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空平台。
  
雖然對於孤行誅天那向來特立獨行的言行作風,其實野雞寶劍是不太滿意的,但是那位心腹侍衛作為『麻煩解決者』,卻是有著良好的往績……
  
因此野雞寶劍也只好忍著脾氣,放任孤行誅天在戰場上自把自為。要是不重用孤行誅天,難道要牠堂堂族長自己跑下去打嗎?
  
孤行誅天在第四回合一直神隱,直到天狼軍處於最危急關頭時才出場……這明顯是想要當英雄,野雞寶劍當然知道對方的野心,但也依然對牠保持放任態度……對孤行誅天的提防還是必要的,但不是現在。權鬥這種事情,待奪得帝京後再慢慢扳倒牠也不遲啊……
  
只見孤行誅天排擠哈曼等泰坦斯叛軍,再獨攬最新的蜥形星雷底牌自用,企圖一戰把帝京全部皇牌機殲滅,為此戰一錘定音……下的每一步棋都有條有理,可見此人還是有往上爬的潛質啊。
  




就只看戰果是不是如牠所願了。
  
甚至野雞寶劍為了確保勝算,已經向母星要求開放更深一層的星力,就正等待祖蜥祠堂的回覆……雖然把星力解禁到這個程度,將會令這些年來的養星成果都一筆勾銷,但只要佔了帝京,一切都能補回來了。
  
低層的並不知情,孤行誅天這個等級的可能也只是捕風捉影,可是野雞寶劍非常明白,牠們蜥形人有著不能不佔據帝京的理由……
  
因為牠們在天狼星再也呆不下去了。
  
「嗯嗯,祖蜥祠堂回覆了啊……甚麼?不准許開放星力?」
  




野雞寶劍呆住了啊。
  
這是牠擔任野雞族族長以來,祖蜥祠堂首次駁回牠的戰略判斷!
  
難道……
  
「不是不准許開放星力,而是開放一層實在太少了,效果不夠明顯啊……」一把從未在平台上出現過的嗓音,從野雞寶劍身後傳出來。
  
野雞寶劍一聽到這個聲音,整個人都毛骨悚然啊。
  




「難、難道是……」
  
野雞寶劍轉過頭來,看到了有五名蜥形人站成了一列。
  
這五名蜥形人,體形異常健碩,而且竟然都有四、五層樓高,是野雞寶劍身高的兩、三倍。
  
「是守祠祖宗!」
  
其中一名被稱為『守祠祖宗』的蜥形巨人,二話不說,就是一巴掌狠狠甩在野雞寶劍的臉上!
  
啪!直把這位德高望重的族長甩至身軀扭曲,狼狽倒退啊。
  
野雞寶劍摸著紅腫的那邊臉,雖是不服,卻是不敢當場發難。牠強自平緩著語氣道:「請、請問祖宗大人,為何打我?」
  
五名巨蜥均是嗤笑連連。




  
「哼,你還好意思問?看看平台下方的大形勢分佈,不就一清二楚了嗎?」那巨蜥手指下方。
  
這當然是指目前第四回合,天狼陣營被帝京徹底壓著來打的戰況。
  
「寶劍小兒,你提交的戰況報告,不是說我軍形勢大好麼?這叫作『形勢大好』?」
  
「你一邊說是形勢大好,另一邊卻已三番四次要求開放星力和增派援兵,我們念你是族長,也不過問就都給你如願了,可是你看看自己把戰況搞成甚麼樣子?」
  
「這麼看來,我軍劣勢也不是一會兒的事了?」
  
「你隱瞞戰況還不算是最嚴重的罪行,而是我們身為煉界第二層的優異種族,這次紆尊降下第一層來跟低賤人族當對手,結果也得吃癟?這可是對我等蜥形人的最大羞辱!」
  
野雞寶劍嚇得跪下地來。
  




「老祖宗啊!不是這樣的!你們聽我解釋……」
  
目前大地圖形勢惡劣,確實是無法否認,可是野雞寶劍一直都不服氣:畢竟這回合從開局就被帝京『亂章』突襲得手,然後便一直被他們壓著來打,到現在都沒能真正站穩陣腳來。
  
野雞寶劍依然相信,當己軍穩守了剩餘下的兩個傳送點後,就能來個絕地大反攻,現在正是曙光之前最黑暗的時候。
  
可是這些老祖宗偏偏就要在此時跑過來視察戰況……只要耐心再等一下子,戰況就會逆轉啊!
  
「老祖宗啊!你們看?我軍的機甲科技發展,可謂一日千里啊!不只70層級、90層級的新機型已經投入實戰,上百層級的超級巨大機甲,也快將可以登場了!看看這一座座高聳入雲的蜥形機,在高空中俯覽也能感到其雄偉,難道這不是為我蜥形人爭光,爭氣,爭面子麼?」
  
巨蜥祖宗們只是在搖頭苦笑。
  
「嘿……到底是怎麼搞的?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啊……」
  
「就算你們這些小兒把機甲製造得多巨大,但能比得上我輩憑肉身暴力稱霸的那個時代嗎?」




  
畢竟牠們是蜥形人當初還沒有所謂機甲文明時,便憑肉身強橫從叢林裏打出江山來的開山老祖,也是蜥形人這種族的遺傳基因發揮得最淋漓盡致的一代。
  
這便是蜥形人歷史當中的『巨蜥時代』。
  
這幾位老祖宗,正是當年巨蜥時代碩果僅存的『活化石』。祖蜥祠堂不是有很多殞落之後還陰魂不散的祖靈嗎?牠們就是祖靈們活著時的狀態。
  
聽牠們的口氣,這幾位守祠巨蜥,似乎頗為瞧不起目前蜥形人的機甲文明啊。
  
這些老祖宗們沉醉在遠昔的榮光,野雞寶劍心裏是既無奈卻又無從反駁……蜥形人隨著人種發展越變矮小,不得不倚賴機甲文明,到了野雞寶劍這一代時,已經很多代沒有誕生出巨蜥級的遠古巨人了……
  
牠也想要長成五層樓高,牠也想要肉身強悍媲美甚至超越機甲啊!我媽生成我這樣,我能怎樣?先祖好色胡亂混交令後代基因劣化,這難道是我這個受害者的責任嗎?
  
野雞寶劍鬱悶啊!這個族長做得一點也不爽心,還得要看這些老不死的臉色!可是沒辦法,牠們才是種族的鎮基之石啊。
  




「請、請再給寶劍一個機會!再解禁一層!只要有15層星力!我們最新研發的新機型就能發揮徹底輾壓的威能!馬上就可以拿下帝京,讓這塊寶地成為我族千秋萬代的基業!」
  
巨蜥祖宗:「我剛才不是說過了嗎?解禁一層太少了,應該一口氣地解禁個兩、三層,這才是我們的氣魄!」
  
「三、三層嗎?」野雞寶劍喜出望外啊。
  
「可是這是有條件的。」那祖宗指著野雞寶劍的鼻子,「條件就是,當連你這個族長都戰死了的時候啊!」
  
「我?你們要我親上戰場?可是,我軍目前有我的得力手下孤行誅天壓陣,而且牠那邊的戰線形勢大好,正是大勢逆轉的關鍵啊……」
  
巨蜥祖宗們同時搖頭。
  
「這種靠小聰明,小打小鬧的傢伙,根本是我蜥形人之恥啊……」
  
回到戰場。
  
孤行誅天的天羅大網,正要把帝京皇牌機戰隊一網打盡!
  
「讓我來!」
  
連志玲的惡蝶巫女悍然站到眾人身前,這正是她這位隊長挺身而出的時候!
  
叛蝶迷香!
  
遲緩效果!
  
然後惡蝶巫女肩上的粉紫龍皮,猛然咆哮!
  
沉默干擾!
  
這招主要針對敵機的光束兵器,使其無效化,但其實對於戰魂甚至法寶等種種機甲攻擊模式,都會有一定效果!
  
叛蝶迷香疊加沉默干擾,令這天羅大網的收網速度稍稍減慢,金光都有所收斂……
  
再加上浪花兄弟又祭出他們的浪花蛛網,對這天羅大網又生起了一點點的拖延牽制作用……
  
「這是不足夠讓所有人都逃出去的!佐佐木,天佑,拜託你們了!」連志玲瞬間判斷,隊伍裏應屬他們兩人最有可能威脅到孤行諸天了。
  
「我知道了!」
  
佐佐木和天佑對看一眼,已從彼此眼神當中看到了決心。
  
正當兩人就要利用志玲等人勉強撐著的開口,企圖衝出羅網之際……
  
「我有把握殺了孤行誅天!」
  
一部披了火紅龍皮的機甲,突然搶先衝了出去!
  
「楊穎學姐!」
  
「這是我洗刷之前一敗之辱的機會!」
  
即使眼前的敵人並不是哈曼。
  
只要能夠替隊友們解圍,替帝京盡一分力,總好過瑟縮在隊伍當中繼續當一隻受驚的小狗!
  
血焰機龍虛影祭出!巨龍狂嚎,仰首噴出了一道衝天火柱,直指上空控制大局的孤行誅天!
  
孤行誅天一直在提防著伽里歐會突圍而出,卻沒想到首先衝出來的會是那一直都不起眼的楊穎。她不是區區哈曼的其中一個手下敗將而已嗎?
  
漫天的刀兵都來不及反應,就被血焰機龍的龍威鎖定,接下來就是『熊』的一聲,淹沒在血色火柱之間……
  
「成功了!」
  
「……不是太簡單了嗎?而且對方竟然連護身大盾都沒有祭出來?」
  
火柱持續狂噴,其最初最猛的勢頭已過,狂亂飛濺的火星漸漸減少,視野也變得清晰……
  
那偽裝成金身菩薩的蜥形機甲,身影猶在!
  
而且,看來機龍噴出的血焰火柱,並沒有觸碰到牠的金身!
  
牠到底做了甚麼?
  
駕艙中的志玲爆發手速,不斷調整參數去改變雷達的濾鏡設定……
  
「看出來了!」
  
在血焰火柱的炫眼效果被過濾掉之後,在火勢最猛烈的中央位置,察覺到了一個不尋常的黑影……
  
「葫蘆?」
  
一隻小小的金光葫蘆,正在把血焰機龍噴出的火柱,全數吸進去!
  
「嘿嘿嘿……你以為我真的瘋到一個地步,把全部的兵器都亮出來純粹炫耀,連護身法寶都不留下幾件嗎?這葫蘆的威能,在我的天羅刀兵當中,也屬最前列,它能夠把全部吸收到的攻擊,反吐回來!這紅色大龍的機甲配件好像是這個回合首次亮相吧?好!就讓它來祭旗!」
  
金光葫蘆驟然光華大放,而且金光當中,夾帶著濃重血芒煞氣……這都是黎強透過『邪行煉器』之法,大量犧牲活人生機祭入法寶所產生的殘留氣息。
  
再加上孤行誅天利用這天羅刀兵已作了大量殺戮,令法寶更添兇煞。
  
如今這套法寶,比起新生王時黎強親自使用的『千手金身』,氣質已截然不同,已化身為極惡的邪寶。
  
正因為金光葫蘆夾帶的血腥邪意,抵消了類似性質的血焰龍威!這血焰機龍的『血焰』,可追溯自逐鹿版圖時瘋帝理查火燒凱旋城的萬人屠殺慘案,論血腥應不下於天羅刀兵,但畢竟目前祭出血焰的楊穎,本來就不是瘋帝理查或黎強那樣的人,氣質缺少血腥戾氣,因此是無法徹底發揮血焰機龍的威能。
  
葫蘆已開始反吐血焰,跟血焰機龍的火柱展開角力!
  
葫蘆本身兇煞加乘了血焰,令楊穎處於劣勢,眼看兩道相撞火柱瞬速失衡,楊穎快要被血焰吞噬……
  
「沒那麼容易!天草榮境,神木燃燒!」
  
楊穎也是榮境大成修為,不過跟其大荒之境相衝,因此很少使用。
  
此時,她催動了天草榮境修為,令其神木生命力瘋長到了極限,再直接燒了!這等於以燃燒自己性命來加乘血焰了!
  
熊!
  
血焰機龍的火柱反推回去!
  
葫蘆隨即變換回吸收模式……可是不行了,對方的火勢暴漲得太快,超過了吸收上限……
  
砰!
  
金光葫蘆爆碎,飛濺而出的大量壓縮血焰,跟機龍的火柱強烈碰撞而產生了大爆炸!
  
「可惡!這婊子竟然有能力毀了我的葫蘆?」
  
只見從火海當中,那部披上火紅龍皮的機甲,猛然衝出!
  
碰!
  
血焰自然抓住了孤行誅天的金身!
  
「抓到你了!跟我一同於血焰之海中覆滅吧!瘋帝暴走!」
  
楊穎果然是想要跟敵人同歸於盡!
  
『既然接下來對哈曼一戰,我這手下敗將是無法再生起任何作用的,那我就負責對付這個孤行誅天好了!志玲,天佑,哈曼就交給你們了……』
  
……暴走並沒有發生。
  
「為甚麼?」
  
楊穎感到身後,傳來無數刀兵的銳利之意……
  
「哇哈哈哈……我不知道你想要幹嘛,大概是自爆機能沒有發動吧?雖然說即使你自爆,我也有反制手段,但這樣也好,讓你在愕然和絕望當中,嚐嚐被千刀萬剮的滋味!」
  
漫天金光兵器,直朝楊穎飛射而來,毫無死角,無法閃避!
  
「為甚麼沒有自爆?為甚麼!」楊穎不住拉動控制台上的『暴走』控制桿,卻是依然毫無反應啊……
  
「這是因為你沒有問我要『瘋帝寶座』啊。」
  
不知何時,聖淵伽里歐已來到了血焰自然的身後,保護著楊穎!
  
「天佑?你絕不能在這兒送死!別理我!」
  
「逃不掉了……再說我也不打算逃。」天佑看著那迅飛而至的眾多刀兵,概嘆道,「這法寶的兇煞之意越來越濃重了,這讓我無法不想起那個時候的黎強啊……」
  
眾人這就眼看著天佑和楊穎,身受千刀萬剮的酷刑!
  
「……甚麼回事?」
  
所有人都大為震驚。
  
成千上百的金光兵器,全部砍不進去!
  
  
(提提大家,《重煉》的第三、第四季都已全季出版實體書,有興趣有餘力的可支持一下;另外阿暖有經營網上訂閱的VIP追文,目前VIP進度是⋯⋯第六季。各位有興趣可Google「暖島出版」。)
  
------------------------------------------------
阿暖是誰?
阿暖Facebook專頁(出文會有通知)
阿暖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