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穎拿著手機
把玩法一字一句說出來
[ 嗯...要先將所有燈光滅掉...一會兒再滅吧...
我們一個人各站在房間的四個角
然後面朝牆角,絕對不要向後看...
遊戲開始時,其中一個角的人就向另外一個角走去
輕輕拍一下前面那個人的肩膀,並留在那個角那裡
接着...被拍的人就按照同樣的方法向另外一個角走去
記得大家走的方向要是一致的,就...順時針吧~
然後拍第三個人的肩膀,以此類推...




但是,如果當你走到一個沒有人的角落時
就要先咳嗽一聲,然後越過這個牆角繼續向前走
直到見到下一個人... ]
[ 明白了嗎? ]
王穎望向我們
[ ...明白了! ]
陳桐遙的聲音柔軟卻堅定
(不知道一會後你還能否這種話呢?)
我自然地想
[ 那...開始 ]





我走到其中一個角落
口中唸唸有詞...
[ 噠-噠- ]
漆黑中,所有聲音被無限放大
第1個...第2個...第3個...到我了
我一直走
(呼...幸好是個空角...)
我繼續走
[ 啪 ]




我拍了拍王穎的肩膀
(時間...過得好慢...)
[ 嗡--- ]
突然一陣蜂嗚聲傳到我耳邊
(啊!頭好痛...)
我抬著頭,嘗試忍受這股如同針刺般的痛楚
(難道...)
[ 咔嗒!咔嗒! ]
聲音改變了...這是...高跟鞋?
我環視四周,可惡!什麼也看不見
[ 咔嗒!---咔嗒!---咔嗒! ]
聲音的停頓前和停頓後是一樣的...
為什麼?她們的腳步聲都變成高跟鞋?!
[ 啊! ]
陳桐鍶大叫




[ 快開燈! ]
陳桐遙嗺促道
我默默掏出手機,打開電筒
(終於看到些東西了)

[ 桐鍶! ]
陳桐鍶坐在地上
左手的手臂有三道明顯的,還在流血的傷痕
[ 天!... ]
[ 沒事吧? ]
王穎蹲在她左邊
嘗試安撫她的情緒...
[ 怎麼弄的? ]
[ 我...我...是一個女人...一個女人呀!是她抓傷的! ]
[ 不可能!門是關上的,不可能多出一個女人! ]




王穎反駁
[ 真的!!!我沒有說謊!真是一個女人弄的!!! ]
她發瘋地嘶吼
試圖證明自己說的是事實...
[ 我...我們相信...但你先冷靜下來 ]
陳桐遙在顫抖,似乎是被嚇倒了
[ 真的!!!鳴...真是一個女人呀!鳴... ]
[ 那個... ]
我忍不住了,一定要說的...
[ 你又要說什麼? ]
王穎很不耐煩
[ 從早上開始,你一直一聲不吭!
剛剛你的同學受傷了,你還是只是站在旁邊!
更別說你的學校的[傳聞]了!!! ]
她將她心中壓制的憤怒和恐懼發洩在我身上




[ 那個女人的指甲...是不是紅色的? ]
我歪著頭問
[ !...你...怎麼知道的? ]
陳桐鍶用無神的瞳孔望著我
[ 她...的手還在你脖子上... ]
我沒有遲疑,亦沒有猶豫
因為這是我看到的...
[ ......呀呀呀呀呀!!!!!!!! ]
她崩潰了...
她甩開王穎的手,一枝箭地衝向門口
[ ...等等我! ]
王穎和陳桐遙望著陳桐鍶的背影才反應過來
也隨即逃之夭夭...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