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軒憤怒咁講:「好…我實告死你!」

天霸得寸進尺咁講:「你有咩証據?你告得入我?同埋我影相都唔係犯罪,send出嚟嗰個又唔係我。」

阿軒冇出聲。

「同埋我都係替天行道,你自己攞嚟衰。林凱琪我就溝硬啦,準備收皮啦。」天霸大力篤阿軒嘅頭,跟住行開咗。

待佢走之後,我哋走出嚟,難掩興奮嘅表情。





「正宗柒頭,條on9今次鍾唔死?」我話。

阿軒緊握拳頭。「啱啱今撚寸,聽日佢就會喺全班面前碌柒!」

Patrick去班房嘅角落頭攞返一部手機。

呢部手機,將會成為關鍵。

以其人之道,還之其人之身。





***

第二日返學,我哋六個好早返到學校,準備最後嘅行動。

Patrick先將尋日嘅證據放落課室電腦。

阿琪再走入班房,趴喺張枱度,扮作傷心嘅樣。

我哋其他人匿埋喺一邊。





過咗一陣,天霸走入班房。

佢同阿琪講:「靚女,你冇事嘛?」

仆街,果然想溝我女神,不過你唔會得手嘅。

阿琪冇出聲。

天霸繼續講:「我聽說王子軒俾綠帽你戴,你同佢分咗手,啱呀,佢呢種渣男,完全配唔起你。」

阿琪打個喊路。「我瞓覺咋,唔該行開啲,我男朋友見到會唔開心。」

天霸摸不著頭腦。「男朋友?」

我行入班房,阿琪企起身,拉著我隻手。





「bb,有個死肥仔想溝我啊。」

天霸更加疑惑。「你哋…唔係…」

「嗱,最後一次機會。」我冷淡咁講。「你從實招來,承認你嘅罪過,我哋就考慮下放過你。」

天霸由不解變得徬徨。

佢結結巴巴咁講:「你…你哋好嘢,咩都唔關我事。」

佢唔認冇所謂,反正我哋冇諗過會放過佢。

天霸坐低嘆氣搖頭。





到八點正,全部人都返到班房。

今日有班主任堂,Mr Chan同時間到都入咗班房。

阿正走出去,私底下同Mr Chan講咗幾句。

Mr Chan變得一面嚴肅。

「啱啱有同學同我講,有人喺我哋班嘅WhatsApp group發放訊息,故意中傷其他同學,係邊個?」

估計天霸應該係走投無路,所以會決定先下手為強,為免被我哋舉報。

但係我哋冇諗到佢竟然會先出賣「自己人」。

佢舉手話:「好似係李栢強做嘅。」





強仔都冇諗到天霸有如此一著。

「係,係我做嘅,不過係居皋天逼我咁做㗎。對唔住各位,我都係迫於無奈之下先會咁做,但係背後指使嘅人係佢,你而家係迫我篤埋你出嚟姐。」強仔企起身講。

天霸開始變得慌張。「胡說八道!根本係你自己做嘅,仲賴落人哋度。」

強仔冷靜咁講:「係你send啲相俾我,逼我要轉發出去,你話如果我唔咁樣做,就會爆曬我啲嘢出去。」

天霸激動咁講:「邊係!陷害Ada收兵、恆哥做第三者、王子軒上佢家姐同出軌,嗰啲假對話記錄同埋相,都係你自己send出去嘅!我咩都冇做過㗎!」

真係on9,佢啱啱講呢句嘅時候,已經好完美咁將自己完爆。

我插嘴:「喂,而家講緊班group。阿恆嗰件事,除咗我同其他當事人之外,阿正從來冇同其他人講過,我哋都冇同其他人講過。我嗰件事都一樣,阿琪除咗同我之外冇同其他人講過。冇外人會知,因為係send俾自己手機,而唔係班group。你知道,只有一個可能,就係因為你send出去嘅。」





全班嘩然聲起,天霸已經返唔到轉頭。

佢已經開始語無倫次。「我…總之唔係我做嘅…唔係send出去…」

阿正話:「你啱啱話假對話紀錄,咁樣講,如果係你send出去嘅話,你係故意用假資料陷害我哋喎。各位同學,唔好比呢條友仔呃咗,所有對話記錄都係假嘅。」

班上開始議論紛紛。

「原來係有人陷害人…」

「咁我哋當初咪就怪錯咗Ada…」

「大家靜一靜…」Mr Chan調停大家。「居皋天,呢件事係唔係你主使嘅?」

「唔係呀!係李栢強做嘅!佢同王子軒夾份屈我㗎!」佢仲打算垂死掙扎。

Patrick舉手話:「Mr Chan,其實我哋已經查到係邊位同學,不過打算俾佢自首,所以啱啱先冇同你講。既然佢死都唔認錯,請你打開電腦,所有證據都係入邊。」

Mr Chan打開電腦。

尋日我同天霸對話嗰條影片彈咗出嚟,佢承認自己係幕後主使嘅對話,全班同學睇得一清二楚。

影片完咗,佢同強仔嘅對話紀錄又彈咗出嚟,入面有佢send出嚟嗰啲相同假對話紀錄。

此刻天霸已經面如死灰。

佢大嗌:「好,強仔,你出賣我嘛?我就爆你啲秘密出嚟!佢之前喺學校廁所打飛機!」

Ada冷靜咁講:「強仔同我哋講,係你入廁所偷窺人哋喎。」

我加多一句:「就算打飛機又點,都冇犯校規,況且佢冇咁做。你咁樣亂講,佢可以告你誹謗喎。」

Mr Chan露出憤怒嘅神情。

「居皋天!You stand up, get out of the classroom now!」佢對住天霸咆哮,平時佢對學生好好人,未見過佢咁嬲。「我落咗堂先同你算帳!」

天霸垂頭喪氣咁走出班房,佢應該估唔到自己會落得如此下場。

Mr Chan 深呼吸一口氣。「各位同學,唔好意思,啱啱失態了。我想講嘅係,大家要和睦共處,作為同學,千祈唔好好似啱啱嗰位同學咁挑撥離間,分化其他同學,我平生最憎呢種人。至於李栢強呢,雖然你有份參與,不過既然你係俾人強迫,你啱啱又勇於自首,你而家同全班同學鞠躬道歉,佢哋原諒你嘅話,我就唔會再追究落去。」

強仔走出嚟。「對唔住各位同學,因為我嘅懦弱,被迫做出一啲唔恰當嘅行為,傷害到大家,我李栢強,衷心向大家致歉。」

「冇人會怪你㗎,我哋都知你係被迫,有苦衷。」我話。

Mr Chan話:「各位同學係唔係願意原諒佢?」

班中全部同學都話願意。

Mr Chan話:「咁我就唔再對李栢強追究落去啦。第二樣嘢,我好似聽聞王子軒同林凱琪拍緊拖,作為一個稱職嘅班主任,我有必要提醒你哋一句,學校唔鼓勵學生談戀愛,千祈唔好比呢段關係影響學業。」

唉,佢已經第二次誤會我啦。

阿琪苦笑:「其實我哋唔係…係因為要引犯人落陷阱,找出幕後黑手,先至會扮情侶,演一場戲。」

但上面突然有個on9仔大叫:「唔係呀,你哋好襯喎,不如假戲真做,繼續做情侶啦。」

跟住好多人附和。

我冇好氣咁講:「拜託大家放過我哋啦…」

Mr Chan幫我解圍:「大家就由得佢哋兩個啦,條路點樣行,係佢哋兩個自己揀。唔講咁多廢話啦,我要開始教書啦。」

接下嚟嘅課堂,都喺歡笑聲之中度過。

唔知點解,我哋班突然變得好和諧。

去到小息嘅時候,更加有幾個以前鬧Ada嘅on9仔,走過去同佢道歉,話自己誤會咗佢。

至於天霸,淨係知佢小息俾人捉咗落去教員室,之後冇再見過佢啦。

估計係佢俾人踢咗出校,或者其他種種原因。

淨係知佢呢個人從嗰日開始喺我哋班上面消失咗。

呢件2A嘅風波,到此結束。

呢件事造成唔少負面影響,但都不乏好嘅結果。

我哋同嗰啲本身唔係好熟嘅同學,拉近咗距離。

強仔都由一個邊緣人,變成返一個正常嘅同學,多咗好多朋友。

最重要嘅係,我同阿琪關係變得親密。

例如再見嘅時候會攬一攬對方。

雖然我哋未算係情侶,我覺得呢種曖昧嘅關係都唔錯。

唔知我哋咁樣嘅關係仲可以維持幾耐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