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Sherlock同人文 | (Holmes x Watson) | 以Sherlock作為第一稱的獨白文





《I m Locker》

By 炎涼

***

John.Watson嗎?
自從與你的眼神對上的那一秒開始,我就知道你的一切。
剛從阿富汗或是伊拉克來到倫敦,是個退役的軍醫。
這點我十分喜歡,當偵探的,最希望就是在處理案件時,有一個能隨傳隨到的醫生,尤其是正在處理屍體的案件。





一般人看到這樣正在做實驗的我,都會聯想到瘋子。
而你的反應卻意外地冷靜––儘管你心裡有一大堆的疑問,但你還是忍着口,沒有問我。
在我正在煩的時候,身邊的人能安靜下來的話,對我而言是一件極大的好事。
John…你的性格似乎是上帝為我而設的。

我在問友人要電話,其實是正在測試你的性格為人。
我本來還在猜想你到底會不會借給我,可是你的行為卻出乎我的意料。
John你居然願意把手機借給一個剛見面的陌生人。
單憑這點,我就覺得你會是一個很容易與別人相處的––




毫無危機意識感的笨蛋。
所以,我開始想把你佔有,不想讓任何人有機會傷害你。
我要當起保護你的責任。

東西有點亂也不是我故意的。
可是我就是一個這樣的人啊。
我相估你也幫會我收拾好一切的。
另外,我也不是故意把骷髏頭收起來的。
但若我不把它收起來圴話,你又會主動跟我說話嗎?





右腳的身心疾病就先讓我來幫你忘記它吧,令你能如常人般地能走能跳。
到時候,你會感激得以身相許吧?
可是該怎麼做才好呢?
直接讓你扔掉拐杖?直接間接地表你的真實情況?

趁着這個案件,我還是故意給兇手發則短信吧。
約他在那家店外的大街等。
不管他來不來,對我說也是有收獲的。
他來的話,我也可以裝得很危急的樣子,趕着追出去,令John也急忙地跑出去,也不會記起他的拐杖。
他不來的話,我也可以跟John約會一下。
店長他還欠我一個人情,他視任何一個和我走得近的人為我的情人。
哼…John你這次很快就會被我攻陷了哦。

在追追趕趕的勿忙時刻,和我所想的一樣,你果然忘記了你的腳疾。
從你那眼神之間,我發現了你對這種刺激的生活充滿着嚮往。




我就知道,你會愛上和我在一起的生活。

跟着不能相信的人走到未知的遠方,我感到異常的興奮。
因為我不能猜測到他接下來會做些什麼事,而且和他的對話,也十分耐人尋味的。
我很想知道他是用什麼方法來令人上當的。
但同時,我亦有點害怕。
害怕?你肯定會恥笑我。
偵破多件血腥案件又不怕死的Sherlock居然會害怕?
沒錯。
我害怕。
我害怕跟他見面後會死。
更害怕死了後再也沒法看到你生氣的表情。
我還未留下任何線索給你來找我呢。

跟他來到一間陌生的房間。




他拿出了兩瓶裝着一模一樣的藥丸的瓶子出來。
他叫我選擇其中一瓶,更對我說,只有一瓶只沒有毒的。
若是選對了沒毒的那瓶,就不會死。
我當然知道這是一個局。
要麼就兩瓶都有毒,那麼兩個一同死了後,就沒有人能再追查下去。
要麼就兩瓶都沒有毒,那麼他大概就會說,Sherlock,你能感受到恐懼是什麼回事嗎?

我沒有害怕。是真的。
該死的直覺告訴我,你會來救我的。
從不相信直覺的我居然在這一刻極度依賴它。
我拼命地拖延時間,等待你來救我。
我甚至在猶疑要不要吞下它的時候,聽到了你的聲音。
是上帝在召喚我了嗎?
還是說你真的來了呢?





終於來到了這個時刻,他要我們一同吞下。
我又怎敢吞下呢。
我還有很多事未做完,例如該怎樣吃掉你,如何不缺趣味地向你求婚。

耳邊傳來了一聲子彈飛快地穿過的聲音。
直直乎射中了他。
我知道你來了,是你來了。
可是當我回頭一望,卻看不見你的身影。
我甚至有剎那認為那子彈只是幻覺,而我也上了天堂了。

結果,我從案發現場出來以後,披着毛毯坐在救護車上看到了你。
我才肯定那子彈一定是你發出的。
你的道德觀念有多重,我是知道的。
但你竟然為了我,為了一個剛認識的人,打破了自己一直以來的道德觀念。





John.Watson
下次就由我來好好保護你。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