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是必然,早已經注定。

人定勝天,成事在人,事在人為,這些都是人類給自己安慰自己的藉口。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玩過美式桌球,就是玩家利用一支桿撞擊白球,然後再把其他顏色球撞入球袋。

過程中白球的軌跡會撞上多少個顏色球,撞上多少次桌面的邊緣,以及其他被白球撞擊的球之後有什麼交錯的碰撞,最後會形成一個什麼局面,所有事情早已在桿擊中白球的那一瞬間決定下來。

那到底命運和桌球之間有何聯繫?





假如地球就像桌球遊戲中的一個顏色球,而宇宙大爆炸就是桿擊中白球的一瞬間,這樣比喻相信大家都了解吧。

更不用說生活在地球上微不足道的我們,如何抵抗到命運的安排呢?

還是不能理解的話可以把命運是一條洪流,所有事和物都在洪流之中,地球就像微生物一樣隨洪流的擺佈,人類則是微生物中的微生物。

還是不相信嗎?好吧。

請問你能選擇你的家人嗎?你的物種嗎?





為什麼有人出生已經是含著金匙出生,有人卻連一餐溫飽都沒有,這些事情早已經在出生前就安排好了。

你就你能靠著努力去改善生活?

你依靠什麼?努力讀書嗎?你得到良好的成績然後進入到一間好的大學,然後出來社會得到一份有前景工作,並不用十年得到一個上流社會地位。

看似很好,但我們回頭看一看這個人到底用了什麼命運的安排。

從出生開始如果這個人出生在一個根本沒有讀書的社會之中?





假如現在是戰亂時期你讀什麼書改變什麼命運呀。

你很幸運出生在一個免費可以得到學習地方,但是你有沒有讀書才能?

有很多人看書千百次能入腦的卻只有數隻字。

你很幸運得到了讀書才能,但你喜不喜歡讀書?

即使有那一方面的才能,你也要有相應的學習興趣,否則你連看多一眼也會睡著。

你成功得到了好成績,考到一間好的大學,畢業後要出來社會找份好工作?

要知道一份所謂好的工作有多少人和你爭取,為什麼你能從萬中無一中被選中呢?你有沒有想單單因為你是碰巧遇上異性的面試官,你入職機會已經大了很多?

若果努力可以改變命運,農田裡的農夫不知比在城市生活的上班族努力多千倍,收入不要說追得上城市人,有城市人的三分之一已經算不錯了。





...

上述的思維存在於某的少年,他隻看只有十五六歲的面孔,雙眼空洞,目光無神,滿面鬍子,看著眼前的電腦。

“我到底何時才會死呀?”

每天過著一條鹹魚一樣生活。早已失去生存慾望,只想趕快脫離這個痛苦。

他很普通,不是有特別能力,也不是有什麼大才大志,過著平凡生活的人。

此刻的他在電腦面前,電腦畫面是一份一份的工作,原來他正在找一份工作。

他原來都是一個普通的人,生活也算是如意,有個幸福的家庭,小康之家,沒有很大的壓力。





直至他發現了一件事。

他總共有三份工作。

頭一份工作,有一年公司賺了大錢分出十二倍花紅,卻接著竟然遇上了金融風暴公司就破產,足足一年後才找到另一份工作。

他又到了另一間公司收入比上一份公司少了一點,卻仍竟然在花紅上補回那一點相差。

他上一份工作是自己請辭,原因就是他很不甘心,無論學歷,工作效率,為公司賺錢比對方多出數倍的自己竟然輸給了一個只會拍馬屁的一個同職級同事,最後公司理所當然的提拔了那位同事。

少年不甘心不是那位不提拔他的上司,也不是那位只會拍馬屁的同事,而是他擺脫不了的命運,在他心中早已經知道,公司不會晉升他,不是別的原因,是因為他一年收入必定不超過某一個數額,就像有隻無形的手壓著他一樣。

後來他失業更離譜的是他遇上政府收地補上了一大筆補償金,足夠他七年消費,結果他其後七年都找不到工作。

他發現自己一直受到命運的打壓,所以意志愈來愈消沉,覺得生存只是洪流中的一粒小石子,隨水漂流,生不如死。





感覺到自己就像遊戲裡的一名NPC一樣,做著同樣的事情,卻終身如此,很想擺脫這個困境。

奈何自己沒有什麼能力,能對抗上天,既然打不過,只好退出的想法。

那為什麼他不自殺呢?

命運是不能改變,所以他有很多這個想法,但卻完全行動不到,自殺看似容易,卻是逆天之道。

有多少人,沒有暗病,沒有不良嗜好,但卻在跑步中突然猝死,死時還不過三十歲。

有多少人每餐大魚大肉,長久吸毒,百病纏身,卻活到七八十歲。

命運是不能改變的。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