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我表弟上了女同學 我惟有陪佢去墮落



「滋滋滋⋯滋滋滋⋯⋯」我的手機在口袋裏有規律地震動着。我從褲襠裏掏出手機,看了看,是個未知的號碼。我隨手把來電掛掉了,將手機放回原先的口袋裏。
        半晌,我又感到大腿上傳來一陣有規律的顫動,我重新把手機從褲袋掏出,又是剛才的來電,念在這來電打了兩次份上,我便姑且聽聽。
        電話裏的是把幼嫩的聲線,那聲音道:「表哥,我老師想找你。」我略感不解,於是問道:「甚麼事?」我表弟支支吾吾,有點尷尬地說:「呃⋯呃⋯那個⋯⋯還是讓我班主任來說吧。」電話裏沉靜了一會,接着傳來的是另一把聲線,這把聲音有點柔弱,似是中氣不足,聽起來卻很舒服,她說:「你是李逸新同學的監護人嗎?我是李逸新的班主任陳老師,我有事要跟你商量⋯⋯」聽着他們在賣關子,我倒有點不耐煩了,我直接問陳老師道:「所以是甚麼事?」聽到我直截的詢問,陳老師靜了下來,答不上嘴。隔了一會,陳老師才靦覥地說:「李逸新同學和同班的同學發生了關係,被攝錄機拍下了⋯⋯」語畢,陳老師便靜了下來。我不自覺地吸了一口涼氣,沒想到我小學的表弟會做出這種讓人驚艷的事,我嚇得愣住了。陳老師見我不說話,便率先打破了沉默,說道:「先生,你還在嗎?」我回過神來,應道:「對,那麼這事該怎處理?」陳老師沉吟了一會,答道:「這事很難在電話裏說清楚,我們約個時間來討論這事吧。」我看了看手上的錶,暗忖道:「真麻煩,但又不能不去。」我又再看看手錶,對陳老師說:「我要七點才得閒,七點可以嗎?」陳老師嗯了一聲,道:「多謝你的合作,那我們七點在學校的會客室等吧。」商議好細節後我便把電話掛上了。
        我嫻熟地看看掛在手捥上的錶,最短的那根針正指着七字。我從半掩的門溜進了學校,此時天色早已暗了下來,校院裏的燈大多都關上了,白色的校舍被黑夜籠罩着,隱沒在黑暗之中,只剩疏落而微弱的燈光兀自發亮,我想我那該死的表弟和他的姘頭也早回家了。我到處張望,看到校舍一樓的一個房間仍開着燈,在漆黑的夜裏顯得格外耀眼。我像燈蛾般順着光源走,走進了校園,穿過一條迴廊,來到發光的房間前,我抬頭瞥了指示牌一眼,這裏果然是會客會,於是我推門進去,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我四處瞧瞧,這會客室是個小型的房間,窗戶像塊鏡子,反射着室內的景象,房的中間是張橢圓形的長檯,有點矮,只到我膝蓋的位置,檯旁邊是張黑色的長沙發,我坐着的地方,這張沙發有點殘舊,到處都是刮痕,有的刮痕還露出了幾絲棉花,彷彿剛從群獅口中逃脫的羚羊。檯的另一邊放着兩張木櫈,櫈身卻比檯面高,兩者顯然不太合襯。
        我靜了下來,才驀然發現學校的幽靜,靜謐的空氣彷彿將我的聽覺帶離現實,到了一個沉寂的世界。我屏住了呼吸,仔細聆聽在耳邊迴盪的風聲,窗外的秋葉被風吹拂着,喀辣作響。這時迴廊裏傳來一陣腳步聲,聲音有點急促,高亢的聲音從遠而至,漸漸變得大聲,那應該是高跟鞋的聲音。
        門被打開了,推門進來的是個女人,我仔細打量眼前的這個女人,她有着一把烏黑的秀髮,披到肩膊上的長髮有秩序地排列着,顯得柔順而飄逸,我望着她的臉蛋,那是張標緻的尖臉,面形和五官搭配得宜,出奇地好看,她的眼眸比較扁,尖眼裏散發出一種妖媚之氣,我又看了看,那女人鼻樑高,鼻頭是尖的,和她那寬嘴唇意外起合襯。那女人穿着一件白色的恤衫,衫外又穿了件黑色的西裝褸,下半身穿了一件黑色的窄裙,是典型的白領造型。那黑色的西裝褸把她的纖腰束了出來,緊緻的白色恤衫緊貼着她的身體,將她的完美的體態線條暴露在我的眼簾。我又再往下看,她的裙子只覆蓋了她的半條大腿,裙子下是兩條白皙的腿,那腿柔滑而纖弱,儼如一朵期待盛放的水仙花。那女人個子不高,穿着高跟鞋卻使腿和身體的比例趨於完美,自是一件活生生的尤物。
        那女人按着門柄,吁吁起喘氣,胸脯兀自起伏着,汗珠從她臉上幼細的毛孔滲出,化成了絲絲水氣。那女人喘着氣說:「不好意思⋯嘎嘎⋯剛剛有事處理,遲來了。」那把聲音雖然嬌弱,但在寂靜的夜裏卻能清晰地傳入我耳中,那聲音像投到湖水似的,牽起了漣漪,轉眼又沉了下去,空氣又回歸安靜。我認得這是陳老師的聲音,在憇靜的環境下聽着這把悅耳的聲線使我渾身舒暢,我禮貌地向陳老師説:「沒關係,我也是剛剛到。」
        陳老師拉開那木櫈,坐了下來,頓了一頓,略為尷尬地說:「我們要來談談李逸新同學的事。」陳老師的聲線越來越細,雪白的臉頰開始泛紅,陳老師低下了頭,不敢直視我。隔了片刻,陳老師才道:「李逸新同學和他的小女朋友在圖書館做⋯⋯做那個⋯⋯那些事,被圖書館的監示器錄了下來。」説着,陳老師開啟手上的平板電腦,道:「這是監示器的畫面,我剛在忙也沒空看。」陳老師把平板電腦立在檯中間,影片的聲量很微弱,但在寧靜的夜裏還能勉強聽到,不過監視器的畫面就比較模糊,我看不清楚。可能陳老師也看不清楚,她把平板電腦移到我跟前,接着自己坐到我旁邊。我聞到邊旁傳來一陣淡淡的幽香,是種清新的味道,香氣裹還夾雜着女人的汗香,這種獨特的香氣使我心神不禁為之一蕩,原來這就是陳老師的味道!
        螢幕裏顯示着一男一女,兩人都穿着校服,那男生的身影很面善,是我的表弟,他的身型有點肥胖,彷彿要把腰間的皮帶撕裂掉,女的是個青澀的小姑娘,穿着白色的連身校裙,腰上繫着一條紅色的腰帶。我表弟和那女孩在兩個書櫃之間,剛好被懸在牆角的監視器拍到。那女孩看着書架,我表弟從後抱住她的腰,在她耳邊不知說甚麼。我和陳老師都靜了下來,怔怔地看着螢幕裏的兩人。那女孩轉過身來,面對着我表弟,二人相擁對視,他們眼睛的距離很近。看了這幕,我感覺到我下體的不安份,血液一點一滴地在我的陽具裏凝聚起來,我感到我的陽具開始逐漸變硬,我嘗試抑壓我心中的綺念,卻未能阻止我血液裏的激盪!


        我表弟吻住了那女孩,左手在女孩的臀部貪婪地搓揉,右手熟練地把女孩校裙的拉鏈脫掉,女孩的雙手緊緊地箍住我表弟的背脊。我表弟把那女孩的校服扯了下來,那女孩半踝展露在螢幕上。我斜眼瞥身旁的陳老師,陳老師的手爪着那長殘破的黑色沙發,捏得那沙發凹了進去,浮起了幾條海浪紋,陳老師的玉腿緊緊地貼合着,眼睛專注地盯着螢幕。我表弟將那女孩壓在書架上,繼續親密地纏綿,那女孩的手亦開始在我表弟背上遊走。我表弟突然抱起那女孩,轉過身來,把那女孩架在另一個書架上。這一轉把那女孩甩出了螢幕,只剩下我表弟黏在屏幕的邊緣。我的頭不自覺地轉過左側瞪着屏幕,陳老師左手按在沙發上,支撐着身子,伸長了頸看着螢幕。我表弟向前挪移了半步,螢幕裏的身影又再縮短了。陳老師想看清楚發生甚事,身體不自覺地往前挨,誰知手一滑,按空了,身體不禁往前撲,我連忙伸手抱住陳老師。
        陳老師躺在我的懷裏,我用雙手抱住她,雖然衣服隔斷了我們肌膚的聯繫,可是我仍能感受到陳老師身體的柔軟、嬌嫩。我和陳老師的臉很近,我又聞到她身上那陣女兒芳香,我的心又蕩漾了一下,還在噗通噗通地跳動着。我凝望着陳老師的雙眸,那眼波嫵媚中帶着幾分危險的氣息,叫人憐愛,令我不想把手鬆開,只想輕輕抱住她,即使抱住一輩子。我們的臉只有一隻手掌的距離,我深深地呼吸,享受陳老師從鼻裏呼出的溫暖,擁抱陳老師的每一下呼吸。
        我們對視了一會,陳老師突然低下頭,避開了我的眼神,紅暈像夕陽照在湖泊般擴散開去,直沒耳根。陳老師把手放在我胸前,試圖將我推開。陳老師嬌嗔道:「衰人,放開我。」說着,陳老師又推了我的胸膛,無奈我的手像鋼鐵般箍住了陳老師的腰際,叫她無力反抗。我把左手收緊,將陳老師拉緊,我們的臉更近了。陳老師的臉漲得更紅了,放在我胸膛的手握住了我的衣領,把我的衣服揸皺了,我感到陳老師的呼吸比昔才急促,我用右手輕輕撥弄陳老師柔順的秀髮,欣賞陳老師嬌羞的美態。我把右手沿着陳老師衣服,移到她一雙玉腿,我輕輕地撫摸陳老師的大腿,那條雪白的猶如上等絲綢,嫩滑得很。我繼續輕撫陳老師的大腿內側,探索陳老師的禁地,陳老師的手用力地抱着我,五指爪緊了我的背部。陳老師打頭埋在我結實的胸前,想必是害羞了。
        我把陳老師抱起,放在長檯上。我爬上了長檯,壓在陳老師身上,我把臉挨緊陳老師通紅的臉龐,細細地欣賞陳老師羞澀的神態。陳老師抱住了我,把我拉到她面前。我雙手架在陳老師耳窩,輕輕地把玩着,我把嘴唇貼住了陳老師的櫻唇,我的舌頭佔據了陳老師的口腔,陳老師的口腔很幼嫩,也很溫暖,我的舌頭在陳老師的口腔內攪動,我閉上眼睛,盡情享受陳老師嘴裏的濕潤、柔軟。「𠽌𠽌⋯𠽌𠽌⋯⋯」嘴唇激烈的碰撞產生讓人療癒的聲音。我暫別陳老師的嘴唇,轉而攻擊她的耳垂,我雙手抱住陳老師的頭,用舌頭靈活地輕舔陳老師的耳根。陳老師向縮了縮,咬着牙說:「呀,好痕啊,唔好咁啦。」我無視陳老師的求饒,繼續吸啜她的耳朵。我沿着陳老師的面頰一直舔到她的頸,陳老師一邊掙扎一邊呀呀的叫,柔弱的聲線充斥在房間每個角落,訴説着她心中的糾結。
        我把陳老師腰前的鈕扣解開,黑色的西裝褸在鈕被解開的迅間彈開了,白色的恤衫凸顯陳老師的孅孅體態。陳老師隨手把那西裝外套扔在地上,我騎在陳老師身上,像剝洋蔥似的脫掉陳老師的衣服,我解開了那恤衫的鈕扣,把那恤衫和裙除了下來。眼前的陳老師只穿着內衣,那套內衣黑色的,邊緣繡着銀色的蕾絲,陳老師見自己近乎赤裸地躺在陌生男人面前,不由得大羞,臉蛋又變得紅潤了。我脱掉陳老師的胸圍,陳老師的乳頭是淺啡色的,我單手撐着身體,另一隻手搓揉着陳老師的胸脯,陳老師的胸脯軟綿綿的,像水一樣。陳老師合上眼睛,那雙婉媚的眼化成了一條線,微微往上彎曲。陳老師的手抓住了檯的邊沿,咬着唇,任由我肆意玩弄她的胴體。我用姆指和食指摩擦陳老師的乳頭,我感覺到陳老師的乳頭硬了,變得堅挺起來,這使我感到無比的雀躍,我身體裏每顆骨頭都興奮都充斥着興奮的血液,彷彿將要爆炸似的。我站到地上,看着陳老師的黑色蕾絲內褲,我淫賤地笑了,狡黠的笑聲和我的慾望在房間裏瀰漫。
        我把陳老師的內褲順着腳的方向脫下了。陳老師的陰毛很茂盛,彷如農村裏的野草。陳老師全裸地暴露在我的眼廉裏,我的眼裏就她一個。陳老師被我盯着覺得很羞恥,不禁擰開了頭,用手捂住私密部位。我撥開陳老師的手,用眼神褻玩她的胴體,欣賞着她羞恥的嬌態。我擘開了陳老師的雙腿,近距離觀摩陳老師茂密的黑森林。陳老師的陰唇早已濕透了,像塗了層油似的,在燈光下一閃一閃。我看到陳老師豐碩的陰唇上有顆星形的胎記,那顆痣也被陳老師的體液滋潤了,也在燈下閃閃發亮,原來這就是一閃一閃小星星!
        我把臉貼近陳老師的陰道,我的手放在陳老師的盤骨上,再用舌頭去舔陳老師的陰唇,陳老師的陰毛刺到我的臉,癢癢的。陳老師的愛液有陣腥味(作者是處男,這裏只是臆測。),這腥味伴隨着一陣尿騷味,這使我的血液又再沸騰起來,渾身都覺得愉快。我的舌頭靈活地在陳老師的陰部攪動,時而舔陰蒂、時而啜陰唇。陳老師被我舔得嬌喘連連,不自覺地叫道:「呀嘠⋯呀嘠⋯唔好呀,好痕呀⋯呀嘠⋯⋯」陳老師的腳夾埋了,嫩滑的肌膚和我的耳朵相接。我繼續用舌頭懲罪陳老師,好讓她嬌羞地求饒。
        片刻,我的舌頭有點累,我停下了動作,重新爬到陳老師身上,撫弄着她柔弱的身軀。陳老師緊緊地抱着我,我舔了舔她的耳朵,在她耳邊輕聲挑逗道:「我要聽些淫穢的說話。」陳老師大羞,輕聲道:「人家不懂。」我向陳老師的耳朵吹了口氣,陳老師的身體震了一震,我又輕聲耳語道:「我要聽你親口說。」陳老師拖着沉重的呼吸,不情願地在我耳邊道:「老⋯老公,拮我,用力咁拮我!」我從褲襠裏掏出一把小刀,往陳老師身上插,瞬間陳老師便倒在血泊中⋯⋯(欸,等等,好像打錯了,這是色情小說。)陳老師的言辭使我很快樂,我繼續調戲道:「你說甚麼?我聽不清楚。」陳老師嗯了一聲,急道:「你欺負人家!」我摸了摸她的秀髮,安慰道:「像你這樣美麗動人的女人,我只會好好的呵護你,愛你也來不及,甚會是欺負呢?你就再說一句吧。」陳老師鼓起勇氣道:「老公,求你進入我的身體,盡情地凌辱我!」
        我再按捺不住心中的衝動,隱藏不住心裏的獸性。我把身上的衣物脫下,全裸地對着陳老師,這時我們都放棄了道德的枷鎖,坦誠地相見。我的陰莖暴露在寂靜的空氣裏,我低頭看着我的陰莖,粗壯的陽具上佈滿青筋,彷彿快脹得裂開,我走到陳老師身前,用手搖了搖那載着慾望的淫根,我感到陰莖裏傳來一股痕癢的感覺,叫人很想發洩出來。我把我的陰莖緩緩地插進陳老師的嫩穴,陳老師的穴雖然緊緻,卻很順滑,我順利把陰莖插進陳老師的陰道,直插到尾。陳老師驚詫地叫道:「啊!好大呀!好粗呀!好正呀!」我前後擺動着我的腰,讓陽具在陳老師的私處來回進出。陳老師的陰道很柔軟,甚至比她的嘴更嫩滑,能和陳老師有肌膚之親自是我的榮幸。我用力地抽插陳老師,每一下動作都用上最大的幅度。陳老師緊握檯的邊沿,不自覺地呻吟:「嗯⋯嗯⋯嗯⋯⋯」陳老師的每一下呻吟聲都顯得很逍魂,陳老師喃喃地叫道:「啊⋯啊⋯好舒服呀!」
        我繼續抽插陳老師,陳老師的叫聲像浪濤般一浪接一浪,連綿地傳開去;我的睾丸在抽插的過程裏擊打着陳老師的陰唇,發出啪啪的聲音,像浪濤拍打懸崖的聲音,也是連綿而不絕於耳的。我用力抽插陳老師,我感到我的龜頭傳來一陣痕癢的快感,麻麻酥酥的。抱着軟綿綿的陳老師使我很舒服,我感覺龜頭傳來的快感逐漸遞升,我渴求這種感覺,這種快感,我更用力地擺動我的身體,海浪更大力地拍打懸崖。我不停地抽插,留在我龜頭的酥癢感逐漸提升,我突然感到我的龜頭傳來極大的快感,就像滔天的海嘯把懸崖淹沒了。我感到龜頭抽搐了兩下,伴隨着強烈的快感。這快感卻像曇花般,轉眼便隕落了,水面又回歸平靜。接着便是一陣失落。


        我把陽具從陳老師的陰道拔出,雪白通透的精液從陳老師的陰道流出,激烈的運動使我和陳老師的身體都滲出了一層汗,晶瑩的汗珠使陳老師雪白的身軀發光,儼然一塊美玉。我上前深深地吻了陳老師一下,以獎勵眼前這個可愛的女人。我將陳老師一把抱起,放到沙發上。陳老師的身體癱軟了,無力地依偎在我的胸脯,感受着我胸口的起伏。我和陳老師的汗融在一起,再也無分彼此。我溫柔地輕掃着陳老師的背,看着懷中的這個美人。這時陳老師也抬頭看着我,她的眼裏盡是溫柔,還有無盡的愛意。
        我和陳老師赤裸地倚偎在一起。會客室的地上是凌亂的,都是我和陳老師的衣服,陳老師的胸罩疊住了我的內褲,我的衣服捲住了陳老師的白恤衫。陳老師抱着我,輕聲問道:「你喜歡我嗎?」說着,便垂低了頭。我吻了吻他,表明我的心跡。
        我們穿好衣服,並肩離開了校園,甚麼表弟的,我們早忘記了。
 
全文終
 
再說明多次,作者真的是處男,文中的色情描述都是從書本和媒體裏學到的,切勿誤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