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回

場景 排練室 時間2008年
(Ben Elton的Popcorn排戲中,程文康演Jackal,高珊演Jackal女友Simone)
「呢個世界,啲編劇導演唔需要為佢荼毒社會內容負責任,咁我作為呢啲節目影響既受害人,又使咩為我既行為負責任呀!」
「家陣佢條命既決定就係你地手上,一係你地繼續睇,一係就熄電視!」
「Jackal!I LOVE YOU」
「Simone」
(電話聲響)
導演: 停!




高珊: SORRY,唔好意思,唔記得校震機!
導演: 大家休息十分鐘先!我地再執一執啲對白走位,SAM過黎傾兩句!出去呼吸! (吸煙手勢)
SAM: 好呀! (離開排練室)
(排練室,只剩下高珊和文康二人,高珊從手袋拎手提電話查閱來電顯示,文康一人獨坐看劇本)
(高珊看完來電記錄,走回排劇位置)
高珊: 咁勤力!喺度仲睇劇本研究角色仲可以點發揮呀?
文康: 唔係,我睇緊A.R.GURNEY既LOVE LETTERS之嘛!
高珊: 好少人仲鍾意睇書,仲咁悶咁多字,啲人都變哂[果迷],睇八卦新聞。
文康: 書好奇怪!,入面內容就唔會變,但每隔一段時間去睇番,又會有唔同感覺。
高珊: 本小說講咩?可以借黎睇下?我自己都好鍾意睇小說。




(文康把小說交給高珊)
文康: 本小說係講兩個由細玩到大,青梅竹馬,因為種種原因離合,幾十年黎分隔兩地,大家只係靠書信來往聯絡,交換心聲,到最後,先知自己最愛係對方,可惜年華老逝,無可挽回…..
高珊: 個故仔好SAD,不過好浪漫,家陣電腦年代唔好話寫信,我諗家陣好多人連字都唔記得點寫,有時揸住一張寫滿字既信,點都好過平版乏味既螢幕既。
文康: 你求先問我咁勤力睇對白台詞,係度研究角色,我蠢呀嘛!咁咪只好將勤補拙。
高珊: 唔係呀,我覺得你唔蠢之餘,仲好大智若愚。
文康: 我仲以為好似Fred Flintstone咁大愚若智添。
高珊: 好吓!咁你話俾我聽我演既Simone角色又點嘞?現實生活真係會有咁既人?
文康: 咁你講下你點解要演呢個角色先?
高珊: 我想挑戰自己,唔想俾人只係定型端莊既女主播,我可以有唔同觀感角度,呈現立體既我。
文康: 咁講真未熟絡你之前,都會俾你記者既嚴肅認真形像先入為主嚇親架,熟左先知你可以咁活躍同敢於坦白流露自己既人,好多野講!




高珊: 吓!家陣叫你分析我個角色,唔係黎分析我呀!
文康: 一樣架咋!其實我地唔係學緊做戲,係學緊做人呀!你咁同我講,或者你仲係用緊你自己「高珊」黎思考演繹緊Simone呢個角色,所以你仲未投入到感情,慢慢黎喇,記住上半場唔好去到咁盡,留返啲氣力下半場就得喇!
高珊: 叻吓!,讀過APA係唔同啲,教我做戲!
文康: 大家交流切磋下啫!
(手提電話又發出聲響,高珊走去拎起電話,看了一眼又放下)
文康: 唔覆電話?
高珊: 機場管理局同事打黎啫!
文康: 新聞之花真係貴人事忙,能者多勞!
高珊: 以前做記者,問得人多,依家被人問返轉頭,先知頭痛,真係報應!
文康: 咁份工最緊要你做得開心?
高珊: 唔開心!幾年黎唔係睇年報數據,就係要對住以前記者同行為機場解話宣傳,就算瞓覺都要半夜「責」醒睇下自己有無MISS CALL,有時連自己都唔知自己為乜?望住上司,坐上去,我知自己壓力只會越來越大,一啲開心同成功感都無,只係一時間,又無咩下一步新目標,唯有繼續做住先!
文康: 好似好多野想講咁喎!係咪有故仔聽,我最鍾意就係聽人講故仔。
高珊: 細個屋企窮,讀書、做野,多多少少都要諗搵錢養家,依家有能力,梗係諗下自己喜歡鍾意做既野。
     細個我住深水埗木屋區,真係日曬雨淋,風吹雨打,唔敢同人講我住邊,驚被人笑,又羨慕人地屋企環境。
           阿爸阿媽出去做野,返黎又要成家幫手串膠花車野幫補,阿爸阿媽唔係屋企,就同埋細妹佢地跟住阿哥,走上北九龍裁判處後面個[燈塔山],望住嘉頓廠食麵包皮當野餐…….




文康: 好既就有煉奶、沙糖,無既,就係咁飲水「攢」飽佢當一餐。
高珊: 你又知既?
文康: 個時大部份人都係咁生活,獅子山下嘛! 我羨慕你呀!可以通山玩,走黎走去。我八兄弟姐妹,係坪洲由細住到大,阿爸過左身,阿媽一個人揹起成頭家,我孻仔黎,阿媽驚我學壞,唔俾我出街玩,日日拉埋我入廚房睇佢煮飯,睇下睇下,成家人餐飯我一個人煮哂!得閒仲自己去釣魚捉蟹加餸。
高珊: 我都要幫手煮飯,不過我就無興趣煮,淨係鍾意食,唔似家陣啲小朋友[咁]咁幸福,有工人姐姐幫手煮飯洗衫,咩都唔使做。話時話,識你好似好耐,但就我地好似無咩劇一齊合作過?呀!唔係阿堂做主角個套…咩…
文康: 「太極智慧」我做個空手道高手!
高珊: 係呀!係呀!你留長髮個樣,着埋件柔道袍,成個「破壞之王」入面既大師兄!
文康: 「黑熊」呀!
高珊: 好似好耐無見你女朋友同你一齊出黎睇舞台劇?
文康: 咁你先生呢?我都好耐無見你地一齊?
高珊: 佢都唔鍾意睇舞台劇既…..其實,我地已經分開左幾年,似乎我地都係同病相憐。
文康: 唔係!我地都係等緊真正愛既人出現啫!
高珊: 我高興你對愛情仲充滿信心希望。
(文康低聲哼唱着)
望着舊情信似觸電 頃刻閃過你那一張臉
萬物暫停你卻很遙遠 沾濕了才覺有淚線




高珊: 首歌?
文康: 無,諗緊寫呢隻歌既歌詞,就係睇完本小說,覺得好感人所以好想將佢搬上舞台,我就係希望從呢個故事,令觀眾反思愛一個人,一件事,唔可以遲疑,應該做就要去做,唔係就會後悔自己愛得太遲,唔需要硬說教講道理,戲劇就有呢個能力,你唔知邊場戲,邊句對白,觸動心靈,埋藏意念係你腦入面,從而改變人心,改變人生,我好想你做劇入面女主角。
高珊: 呢啲野遲啲先講,我想去一去洗手間先!
文康: 你求先問我,現實生活會唔會有Simone啲咁既人,為左所愛,不問Jackal既對錯,一往情深,我相信存在,Jackal成日話被電影電視影響,導致佢人生悲劇,但就係佢無諗到,正正就係電影電視影響,先令到Simone對佢情深義重,一生伴隨,所以我覺得JACKKAL好幸運,我都希望自己好似JACKKAL咁,有一個同我志趣相投既人,同我一齊追尋夢想…..
高珊: SORRY呀!我唔係好明你講咩野?
文康: 你明白我講咩既!
(手提電話鈴聲又響)
高珊: 我去聽電話先!
(高珊接聽電話)
高珊: 係,等我睇返份年報報告資料先,你想我取消放假,唔得喎,個SHOW要出台,我唔行得開,俾少少時間我諗下,我轉頭覆你。
(高珊放下手提電話,從手袋拎起一本機場年報,另一隻手仍拿着文康給的小說書本,凝視良久,高珊隨手丟下年報,拿着小說,轉身走向文康…..)
>>>>>>>>>>>>>>>>>>>>>>>>>>>>>>>>>>>>>>>>>>>>>>>>>> 
埸景 家中飯廳
 
(程文康與高珊已經結婚,另有三女一男,與高珊一同建立劇團大學學友,在高珊家中聚餐會議)




(眾人住在長方飯桌前,文康在廚房煮菜)
CAMMY: WILSON煮啲野真係好香,係廚房傳哂出黎!睇下啲野食,拍得住出面餐廳!
WINNIE: 等陣,俾我相機食先!JOEY,你就好啦!成日WILSON煮啲好野食俾你!
高珊: 你地咪讚壞佢,唔係佢成晚提住你地話佢煮啲野幾好食,我成晚無得瞓!
IRIS: 睇你笑得幾幸福呀!
(文康從廚房傳出聲)
(幾位靚女讚我既話,不妨大聲啲!我唔介意!)
高珊: 抵得佢!得未呀!肚餓呀!
(文康從廚房拎着碟餸菜出來)
文康: 黎!黎!唔可以餓嚫老婆大人!大家試下我手勢。
高珊: 今日叫你地上黎係慶祝我地成立既劇團週年紀念,係呢度我地大家飲杯,CHEERS!
(眾人碰杯)
IRIS: 睇你個樣咁開心,似乎唔係叫我地上黎食飯慶祝咁簡單喎?
高珊: 都話我地成班同學最醒都係IRIS你,我想將[荒謬劇團]由業餘轉做職業劇團!
WINNIE: 你想將[荒謬劇團]變做職業劇團!




高珊: 係!
CAMMY: 你講真架?做職業劇團好難架!又搵唔到食!
高珊: 我知係難,但唔係唔可以呀?點解我地唔可以試下呢?
CAMMY: 我地做開業餘玩票性質,點轉做職業呀?
高珊: 唔試過又點知唔得呢?
IRIS: 職業劇團,要用好多人力物力,仲要好多資金營運,你真係考慮清楚?JOEY。
WINNIE: 係囉!況且我地唔係要返工就係要湊仔,邊有時間排戲之餘,仲要RUN間劇社行政。
高珊: 當初我地大學畢業,搞呢個「荒謬劇團」,啲人個個都話我地柴娃娃唔搞得耐,卒之,家陣都廿幾年!
CAMMY: 你識講,柴娃娃玩呀嘛,但家陣係職業喎!你又唔係正式讀DRAMA!
高珊:  WILSON係呀,佢會幫我地㗎。
CAMMY: 就算係,我地做開一啲胡鬧喜劇喎,做正經戲未必得,仲有你諗住你自己寫劇本?
高珊: 正如CAMMY你所講,我地劇團問題,就係成日做鬧劇,觀眾已經睇厭一啲笑完就算既劇,所以先要演一啲有訊息傳達劇目,我選擇自己寫劇本,我就係想,就算衰都衰係我地自己手上,我已經有心水,一間荒村學校學生奮鬥故事,已經開始去睇下點搵個作者傾版權改篇。。
CAMMY: 你嫁左俾WILSON,玩舞台劇玩到過籠,成個人變哂,你以前做記者理性冷靜無左既。
IRIS: CAMMY!
高珊: 我無變過,我仍然係我,係真正認識舞台劇之後,先明白DRAMA野唔係你所講係細路仔玩。
CAMMY: 你睇下好多專業劇團都做唔長,我唔想你蝕錢後悔,仲有我地已經唔後生,我地輸唔起,唔想一無所有呀!
WINNIE: 係囉! CAMMY講得有道理呀!JOEY你真係再諗清楚先再決定未遲呀!
高珊: 就係因為我地唔再後生,所以先想做返啲我開心鍾意做,又有意義既事。
CAMMY: 有意義既事好多呀,唔一定係全職搞舞台劇,無理由後生時唔做,依家先黎。
WINNIE: 係囉,好似個個FION咁,唔報新聞,走去拍戲!
CAMMY: WILSON,你企係JOEY個邊架喇?
文康: 我無話企邊面邊面,我只係尊重大家意願,我相信大家都只係想個劇團好,唔會係想佢衰。
CAMMY: 阿BEN,你呢?得你未出過聲。
BEN: 你地幾個係度拗緊,我無謂加把口埋黎,不過,如果問我意見,我就未做過專業劇團,唔清楚底細,呢啲野問IRIS會清楚啲,佢家陣專做中港合拍片編劇。
WINNIE: 岩!IRIS,你話俾JOEY聽,叫佢唔好亂黎!
IRIS:唔.....點講好,係香港唔好話舞台劇,電影電視而至成個娛樂圏,其實都已經無得做,香港人又唔肯俾錢,淨係睇電腦手機,二黎啲公司、藝人,開始北上,劇本又要審查,所謂西九文化區,又得個樣,無實用意義,種種政治經濟環境原因,香港人淨係想逃避,想笑下、開心下,睇喜閙劇忘記現實,唔會想理出面社會發生咩事.....
高珊: 唔使講啦,明白既,正如你地所講,我無謂強人所難,劇團我兩公婆會自己諗辦法,逆難而上!雖然,你地唔支持我決定,但我地永遠都係好朋友黎,係咪?
(高珊舉起酒杯)
眾人: ALWAYS BEST FRIEND,CHERRS!
(眾人碰杯)
三女:祝你兩公婆成功,good show!
>>>>>>>>>>>>>>>>>>>>>>>>>>>>>>>>>>>>>>>>>>>>>>>>>> 
時間 2015年 場景 工廠大廈內排練室
(排練室內坐着五名男女學員,程文康正在教演藝班)
文康: 我係你地呢個班既導師,我叫程文康,大家可以叫我WILSON,戲劇演藝初階課程,呢次係第二期,同上一期一樣,一般上完初階班,跟住上埋進階班,完成一年課程,會安排學生,自己創作一個短劇,作畢業作品,公開演出,從例大家介紹一下自己,等大家認識,講下點解報呢個課程。
A男: 我叫SUNNY,18歲,想入APA,因為衰左,所以報呢個COURSE。
文康: 想入APA呀!點解呀?
SUNNY: 係呀,係學校參加話劇興趣班,上完台表演,鍾意左話劇,所以想入APA!
文康: 好呀!我都係接觸左戲劇,愛上左,唔緊要,一次唔得,兩次,我都成廿到尾先入到,加油俾心機!
B男: 我叫KG啦,20歲,想考電視台訓練班做演員。
文康: 想做電視藝員,好呀!將來紅左,我都光彩,可以同人講我教過你。
C女: 我個名叫GIGI,幾多歲可唔可以唔講呀?
文康: ok,可以可以。
GIGI: 因為自己怕羞,想識多啲人,提升自溝通技巧,所以黎上堂。
文康: 唔,明白,好,你呢!
D女: 我叫BECKY,今年21歲,APA畢業,但係覺得自己演技未得,所以黎上堂再進修。
文康: 唔怪得之咁熟口面,所以問你點解報呢個班,你都APA畢左業。
BECKY: 可唔可以私底下講,即係,你明啦,香港劇團少嘛,出路唔多,無機會實踐出台表演,唯有用唔同方法,爭取機會。
文康: 你咁講,好似同我趕客咁喎!
E男: 我呀叫李文浩,大家可以叫我浩伯,今年60歲,岩岩退左休,無細藝,所以黎參加玩下!
文康: 無問題,戲劇無年齡限制,仲有60歲好似係中年,仲係好後生,同我地一樣後生仔女,雖然戲劇歷史真係由小朋友玩玩下開始,但可以同大家講,我地玩得黎好認真,好認真咁玩既,最後,仲有呢位女同學,學員名單好似無你名,唔緊要,我歡迎你黎旁聽!
高珊: 我叫JOEY,今年廿三對,之前做過記者,公關,家陣失業,所以黎聽下WILSON SIR教班,提升自己,我無俾學費,希望大家包涵包涵。
文康: 得,我諗無人唔識你架啦,妳唔使再自我介紹,呢度,有唔同年紀,唔同階層人士,上呢個課程有唔同原因同目的,我就點解開設呢個班,簡單講解,想推廣戲劇,戲劇變得大眾化,人人都可以同應該要去認識戲劇既,認識戲劇,去認識自己,再去學習點同人合作相處。我地課堂會有好多訓練,好似APA啲MONDAY WORKSHOP咁,BECKY,你清楚呀!
BECKY: 知!但個時好少參與。
文康: 所以你咪走寶咯,WORKSHOP EXERCISE先可以真正練習實習,正式出台表演,就係要交功課,無得錯,EXERCISE就係可以俾你不斷修正改進.....
(門鈴聲響)
高珊: 等我去開!
(高珊走去開門)(門外站着一個50多歲男人)
男子:高小姐呀?
高珊:係,咩野事呢?
男子:我係黎同你講,我下個月要收番呢個單位!
高珊:我唔明喎,我交租俾既唔係你。
男子:榮生呀嘛,佢將單位賣左俾我,家陣我黎收番,有文件証明。
高珊:OK,等我打俾榮生問佢!
(高珊用手提電話打俾榮生)
高珊:喂,榮生,係,有個男人上黎,話你賣左我地租既個單位俾佢,家陣佢話要收番單位!你真係賣左俾佢,呀林生!,咩野又藍又黃搞到你要移民,所以賣左俾佢,但係你一次收左我幾年租喎!咁啲租點先?你叫我同林生傾,話單位賣左唔關你事...喂..喂!搞錯!
林先生:你聽清楚啦!
高珊:我俾左幾年租!
林先生: 呢樣唔關我事!係你同上手榮生既事!
高珊:又唔關你事,咁關邊個事,唔通關我事!林生,我想問下可唔可以唔好收番個單位?最多我俾多啲租你。
林先生:高小姐,你交開幾多租俾榮生?一萬?兩萬?咁大個新蒲崗工廠大廈單位,做分租單位,劏房,迷你倉,每個月收既租都多過你俾啦,你俾得幾多我呀?
高珊:唔係下下講錢,你睇下我地好辛苦先搵到呢度開工作室,用左十幾萬裝修,唔夠兩年,你依家講話要收番,希望你可以考慮下,繼續租俾我。
林先生:香港地唔講錢講咩?高小姐,你話我聽啦!
高珊:都唔係淨係得個錢字啫!可以講下文化,多元,就當你幫下人,回饋一下社會都得呀,我又唔係要你免費唔收我租。
林先生:唔好同我講咩野多元啲多餘野,我無讀過咩野書,無上過大學,唔識咩文化,淨係知我搵錢搵得好辛苦,所以先至買樓收租,唔似你係新聞之花,搵錢容易,可以唔使講錢,唔岩咁,你買左個單位佢,咁我唔使收番個單位,你又唔使求我。
高珊:我邊有錢買呀!
林先生:咁咪係囉!總之,我下個月黎收番單位啦,係咁!
(林先生離開)(高珊返回排練室)(文康正在教學)
文康: 你要認識自己身體,你既身體動作好緊要,可以表達到好多野,快、慢、強、弱代表呢件事究竟有幾重要!
高珊大叫:仆街!
(高珊跪地痛哭)(眾學員驚訝,不知所措)
文康:各位同學,今講住呢度先,放心,我會補番俾堂俾大家,大家可以落堂離開。
(眾學員離開)(文康走近高珊,跪下攬着高珊安撫)
文康:邊個仆街咁衰整喊你,講俾我聽。
高珊:唔係一個,係兩個!
文康:兩個,兩個。
高珊:呢度下個月要俾人收番.....
文康: 點解咁既?
高珊:我都想知點解?原先業主榮生佢聲都唔聲,賣左個單位移民,依家個業主林生,下個月要收番單位佢,一啲通融都無!仲話有錢自己買左個單位佢,咁咪唔使搬!
文康: 唉...真係仆街黎!講野咁串都有,真係..
高珊:一次係咁,兩次係咁,唔通真係被人睇死,係香港搞戲劇無前途,無出路呀!上次就套套劇入座率唔得,蝕哂劇團戶口啲錢,搞到劇團摺埋,我仲可以扮無野安慰返你轉頭,今次,我真係頂唔順....
              為左可以重起劇團,我地辛苦努力搵錢,我要出番黎做主播報新聞,人前叫我師姐前輩,背後就俾啲後生女記者笑我,咁傻咁天真係香港搞戲劇,搞到蝕哂啲錢,要出番黎做,網上啲評論,作埋啲詩笑我人老珠黃,阻住睇啲後生女出鏡上位,啲說話幾難聽刻薄,為左可以儲錢,我都可以忍左佢,四處跑散,教書,拍廣告,等到可以重整旗鼓,點知轉頭又話要俾人收番個單位,唔通真係要逼我放棄,我唔甘心,我真係唔甘心...
文康: 唔係你錯,唔值得你為呢啲人同事傷心。
高珊:咩都錢錢錢錢錢,乜香港淨係得返個錢字啫咩?
文康: 唔係既,至少我唔係!
高珊:老公呀,我地係咪好傻好蠢好戆居,細個又唔係未窮過,讀咁多書脫到貧,依家學人講理夢想,唔係學人搵埋啲錢等退休養老。
文康:心中富有嘛,唔係人人有架!聽人講,人死個陣會睇返自己既一生,做過乜,無做過乜,當你睇返自己一生,就會覺得自己有無珍惜時光,機會,去體會人生所有野,唔會窮得只剩下錢,咩都無做過,無試過,或者一啲意義都無既事,先後悔傻既係佢自己!
高珊:人地唔係咁諗,反而同佢個仔講,讀咁多書都無用,連買佢單位都無錢,仲發夢,講咩理想,戲劇推廣,傻傻地。
文康: 咪由佢話囉!係架!係傻傻地架,我地傻得黎開心咪得囉,唔係傻傻地,你邊肯同我一齊傻,將來傻俾佢睇,點話!
(高珊轉哭為笑)
文康:笑返咪好,我係咪好有本事呢?
高珊:咩本事咁巴閉?
文康:令老婆笑囉,知唔知男人能夠令女人笑係一個本事黎架,唔係個個男人識㗎!黎起身!
(文康起身,去拿出一支地拖棍,打爛排練室)
高珊:做咩呀你?打爛哂啲野!
文康:傻俾個咩林生睇嘛,反正交左租個單位都要俾人收返咯,用左十幾萬裝修又倒左落海怕咩?
(高珊也起身去拿過地拖棍,胡亂打破東西)
(高珊笑了起來)
文康:係啦!出力咁打!好似打小人咁,幻想自已打緊個兩個仆街。
(高珊和文康着打破排練室所有物件發洩,直至筋疲力竭坐倒地上,文康與高珊二人相視大笑)
(高珊望住排室練黑牆)
高珊: 前面好黑啊!咩都睇唔見,都唔知我地以後點算?
文康: 上次蝕錢到蝕到關門大吉都未驚,今次又驚咩?咪搵過第二笪地方再黎過。
高珊: 點解劇場係要黑色?其他色唔得咩?
文康: 古時希臘羅馬啲劇場係露天,仲要日頭做戲,跟住變下變下,變左係室內,夜晚先開SHOW,黑色牆,打燈SPOTLIGHT演員先SHARP嘛!
高珊: 黑麻麻咁,唔鍾意,等我攞罐油黎油白佢,白色光猛啲,起碼睇落心情都無咁灰。
(高珊拿過白色油漆,用油掃在黑牆不斷點上一點一點白油)
高珊: 睇下似唔似落雪呀!?我唔理,交番單位俾個咩死人林生,你同我要去日本旅行散心!
文康: 我諗到啦!
高珊: 諗到點解決我地要搬問題!
文康: 係音樂劇[七色學生]既主題曲,我地就好似Andrea Hirata既The Rainbow Troops書內既學生,一樣面對種種困難,或者偶然會失敗,但堅持落去,相信最終難關一一克服,窮,都可以有夢想。
              你睇下啲白點,係咪好似夜間啲螢火蟲,雖然細小微弱,但係黑夜就似天上亮星明燈。
(音樂響起)
[螢火蟲]
 
在黑夜尋找 令我失控
在天上繁星 耀眼螢火蟲
 
漫天是螢光 用我兩手 輕碰
讓黑夜重生 令世界不同
 
讓生命燃燒 未怕冰凍
像天上繁星 在暗處草叢
 
用體內餘溫 熱暖世界 一眾
是黑夜明燈 耀眼螢火蟲
 
讓我飛 任意飛 隨着我 路向追逐
讓我飛 任意飛 忘掉跌下會痛
讓我飛 任意飛 冀望結伴一起去追逐夢
讓我飛 任意飛 同途放任放縱
 
(音樂一直播放,一眾演員不斷出場鞠躬謝幕)
高珊: 今次「七色學生」呢個音樂劇,已經係第三次重演,多謝台前幕後,所有同事,同合作伙伴,除左你地睇到台上我地「跨障戲才」既演員,仲有好多你地見唔到既工作人員,係背後默默付出,燈光,音響,服裝,化妝及髮形「有辦髮」團隊,編舞……嗚…..
文康: 音樂總監呀KO,道具,PM,SM,DSM,ASM,一齊上埋台,仲有口述,字幕,手語繙繹工作人員
高珊: 係!手語要多謝手語導師CHIRSETINE,「荒謬劇團」行政團隊,幫我處理行政工作,等我安心去做監制同編劇演出……唔好意思……,劇場既工作人員,快活谷慈善基金支持合作,建立「跨障戲才」….仲有無漏…攝影阿MAN,….仲有無,希望無漏,如果漏左,唔好意思,多謝呢個劇導演,程文康!
文康: ……唔咳….唔好…..唔好意思,好多謝各位入場支持,「七色學生」呢個音樂劇,短短兩小時,但係我地籌備用左成幾年時間,去到今年2019年先可以演出,我地要去當地拜訪作者傾版權,資料搜集,再去改篇成[成]個音樂劇劇本,期間我地劇團既要有其他恆常演出,仲有大大小小雜務處理,好多問題,進度緩慢,等待合適時機,期間,最辛苦既唔係我,我只係負責藝術範疇,反而要為左迎合香港觀眾口味,又要配合「跨障戲才」不同傷健演員,將劇本改完又改,仲要幫劇團對外行政,打理屋企同劇團兩頭住家,我太太高珊!
(文康與高珊緊緊擁抱)
高珊: THANK YOU,你地見到好多傷健人士係台上,係我地「跨障戲聚」演員,為左要配合,我地要花多一倍時間綵排,三場表演完滿演出,每場完成,我同程文康都忍唔住流淚,我地開心感動,唔係我地幫到佢地可以一嘗踏上舞台,相反,係佢地盡心盡力幫助我地完成呢個劇之餘,仲幫助我地真正跨過障礙,推廣戲劇去不同層面,完成夢想,請大家再一次俾多啲掌聲俾佢地,多謝!
(眾人牽手連成一線鞠躬)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