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到運動會嘅第二日。

尋日我喺200米跑都入埋決賽。

不過首先就嚟個跨欄100米先。

每年跨欄比賽聽說都係得幾條友參加。

一如所料,起跑線度,得我同阿正同埋另外兩條友。





咁相信今次攞第一嘅機會都唔細。

「嗶~」我以輕視嘅心態開始起跑。

只不過係跨欄姐,簡單啦…

「啪!」我感覺有嘢撞到我隻腳。

我跨唔過晒個欄,頓時失去平衡,趴喺地上。





仆街了,我今次真係仆咗街。

膝頭哥開始滲出一攤紅,但係唔好理咁多,我繼續起身跑。

雖然已經落後其他人唔少。

我以我與生俱來嘅技巧,一路向前跑,一路向前跨。

只不過阿正同另外一個人已經衝過咗終點線。





我逐漸追上另外一個人,去到最後一個欄…

但係佢仲領先我少少,要攞到獎牌嘅機會開始有啲渺茫。

睇嚟要喺最後一個欄定勝負啦…

我跨過咗。

回頭一望,唔知點解佢仲停留喺欄後面。

唔理啦,我跑過咗終點線。

唉,啱啱個世紀一仆,仆走咗我嘅金牌。

不過銅牌都唔係太差嘅。





啱啱嗰個人仲未成功跨過最後一個欄。

我苦笑咁返返去觀眾席度。

阿琪好擔心咁衝過嚟。「你啱啱係咪跌損咗啊?」

我下意識咁望一望我隻腳。

血水不斷好似噴泉咁滲出嚟。

但係雙腳已經麻痹,感覺唔到痛楚。

「嚟,我扶你去醫療室。」





「唔使啦,又唔係好痛,求其搵塊紙巾抹一抹就得啦。」

阿琪嘟起個嘴。「唔得!會有破傷風㗎!我唔想你因為咁樣搞到細菌感染啊!」

「唉,好啦。」女神咁關心我,麻煩一下都冇所謂啦。

落到醫療室,阿琪親自為我包紮傷口。

「下次小心啲啦…」佢細細聲咁講:「我想見到你贏第一呀…」

「放心啦,我一定得嘅,仲有100米跑同200米跑決賽。」我自信滿滿咁講。

過多一個鐘,去到100米跑決賽。

我準備好,去到起跑線。





突然見到包紮隻腳嘅繃帶度好似有啲嘢…

係唔係…幾隻字?

我仔細跪低望一望。

「加油,你係我心目中最勁嘅人。」

呢個必定係阿琪幫我包紮嘅時候偷偷寫上去嘅。

我抬起頭,見到佢喺終點線度同我揮手。

得到佢嘅支持,我今次一定唔可以輸。





一定要證明俾阿琪睇,我的確係佢心目中最勁嘅人。

哨子聲一響,我好似成支箭咁衝出去。

雙腳已經不受控制,好似摩打咁不停向前踏步。

我同其他幾個人都有領先優勢。

不過冠軍只可能有一個。

仲有兩三米嘅時候,仲係平排。

如果咁樣落去,唔知贏嘅到底係邊個。

所以我做咗一個好大膽嘅決定。

我即刻跳起,成個人飛出去。

真係飛出去啊!

由於空氣嘅阻力比地面嘅摩擦力低,今次應該得啦。

我勉強雙腳落地。

我係唔係…贏咗?

阿琪跑過嚟攬住我。「你真係得咗,啱啱飛出去嗰下已經贏晒,你比人哋早大概0.1秒度衝線。」

真係贏撚咗啊!

我好激動咁講:「阿琪,真係好多謝你!唔係你支持我嘅話,我冇可能有咁嘅動力同埋決心贏到今次嘅比賽。」

「都係你自己勁姐,你不嬲都係我心目中最勁嘅人啦。」阿琪笑咪咪咁講。

之後嘅200米跑決賽,雖然屈居亞軍,不過都唔錯啦。

我哋綠社嘅三兄弟都各攞咗一面金牌。

而我憑着一金兩銀一銅嘅成績,成為咗綠社嘅MVP。

綠社憑我哋嘅努力,由前年嘅運動會第三上到今年嘅第二。

家姐今年係喺度讀書嘅最後一年。

「細佬,做得幾好,綠社嘅未來靠你啦。」佢拍拍我膊頭話。

「當然,今年全年總冠軍志在必得啦。」我充滿信心咁講。

可惜期望同實際有好大分別…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