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萬大山深處。
  
有一幢曾經巍峨壯麗,如今已是破破爛爛的古建築物。
  
這建築物甚至高聳入雲,得以媲美群峰中最高的那幾座,可是如今,其樓頂那呈現『飛龍在天』的巨大漆紅龍形塔尖,竟然呈『r』型這樣塌彎下來,顯得垂頭喪氣似的……
  
胖子峰火以腳尖輕輕一踮那低垂的龍頭,然後再輕巧落地。
  
「這裏就是龍蟠苑啊……」
  




峰火抬起頭來,仔細鑑賞著這座破爛巨塔,從那依然可見精妙的構造中,在腦海中重構它昔日的鋒芒。
  
「曾經在煉界首屈一指的權威評級機構,如今竟然變成如此寒酸……」
  
胖子輕輕嘆了口氣,撓著頭。
  
「……為甚麼你就不繼續寒酸、衰敗下去,最好『砰』一聲塌成廢墟呢?」
  
然後峰火就在低頭碎碎唸了。
  




「……真希望那個大麻煩永遠不要醒來啊!那傢伙一說到要重振這天下第一八卦機構之後,也不知將會為煉界帶來幾多腥風血雨!爭強好勝的戇鳩們紛紛從各處蹦出來,斤斤計較甚麼名次,不管我怎麼對他們解釋說:『我根本不在乎排名,你們要我的位置就拿去啊!』可是沒有人相信我的話!故意輸他們也不要,就一定要本胖子全力打爆他們!雖然打臉是很爽,可是我走一趟十萬大山,得要打個十張八張臉,再有趣的事情都變得審美疲勞了。」
  
原來,在打爆了那個姜魷魚之後,峰火又接連轟飛了六、七個同樣攔途截劫來挑戰的……
  
畢竟龍蟠苑剛剛恢復全面運作,強者們紛紛慕名前來,各懷著他們的目的。其中有不少,就是埋伏在此地附近,然後只要盯著有誰路過,發現人家排名比自己高而又不服氣的,便殺出來『搶排名』!
  
由於胖子一心趕路,所以在打發這些戇鳩時沒甚麼耐性,都是一招輾的,可是這無意間的霸氣外露,累積連勝之下……
  
如今峰火大人,已是貴為龍蟠苑高手榜的天榜第一名了。
  




也就是煉界最強者。
  
其實不只是峰火,就是戇鳩的也心知肚明,這所謂天下第一的稱號,不過是暫時性的刷榜單效果。還有極大多數的強者們,還沒來得及(或有幸)在龍蟠苑主人甦醒之後展示實力,或曝光出世人所不知的法寶,因此他們才還沒有上榜罷了。
  
畢竟這榜單並非全知全能,龍蟠苑主這妖孽再是八卦威能滔天,也得有個限度。
  
尤其是他曾經離奇地沉眠好一段時間,最近才重新出世,因此榜單上目前的位置,很多都已經過時了。
  
不少老牌強者在苑主沉眠期間殞落或不知所蹤,而新一輩的強者他卻是一概不知。
  
因此,在這苑主剛剛甦醒,榜單重新解封恢復更新的初期,各榜單上的名次變動,可以想像將會是何等激烈。
  
只要誰碰巧出了稍大一點的風頭,被那八卦苑主注意到了,誰就能輕鬆衝進天榜,把那些生死不知的老傢伙們全部踩在腳下。
  
峰火胖子在龍蟠苑主沉眠時已是小有名氣,因此他的名字還一直停留在榜單上。他是曾經歷過遠古時不斷被各種戇鳩滋擾的苦處,因此當他意識到這榜單又將再為他帶來無盡的麻煩時,就打算第一時間衝過去暴打這八卦大王一頓,逼迫他把自己除名!




  
可是一時心急,竟然不小心拿下了天下第一。
  
雖然這天下第一只算是趁著新開伺服器時卡位置刷出來的,認受性應該還不高。比如說那『煉界第一劍』桐皇盈盈,碰巧最近沒有被人公開挑戰,否則怎麼可能還不在天榜上?
  
可是煉界當中有不少人,偏偏就喜歡刷排名!
  
因此當峰火降落在龍蟠苑前不久,他就感到附近有幾道不懷好意的目光,朝他投來。
  
只要擊敗峰火,我就是煉界第一!
  
好大的誘惑啊。
  
峰火可是煩不勝煩,隨即身影暴飛一波,拉出一道青蓮白焰軌跡,從大門進入這破塔的範圍裏。
  




裏面其實已經有不少訪客了。
  
龍蟠苑作為一個評級機構,其實除了發佈並更新各榜單的排名外,還經營著不少衍生業務。
  
「我這件真夏碧玉,怎麼可能才排名到奇珍榜人榜中游?這起碼都是地榜的東西啊!而且我付出的排名費,可是高達此玉市價的三成呢!甚麼?你們要分六成?可是讓這件破東西上天榜?天啊……讓我好好算一算賺頭。」
  
「我的大羅曼曼帳,怎麼可能會比這仙姿舞衣排名低!我們大羅聯盟決定了要在舞空大平台上,召集舉行煉界天舞大會!逼迫那個臭婆娘現身,跟本宮比個高低!到時候你們龍蟠苑得派人前來公正視察,好正確反映『霓裳榜』的排名啊!車馬費和出場費肯定會讓你們滿意的!最好苑主大人能夠親自前來鎮場子……」
  
「我不是想要拗排名,我只是純粹仰慕苑主大人的風采,想要把這件禮物親自奉上罷了!我自己也是禮物?那、要是苑主大人看得起的話,我又有何不可?啊……對不起苑主夫人,我只是隨口說說!我該打!我該打!」
  
峰火只是沿著大堂一路走過,就聽到了各路強者們在纏著苑裏的執事在『談生意』。
  
峰火心裏想:『亂七八糟啊……不過這也難怪,在家主沉眠的這段日子,這家大業大的眾多人口,就只靠著那些忘了取消訂閱榜單的傢伙們的月費收入在支撐著,應該維持不了開銷吧?如今主人終於醒了,當然就是要大撈一筆,至少把這座破破爛爛的本家給修葺回來吧。』
  
峰火倒不覺得龍蟠苑借榜單撈錢有甚麼不對。反正各取所需嘛。再說用錢買來的排名,遇上有真材實料的,不也就是一招被踢下來的事?然後那人又會前來花錢把排名買回來了,財源不絕啊。




  
走著走著,開始有人注意到峰火了。
  
『是天下第一的峰火大人。』
  
『這胖子真是好那懂得刷排名啊!怎麼可能上升得那麼快?』
  
『只要殺了他,我就是天下第一了。』
  
『先等那些出頭鳥耗盡這胖子的煉能力,再由我來撿尾刀,嘿嘿……』
  
不少人當場就對這煉界第一的名頭,產生了覬覦之心。只是一時間誰都不想當出頭鳥,只在等待撿尾刀的機會,因此漸漸形成了眾人包圍著峰火,卻也並未爆發大戰的膠著狀態。
  
「咦?或許我們龍蟠苑封苑太久,大家都忘了那鐵打的規矩了吧?在苑裏範圍,絕對禁止任何打鬥,否則參與之人將終身於所有榜單上除名,沒有任何酌情餘地。」
  




說話者,是一名看似剛剛步入中年的美婦,穿著一身緞綢羅衣,行不動裙,遍體生香。
  
「是苑主夫人!」
  
「苑主夫人好。」
  
眾人見苑主夫人前來插手,隨即都恭謹地後退了幾步,殺意收斂大半。眾人怕她是當然的,因為得罪了她,榜單的排名肯定就不會好看啊。
  
龍蟠苑主夫人,吳琛俠!
  
「峰火大人,也不能為了讓自己在榜單上除名,而故意在苑內生事哦!我老公的脾氣,是衝撞不得的,知道有人故意犯禁,他可是會故意把閣下的名字一直拱在第一名上,就算大人你連戰連敗,他都會當作自己剛剛打了瞌睡看不到的哦。」
  
峰火隨即打消了搗亂之心。
  
倒不是他怕了這甚麼龍蟠苑主,而是他知道了,在這裏小打小鬧是不行的。想要令他就範,就得要把這八卦大王親手揪出來。
  
「苑主夫人,我想要見一下苑主,可以嗎?」
  
峰火不亢不卑地道。
  
「峰火大人想要找我老公打架?」
  
吳琛俠微微一笑,說話倒是開門見山。
  
「既然你們有膽子敢評論誰是煉界最強,還要細分排名,那就應該有了會被不滿之人尋仇的自覺了。我峰火大膽推敲,當年苑主突然沉眠,應該也是為了避開某些被激怒了的大強者吧?我這煉界第一不想要當煉界第一了,你們不准,那我就只得親自找苑主理論了。」
  
峰火盯著吳琛俠的目光,漸變銳利。
  
吳琛俠讓個半邊身子,做了個『請』的攤手之姿。
  
「峰火大人,這邊請。」
  
那是准許峰火前往挑戰龍蟠苑主了?
  
苑主夫人帶路,領著峰火朝塔內深處走去。
  
眾人隨即竊竊私語啊。
  
「喂!有好戲看了!煉界第一的峰火大人,要單挑龍蟠苑主!」
  
而當中又有不少人搖搖頭。
  
「你剛來的不知道,這其實沒甚麼好打的啦!你以為這幾天以來,想要挑戰苑主,企圖把自己在榜單上除名的人還會少嗎?我敢說,峰火大人肯定會不戰而退。」
  
對啊,煉界強者總不全是那些貪慕虛榮的戇鳩。
  
像峰火那樣,意欲低調的強者,應該也不在少數。
  
在他來到之前,應該已有不少強者前來恐嚇,甚至企圖暴打這個龍蟠苑主,逼他把自己在榜單上除名吧?
  
難道……
  
峰火來到了苑主廳堂的大門前。
  
此時正好有一名強者推門而出。
  
「沉默老人?」
  
沉默老人,煉界公認強者之一。而且他性喜低調,沒有人不知道的。
  
他見到了峰火,只是搖頭嘆氣。
  
峰火刷了刷榜單,從眼鏡介面顯示,這沉默老人的強者排名,如今高踞第十一,是非常顯眼的存在啊。
  
「連你都無法把自己除名?」
  
「峰火大人,你進去看看就知道了。唉……我不過是不小心突破了一個境界,引發了點天地異象罷了,我已經緊急把所有痕跡抹去,可是還是逃不過那八卦精的法眼!以後再沒有清靜日子可過囉……」
  
沉默老人頹然退去。
  
峰火心想:難道這龍蟠苑主如此強大,竟然連沉默老人這樣的強者,都要望之不戰而退?
  
峰火懷著戒備之心,慢慢推開了廳堂的大門。
  
龍蟠苑主夏濟旦,就在裏面。
  
這就是個樣貌普通不過,煉能力氣息也就普普通通的雜魚吧?
  
可是正在跟他聊著天的是誰?
  
峰火看到了此人,心都完全涼了。
  
「我、我還是走了。」
  
「咦?不是死肥仔嗎?過來過來!我跟苑主剛剛還提到了你之前辦的那場烤肉大會呢!我們打算,在《帝京一週》和龍蟠苑榜單結盟的慶祝大會上,也請你前來一展手藝!怎麼啦?悶悶不樂的?」
  
峰火大人看到了誰,就寧願不戰而退了?
  
恐怖的小凌!
  
 ---------------------------------------------------------------

阿暖的官網:https://www.warmisland.com
阿暖FB:http://www.facebook.com/warmisland (出文會有通知)
阿暖Instagram:@warmislandpublis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