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會完咗之後就係派成績表嘅時候啦。

我今次考得一般般,冇乜溫書,都係得過且過。

柒撚咗,連我最擅長嘅科學都失去咗第一嘅位置,真係唔係好掂。

當然連全級前二十名都冇啦。

睇來我下次真係要發憤圖強,努力讀下書先得。





阿琪同我卻截然不同。

奇怪,第一次見到佢攞成績表,會笑得咁開心。

平時佢對自己嘅成績都好着緊,考得好都會話自己考得差。

唉,佢一定又係第一啦。

我同佢講:「攞張成績表嚟睇下。」





阿琪忍住笑咁講:「唔好啦,費事傷你自尊心。」

「唔係啦,有好嘢大家分享嘛。」

「我俾你睇你就會話我曬命啦。」

「有咩咁勁姐?咪又係考第一。」

阿琪無可奈何咁講:「好囉,俾你睇,但係唔好俾其他人睇喎。」





佢遞咗張成績表俾我。

What. The. Fuckkkkkkkkk!!!!!!!!!

我冇睇錯嘛。

全部科目考第一?!

真係喎!

痴撚線!

阿琪讀書竟然去到咁撚變態嘅地步。

忍唔住自己,我唔小心喺班房入邊「屌!」咗出聲。





好彩老師已經走咗。

班同學聽見我大叫,即刻狗衝埋嚟。

佢哋紛紛攞起阿琪張成績表嚟睇。

「全部第一?!阿琪你真係變態!」

「屌,阿軒你真係巴閉,成績咁勁撚嘅女神都俾你溝到。」

我下意識望一望阿琪,佢個樣睇落去好嬲。

等啲同學返埋位之後,佢同我講:「講咗唔好俾其他人睇,我好嬲呀,唔想理你。」





佢嘟起個嘴,擰歪面唔睬我。

我以為阿琪係發下小脾氣姐。

點知…

上堂嘅時候,有一題數學唔識。

諗住問阿琪點樣做。

又擰歪面唔理我。

唉,都係自己搞掂算。

食飯嘅時候,掉低我自己一個,同Ada去咗食飯。





放學嘅時候,諗住一齊走啦。

點知阿琪話:「你自己走先啦,唔使理我。」

我失望咁講:「你而家係咪嬲咗我啊?」

佢冇回答,自己行咗出班房。

屌,睇嚟今次我真係唔小心激嬲咗佢。

點算好呀?

返到屋企,一於打俾一個有經驗嘅人,問下意見。





「嘟~」電話過咗10秒之後打通咗。

「搵我咩事?」阿正喺電話嘅另一頭話。「我而家同阿善行緊街,冇乜緊要嘅嘢就唔好阻住我哋。」

「有緊要嘢問你啦當然,咁啱阿嫂喺度就好啦。」

「咁你快啲講啦。」

「唉,其實係咁嘅,我唔小心激嬲咗阿琪。」

「哈哈,你係唔係show咗佢張成績表俾其他人睇啊?」

「原來你都見到,係呀,跟住佢就成日冇理我,睇怕都係嬲咗我。」

「你同呢條傻仔都幾似喎,佢又係成日激嬲我。」電話傳嚟阿善嘅聲音。

「Hello阿嫂,咁而家點算好呀?」我擔憂咁問。

「其實呢,我哋女仔話好嬲,又唔係真係個種嬲,咁樣講好難解釋嘅。不過通常你氹番佢就冇事啦。」

「氹番佢?點樣啊?」

「嗱,就好似呢個傻仔咁,次次激嬲我,最後都會送返份禮物俾我,或者做一啲好warm嘅嘢。」

「唉,次次都搞到我破費,睇嚟下次我都要扮下嬲,屈你請我食飯先。」阿正話。

「你試下,到時我真係嬲啦。」喺電話聽到似乎係阿善戳咗阿正一下,阿正喺度慘叫嘅聲音。

「講緊電話…你哋兩個喺度打情罵俏,真係好尷尬。」我冇好氣咁講。

「得啦,嗱,如果你真係要氹番阿琪嘅話,有辦法嘅。你好似識自彈自唱嘛,聽日音樂堂唱番首歌俾佢聽咪就得囉。」

咦,咁樣又真係幾好喎。

「OK,唔該晒你哋,咁唔阻住你哋拍拖啦,拜拜。」

「898。」阿正收咗線。

睇嚟今晚要苦練一下,真係要氹番佢。

掂,搵到一首近排好Hit嘅情歌,聽日就彈呢首。

***

去到第二日,頭嗰幾堂,阿琪果然繼續唔理我。

唉,冇辦法啦,睇嚟一陣音樂堂我要大展身手先得。

音樂堂其實好free,老師會教20分鐘嘅書,其餘時間都係播下歌,或者俾同學表演下。

當然我自動請纓出咗去啦。

「大家好,我今日想唱呢首Dear Jane嘅《銀河修理員》,想送俾一個我尋日激嬲咗嘅女仔,希望佢聽完之後會原諒返我。」

台下嘅同學發出「wooooo!」嘅聲音。

唉,都預咗會係咁啦。

輪到我表演時間。

除了會痛一切都美好

除了挫折面前仍有路

除了厭世總有某些 修補可以做

殘破世界令人學成 悲觀中找鼓舞

來紓減身邊恐怖

能照料你日子都不算糟

儘量去彌補 難逃那煩惱

修修補補亂世中 一起蒼老

沿途在 修理著熄了的曙光

祝你在亂流下平安

真愛是任何形狀

對付百孔千瘡

誰能望穿我

這種堅壯非堅壯

形勢壞透只好對抗

由我硬撑著 使你心安

誰也破了等某位去補

而你有我保養和愛慕

縫了再破穿了再補

這亂世未必可修理好

絕望裡樂觀 亦是個情操

東歪西倒但至少 牽手偕老

沿途在 修理著熄了的曙光

祝你在亂流下平安

真愛是任何形狀

對付百孔千瘡

誰能望穿我

這種堅壯非堅壯

形勢壞透只好對抗

由我硬撑著 使你心安

漂亮的天真魯莽

若被推倒可再裝

巨匠的手不怕骯髒

貼著膠紙都俊朗

盡是補釘都發光

結局再破爛同奔往

銀河上 邊跌宕邊看緊對方

跨宇宙又橫越洪荒

不怕在盡頭無岸

遠近我都護航

還能互安慰

不必天氣多清朗

狂雨暴雪一起對抗

任歲月再壞 不致心慌


唱完之後,掌聲轟動如雷。

落返台下,只見阿琪似乎笑得好開心。

佢主動問我話:「你啱啱講嗰個女仔係邊個?」

我無可奈何咁講:「仲可以係邊個呢,咪就係你囉,唔好嬲我啦,係我尋日衰,唔小心俾咗其他人睇你張成績表。原諒我好唔好?」

阿琪無啦啦笑咗出嚟。

「你真係好傻啊,我都冇真係嬲你,諗住扮下嘢,屈你請我食飯啫,點知你真係咁認真唱首歌俾我聽。」

屌,原來我一路俾我女神fake咗?!

我諗起尋日阿正講嗰番話。

我裝出一副好不忿嘅樣。「我你好嘢,玩我,你唔嬲姐,我而家嬲啦。」

阿琪苦笑話:「你係唔係又學我呢招,唉。算啦,見到你今日咁有誠意,中午請你食飯,唔好嬲啊。」

哈哈,果然有效。

「你話㗎,好啊,咁我唔嬲啦。」我忍住笑咁講。

「睇下你個衰樣,我一話請食飯就即刻變晒面,真係服咗你。」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