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他是個存在感薄弱的人;也只有他,才能發現到他的存在





《絕無僅有》
(黑高)(黑子的籃球)
BY 炎涼
***

"雙方隊員列隊!敬禮!"

"感謝你的指教。"誠凜和秀德的籃球隊員們互相莊重的敬禮着。

"你進步了好多呢,我差點便沒法從你身上得分。"高尾淺淺地微笑。





黑子則是擦着臉上的汗水,無感情地回了一個嗯。 秀德的隊員也陸續離開誠凜的體育館了,高尾也匆忙地跟黑子道別,便跟隨着綠間他們離開了。


"嗯?這是什麼?"火神好奇地撿到起地上的一張卡片問着。

在旁的黑子飛快地瞥了一眼,淡淡地說道 "是高尾君的學生證。"

"嗚啊!黑子你別經常這樣無聲無息地嚇我一跳。"火神被這樣的黑子嚇了一跳。





"我沒有。"黑子只是作出了淡淡而簡短的回答道,他從不會做多餘的解釋"讓我去還給高尾君吧。" 

火神雙眼滿是不解地打量着黑子。 

黑子今天好像有點古怪……該怎麼說才好呢?不高興?不爽?還是什麼的?

良久,在火神沒法順利地想出一個形容形容黑子後,他才搖搖頭服輸地嘆了一口氣。

"好吧,順便提醒他下次要小心了。"火神帶點無何奈何的語氣看着眼前有點古怪的反常黑子。





"嗯。"黑子接過火神手上的學生證後,便往綠間他們離開的方向跑。

他今天……

好像……主動了……?

看着黑子離開的背影的火神若有所思地想道。


看似跑了一大段路的黑子喘吁吁的在眼前黑髮男生的後面。

"黑子……?"高尾自如轉身面對着黑子"怎麼了?跑得這麼急。"

依舊的,高尾總是能輕易地發現了黑子的存在。





"高…高尾君…你的學生證……"喘着氣的黑子雙手禮貌地把秀德的學生證遞給高尾。

"哦?你是特意拿給我的嗎?"高尾溫柔地笑一笑,嘴角也跟着眼角揚起的弧度友善地微笑着。

"嗯……"黑子直率地點頭承認,卻沒法在高尾身邊看見他其他的隊友。

"你是在找小真嗎?"洞察到黑子心理的高尾好奇地問道,然後伸手指指便利店的方向"他正與其他秀德的學長在裡面呢。"

"嗯……"黑子淡淡地回應。

"……"高尾也沒有再說話,讓沉默一些一些地在二人之間不斷地流動着。

站在高尾身邊的黑子能夠清晰地感受到高尾的一呼一吸,甚至連他的脈搏心跳他也因太近的距離而感受到。

他忽然想知道高尾能否感覺到如幻影般透明的他……





"高尾君……"黑子嘗試輕聲地呼喚着高尾。

"怎麼了?" "你現在能感受到我嗎?"黑子柔和的聲線柔聲地問,不只是身體,什至連聲音也幾乎時是透明的。

就算是一個短暫的愣怔失神,亦能使人錯過了如微風般的輕,甚至接近無重量的話。

"感受到你?我一直不也是在感受你嗎?"高尾困惑地低下頭看着眼前淺藍髮色的黑子,眼底裡滿是疑惑的不解。

那只是鷹眼的作用…… 黑子目無表情地無焦點地低下頭看着地上。

如果沒有了鷹眼………

"高尾君,你試試閉上眼睛來感受我……"黑子的手輕而溫柔的覆蓋在高尾的眼皮上。





那麼……

"呃…黑子……"高尾有點驚訝於黑子的動作,詫異地大呼。

"噓……別作聲,嘗試感受我吧。"黑子嘟起嘴巴,噓了一聲。

"……"皺着眉的高尾點點頭,開始嘗試讓自己輕鬆地閉上眼睛,感受着身旁的黑子。

"我……的氣息很薄弱嗎?"黑子低沉的聲音在高尾耳邊響起。

他想知道他真實的答案……

閉上眼的高尾認真地想了會,熾熱的呼息有規律地噴在黑子的手上。

"嗯…薄弱得幾乎感覺不到。"高尾帶點辛苦地抿着唇,緊皺着的眉心冒出幾點汗珠。





他從來沒想到閉上眼睛後所感受到的黑子竟然出乎他所料,他根本不能感受到黑子的氣息。

他必須要專心致至地集中意志才能感到黑子的存在。

或是該這樣說,要是黑子不說話的話,高尾根本沒法透過任何途徑來感受到他的存在。

"果然……"黑子無力地扯了扯嘴角。 連他亦沒法感受到這樣的自己。

自己的存在感果然太低了 黑子無力地挪開輕放在高尾眼睛上的手。

即使黑子鬆開了手,高尾卻依然感受到黑子的手仍然在他眼皮上,那不冷不暖的體溫仍逗留在他臉上。

"不過……"高尾一個連接詞引起黑子瞬間冷卻了的心再次落入提心吊膽的邊緣之中。

縱使黑子沒有把表情放在面上,但是他因緊張而急促跳躍的心臟已經表達了他的心情 。

"我能感受到你的氣息,很特別。 雖然不知道該怎樣形容那種感覺,但是我能感受到你,就像身邊的空氣一樣不可缺少。"

"……"黑子的心第一次因一句普通不過的話而顫抖得很快,異常急促的心跳直接地操控着他每一條的神經線。

他輕輕地靠近着高尾,臉頰不由自主地接近着他。

心裡被一種莫名的興奮感覺充斥着,有別於勝利所帶來的興奮,也不像得到勝利的成功感。

那是一種很微妙而沒法形容的感覺。

"哎呀~我不知怎樣形容啦。總之你是我所遇見的一個最特別的人。"完全感覺不到黑子靠近的高尾自顧自的說,好聽的聲音不斷傳入黑子的耳中。

特別……? 高尾君在說他特別嗎? 他真是一個很特別的人?

黑子忽然的看見高尾身後的便利店冒出了綠間的身影,臉頰亦開始漸漸地挪到原來的位置, 他不經不覺地開口問道。

"比得上綠間君嗎?"

"你說你和小真嗎?那是很不同的。小真總是很關心隊友,但是他不會這麼光明正大地說出來,這該與他傲嬌的性格有關吧?"高尾邊說着有關綠間的事,一邊溫柔地笑了出聲'總而言之,小真該算是很可愛吧?"

"是啊…綠間君真的好可愛……"黑子附和地跟着高尾說道。 他一直也注意到躲於便利店裡的綠間在偷偷監視着他們。

"高尾君……"黑子突然地叫着他。

"怎麽了……?"高尾好奇地張開眼睛,意外地發現黑子的手早已沒有在他眼皮之上。

"綠間君似乎在等着你呢。"黑子淡定地看着高尾身後說道,語氣裡不帶半點的感情,淡藍的眸子完全沒有常人應有的情感流動。

"小真?"高尾下意識地往後看,綠間果然在那邊偷看着。 高尾的嘴角不覺意地揚起一抹燦爛的高興弧度。

"黑子,有空一起再比賽吧,和你比賽真的好開心。"

"…嗯……"黑子淡淡地回答,語氣和剛才的他相差很多。

該沒有這個機會了吧? 畢竟…… 黑子苦澀地眨了眨無故發酸的眼睛。 而發覺不到黑子這輕微動作的高尾則只顧着不遠處的綠間而隨便地跟黑子揮別。

"再見了,黑子。" "再見了。"黑子輕輕地揮着手。

高尾君…… 

黑子在心裡悄悄地補上了一句。

謝謝你,那個第一個可以發現到自己的存在的人。
也僅是唯一一個。
謝謝你,高尾君。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