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走!?水柱術!!」莉莉亞的手枚立即噴出強力的水柱,水柱由左至右地射,莉莉亞一直留意水枉,留意著水柱什麼時候會噴中人‥‥

「啊!」

「在這裡!岩壁術!」莉莉亞立即用了另一個魔法,在剛剛定了位的地方中升起了一個很高的牆壁,構成了一個空間把內裡的人困著。

「好,這樣他們暫時就不會再去四周幫人。現在我們先對付那個霸王吧。」莉莉亞說,而萊思拼命地點頭,但他也不知道應該怎樣幫‥


「魔王!!對方現在沒有了恐懼感和痛感!!」莉莉亞對著魔王大叫。



「原來是這樣‥‥你早點說吧‥‥」受了傷的魔王對著莉莉亞說。

咚!


魔王瞬速地繞倒了霸王的背後,一拳向著他的頸部對下的位置打下去,而沒有痛感的霸王受了他一拳,就這樣暈倒在地上‥‥


「這就完了?會不會有點兒戲?」莉莉亞跟魔王說。



「如果他不是沒有恐懼感的話,我也不會那麼容易走到他背後。如果他不是沒有痛感的話,他就不會連自己的身體極限也不知道,我最後那一拳只是早點給他的身體知道自己已經到了極限。再者,我們也沒有什麼時間吧‥」

「‥‥‥‥」萊思什麼也沒有說,他只是覺得很累‥

「唉‥看來我的徒弟已經輸了給你們。我現在又打不到你們這些幻影‥‥一直防守也不是我的風格‥‥」

雖然面對著兩個對手,飛鴻還是用一把雨傘來抵抗他們的攻擊,但他看到霸王側地之後,他就在衫袖間拿出了三隻筷子。用力一飛!把筷子飛向剛才莉莉亞做成的岩壁困牢之中。

只是單單3隻筷子,就把整個困牢破壞掉,就像剛好打中岩壁困牢的弱點一樣。




「哈哈~看來很快就會有人說筷子也是武器‥徐庶~快來幫我!」

徐庶在困牢之中出了來之後,立即跑到飛鴻身邊。

「好‥‥我們兩個社長現在要出手了。」




4個人打2個人,無論怎樣看‥也是對那兩個人極度不利。

不過‥‥飛鴻跟徐庶兩個人的組合,卻跟眼前4個人打得不上不下。



飛鴻有了徐庶的幫助,可以攻擊到他們口中的那班幻影。而彌沙和其他人的攻擊,卻被徐庶的能力一一檔下。如果又彌沙攻擊的話,徐庶他會立即化為 「虛」然後用手檔下彌沙的攻擊,如果是魔王,莉莉亞,勇者攻擊的話,徐庶會立即化為「實」來檔下。因為「實」攻擊不到虛, 而「虛」亦攻擊不到實‥

至於飛鴻‥他除了手中的雨傘之外,他還不斷在衣袖中拿出不同的東西來當武器,有卡片,鎖匙,電線等等日常生活用的物品‥他也可以拿來當武器來用‥‥

彌沙的體力愈來愈少,而萊思叫出來的人也愈來愈急,他們的攻擊愈來愈快,愈來愈猛烈,但都被徐庶一一檔下‥突然‥他們停了下來。



「村民C,時間差不多了‥如果我們再留下這裡,你的身體會負荷不了的‥」莉莉亞說。

「哈哈哈哈!時間雖然短,不過不要忘記我們呀~」魔王說。

「你們‥‥想怎樣‥‥?」萊思其實自從把他們三人叫出來之後,也覺得十分疲倦‥

「快點吧,他的身體開始受不了。」勇者說。



「村民C,這是我們最後的力量。我想‥我們應該再見不到了‥‥啊!差一點忘記,其實還有一個人想見你的。不過他現在也沒有這個勇氣‥‥」

「莉‥‥莉莉亞‥」萊思很累‥累得眼皮不由自望地合上‥

「休息一下吧,這麼久而來辛苦你了‥‥‥勇者!這是我們最後的力量!一定要嬴呀!」莉莉亞對著彌沙說。

「我信你的,勇者~」魔王跟彌沙說。

「你就是上一代的勇者吧,本來我有很多話想跟你說,不過‥‥讓我說一句吧。妳真的要練好一點劍術。」勇者對彌沙說。

他們說完之後,身體開始發光‥‥最後他們化成了一種能量的形態,附上了彌沙手中的劍‥‥





「最後一擊了,砍下去吧!」他們的聲音傳到了彌沙的耳中。

彌沙的熵劍就像有了自己的意識一樣,帶領著彌沙去拿著劍衝向飛鴻和徐庶。徐庶這時想檔下他的攻擊‥‥不過到他的手接觸到彌沙的劍時,才發現她的劍並不是在虛也不是在實的狀態。徐庶的一隻手被彌沙砍了下來‥‥

飛鴻看到這樣‥想也沒有想就立即把徐庶拉回來,下意識地再用手中的下傘去檔‥‥




「‥‥‥為什麼不砍下來?砍下的話我應該會被你們一分為二‥」飛鴻望著還在下傘上的劍並未砍下‥


「這‥‥是莉莉亞‥不‥是萊思的意願,他不想你們有任何一個人死,而且我也不想把你手中的黃色雨傘砍斷。」




「哈哈~好,我認輸了,靜~快來幫你的社長忘掉痛感~」飛鴻把自己的雨傘收回,然後呼叫著靜。

「社長!你等等,我立即幫你除掉痛感,然後帶你去保建室!」靜立即過來幫徐庶。


「developer‥‥你想到了未‥我就快凍死了‥」呀希在風雪的環境中,冷得連自己是不是說出自己想說得話也不知道。

「呀希,你試試跟我的去做‥‥首先合上你的雙眼,再做手掩著你的耳朵,然後過來給我抱一下。」

呀希本來一直跟著developer的說話去做,不過當他聽到要抱一下之後,就立即表現出不願意的樣子。

「你不是經常抱著呀緯的嗎?」

呀希聽到後,就慢慢地走近developer那邊。Developer一下子把他攬著,雖然體格上呀希比developer更高大,不過要勉強地可以給呀希一點體溫。

「咦‥‥奇怪了‥‥」呀希被developer抱了一會後,發現了一些奇怪的地方。

「喔!我明了!」呀希一手推著developer。


「無錯,幸好我是穿著這件有保暖功能的防具,否則我也不會想到副社長這招的真面目。」

呀希和developer說完之後,兩人也合上了眼,雙手把耳朵蓋著,折斷一切外來的刺激。

「想不到那麼快就給他們知道了‥‥」黃社副社長七月七日晴看到他們這樣做,表現出失望的樣子,然後把自己的能力解除了。


呀希和developer睜大眼之後,就看到了風雪已經停下,而真相帝和七月七日晴在他們的面前。這時developer立即說:

「你能力的真面目,是一個普通的幻覺,同時降低了我們五感的threshold value吧!」

「唔‥‥給你們發現了就沒有辦法‥無錯,你們在我的幻覺入面,就算只是感覺到普通的風‥也會覺得是大風,冷一點的風,你們就會覺得是一場暴風雪。 我已經對你們很好了,在我的幻覺入面,我沒有給你們其他刺激,如果我把一塊冰放左你們的頸上‥我想你們可以會覺得自己凍死了‥我想多口問一句,你到底是怎 樣發展這個能力的真面目?」

「全靠這件衫。」
Developer指著自己之前在第一層防具部買下的衣服,這件衣服的其中一個功用是保暖‥‥

「無錯,這年衣服其中一個功能是保暖,但問題是我很久而來也沒有為這件衣服充能,應該說‥‥我根本就忘掉了有這件衣服,所以它沒有能量去皆我保 溫。問題是‥‥我發現它沒有能量是在我入了你的幻覺一段時間之後,那時我一直以為是因為有這件衣服我才會不覺得凍,但原本根本就不是這樣‥‥這就是典型的 思想影響感覺。」

「不過你們還是未用到自己的能力吧。」真相帝對著呀希和Developer說。

Developer托一托眼鏡,然後跟他說:

「如果我沒有估錯的話‥‥你不是有能力把我們的能力消除‥‥而只是干擾我們的能力。」

「嗯下,但你有什麼方法可以破解這個干擾?」

「之前看到彌沙中了你的招‥但我之前還是看不到她有什麼問題,她的氣場一點問題也沒有‥‥所以我就想,會不會是你的能力影響的地方比我想像中的更 深入呢‥‥這時我就想到,你的能力是強烈的暗示,直接影響我們的潛意識‥‥如果要破解這一招的話‥‥短時間內應該是做不了的‥‥」


「呵呵呵呵~~從我剛入來這個學校,我見到噴火的人‥我會跟他說人噴火會令到自己瞬間變成乾屍,結果他到現在也不再玩火。遇到會飛天的人,我會跟他說人類飛天會違反地心吸力,他到現在也飛不起。想不到,我的能力竟然會給這位新生看穿了,很好很好,我也認輸了。」


當真相帝說出認輸之後,Developer和呀希就鬆了一口氣,他們望一望‥‥彌沙那邊也剛剛打完了‥‥只剩下黑鯨跟呀緯在追著綠社的草帽露J,但他們看到的是一幕十分嘔心的一幕‥‥‥

草帽露J把自己的褲子除下,露出了自己異於常人的下體。這裡所指的異於常人不是指它的大小,而是它就像一條可伸縮的鞭一樣,一時變得很長,一時又可以縮得很短。還像有自己的生命一樣,就像一條活生生的蛇一樣,違反物理常識地做出很多古怪的動作。

呀緯和黑鯨已經被這條古怪的J攻擊了很多次,呀緯和黑鯨滿臉古怪的液體,不知道是汗水還是‥‥‥‥


呀希看到這一個情況‥‥想也不想就想拿起彌沙的劍一刀砍下去‥不過呀緯示意不要這樣做,所以呀希強忍著怒氣‥決定在事後要拉草帽露J去暗角打鑊‥


「怎麼其他人那麼快就輸掉,只剩下我一人?那‥‥我要設時限了,一分鍾。如果你們一分鐘內也捉不到我,我們就不會把最後的提示給你們。」

草帽露J說完之後又開始跑起來‥

他用自己的J伸長到遠處一個鐵閂,他的J順他的意思纏上了鐵閂後,以鐵閂的方向為定點,一邊織停自己J的長度,同時把自己拉向鐵閂那邊。這樣做之後,草帽露J跟呀緯和呀希的距離拉開了很多。

但當然這件事早就已經給呀緯的直覺預計到,但‥又可以做到些什麼,他現在只可以想也不想衝向草帽露J那邊‥‥而黑鯨想跟著他衝的時候,卻聽到Developer跟他說:「不要跟著黑鯨跑!你自己決定要跑去那個方向就那個方向!!!」

黑鯨聽到之後有一點疑惑,但他信了Developer的話,立即向左跑,希望可以包抄到草帽露J‥

這時‥‥Developer走到彌沙的身邊說了一些話,彌沙聽到後的表情十弟震驚‥


一分鍾,很快就過去‥而黑鯨真的包抄成功,走到了草帽露J的面前。草帽露J立即把挺一挺腰,他的j立即向著黑鯨伸長,為的是嚇走或撃走黑鯨,而這時候‥‥


「黑鯨!!接劍!」彌沙把自己手中的劍對著黑鯨飛了過去。

黑鯨對著飛過來的劍,原先想很有型地接下來,但那黑鯨不知為什麼會捉不緊那把劍,一輪荒亂後‥‥那把劍還是從他手中掉下,偏偏‥‥那把劍砍中了草帽露J正在伸長的j。


「啊!!!!!!!!」

「很痛呀!!!!」

「靜!!快來幫我!!!!!」

「什麼!!走了!!我投降了!!!!!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綠社社長指著草帽露j瘋狂恥笑。

「太好了,你們做了我一直想做的事,哈哈哈哈‥‥好‥冷靜一點先。」綠社社長冷靜完之後,就跟developer 他們說:

「我們承認,你們通過了試驗。我會跟你們說鎖匙卡是藏室什麼地點,但你們拿不拿到‥‥就靠你們自己了,跟我過來吧。」


呀希背著還在睡著的萊思,彌沙拿回自己的熵劍,之後他們就跟著綠社社長走‥‥

「這裡是‥‥‥locker?」

綠社社長帶他們去到學校其中一個給同學放雜面的地方,developer他們面前有數而百個locker,而每一個locker也有一個3位數的數字鎖。

「我可以跟你們說,你們要找的鎖匙卡就在其中一個locker之中。」

「但我們沒有時間一個一個去找!」

「我知,所以我才說,找不找到是靠你們自己。」

‥‥‥‥

大家看著這數百個locker,也不知道應該從那裡開始‥‥

「developer‥‥我們現在要怎樣做。」彌沙問。

「這個‥‥太簡單了。」


Developer走到一個寫編號寫著E8的locker,然後在數字鎖上,轉到206三個數字‥那個數字鎖「咔」一聲開了。呀希看到developer這樣做才想到:

「原來是這樣‥‥」

「到底是什麼,可以找人跟我說一下嗎?」黑鯨問。

「我們一直找的題示‥‥原來是用在這個地方。一開始的83,其實應該倒轉來看,那就是E8。第二個題示即是206‥就是數字鎖上的密碼‥‥」

「那之後的提示‥‥應該是夕陽西下‥‥」彌沙剛說完,developer就叫大家去看剛剛開的locker裡的東西‥‥

locker入面放了兩個盒子,一個寫著「東」,一個寫著「西」,兩個盒子外旁還有一個牌,寫著「選錯,小心引爆」的警告字眼。

「夕陽西下‥‥那不就是應該選西嗎?」彌沙說。

「但這句的下一句不就是斷腸人在天涯嗎?雖然意思不是什麼生生死死的暗示,不過這是描寫一個人傷心的情況‥如果選西面的盒子,會不會令到我們很「傷心」?」呀緯說。

「這個提示‥要怎麼演繹也可以‥‥」呀希說。

「放心,這裡有一個人可以幫我們。」Developer把黑鯨推了出去說:「來吧,你來選擇吧。」

「我!!!?」黑鯨極度徬徨。

「無錯,只要是你的選擇,我絕對信得過。」

「‥‥‥‥」黑鯨知道‥這個時候跟Developer說什麼也沒有用,所以就把心一橫‥選擇了‥‥‥‥


「我要開了‥‥你不走遠一點嗎?」黑鯨問。

「不會。」Developer簡單地說。

黑鯨深呼吸了一口氣之後,就快速地把寫著「西」的盒子打開!

理所當然‥內裡放著的一張鎖匙卡‥‥



「恭喜!!!!!恭喜離職者隊找到了鎖匙卡!!大家俾d掌聲佢地好唔好呀!」點解要咁急大叫著。

同時,校園的四周發出了如雷貫耳的掌聲,令到developer他們有點不好意思。



「現在,請離職者隊到廣播室找我。」點解要咁急說。

Developer一行人‥‥不知到點解要咁急找他們做什麼,不過應該是跟達成了這層負責人給出的條件有關的‥‥

「各位離職者好,我叫‥點解要咁急。」

「你也是這層的人?」

「不,雖然我也有某種能力,不過準確來說‥‥我不是這層的人。你想試試我的能力嗎?」點解要咁急用自己的眼看一看離職者隊的人。彌沙手中的熵劍不知為何突然捉不緊,把它弄跌在地上。

「黑鯨,你試試背著我行。」黑鯨照著點解要咁急的說話去做,而他望了黑鯨一眼,黑鯨就差一點跌們在地上‥

「唉‥這個就是我的無聊能力,我也廢事給他起名字,就這樣叫「跌」就算。」


「你叫我們來到底是為了什麼事?」黑鯨站穩後跟點解要咁急說。

「其實‥我是BOSS的秘書,我要做的是帶你們去見BOSS。不過首先‥你應該有很多問題吧。」點解要咁急對著黑鯨說。

「‥‥‥你是指developer 知道我有什麼能力的事嗎?」

「無錯~你不想知自己有什麼能力嗎?」

「但我現在‥‥還不覺得自己有什麼能力‥」

「不如這樣吧,這一場比賽中,我錄了你們全部過程,我們重新看一次吧。」點解要咁急向他們播回之前比賽的片段‥‥
飯堂內:


「在飯煲入面有一張卡!」原來黑鯨打開了廚房內的飯煲。

黑鯨立即把卡拿出來,然後看到卡上面寫著一個數字‥‥

「83?」黑鯨望著卡上的數字。

‥‥‥‥‥
生物室內:


「過來過來!你們試試把耳朵貼著放著人型骸骨的玻璃箱!」

其他人聽到黑鯨這樣說就立即把自己的耳朵貼在玻璃箱,真的聽到了一些輕弱的聲音說:

「夕陽西下‥‥夕陽西下‥」

運動場內:


「嘩!」黑鯨剛座下去就立即彈上在,就好像椅上有釘一樣。

「什麼事?」

「這些椅為什麼會那麼熱!?這簡直熱得可以用來煎牛扒!」黑鯨指著剛才座下去的椅子。而呀希就把手放在最接近自己的椅子上,但卻沒有黑鯨所說的熱力。

「下!?只是暖了一點,根本就不到熱的地步吧。」




播到這裡‥點解要咁急跟黑鯨說:「之後在垃圾場和跟草帽露j的戰鬥我就不播了,你現在知不知道自己有什麼能力?」

「‥‥‥‥想不到‥」

「幸運,極端的幸運‥」developer在黑鯨旁邊說,而點解要咁急點了一下頭。Developer繼續說:

「其實你的能力早已經出現了,記不記得之前我們跟副社長私鬥時‥我們輸掉要去跪飯堂,但結果那日一個人也沒有?我想那次是你第一次不自覺地用了自己的能力‥」

「那‥‥即是說我之後的人生也有這樣的運氣!?太好了!!!」黑鯨興奮地說。

「打擾一下,除了呀緯之外,你們所有人的能力今日就會消失。這是校長給你們那隻usb時設定的限制‥‥」

「到底校長是什麼人?」呀希問。

「這層的校長‥‥是一個可以看到未來的人‥‥我只可以說這些‥‥如果你們還有什麼問題‥你們自己問他們吧。他們等了你們很久了‥‥」

「他們?你指boss和這層的校長?」呀緯問。

「不只是他們,還有第一層至第五層的負責人也在等你們‥」

之後‥‥點解要咁急叫他們休息一晚,準備好需要的東西,明天在升降機大堂等他‥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