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考試啦。

今次科學考試無啦啦多咗個實驗試,佔科學科嘅20%。

仆街了,平時我做實驗笨手笨腳,肯定拖低我啲科學分數。

雖然有得四個人一組做實驗,不過似乎我會拖累全組。

仲要冇得自己分組,到時由老師分,屌。





睇嚟今次冇得同阿琪同一組,眼白白咁睇住佢攞高分,爭贏科學第一嘅頭銜。

到咗1月3號嘅朝頭早。

科學老師早就回到班房,貼咗張分組名單喺黑板上面。

最早到嘅我,當然即刻走去望一望先…

屌,正啊!





原來老師按座位排列分組,我被分到同Ada、Patrick…

仲有我最最最鍾意嘅阿琪同一組啊!!!

今次真係掂啦。

我相信我哋嘅默契一定可以彌補我嗰啲笨拙嘅實驗技巧。

仲有,大家同一組,都應該一樣分,咁樣我就有希望有科學第一啦…





忽然感覺後面有人拍我膊頭。

「你笑淫淫,就快流口水做咩?有咩咁好睇啊?」

我擰轉頭,原來係阿琪。

我依然收唔埋嘴上嘅笑容。

「正嘢囉,你自己睇下囉。」

阿琪望下望,表情變得複雜。

「有咩咁正姐,只不過係同你一組咋喎…」

「咁仲唔正?」





阿琪歎咗一口氣。「講真嗰句,同你一組的確係唔錯嘅…但係…你啲實驗技巧真係唔得囉,可能會拖低我嘅分數,本身諗住憑住呢次實驗試超越你科學嘅成績㗎…」

我嘅笑容開始變得僵硬。

佢睇成績真係睇得好重要。

我不忿咁講:「有冇搞錯呀你,我重要啲定係你嘅成績重要啲?」

阿琪不假思索咁回答:「梗係成績重要啲啦。」

唉,真係有成績,冇人性。

「哼,你咁講,我以後唔理你啦。」我裝作憤怒嘅樣,轉身離去。





阿琪拉住我隻手:「唔好咁啦,講下笑姐,你都好重要嘅。嗱,一係咁啦,你一陣如果冇搞到我哋實驗衰咗,下午個餐我請。」

聽到女神請我食飯,我即刻露出滿足嘅笑容。

咁樣又屈到一餐飯啦,正。

其他同學陸續返到課室,Ada同Patrick望到同我一組,佢哋似乎心知不妙。

Ada話:「平時都知你做實驗係咩料啦,因住唔好又打爛支test tube啊。」

今次連Patrick都寸9我。「軒哥,你都係小心啲好,唔好一陣又搞衰咗實驗。」

唉,睇嚟今次我都喺側邊寫實驗報告算啦。

上到實驗室,老師分配每組唔同嘅實驗。





我哋今次分配到嘅係氣體測試。

正啦,呢個係我最熟悉嘅課題。

雖然步驟有少少複雜,不過如果我淨係指示組員,都應該得嘅。

「Patrick,你去攞啲火柴嚟。」

「Ada,你攞呢三支test tube,每次都倒少少sodium hydrogencarbonate solution,睇下有冇變色。」

「阿琪,你攞另外三支去倒少少石灰水落去。」

諗住純粹指示組員,避開所有實驗過程,點知…





「同學,你都要一齊做實驗,俾組員做晒唔得喎。」

老師喺我背後突如其來咁出現,令我嚇咗一跳。

為咗唔好俾老師扣分,只好硬着頭皮,去處理嚟緊落嚟嘅實驗程序。

我攞起支木條,手部不停顫抖。

Ada唔耐煩咁講:「快啲啦,擺落去個Bunsen burner度燒就得啦。」

我將半條木條擺落去燒…

「唔使燒咁多啊!就快燒到你隻手啦!」阿琪驚呼。

火焰嘅溫度逼近我隻手,我連忙嚇得縮手,條木條跌喺枱面上…

我係唔係又搞衰咗個實驗?

我下意識望去後面…

好彩,老師已經離開我哋嘅位置,去睇其他組嘅實驗。

啱啱真係嚇死。

「軒哥,你真係頭腦靈活,四肢簡單,你都係唔好再做實驗啦。」Patrick搖搖頭。

唉,之後嘅實驗過程都俾佢哋做晒,老師行埋嚟我就扮行埋去做實驗。

好彩最後都順利完成咗個實驗,攞到一個唔錯嘅分數。

我尷尬咁問阿琪:「咁係唔係請我食飯?」

佢反左反白眼。「好彩老師冇見到你失誤咋,下次再係咁我就唔請食飯啦。」

唉,如果將來有個傻仔科學理論啱晒但係實驗做到一pat屎,我估應該會係我。

 
已有 0 人追稿