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煩人的小黃狗 與 冷漠的小黑子





ONE MORE KISS(再吻一遍)
(黑子的籃球) (黃黑)
BY 炎涼

(如分段有問題,可按下打包PDF喔~)

*** 

"小黑子~"一個金黃色頭髮的帥氣男生親暱地叫道。 

"?…黃瀨君……"淺藍頭髮的男生回頭淡淡看了他一眼,禮貌地叫了一聲,繼續平日的訓練。 





小黑子還是這麽冷淡……

黃瀨鬱悶地放下手上的香草奶昔,坐在一旁靜靜地看着練習中的黑子,心,卻逗留在他帶來的奶昔上---那杯他親手做的香草奶昔。

為了做出香草奶昔,不擅長廚藝的他哀求了笠松學長好幾次,被踢了好幾遍,他才逼不得已地教他。

真希望小黑子可以嘗到他這杯充滿愛的奶昔……

不知道小黑子會喜歡他做的奶昔嗎?





"小黑子~試試這杯吧"黃瀨興奮地遞過那杯奶昔給剛剛練習完畢的黑子。

擦着汗水的黑子無表情地伸手出來卻不小心的打翻了奶昔。奶昔便直直地倒在黃瀨的襯衣上。

"黃瀨君對不起……"黑子抱歉地看着被自己弄濕了的襯衣。

他不是故意的。

黃瀨愣怔地看着自己的襯衣,強行擠出一絲的不大自然的笑容安慰着黑子。





"沒關係的只是一杯普通飲料而已。"

只是一杯普通的飲料,小黑子也不會太在意所以他也不可以在意……

"那麼我到洗手間清潔一下。"黃瀨站起來匆匆地離開黑子面前。

黃瀨清潔着身上的污積,無意間抬起頭

他無助地看着鏡裡的自己,心酸地眨了眨長長的睫毛。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酸澀的淚水由眼角徐徐地流下。





為什麼小黑子可以這麼殘忍那是他親手做的奶昔……他捨得打翻嗎? 

"嗚嗚……小黑子~"黃瀨輕聲地叫道。

話說回來,他好像還沒跟小黑子說過這是他親手做的。

"……"黃瀨短暫地沉默着。

良久,"他才幽幽地哭着,帶點埋怨自己的語氣大叫。

"小黑子~"



 一個穿着海常校服的短髮男生走進誠凜的體育館裡。





"黃瀨?是時候走了,難道你連送一杯奶昔也要這麼久嗎?"笠松不滿地呼喚道"你下次要是再花這麼長的時間,就別怪我不陪你來。"

說罷,黃瀨還是沒有來到他面前。

笠松困惑地環視了體育館一圈,才發覺黃瀨不在其中。

"請問你是黃瀨君的學長嗎?"黑子臉無表情地看着他。

不過與其說是臉上沒有表情,倒不如說他不想把情感流露得太明顯會更好。

雖然黑子常常聽到黃瀨提起他,沒想到他的性格竟然這麼惡劣。

黃瀨君和他真的能相處下來嗎






"是黑子?"笠松不悅地俯視着比自己矮的淡藍髮色少年。

雖然曾經和他交手過好幾次,但只要是一個不留神,也會把他自動忽略掉。

可怕的傢伙。

"是的。"黑子點頭承認。

"那黃瀨把那奶昔給了你沒有?"笠松假裝表現得不為意地問,心裡卻很想知道答案。

"奶昔?你是指那個嗎?"黑子平淡地指着椅子上那打翻了的奶昔,心裡開始有種不詳的預感在無限地蔓延。

笠松吃驚地看着那杯被打翻的奶昔,不可置信地盯着黑子。

"你把它打翻了?"語氣中帶點懊悔的質問。





"我只是不小心----"黑子淡淡地解釋,對於自己所做的一切沒有任何後悔感。

"黃瀨沒有告訴你這是他親自做的嗎?"

"這是黃瀨君做的?"黑子驚訝地問道,沒有感情的臉似乎有了一絲不明顯的變化"可是他沒有告訴我"

"你這個笨蛋!真不明白為什麼黃瀨會喜歡一個這麽愚蠢的你!"笠松生氣地吼着黑子。

"你別這麼兇"火神抱打不平地為黑子開腔卻被黑子強行地壓抑住。

"你說黃瀨君這是黃瀨君親自做的?"黑子極力地抑制着自己驚訝的心情,輕聲地問。

"當然啦!" 他可是親眼看在他在他面前做的。

"……"黑子安靜地沉默着,淡藍的瞳孔聚集在那杯的奶昔上。

黃瀨君……



"小黑子……"黃瀨流着淚,傷心地叫道。

"黃瀨君……"黑子無聲息地走近黃瀨,鞋底並沒有和因接觸到的地面而發出半點聲音。

"小黑子"低下頭的黃瀨輕喚了他一聲,聲氣裡有別於平日的開郎,反而充滿着軟弱無助的語氣。

"黃瀨君你哭了……"黑子盯着黃瀨的眼睛,平靜地說道,語氣裡多了一份有別於常日的感情——心痛。

黃瀨反射地提起手背,往不斷冒出淚水的眼睛擦。

"我沒有……"

"哭的原因是因為我打翻了奶昔嗎?" 黑子踮高腳,溫柔地壓下黃瀨後腦,輕輕擦拭着他溫熱的眼淚。

指尖上的溫暖直直地傳達到黃瀨心底裡,一絲的心痛在黃瀨心裡瞬間地擴大,擴大,擴大,直至滿滿地撐着黃瀨的心。

"才不是呢~"

"黃瀨君在說謊呢……"黑子毫不留情地戳破了黃瀨努力維持的謊言。

"小黑子我––"

"什麼也不用說了。"黑子的食指輕輕覆放在他的唇上,止住了黃瀨接下來想要說的話"你做的奶昔我都試過了很美味。"

黃瀨傻傻地呆了會,才像孩子般地放聲大吵"小黑子你騙我……你根本就沒有試過我做的奶昔你才是說謊的人……"

"我沒有。"黑子無辜地眨着眼睛,認真地仰望着黃瀨。

"你騙我你騙我你騙我小黑子欺負人家……"黃瀨這麼地說着,好不容易才停下來的淚水又開始流下來"小黑子是大騙子"

"我沒有說謊不相信的話,你可以試一試。" 黑子壓低了黃瀨的頭,主動地吻上了他的唇。

黃瀨怔怔地看着因距離太近而模糊了的一張臉,忘了作出任何反應,只傻傻地任由黑子吻着他。

當他意識地眼前的事後,黑子的腰已經被他緊緊地摟着,而他的唇亦被自己反客為主地吻着。

和黃瀨的吻技相比起來,黑子的那個吻顯然遜色很多。

或者該這樣說,黑子那個不算是一個吻。

黃瀨一下一下吸吮着黑子的唇,不時轉換着角度地淺吻着,深吻着。

他從帝光的時候便好想這樣子吻黑子了,沒想到還真的會等到這一天,還要是黑子先主動吻他……

他是世上最幸福的人了~~~

強而有力的舌頭繞住了黑子不太靈活的舌頭,不停地逗留不曉接吻的黑子跟着他的步伐。而接吻新手的黑子就只好不大熟練地跟隨着黃瀨的舌頭。

"黃瀨君嚐到奶昔味嗎?"激吻過後,黑子氣喘臉紅地倚在黃瀨結實的胸膛前有氣無力地問。

黃瀨君的吻技是他一生也沒法淡定下來的,即使他可以裝出不在意的表情,但他始終也沒法瞞過自己誠實的心跳。

"奶昔味嗎?我嚐不到呢~"黃瀨假裝認真地想了想,燦爛地勾起嘴角。

"我可以再來一遍嗎?"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