨身上‥

「我們果然安全了~~」在他們最上的萊思開心地說。

「我快被你們壓死了!!快點走開!」壓在最低的黑鯨說。他們全部站起身之後,就看看自己身處的地方‥‥是一間裝潢高尚的房間,有英式風格之外帶一點威嚴‥

「這裡到底是‥‥‥」

「你們看看這個桌上的這個牌‥寫著校長兩個字‥」呀希指著房間大桌上的牌說。

「這裡是校長室?」

「看來這個校長真的十分重口味‥竟然把自己的房間駁著垃圾場‥」萊思說。

「不是這樣的,我剛才不是說過,這條通道是在兩日前才建好的嗎?校長早就不在這一層,但我相信沒有人會擅自去把垃圾場駁著校長室,所以結論就是‥‥這應該是校長的意思。如果是校長的意思,那就代表這裡應該會有些什麼才對‥‥」呀希在校長室內邊行邊說。

不過黑鯨沒有聽著,反而是拉走了Developer問他:「為什麼你會說我沒有事?」,而Developer回應:「我大約知道了你的能力了,不過你什麼也不用問,我絕對不會說的,說了你的能力就會失效。等我們找到了鎖匙卡再說。」

而其他人就在校長室開始找線索‥最吸引他們眼球的‥就是放在校長室桌上的一個公文袋。縱使他們知道看校長的文件好像有些不對,不過‥他們也覺得校長放在這裡,就預了有人會看,所以他們最好還是拿了公文袋入面的文件來看。

那份文件有十多版紙‥‥只是看了頭兩段,看得最快的呀希就緊張得拿起了整份文件來看‥‥過了大約一分鍾後,呀希已經極速地看完了整份文件‥‥然後緩緩地轉頭跟其他人說‥‥

「這‥這份‥文件‥是‥‥‥」

「到底是什麼,你找到線索嗎?」搞不清楚情況的彌沙問。

「‥‥‥這是‥一份劇本‥‥我們今天發生的所有事,連我們說的話,說話的語氣也在上面寫得清清楚楚!」呀希緊張地說。

彌沙一手槍走了那份文件,然後她在其中一段看到了自己的名字,上面是這樣寫著的‥


彌沙(望著自己的劍,困惑地):為什麼‥‥我的能力會用不到‥


「這句說話‥‥這個動作和語氣‥我真的做過!」彌沙驚訝地說。之後其他人一個接一個地看著那份文件,然後也確認自己真的做過劇本寫的事‥‥

Developer和黑鯨聽到他們的對話之後也來看看那個劇本,看完之後他跟黑鯨對望了一會‥

「奇怪了,這個能力‥‥跟之前在遊戲內的情況很像‥」

「對‥‥不過,會不會是有人把我們的一言一語也紀錄在紙上,而不是我們在演他的劇本?」黑鯨說完之後,呀希立即說:「不會的‥‥我眼中看到這份交 件是在昨天完成的‥‥而且你看‥‥‥這個劇本的最後一段‥是寫著我把劇本拿起來看‥‥然後最後寫著的是五個字- 『來學校門口』‥」。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