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多甜請注意) 青火一生推 | 強攻強受好CP





YOU ARE MINE
(黑子的籃球) (青火)
BY 炎涼

***

"
我說過了,你拿了我的鞋就是我的人了"一個湛藍色頭髮的男生雙手撐着牆壁對着眼前赤色頭髮的男生說道。

他的頭髮很藍,藍得令人不知道那是染回來的還是天生的。

別開玩笑了!火神大我氣憤地說道,連額頭上的青筋也浮起了我已經把鞋子還給你,你和我再也沒關係了!"





"沒關係??你還真的以為收下我的東西後能當作事情發生嗎?"青峰嘲弄地勾起一抹可笑的弧度你收了我的鞋就是我的人。"

沒有任何的禮貌,或者這就是別人所謂王者的自信。

"你這傢伙"他就知道青峰不會這樣無條件地送一雙球鞋給他----尤其在他最需要球鞋的時候。

"你忘了那時候你在我身下的那種快活嗎?"青峰假裝回憶地想起,刺激着火神"你那時叫得很開心呢"

即使只是回想着,青峰的那裡也開始興奮起來。





看樣子,他必須快點解決眼前這個笨蛋,才能令自己舒服一點。

"!"火神被氣得說不出話來。

""青峰輕輕地咬着火神的耳朵,透過耳朵上傳來麻痺的温熱令火神忍不住地叫了出來。

青峰的嘴角有層刻意忍着的笑意。 這個笨神還真不夠誠實

"你這傢伙快給我停下!"火神大聲地說道,彷彿在掩飾自己恥辱般的叫聲"這是我的家我不容許你留在我的家!"





可是他沒有發覺,他這時的聲線比平日更沒氣勢了。

"怎麼啊?你不喜歡這樣嗎?這好罷也是我們發生第一次的地方……"青峰大輝顯然也知道了火神話裡的意思,可是他並不在意。

青峰輕輕地吻上了火神的唇,不斷地繞着他的舌頭卷動着,吮吸着。

"唔你!"火神反抗地拒絕着,可是他還是被青峰克制住。

不管在籃球上或是力氣上,他還是輸了給青峰 就算多麼努力也沒法贏了青峰嗎? 青峰的舌仍在與火神交纏着,他一手解開了火神的皮帶,褲子一下子滑在火神的膝蓋之上

青峰便脫下火神的內褲,一手握着火神的男性象徵。


你這傢伙…“火神低聲地詛咒道。





青峰並沒有理會火神反抗的聲音,他繼續一上一下地套弄着火神的性器,惹得火神那不知是反抗還是喜歡的吟叫。

"你這傢伙快給我停下來"火神雙手用力地壓在青峰的肩上,貌似是承受不了這樣的快感。

"停下來?你捨得嗎?"青峰奸險地笑着"你自己做這些東西的時候,有我幫你的這麼爽嗎?"

"混蛋!我怎會做這種事?"火神直接地開口說道。

"那麼……這就是你的第二次?"青峰把嘴角揚起一個滿意的微笑。 沒想到這傢伙自己竟然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情。

真可愛。 "我會令你很喜歡的……" 青峰屈曲膝蓋低下頭含着火神的那裡,溫熱的口腔令火神覺得好舒服,再加上青峰那純熟的技巧,火神更是無法控制地淫叫。

"……" 青峰繼續順暢地做着一系列的動作,舌頭不停地舔着火神的敏感地方,他感到火神的似乎變得更大了。青峰並沒有停下,反而乘着火神在喘氣的時候把手指伸進了他的後庭。

"!這樣好痛!"已經試過第一次的火神抗拒地叫道。





但這是沒用的,青峰是不會停下來的。

他再插入了一根手指,好讓火神習慣這樣的感覺。

他知道火神怕痛,所以他更要做足準備功夫令火神沒有之後這麽痛。

為了這方面的事情,青峰更是不要面子地向前輩指教。

為的只是眼前這個笨神。

明明他對他也有感覺,為什麼他不認?

"你這傢伙是瘋了嗎?"火神失控地大叫。





但青峰沒有理會他,繼續加入好幾隻手指進去。

""火神強行抑制着發出羞恥叫聲的自己,氣憤地怒瞪着青峰。

他討厭不懂反抗的自己,更討厭這樣對待他的青峰。

他把他當作是洩慾的對象嗎? 他可是男生呢。 "舒服嗎?"青峰一絲的放鬆,令火神暫時沒有這麼辛苦,卻多了一絲沒法釋放出來的痛楚。 "做這些事情怎會舒服?" "是嗎?"青峰似懂非懂地點頭"那麼我會讓你更舒服的。" 青峰迎上了火神的唇,或深或淺地轉換着角度。 然而趁他不為意的時候,強行插進去。

"哇啊!…"臀部被強行分開的火神痛苦地叫道"你這不可理喻的傢伙!"

"什麼不可理喻啊?我從來就不是這樣的人。要是道理沒法說服我的,那就用身體告訴我吧。"

在火神未徹底準備好的時候,青峰便開始抽動着。

"會痛的!笨蛋!嗚啊"火神痛苦地叫道,但是青峰並沒有因此而停下。





"……"火熱的男根繼續刮着火神的內壁。

"青峰快停手……"

抗拒的話在青峰抽動了一會後變成了陣陣無力的呻吟,與其說是無力的反抗,倒不如說他在誘惑青峰進得更深會更好。

"你就是想我這樣嗎?"

男根受控制地推得更入,頂着火神窄穴裡的敏感點。

"……"火神受刺激了縮了一下。

窄穴被火熱的男根熾熱地貫穿着,敏感點則被他有意無意地頂着,時而輕快時而重力,加劇了火神的射精感。

青峰似乎也察覺了火神那明顯的異樣,他一手捉住了火神的男根,食指狠狠地堵住了他的尿道。

"……青峰"火神不是太舒服地叫了聲,加上身後強勢的攻速和得不到釋放的感覺,令他的語氣已不自覺地軟下來,沒有原先的氣勢。

"想射了嗎?再等一會吧。"青峰故意折磨着火神。

他的男根持續磨擦着火神的內壁,他壁內的熱度讓他變得更龐大了。

"……"

不知是因為體內的青峰大了一碼的關係,還是他的射精感加劇了,他輕聲地叫了一聲。

"青峰………哈啊………嗯哈鬆開你的手,讓我讓我………"

"要射了嗎?"青峰妖嬈地微笑,像一個腹黑一樣"那你先得要承認你喜歡我。"

"別開玩笑了,我怎會說出來?"火神極力地反抗着。

"是嗎?"青峰突然用力一頂,惹得火神興奮的一叫。

"……"

"還是不說嗎?"

"不說嗯……"火神逞強地大聲蹲吼道,但是他的身體已經沉溺在青峰帶來快感的男根上。

"……"青峰沉默着沒有說話,只是以動作表達了自己的情感。

"哇哈…………嗯哈"火神異常興奮地叫道。 縱使他已經努力地克制自己的叫聲,但是強烈的射精感和窄穴裡傳來的興奮使他情不自禁地發出羞恥的聲音。

"說你喜歡我吧,我會放手的。"

"……我喜歡………" 

"我喜歡你。" 火神害羞地臉紅,他還是第一次這樣坦誠地面對青峰。

青峰放開了在火神男根上的手,精液便在青峰手中不斷的射了好幾次。 青峰也在火神體內泄了幾次,便退出他的體內,緊緊地擁着他,在他耳邊溫柔地輕說。 "我也喜歡你。"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