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不就是負責世界末日的嗎?每一個部門也是一樣的‥不是嗎?」黑鯨說。

「無錯,我開這間公司和請那麼多有能力的人加入,也是為了研究可以把世界變成末日的方案。不過‥‥這六層背後也是有一個主題的。你試試每一層說出他們做的事吧~」

「第一層‥‥研究武器和防具。」
「第二層‥‥研究不同的生物。」
「第三層‥‥研究時間和空間。」
「第四層‥‥研究娛樂的方法。」
「第五層‥‥研究金錢的流動。」
「第六層‥‥研究不同的異能。」



「啊!」Developer突然驚訝地叫了一聲。然後自言自語地說「沒有可能的‥‥」

「看來‥你已經想到了。」boss拿著Developer和黑鯨在剛辭職時填寫的「離職者適性調查」。

「到底是什麼共通主題?」黑鯨緊張地問。

「‥‥‥你真的會回答我們所有疑問?」Developer問boss。

「當然,我很講商業信譽的。」





「那個主題‥‥是遊戲吧‥」


「答中了!!就是你們最喜歡的遊戲!!各位負責人~請跟他們說自己在遊戲世界會擔當什麼系統~」boss笑著地說完這句話之後,第一個站起身的就是第一層的干先生和莫小姐。

「如果在遊戲的話,我們就是負責武器和防具的制作,強化和合成等等。」



「如果在遊戲的話,我就是負責魔物的設計和創造,或者是寵物系統。」

「如果在遊戲的話,我就是負責時間系統和存儲系統。」

「如果在遊戲的話,我就是負責劇情。」

「如果在遊戲的話,我就是負責金錢系統,包括買賣,交易等等。」

「如果在遊戲的話,我就是負責不同的技能和魔法的系統。」


每一個負責人各自己說出了自己在遊戲世界負責的系統‥‥愈聽‥Developer和黑鯨就愈是震驚‥‥


「等等!!地上樓層不是根據業績而變動的嗎!?我們之前的生物實驗部也給生物研究部取代了,如果其他樓層的人取代了你們的話,這個『主題』不就沒有了嗎?」黑鯨有點混亂。



「無錯,你生物實驗部確實是被取代了,不過這也是我的意思。不妨跟你說,跟業績來排序是跟所有員工說的大話,如果我不這樣說,你們就不會盡力去做研究吧。」

「‥‥‥‥既然‥我們答到了你的問題,那我們可以問問題了吧?」

「當時,我是個守承諾的人,你們現在可以問問題了。」

「Developer‥可不可以給我問先?」呀緯問Developer,而他點了一下頭。

「我的問題是‥‥‥這公司到底是什麼來的?」

「‥‥你這個問題‥也太廣泛了‥‥‥好,我最喜歡貪心的人,我就一次過跟你說這間公司的業務性質。」





這間公司,就如大家所說是去研究和達成不同的世界末日方案,但這些世界末日方案並不是由我們這間公司的職員來提供的,所有方案也是由人類想出來,而我們去實現的。

例如,如果有人想製造強力的武器的話,我們會叫那個人告訴我們有沒有什麼天馬行空的意見,然後由我們公司的人才去幫那個人實現他的計劃。而為了立 即審查那個方案是否可行,所以每次見人類的重任也是由我來負責,畢竟‥‥我就著全世界的知識,要知道理論上是不是可以實現,人類提出的方案有沒有什麼可以 改善的地方,我也可以立即提出。

就像我們公司的名言一樣,世界末日並不是指殺死地球上所有生物或是破壞地球,而是令到人類墜落和滅亡,這是我們最想做到的事,所以我喜歡聽一點可以慢慢看著人類世界墜落的方案。其實之前我們公司已經實行過行多不同的方案‥‥



「‥‥那這裡是什麼地方?」

「哈哈,這是第二個問題了,不過在我答你們這個問題之前‥‥是不是有人會想看看自己的員工檔案,看看自己為什麼會入來這間公司。」BOSS手上拿著一個公文袋,袋上寫著的是Developer的真名‥‥

Developer伸出手拿來公文袋回來,然後他拿出了內裡的文件‥‥

真名‥‥年齡‥‥性別‥‥‥就職年數‥‥‥全部也對‥下面還有寫著Developer最想知道的一件事‥‥入職原因。



「被火燒死後,因對人類的人性有深入了解,並且對人類抱有強烈的恨意,所以本公司決定把他招聘到這間公司,作為生物實驗部的一員。但因其仍有生前的記憶,所以決定把他之前的記憶修改掉,並跟其他員工一樣,限制他們生前的記憶。」

「呵呵~我們這間公司是什麼的存在,現在你們又在那裡,應該稍為有一點了解吧。」BOSS跟他們說。

「Developer到底你看到了什麼?為什麼不出聲!?」文件內容只有Developer一個人看到,而他看到之後一時接受不了寫在文件上的事實‥‥同時‥‥他又想到了一件事‥‥

彌沙,萊思,呀緯,呀希‥‥‥

不會的‥‥彌沙和萊思是遊戲內的人物‥‥呀緯跟呀希是從香港來的‥‥不會是已經死掉的人‥‥不會這樣的‥‥


「Developer!!到底怎麼了!?」黑鯨在Developer身旁大叫著。Developer這時才從混亂中抽出來。

「沒有什麼事‥‥‥只是有點感慨自己在這間公司做了那麼多年‥‥」Developer再說了一個謊。



「好了,我就回答剛才你的問題,到底這間公司是在什麼地方‥‥」

「等等!!!我要換另一個問題‥‥如果我們離開了這裡會怎樣?」Developer急忙地說。

「好好好~既然你想換問題我就給你換吧~回答你這個問題之前,不如等得先講講你們辭職後可以去的地方吧。」



能來到這間公司是一個十分幸運的經歷,你對這裡到底有什麼不滿,竟然說要離開這裡?好吧,我就給你離開這裡的選擇吧。

第1個選擇是由時空研究部那一層離開,去任何一個平行世界的任何一個時代的任何一個地方。當然我深信你們去到任何地方也會生存到,畢竟你們也是有才能的人。

第2個選擇是直接離開這個公司,不過你也知道,公司的人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怎樣。呵呵~這裡沒有窗也沒有門,所以外面會是怎樣真的另人期待~



「為了獎勵你們辛辛苦苦來到這一層,我就在給你們一個選擇吧。留在這間公司,我給你們一個重要的職位。你們不是很討債那個八婆主管嗎?我可以給你們升職,就算要做一個層數的負責人也可以。」

「你要我們現在做決定?」Developer問。

「不~如果你們想的話,我可以給你們一些時間考慮‥‥‥就這樣吧,這裡有你們的休息室,最遲明天中午前給我答覆。」BOSS 向著辦公室右面的牆一指,一道通往休息室的門就出現了。

「順帶一題,如果他們在考慮的這段時間內,想找我們任何一個人商量的話,你們也可以來這裡找我們怎何一人。」BOSS說完之後,就把手中一共7份公文袋交給了Developer‥每一個公文袋也是一個人的檔案。


Developer和其他人拿著公文袋回到了休息室‥‥大家各有所想‥‥


「我和呀希已經決定了要回到香港了,就跟之前跟大家說的一樣。」呀緯看完自己的檔案之後說。



呀緯的檔案

外表年齡18歲,心智年齡132歲。在香港出生成長,自細有直覺的才能,能感知不同的危險。為了實現某位客人的計劃,我們在不同的平行世界中投入我們公司所製造的東西,去測驗那個客人的計劃是否可以做成世界末日。

這個呀緯原來的世界被我們來測試「眾人都是孤獨的」那個情節是否可以做成世界末日。但其他平行世界的呀緯救了這個呀緯,並在他面前自殺,而平行世界的呀緯的記憶就去了現在的這個呀緯身上。當然,這亦是我們的其中一個計劃。

最後,呀緯經歷了很多不同的世界,最後在地獄星的世界中,通過了第三層負責人的考驗,而來到了我們的公司。

作為特例,我們批准他留在我們這間公司。不過他自己的能力另到他明白到我們這間公司的可怕之處,為了控制他的能力,我們把呀緯放到第六層中,令他可以更好地控制自己的能力。

他本人不是同性戀,但在吸收了眾多呀緯的記憶之後,心智年齡超過了實際年齡很多。令到他對看透了戀愛不是一定要受性別局限,伴侶是呀希。


「我也跟之前一樣,我希望回到香港跟呀緯一起生活。」呀希說。



呀希的檔案

在本來的世界之中,他作為某個國際黑客組織的一員。他以往一直住在香港某個大屋中,擁有很強的黑客技術,專長是搜集資料和分析資料。在空閒時他喜 好健身,但因他在大屋中一直生活,又有專人照顧,所以他自理能力極差,是一個生活白痴。同時,因他長期住在大屋中,令他精神上有了一點問題,有了夢遊。

他有一個很喜歡的弟弟,但因弟弟對他所做的事十分不滿,所以十分討厭他。在他的世界中出現了「漩渦」的現象。他在那個世界失去了自己的弟弟,他離開了自己的大屋,然後跟呀緯相遇。

因呀緯跟他的弟弟十分相似,所以他十分依賴呀緯。在在地獄星的世界中,通過了第三層負責人的考驗,而來到了我們的公司。作為特例,我們批准他留在我們這間公司。
現在他已經懂得照顧他人,同時明白到自己對呀緯的感情不只是單單的依賴,而是情人的喜歡。




「你們兩個人‥‥好‥難得BOSS也開後說出了這是其中一個選擇,彌沙呢?你想怎樣?」Developer問彌沙。

「我‥‥‥我也想去香港,不過我應該不會跟呀希呀緯去同一個香港了‥」彌沙說。



彌沙的檔案

彌沙,一個在生物實驗部培養的無污染人類。之後Developer植入了本公司出產的遊戲-勇者鬥臭蟲的其中一個重要角色-勇者的記憶,之後成為了彌沙現在在公司內,作為特例,我們批准他留在我們這間公司。

原名あああ,職業是一個勇者。在遊戲的世界中是一個自私的人,而且雖然作為勇者,但對劍術的認知可以說為沒有。來到了本公司之後,對自己身為女性極度不滿,但同時因為變了女性,彌沙的身體變得柔軟,做到比以前更多輕快的動作,作為保鑣一樣的角色跟著Developer。

她在公司內不同樓層的考驗之中,她的劍術慢慢變好,而且她作為員工的表現十分完美,不論是什麼體力勞動的工作,她也可以十分完美地完成。



「為什麼不跟我們去同一個世界?」呀緯問。

「‥‥因為我想去一個沒有人識得的地方。不是因為什麼中二病,只是我想去一個地方重新開始,作為另一個職業的LV1去修煉。如果我有什麼認識得人在同一個地方的話,我總覺得不太好‥‥」彌沙說。


「既然你們三個也已經選好了自己的路‥‥那我們呢?」黑鯨問Developer。而他答:「你先看一下自己的檔案吧。」黑鯨心想:有什麼好看?呀希呀緯彌沙寫的事我們也知道,而我也知道自己是什麼人,為什麼Developer要自己看檔案呢?

‥‥‥


‥‥‥‥

「什麼?」黑鯨震驚地叫出來。

「發生了什麼事?」彌沙問黑鯨,而他立即拉走了Developer埋一邊說:「你也是一樣?」

「‥‥你的入職理由是什麼?」Developer反問他。

「我的入職理由‥‥是因為我被人毒死之後‥我自己申請來這間公司的‥‥但我完全不記得自己有死過!」

「我也是一樣,我也完全沒有死去的記憶‥‥」

「那我們現在身處的地方是不是‥‥?」黑鯨問。

「無疑是一個死去的世界吧‥‥‥我之前一直以為我們過了那麼多件還沒有變老是因為某些科技‥‥但可能我們根本就只是維持在死時的樣子‥‥‥」

「啊‥‥有可能‥‥」

「我還有一個假設‥」Developer閉著眼說。

「什麼假設?」

「為什麼會有所謂地下和地上各層‥‥會不會這就是人類所說的地獄和天堂呢?」

「你意思是‥‥地下樓層就是人類所說的地獄,而我們現在是在天堂?」

「這只是假設‥你不覺得‥愈近地上第七層的人‥‥他們就愈不像在工作,而是在開心地玩樂嗎?不過我一點證據也沒有‥這個真的只是假設‥‥」

「等等‥‥如果我們選了出去外面的世界的話‥‥又會是什麼?」黑鯨問。

「不知道‥‥我連我們會不會立即死掉也不知道‥‥」

正當黑鯨和developer二人在討論要跟其他人到香港, 直接出公司外面, 還是要升職的時候。彌沙他們問了萊思之後想去那裡的意願….

「萊思, 那你呢?你有什麼打算?」彌沙問

「……」萊思沒有說話, 只是嘆了一口氣…其他人也覺得十分奇怪, 所以也沒有說話, 萊思這時就說:

「我現在還未決定, 我想出一出去跟負責人商量一下….」說完之後,萊思就放下了史萊姆出了休息室。但萊思說了一個謊, 他早已經決定了自己的路要怎樣行…


萊思的檔案

萊思, 本來是一個生物實驗部的無污染人類, 但後來給人植入了遊戲「勇者鬥臭蟲」的角色-村民C 的記憶已成了現在的萊思。作為特例, 本公司批准他留在公司內。

萊思現在是13歲小男孩的外表, 與天真和充滿好奇心的性格十分配合。他聽得懂一種名為「史萊姆」的生物說話, 可以跟史萊姆進行溝通。就觀察所知,他的賭博運異常地高, 曾經在第五層的賭場內嬴過大量金錢。

在離職隊伍中,他作為吉祥物一樣的存在, 同時負責化緩和隊中的氣氛。




萊思出到去, 見到boss 跟其他負責人等著他們來, 而萊思則走到第二層的負責人「普羅先生」的面前跟他說:

「可以跟你傾一下嗎?」

普羅先生就回答他:「當然可以, 我就是等著你們來找我。」然後普羅站了起身, 帶著萊思到旁邊的一個會議室, 跟他單獨對談。

「萊思, 我記得你。如果你不來找我的話, 我也會來找你的…」普羅跟萊思說。

「為什麼這樣說?」

「因為你是我見過被植入思想的無污染人類之中最能維持自己的一個。」

「無污染人類?你是指……」

「哎呀, 難道Developer一直沒有跟你說嗎?」

「沒有….」

「不要緊, 就讓我來解釋一下什麼是無污染人類吧。人類一出生的時候確實是一張白紙, 但在他成長的過程之中, 他們會不知不覺學習到很多「常識」, 「道德」, 「善惡」等等東西。而這些東西會影響我們做人體實驗我結果, 所以…我們要生產一些由出生開始, 就完全沒有任何人教他什麼是常識,道德等等,他們每天自會在自己的地方食和排泄, 連說話我們也不會教他…」

「……………」

「我們之前也有嘗試過做思想植入的實驗, 但很多實驗體很快就會出現性格轉換, 甚至自殘的情況…其後我們發現到一個方法, 可以減少這個情況…就是把那個思想植入到完全相反的個體…令他們對自己產生混亂, 從而減少自我否定的情況…但Developer他們不知道這個方法。彌沙是一個誤打誤撞而成功維持自我的人, 但你…就是一個特例, 你一瞬間就接受了自己的身分, 然後一直保持著自己的思想來到這裡, 我覺得這簡直是一個奇蹟!」

「其實…我今天來找你就是想跟你說這一件事….」

「唔?」

「其實我想………….」萊思對普羅說出自己的想法…


同時, Developer和黑鯨還在爭論到底要怎樣離開, 結果他們還是出去外面找boss問他一些事…

「Boss…我想問你一件事…」黑鯨恭恭敬敬地對著boss說。

「請說。」

「我們想知這間公司的外面到底有什麼?」

「你們兩個應該知道自己已經死了吧…那你想現在你們到底在什麼地方?」

「我不會去估…我想從boss你口中知道我們現在在什麼地方…」

「你們有聽過輪迴說嗎?就是每一個人類死了之後, 他的靈魂就會回到去某個地方等待著, 到合適的時機就會找一個新的生命體, 然後另一個人生…」

「這個…我們也知道…」

「我就老實跟你們說, 這公司對你們這些靈魂來說, 是一個把你們留在這裡的監獄。你一日在這公司,就永遠不可以去新的生人生…而你們, 如果出了去公司外, 就可以去投胎。這些…不就是你們經常做的事嗎? 只要按一個制, 就可以進行二周目的遊戲…」

「‥‥‥‥如果我們去選擇去平行世界的香港呢?」

「很可惜…這個選擇對你們來說是沒有的…之前我見呀緯呀希彌沙和萊思也在, 所以我沒有特意去說, 他們作為特例..是可以選擇直接回香港這個選擇, 不過你們跟他們不同…你們沒有所謂的實體, 所以…你們只有兩條路走…一是投胎, 二是留在這裡升職加人工...啊, 應該說加權力才對~」

「…………..」

「還有沒有什麼問題?沒有的話, 你們回去再想清楚吧~」




各位, 如果係你, 你會選擇留係安穩既公司, 定係「出外闖下」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