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

 
時間2005年    場景 車內
 
(成錦威接高珊收工,二人進入私家車內)
 
錦威: 睇咩入哂神呀呀?今日仲睇唔夠呀!
高珊: 睇緊劇社黎緊要表演舞台劇既劇本對白!
錦威: 其實你對舞台劇咁着迷,唔應該入CU應該考APA先岩。




高珊: 我接觸DRAME時已經入左U,仲有個時我邊會諗入演藝。
錦威: FION返左黎,不過轉左簽artist,有無見到佢?
高珊: 無呀,今日成日都唔得閒,況且大家都唔同組。
錦威: 你倆個都鍾意做戲,你兩個應該好夾,乜藝員科真係無私底下搵過你?
高珊: 做新聞就專心做新聞,唔好諗其他野啦。
錦威: 當年無人捉名你參加選美,順便入娛樂圈,真係無眼光。
高珊: 有邊個父母鍾意見到自己個女,係電視着住泳衣俾人評頭品足呀。
錦威: 今日同班同事走左十幾組新聞,又死人又塌樓,可能真係年紀開始大,好在你係ANCHOL,留廠唔使出去,唔係就四圍走。聽講午間新聞SONIA今戴個心形扣針,太過搶眼,[老秋]叫阿[丁姐]𢯊佢去照肺。
高珊: 係咩?
錦威: 你都知你個ANCHOL位好多女同事[猴]住,今日又黎左幾個新人,聽講又話改革[地震]。




高珊: 到時再算,無得做咪唔做囉!我仲需唔需要同人爭,黎証明自己地位價值?
錦威: 既然係咁,你話我地不如考慮生小朋友?我地年紀都唔細啦,唔使返到屋企,間屋得你同我兩個人靜嚶嚶,又可以有個孫俾阿媽抱下。
高珊: 我地兩個要返工,咪要請菲傭睇住,到時屋企成四個人,想靜都唔得,小朋友要俾時間陪佢成長,唔係就咁請菲傭照顧就得,教育制度又壓力大,遲啲香港又唔知變成點?
錦威: 我地可以移民,又唔係無能力!
高珊: 我地啲親戚朋友係哂香港,過到既去生活又未必啱我地!不如再諗下,睇定啲先再打算好無?
錦威: 好既!好既!聽你話吓,你聽朝去探你中學時班主任MISS LEE,真係唔使我起身車你去呀?
高珊: 唔使啦!我自己搭車過去得啦!你又話今日走左十幾組,你瞓多陣,休息多啲好過啦。
錦威: 我記得你講就係MISS LEE令你中學畢業唔去考空姐,轉左考大學,咁講我真係應該要多謝MISS LEE,唔係我都唔可以識你,娶到你做老婆,好啦,返到屋企啦。
>>>>>>>>>>>>>>>>>>>>>>>>>>>>>>>>>>>>>>>>>>>>>>>>>> 
場景 老人院內




 
(高珊走進老人院內,一老婦人坐在輪輢上)
院護: 李婆婆,有人黎探你!
高珊: MISS LEE,好耐無見,身體點呀?
MISS: 妳係?
高珊: 我呀,高珊呀,你以前做我班主任教過我?
MISS: 你好熟口面,好似成日係電視見到你。
高珊: 係呀,MISS LEE,我依家係電視台度報新聞呀。
MISS: 係呀,咁得閒黎探我,食左飯未呀?
高珊: 食左啦,MISS LEE。
MISS: 秀雲,乜你係英國返左黎呀?返黎又唔通知我一聲,點解唔見阿培?
高珊: 佢唔得閒返呀?下次我同佢返黎探你下。
MISS: 雲,食左飯未呀?
高珊: 食左啦!阿媽!
MISS: 雲,媽咪好耐無見你嘞,係呢度成日無野做,日日就睇返你細個時啲相。




高珊: 等我睇返自己細個啲相。
MISS: 你細個個陣好得意,你睇下你細個,呢張妳三歲,係樓下公園餵魚,呢張七歲,呢張十歲。
高珊: 估唔到我自己細個係咁?
MISS: 呢張你大學畢業,仲有呢張你同阿培結婚張相,我同你DADDY開心你搵到個好歸宿,但結婚無耐,你同阿培就話要走,我同你爹地個心幾唔捨得你走,但係沙士個年,你同我地講香港唔會再係好似以前咁,我地都知道唔可以叫你地留低….
高珊: 媽,我地只不過暫時離開,等香港穩定返落黎,我地好快返黎陪你,我地個心永遠都係度。
MISS: 睇你個樣,成個瘦哂,阿培對你好唔好呀?
高珊: 我同阿培好好呀,佢對我好好,唔使擔心,阿媽!
MISS: 我係你媽咪呢,你開心定唔開心,阿媽會唔知咩?
高珊: 我想同阿培離婚!
MISS: 好地地做咩離婚呀?阿培對你唔好呀?
高珊: 可能就係太好,一切順理成章,所以先變成咁,唔知係佢變左,定係我變左,我對佢無哂感覺,我地開始無野傾,我以為我地做同一樣工作,我地思想步伐應該一致,但相處起黎竟然又另一回事,唔係想像中咁。
MISS: 對對夫妻都係咁架啦! 阿培呢個老公係你自己揀既!
高珊: 可能就係咁,我先唔想係咁,所以我從新諗過點行,我問過自己,仲應唔應該繼續行落去?或者係我唔識得珍惜,但係我無覺得後悔不捨,咁樣我仲覺得唔知點相處落去。
MISS: 女人始終需要一個歸宿,睇下你爹地走左,我就孤零零一個人,望住四埲牆…..
高珊: 但夾硬相處,相對無言,我地對住只係一個陌生人!




MISS: 人地就話[寧教人打仔,莫教人分妻],但我就得你一粒女,家陣[女大女世界],阿媽唔管得你幾多,更加唔陪得你終老,但只要你開心,做阿媽既就只可以支持你。
高珊: 多謝你,呀媽,唔好講埋啲唔開心既野,我地繼續睇相,張相入面呢個女仔邊個黎?
MISS: 佢係我其中一個學生,記得好似叫咩珊,女仔人家人仔細細,佢就食飯食兩碗,連汁撈埋。
高珊: 乜佢咁大食既咩?真係睇唔出。
(掩嘴暗笑)
MISS: 係個時環境能夠有一餐飽飯已經係一個福氣,點似依家啲女仔個個話減肥少飯呀! 中四個年做佢班主任,佢讀書成績麻麻,上堂成日偷睇小說唔聽書,寫既我的志願係成為空姐,希望利用工作可以搭飛機,去見識世界,中五個年唔知點解?佢又成績突飛猛進,後尾仲入左中大,畢業個年仲請我去睇佢做女主角戲劇表演,佢獨腳戲個幕,睇住呢個小妮子,真正高飛起黎…….
高珊: 知唔知呢段戲排個陣,排舞既師兄叫我半夜到逸夫堂去揣摩尋親個段獨腳戲感情,我真係走左去做,四下無人,黑天暗夜,孤冷凄風….個種孤寂徬徨,我都今日都仲記得。
多謝…真係多謝你呀MISS LEE,我本來無諗過入U,唔係遇上MISS LEE你做班主任,我人生軌跡可能已經唔同,你一日上堂,唔係講書,係講你係中大生活經歷,點擴闊左你自己眼界,就係聽MISS LEE你講完,我先知個心好想上大學,一定要入到中大去體會你所講既野,O CAMP,上莊,宿舍生活,合一亭既天人合一,所有野都如你所講咁美好。
特別記得FINAL YEAR 89個年,我望住企滿中大人既百萬大道,感覺真係同另一邊既廣場連繫,學生互相呼應。個時,我信,我真係信架,我地國家係有希望,係會變好架…..但係依家就….我都唔知可以點講……
           唔係入左中大,我唔會接觸到戲劇,因為認識戲劇,我先可以知道我心入面真正鍾意既係咩野………
(高珊孤身起舞)
浮影蒼茫
 
浮在世 猶如水裡月
暗刮起一片風




魚躍過泛漣渏 花飄飄
也踏碎冷月
 
流落處是人生的片段
到處有風雨飄散亂
鞋踏破 淚流乾
找到的只有是困倦
零落 尋索
誰找得依託
迷霧 縈繞從在當中漂泊
 
是當前歡暢
是當前苦惱
或者人生中早有擺佈
無需復哭笑




無需復打算
願將人生的悲歡了斷
(人生原本兜圈)
(獨舞完結,高珊緩緩放下書信,再除下結婚戒指放在書信上)
 
信上寫着 (V.O.高珊獨白)
 
「老公,唔係,應該叫返你做錦威好啲!當你睇到呢封信時候,我已經離開,我以為由同你結婚個日開始,我就會同你長相廝守,白頭共老,可惜,我地原來只係對方生命中,其中一位過客。」
「或者人要相處落黎,先可以真正認識對方同清楚自己想需要,我唔希望大家喺埋一齊,只係為左負責任,一段無左火花既愛情,無論激情定還係細水?都唔可能會擁有。趁大家仲年青既時候,可以放過大家,放過自己,尋找真正快樂,真正伴侶。」
「我衷心希望你找到真正珍惜既人,我永遠記得你在我人生中,如何相持共伴。」
書信下款
「曾經深愛過你的人 珊」
 
[呢節新聞報導完啦,各位晚安,再會] (V.O.)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