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樣我們不知跑了多久才放下腳步。

「呼…呼…」Chloe大口大口地喘息着,她似乎沒意識到我們還是手牽着手。 

「頭先…點解…」我有點結巴,畢竟有些說話是難以啟齒的。 

「Sorry,我借你過橋,話你係我男朋友。」
她連忙鬆手,避開我的目光。 

「唔緊要,幫到你就得,定係你真係認真,想我做你…咩…」我試探一下她的口風。 





「吓!」Chloe反應不過來。 

「我估唔到你原來鐘意我,無計啦,鬼叫我型過嗰個咩祐天咁多吖!」我戚戚眉。 

「人地邊有喎,你唔好咁得戚啊,以後都唔睬你架!」她心情好了點。 

「你無事,咁我走先啦。」我佯裝離開。 

「喂,你係咪男人黎架,就咁丟低個女仔係度!」Chloe嘟着嘴說。 





「講笑啫,唔捨得我呀?」她左右擰着臉,我就一直跟着她轉來轉去。 

「係啦,怕左你!」Chloe終於笑了。 

「笑返咪靚女囉!」我用手背替她拭去臉上的一點點淚珠。 

「夜啦,我送你返屋企。」 

「嗯。」 





「係呢,你做乜唔問我同佢發生咩事?」 

「你想講就會講架啦。」這個時候女仔往往需要的只是簡單的陪伴,令她安心就可以,不必要的說話反而會勾起她的刺痛。 

 

我們並肩沿着海旁,緩緩走向她的家。路途說遠不遠,說近不近,走着走着就到了大廈門外。 

「今日好多謝你,唔係你我都唔知點算。」Chloe低着頭說。 

「佢再黎搞你,我唔會放過佢!」 

「點解你要對我咁好?」 





「er…er…因為…你係我…朋友。」我始終不敢表達我的心意,為甚麼?我怕,我怕,一開口連朋友也沒法做。 

「就係咁?」 她的眼神看來好像有點失落,是不是我看錯了。

「係…」 

「好啦,我要走啦,你真係無嘢要同我講?」

「…」我說不出口。

「咁bye bye啦」見我沒有回應,她皺了皺眉便轉身離去。

 
我很想走上去緊緊摟住她,讓她依偎在我的胸膛,將暖暖的溫熱傳達到她心裏,奈何我終究踏不出腳步,只可看着背影慢慢消失在我的視線範圍,看似觸手可及,又偏偏怎樣伸手也碰不到,這種距離難道就是曖昧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